兽破苍穹 1519章 贪欲堂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清醒过来的二狗子眼睛一直望着乞食会的方向,那里并没有什么乞食会。但二狗子的梦如此真实,二狗子在梦中做过的事,学到的知识也是无比真实,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想来这乞食会……就应该让我二狗子来建立!

  二狗子一边乞讨,一边联系着城中的乞丐。

  二狗子乞讨的方式相当新奇,相当清新脱俗,乞讨得食物和钱财也是最多的。二狗子一个人乞丐的食物和钱财,起码能喂饱上百个乞丐。

  乞丐们纷纷向二狗子学习,二狗子也倾囊相授,没有半点藏私。更告诉乞丐们,大家应该团结起来,最后乞丐们在二狗子的带领下,成立了乞食会……

  夜轻寒回到贪欲山谷中修整,已然是初步掌握了贪欲之力。准备休息几日,整理一下自己刚掌握的贪欲之力,也是准备选定下一个试炼对象。

  在夜轻寒所处的山腰对面有个贪欲堂,其中就有贪欲之力的测试。只要等到夜轻寒的贪欲之力足够通过贪欲堂的测试,夜轻寒就能从贪欲山谷进到下一个山谷了。

  ……

  就在夜轻寒所居住的山洞不远处,正有两个人连日来一直盯着夜轻寒的动作。

  “看到没有,鞠晨,这个人也是和你一样选定的一个乞丐开局,连收尾的方式都一样。看来你们真是心有灵犀,天赋应该差不多。别在下一个选定对象上撞车就好了。”

  “哼,我父亲是贪欲堂的堂主,他敢和我争?岂不是一辈子都不想出这贪欲谷了?”

  “呵呵……”

  和鞠晨说话的人,轻笑一声,没有提醒鞠晨,他父亲只是副堂主。

  夜轻寒因为想着在欲界中低调一点,既没有释放奥义尊行者的威能,也没有监测四周,所以根本没有发现有两个欲界中人连日来一直盯着自己。更不知道贪欲堂副堂主的小儿子出来历练,正好和自己修行的路线都差不多。

  不过即使知道了,夜轻寒也不会在意,就连这鞠晨的父亲也不是奥义境,鞠晨这蝼蚁一般的凡俗生命,夜轻寒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

  夜轻寒再次降临贪欲位面。

  这一次,夜轻寒选定的对象,是楷萨公国的一个恶霸。一个叫傲天的无恶不作的恶霸!

  傲天在街上看见让自己心动的美女,就会直接动手抢回去淫乐。傲天要是知道谁家有什么宝物,就会直接上门抢夺,不给就杀人放火。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傲天无所不为。

  傲天的贪欲已经放大到了一个极限,如果能让傲天的贪欲再次增长,夜轻寒对贪欲之力的掌握和领悟,将也会提升到一个极限。

  “滚开,这傲天是本少爷看上的,全都给我滚!”

  同时,也有不少欲界中人看上了这恶霸傲天。不少欲界中人一靠近傲天百丈,脑海中就会响起这如炸雷的声音。

  这些欲界众人脸色一变,知道这是鞠晨的声音,而鞠晨又是贪欲堂副堂主鞠在心的儿子,立时如鱼潮般纷纷退开,去寻找新的试炼对象。

  鞠晨警告的声音,自然不可能进入到夜轻寒脑海中。在鞠晨警告的声音,刚一靠近夜轻寒,就被夜轻寒排开,根本没去听什么这鞠晨说的是什么。

  在贪欲山谷中的鞠晨,见到夜轻寒靠近自己的猎物,心头瞬时暴怒,也降临到楷萨公国中。

  “你听不到本少爷留下的警告么?”

  鞠晨看不穿夜轻寒的法境,压抑着愤怒,朝夜轻寒传音道。

  “我在警告你一次,这傲天是我选定的猎物。你马上给我离开,不然这辈子都别想出贪欲山谷。”

  鞠晨见夜轻寒不说话,再一次向夜轻寒传音,发出警告。

  “你有资格让我一辈子都出不了贪欲山谷?”

  夜轻寒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正在接近傲天。

  “哼哼,算你知道厉害,要是再不知死活……哼哼……”鞠晨冷哼道:“实话告诉你,我父亲就是贪欲堂堂主鞠在心,你要是得罪了我,这辈子都别想出贪欲山谷了。”

  “呵呵,原来你父亲是贪欲堂副堂主鞠在心啊……”

  夜轻寒笑了起来,这鞠在心夜轻寒也关注过,知道鞠在心是贪欲堂的副堂主,在修行上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可惜福缘差了点,这辈子都不可能晋升到奥义境。

  “你……”

  鞠晨在介绍父亲鞠在心的时候,喜欢将副字省去,直接说父亲鞠在心是贪欲堂堂主,更方便鞠晨狐假虎威。但遇到夜轻寒这样不给面子拆穿的人,也毫无办法,毕竟夜轻寒说的都是实话。

  不过这鞠晨在夜轻寒只是个恃宠而骄的小孩,自然不会过多理会。调笑了这鞠晨一下,夜轻寒便控制了城中另一个恶霸的思维和身体。

  这是一个饱受傲天欺辱的恶霸,自己虽然也是个帮派老大,但每个月还要向傲天交保护费,不然就会被傲天一顿暴揍,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在床上躺上大半个月才能下床。

  夜轻寒要做的就是让这名恶霸去打败傲天,让傲天失去所有后,再激发出傲天带着仇恨的新贪欲。

  见到夜轻寒的动作,鞠晨观察一阵后,就明白了夜轻寒的打算,鞠晨眼珠一转,在心内已经有了打算,一定要破坏夜轻寒的行动,否则自己和父亲的威严何在?以后谁还肯我鞠晨少爷说的话?

  这样想着鞠晨已经在夜轻寒即将赶到傲天面前的时候,附身在了傲天身上。傲天刚在城中的酒楼里吃了顿霸王餐,此刻正要去青楼里快活快活。被鞠晨附在身上,就立刻停止了脚步,等着夜轻寒到来。

  夜轻寒哑然一笑,也不在意,抬掌便朝附身在傲天身上的鞠晨打去。

  见夜轻寒如此轻视自己,鞠晨更是愤怒,傲天的肉身本来就强大,在鞠晨愤怒的驱使下毫不留手,一招一式开碑裂石,攻向夜轻寒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杀招。拳风所及处,连街道两旁小贩摆的摊子,都被震碎。

  逛街的行人和街道两旁的小贩见是城中两大恶霸打架,纷纷一哄而散,到街尾巷子口躲起来偷看。皆没想到夜轻寒附身的恶霸,敢和傲天打架,要知道平日里夜轻寒附身的恶霸见了傲天,就吓得双腿直打哆嗦。

  眼见鞠晨来得凶猛,夜轻寒也吓了一跳。自己附身的恶霸,可经不起鞠晨这样的殴打。本来已经打出去的一掌,去势更快,在鞠晨都没来得及看清,更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被拍到胸膛上。

  “啊,混蛋……”

  瞬时,鞠晨的意识就被夜轻寒从傲天的肉身打了出去,打回了贪欲山谷。傲天自我意识回归,见到平日里在面前前恭后倨夜轻寒附身的恶霸,居然敢朝自己动手,怒火冲天。

  一爪抓向夜轻寒的脖子,想要将夜轻寒的脖子直接扭断。

  夜轻寒顺着傲天这一爪的劲力一牵一引,便将傲天牵引在地,接着一脚踩到傲天头颅上,喝道:“傲天,你认不认输?”

  “认你老母!”

  傲天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却怎么也没办法从夜轻寒的脚下起身。不由发出声声暴怒的吼叫。

  “说脏话,要受惩罚。”

  夜轻寒一脚踩在傲天头颅上,另一只脚不断朝傲天面门上踢去,短短数息过后,便将傲天面门踢得血肉模糊,口鼻一直渗出鲜血。

  夜轻寒让手下将街尾巷子藏身的行人和小贩带到自己和傲天的面前,指着傲天道:“你们看到傲天这个臭虫没有。从今以后,不准这个臭虫在你们的地方白吃白拿,要是有谁敢可怜傲天,我就让他在楷萨公国活不下去。”

  “呜呜……”

  看着在夜轻寒面前一脸恭顺的行人和小贩,但低垂的眼神中,看着自己却是那么不屑,傲天的心里终于有个不知名为何物的东西生根发芽,让自己悲伤不已,哭了起来。

  夜轻寒回到贪欲山谷就感受到不远处,鞠晨投射过来的愤恨眼神。但眼神中却带着几丝惧怕。

  想来夜轻寒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将鞠晨从傲天肉身中打出来,打回贪欲山谷,已经让鞠晨吓破胆了。

  鞠晨想不明白,这样的人物为何还在贪欲山谷中厮混?难道不应该入中四谷,或者内三谷修行么?

  鞠晨看到夜轻寒转头望向自己,立时收回愤恨的目光,偷偷移动着脚步,朝贪欲堂走去。鞠晨要把自己事情告诉父亲……

  夜轻寒看向贪欲位面的楷萨公国,夜色中,面容模糊的傲天带着一条绳子到了夜轻寒附身的恶霸府外,准备将自己悄悄吊死在府外。

  夜轻寒大惊,这剧本不对呀!立马降临到楷萨公国,让恶霸带着几个手下出府,再次将傲天打了一顿,打昏过去。随即将傲天捆起来,吊在府外。

  夜轻寒窥视起傲天一生的记忆,虽然这样的做法会让夜轻寒贪欲之力的增长少许多,但现在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原来这傲天从生下来开始就是个怪物,三岁过后每天要吃十斤大米,他父亲日做夜做也养不起他,在傲天六岁的时候,就带着傲天的母亲,还有弟弟妹妹跑了。唯独把傲天留下。

  傲天眼睁睁看着父亲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坐船离开,将自己抛下,自此以后傲天性情大变,仗着自己孔武有力,天生力大无穷,看上了什么东西、美女,都是直接硬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