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23章 考校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贪欲山谷。

  “父亲……”

  鞠在心今天没有办公,偷得浮生半日闲,在一棵枝繁叶茂的伞形树下休憩。鞠晨在一旁伺候着,脚边有一张两尺见方的方形茶几,鞠晨在几案上泡着从仙道文明传出来的一种名为茶的饮品。泡好一壶后,鞠晨恭敬递了一杯仙茶给鞠在心。

  但鞠晨的眼神却一直观察着贪欲位面中,平行画面里夜轻寒的动作。

  “仙道之茶最能宁静人心,虽不能提升修为,但对于我们欲界中人来说,却是大补的饮品。所以你在饮用仙道之茶时,一定要宁神静心,才能品味出仙道之茶味道的真谛……”

  鞠在心将茶杯放在方形茶几上,继续闭目养神,鞠晨再为鞠在心倒了一杯仙茶,鞠在心却摆摆手拒绝了。

  “做人做事最重要是无愧于心,你心里打的主意为父知道的一清二楚,以为父今时今日的名誉地位,不能落人口实,所以绝对不可能帮你的。再说人家在贪欲位面以那婉仪公主来修行自身的贪欲之力,也没招谁惹谁,要是突然遭受无妄之灾,你我父子二人又怎么说得清楚……所以你也要好自为之,争取早日能更上一层楼才行。我看那允玟就挺适合成为你的试炼对象……”

  见鞠晨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鞠在心大义凛然的对鞠晨说教着,说着说着,原本表情郁闷的鞠晨眼神却越来越亮。

  ……

  贪欲位面,楷萨公国,教习舍。

  高建本就体弱,经过舟车劳顿,再被皇后的贴身宫人打伤,就伤病成疾严重得很,到了卧病在床的地步。

  婉仪公主命人将高建抬回住所,也是宫中教渝所居住的宿舍,召来太医为高建诊治后,每天都到教习舍来查看高建的伤势恢复得如何。

  婉仪公主表面上是想让高建快点好起来,继续教导自己琴棋书画,实际上却是相思情郎,心疼情郎,想日日夜夜见着情郎,陪伴着情郎……连婉仪公主贴身的婢女都看出来,高建又岂会不知,一颗饱受折磨的心,在婉仪公主的温暖下,竟慢慢恢复过来。

  原本缩在一角的夜轻寒也忍受不住二人的腻歪,腾身到房梁上闭目修行,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高建的床头边柜子上有一个香炉,点燃后散发寥寥青烟,煞是好闻,全被在房梁上修行的夜轻寒吸得一干二净。

  夜轻寒最近有些醉心于修行,他发现自己在欲界修行出的贪欲之力,对自己领悟奥义也是有帮助的。

  夜轻寒的贪欲之力不过只是修行到即将进入第三重的境界,但却辅助着夜轻寒领悟到第八条奥义。现在夜轻寒正在整合第八条奥义,只要将第八条奥义整合,夜轻寒光是凭法界伟力都能和小成摘星法界的奥义尊行者争锋。

  这比夜轻寒进入三千维度时空之后,领悟任何一条奥义的时候都快。

  要知道夜轻寒在进入欲界之前,只是整合了六条奥义,相当于普通奥义尊行者领悟了十二条奥义。现在却是整合了七条奥义,领悟了八条奥义,相当于普通奥义尊行者领悟了十五条奥义!

  而夜轻寒从进入欲界到现在,也不过是过去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相当于夜轻寒之前在三千维度时空修行两万年的时间。

  至于为何贪欲之力能对自己领悟整合奥义有辅助作用,夜轻寒思前想后,觉得这应该和‘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有关,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夜轻寒没修行到那个地步,还领悟不出。

  ……

  这几日,高建已经能够起床行走了,便在教习舍内的正堂中教导婉仪公主琴棋书画。暗地里,二人却在眉目传情,婉仪公主的贴身宫婢将这一切向皇后如实禀报。

  皇后着实头疼,想将婉仪公主嫁出去和亲,却又舍不得。想将婉仪公主嫁给朝中哪个青年才俊,又怕婉仪公主不愿意。

  婉仪公主自小就是表面恭顺,实际上却是倔得像一头驴一样的性格,皇后怕了那日胆敢为了高建与自己翻脸的婉仪公主,也不敢再找借口处置高建,生怕婉仪公主会为了高建和自己这个母后一刀两断,对二人的眉目传情也只得听之任之了。

  不过皇后实在不甘心,这一天将高建召到百花园的荷花池亭里考校。

  若是高建不能令自己满意,那皇后就算让婉仪公主孤独终老,也不会让婉仪公主将来后悔嫁了个一无是处的夫婿。

  高建饱读诗书,遍览国事,在皇后面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胸中韬略尽情舒张,一心想让皇后满意。

  殊不知高建这番作为,却让原本对高建渊博学识满意的皇后变得不太满意起来。

  坐在荷花池栏杆上的夜轻寒引来池中无数观赏鱼围在脚下,也无奈摇了摇头,知道皇后这是不满意高建的城府太浅,居然在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实在是犯了为官者的大忌。这样的人在官途上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但夜轻寒脚下的观赏鱼却兴奋得很,只觉得呆在这位大能脚下,原本很短的寿命也增长了许多,灵智也越来越清晰,只怕要不了多久便能有人类的智力了。

  “看来有人还贼心不死。”

  这时,夜轻寒感受到一股窥觑之意,抬头往一碧如洗的天空看了一眼,却吓得那股窥觑之意立马逃离。夜轻寒从生命气息中看出这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鞠晨。

  皇后的考校还在继续,不过皇后对高建的态度已经大为改变,从欣赏到嫌弃,深深觉得这样一个人配不上自己的皇儿。

  若是自己在百年之后作古,登基的皇子都非自己亲子,皇儿跟着这毫无作为的高建,岂不是会受尽苦楚?

  皇后这般想着,便开口为难高建道:“如今百国林立,大丈夫自然该保家卫国,本宫最后就考一考高教渝的武艺或者神通,不知道高教渝是擅长哪一样?”

  楷萨公国的修行者分为两种,一种是修行武艺的,修行到高处,铜皮铁骨,刀剑不伤,水火不侵,奔行如马,力大无穷,千军万马中取敌人上将首级;另一种是修行神通的,就如皇宫供奉那般,有的可以飞天,有的可以遁地,有的可以求雨,有的可以通灵,厉害的甚至能够死而复生。

  不过这两种修行,所需的花费都是数以万计,高建现在的九品教渝官位还是靠祖上留下来的荫位,父母早就双亡了,又哪来的这么多钱财供高建修行武艺神通。

  知道皇后这是要刁难高建了,夜轻寒望向高建叹口气,又该自己出手了。

  “下官对武艺神通都粗通一二,不知皇后想要考校下官的武艺,还是神通?”

  面色涨得通红的高建,不知道皇后为何突然改变态度,开始刁难自己,平复了下情绪,正准备如实回答自己既不会武艺也不会神通,便发现自己的嘴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吹起了牛皮。

  皇后倒吸一口冷气,连连打量面前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高建,搞不懂这高教渝是真有本事,还是受不了自己态度转变的打击,开始失心疯了。

  “大胆高教渝,你可知你是和皇后娘娘在说话?如此这般胡吹大气,不怕笑掉人大牙么?不怕皇后娘娘治你的罪么?”

  皇后贴身伺候的宫人,在一旁开口呵斥高建,皇后也没阻止,等到贴身宫人呵斥完以后,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高教渝如此有自信,那本宫就召来两个皇宫侍卫先和你比比武艺。看看高教渝的武艺,是否也和你的学识一样出类拔萃。”

  “皇后娘娘,这皇宫侍卫的武艺在下官眼中实在太过粗劣,不堪一击。我看还是请皇后娘娘,召来几位供奉,既能考校下官武艺,又能考校下官神通。”

  在夜轻寒心里,不管是和谁比,总得找到一个能在自己面前称之为蝼蚁的人。否则连要使出多少万亿分之力都不清楚,要是不小心把皇宫侍卫给打杀了,岂不是让皇后找到处置高建的借口。

  高建看着自己的嘴,继续不受控制的吹着牛皮,只想用双手捂死自己的嘴,但双手刚一举起就合拢在一起,再配上自己吹牛皮的话和恭敬的表情,倒好似在无缝配合向皇后请求。

  “既然如此,那你就和贴身伺候本宫的郑宫人比试一场吧。”

  这一下,不仅皇后倒吸一口冷气,连身旁的宫人和婢女都连连倒吸着冷气,看着高建那瘦弱如小鸡的身躯,眼神里都充满了难以置信。皇后朝身边的郑宫人使了个眼色,郑宫人立时上前一步,和高建比武。

  这郑宫人自小在宫中一个异人手下学习武艺,虽是宫人却天赋异禀,将只能由身体残躯的宫人修行的‘青岚宝典’修行到最高层次,一身非凡武艺就连和皇宫的武殿供奉相比,也能争斗一二。

  ‘青岚宝典’乃是前朝一个宫人所创,那时还不叫‘青岚宝典’。而那时的宫人还能做宦官,配上一身非凡武艺,在皇宫中权势滔天,就连宫中的贵人也得看这些权宦的脸色。

  皇后让这郑宫人来和高建比武,却是存了让胆敢在自己面前胡吹大气的高建,日后生活再不能自理的心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