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22章 正规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测算高建与婉仪公主的命运轨迹,发现二者原本被夜轻寒强行绑在一起的姻缘,再度断开。

  而高建被驱逐出皇城,驱逐出楷萨公国的确是有外力影响,不过这外力沾染的因果极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夜轻寒又并非专攻因果法则,是以还查不出这人是谁。

  夜轻寒现在只知道这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所以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生命气息。

  “哼,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么?”

  夜轻寒到了婉仪公主的寝殿外,在夜色中显出身形,用法界伟力幻化出一身蒙面黑衣,潜入到婉仪公主寝殿中。

  “什么人?”

  夜轻寒即使显形出身形,也没被任何人发现。一直到了婉仪公主面前,才被婉仪公主发现。夜轻寒口中吐出一个‘眠’字,让婉仪公主沉沉睡去。

  听到婉仪公主的求救声,婉仪公主的贴身宫婢立时呼喊起附近的皇宫侍卫。侍卫们知道胆敢闯入皇宫的歹徒,肯定修为高强,便差遣两个侍卫去通知皇宫里的供奉。

  这些供奉乃是楷萨皇室在整个贪欲位面搜刮的奇人,个个都有神技傍身,修为高强。

  寝殿外,响起哒哒的脚步声,这时皇宫侍卫长矛拖着地面发出的声音。但这哒哒声非常整齐,仿佛经过千百次演戏一般。

  夜轻寒看到寝殿外明火执仗,许多灯笼火把在窗户房门上,映照出一个个人影。夜轻寒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将一身白衣睡裙的婉仪公主扛在肩上,破窗而出。

  远处,传来几声破空声,夜轻寒转头望去,只见婉仪公主寝殿外的廊道上,三个似流星般的人正飞速赶来,想来应该是楷萨皇宫的供奉了。

  三个供奉都是男子,一个在廊道的玄顶上奔行,一个破空飞行,还有一个遁地而来,只是头颅时不时从地底探出查看方向,想来这遁地术练得也不是太好。

  夜轻寒慢悠悠的从侍卫肩膀借力腾身到皇宫的围墙上,生怕这些侍卫们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等到三个供奉快要赶到了,才跃下宫墙逃离。

  夜轻寒这番慢悠悠的动作,在三个供奉眼中却是奇快无比,等三个供奉追着夜轻寒上了宫墙,才发现彼此脸上都有着慎重的神色。

  “贼子,放下婉仪公主,否则天涯海角都要抓到你!”

  这宫墙因为夏日要在墙内存放冰块,给整个皇宫降温,冬天要在墙内生火,给整个皇宫升温,墙中有宫人工作,所以造得极厚,三个供奉站在上面一点也不拥挤。辨认了一下夜色中夜轻寒逃离的方向,便跟着追去。

  出了皇宫,夜轻寒就忍受不了这样的龟速,吹了口气变出个身外化身,让这个身外化身扛着婉仪公主去陪三个供奉玩,夜轻寒自己抢先去寻找高建了。

  高建此时已经出了楷萨公国国界,处于一条名为乌沙河的地界。

  这条乌沙河深不过一丈,宽不过五丈,看起来是条小河,但河水还挺湍急。河水清澈,但河底是层层黑沙,因为叫黑沙河不好听,所以才叫乌沙河。

  这条乌沙河也是乌沙公国人的起源之地,当初乌沙公国人的先祖就是在这条乌沙河伴河而居,才能繁衍到今天,建立乌沙公国。

  只要高建的脚趟过这条乌沙河,就去到了乌沙公国。

  岸边两个皇宫侍卫推搡着高建下河,高建无奈往踩入乌沙河,河水瞬间便将高建的衣服侵湿透了。

  “快走,别浪费时间,过了乌沙河,进入乌沙公国我们兄弟二人也好回皇宫去交差。”

  “是啊,高教渝别浪费时间了。把你驱逐出楷萨公国的命令是皇后下的,你也别再磨蹭了,皇后是不会允许你回楷萨公国。”

  两个皇宫侍卫在岸边打着呵欠,连夜抓着高建一路奔行,到了乌沙河边界,可算是把这两个皇宫侍卫累惨了。

  “皇后为何要将下官驱逐出楷萨公国?是何理由也不说出来,叫人如何服气?”

  高建一脸悲愤,这段时间青梅竹马的艳姿跟了别的男人,自己还要被皇后驱逐出楷萨公国,爱情事业全都尽毁,难道自己的人生就该如此不幸?该不会是那允玟王爷还不放心自己,怕艳姿和自己旧情复燃,才会借皇后的手将自己驱逐出楷萨公国吧!?

  高建越想越觉得可能,脸色瞬息万变,被湍急的河水冲得左摇右摆也没在意。

  “闭嘴,再不过河,我们兄弟二人就杀了你回去交差。只当你是过了乌沙河,想来也不会有人怪罪。”

  两个皇宫侍卫终于等得不耐烦,唰一下抽出腰间制式佩刀,下了乌沙河,准备将高建直接杀了,再回去交差。一想到现在自己浑身也被河水侵得湿透,两个皇宫侍卫更是想多杀高建几次,以泄心头之恨。

  坐在云端的夜轻寒见了这一幕,手指朝乌沙河中一条小鱼一点。这条小鱼身躯迎风而涨,眨眼间就成了个长十丈的怪物。

  这条鱼怪兴奋的很,将身周的河水、乌沙都挤出了乌沙河,鱼尾一摆激起一道水桶粗细的浪花,打在两个皇宫侍卫身上,将两个皇宫侍卫击飞到天上,接着张大鱼嘴在两个皇宫侍卫落下的地方等着,等到两个皇宫侍卫从半空落下,鱼怪将两个皇宫侍卫一口吞吃。

  完成了与夜轻寒的交易,这条鱼怪朝夜轻寒拜了三拜,从被吓傻了的高建身边游过,顺着这条乌沙河游入大海中。

  在贪欲位面修行的欲界人修为都不高,所以欲界中的大能将贪欲方面的修行文明控制得很弱小。这条鱼怪若没有夜轻寒点化,再轮回十辈子也修行不到现在的程度,自然对夜轻寒千恩万谢。

  似皇宫供奉这样的修为,可以飞天,可以遁地,可以奔行得比青岚兽还快,在贪欲位面中人眼中已经是非常强大了。但在夜轻寒眼中,这三名皇宫供奉称他们是蝼蚁,都算抬举了她们。

  等到鱼怪都要游入大海,三个皇宫供奉才追着夜轻寒的身外化身到了乌沙河的地界。

  夜轻寒的身外化身将肩上的婉仪公主,扔到还在发愣的高建怀中,一头扎入乌沙河消失不见。

  “大胆贼人,将婉仪公主放下!”

  “休逃,随我等回皇宫问罪。”

  三个皇宫供奉虽然不认识高建,也并非不通人情世故。见夜轻寒将婉仪公主扔到高建身上,但又抓不到夜轻寒,便将高建污蔑成夜轻寒的同党,准备将高建抓回去交差。

  人心叵测,夜轻寒也没料到这三个皇宫供奉的人品居然如此不堪,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只得让昏迷中的婉仪公主清醒过来。

  “误会,误会。”高建这时反应过来,看了看怀中开始醒转的婉仪公主,急忙解释道:“我是皇宫中的教渝,平日里专门教导皇子公主琴棋书画,婉仪公主也是我的学生。她马上就醒了,不信你们等婉仪公主醒了,亲口问问她。”

  “你既然是皇宫的教渝,不在皇城中等着传召,又怎会跑到这乌沙河地界来了?”一名皇宫供奉眯着询问。

  “我是被皇后驱逐到这乌沙河地界的,皇后还将我驱逐出楷萨公国了。”

  连日来的打击,让高建话语里带着一股不忿,连下官都没再自称。

  “我看你一定是不忿被皇后驱逐出楷萨公国,所以才联络同党抓了婉仪公主,准备对皇后娘娘进行报复。”

  “说得对,要不然贼人谁也不抓,就抓婉仪公主,一定是知道只有婉仪公主才是皇后娘娘的亲生骨肉,所以才只抓了婉仪公主的。”

  “任你百般狡辩,也抵不过铁一般的事实。高教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老老实实跟我们回皇宫认罪,说不定还会留你一个全尸。”

  看着三个皇宫供奉你一言我一语,便将百口莫辩的高建定罪,夜轻寒倒吸口气,只得在心内连道佩服佩服。

  ……

  楷萨皇宫。

  “母后,皇儿千真万确是高教渝所救,你千万不要再刁难高教渝了。”

  婉仪公主的白衣睡裙已经换下,但为了帮高建脱罪,婉仪公主还是只换上了一身便服,在威仪端坐的皇后脚下苦苦哀求着。

  “就算是高建救了你,但两名皇宫侍卫被鱼怪吞吃的话实在太过荒诞。一定是这高建心中不忿,所以将两名皇宫侍卫杀了泄愤。”被一帘鎏金花纹雕边白纱遮住面容身躯的皇后,也知道硬要栽赃高建劫持了婉仪公主太过牵强,便转变思路说道:“杀人偿命,所以高建应该给这两名皇宫侍卫偿命。不然岂不是让这些为皇室效命的侍卫们心寒?”

  寝宫一角,正在翻看贡品水果的夜轻寒听到皇后的话,总算明白那三个皇宫供奉的人品为何会如此高尚了。

  “下官不服……”

  “掌嘴!”

  跪在皇后寝宫正中央的高建,抬头悲愤的望向纱帘后看不清面容的皇后,正要分辨几句,就被皇后冷冷的打断,命令贴身的宫人拿着戒尺掌起了高建的嘴。两三下就打得高建口中全是血沫。

  “停下你们!”

  婉仪公主将两名宫人推开,朝皇后怒道:“既然母后你说高教渝有错该罚,那高教渝救了皇儿的性命,也是有奖该赏。皇儿斗胆问下母后,到底是高教渝杀了两个皇宫侍卫的过错大,还是救了皇儿的性命功大?”

  “你……”

  已经被打得头脑不清醒的高建,看见皇后一脸怒容指着婉仪公主却词穷的模样,知道自己的性命总算保住了,心头一松,便晕厥过去了。

  夜轻寒感受到天眼中的贪欲之力开始增长,知道婉仪公主二人的命运,已经走上了自己预定的轨迹,未免再出变故,夜轻寒便隐匿身形,跟在被抬出皇后寝宫治疗的高建身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