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38章 事成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你真舍得看着她死?你忘记了么,她可是和你一道青梅竹马长大的人,也是你最爱的女人!或许救活她以后会有很多困难,但是生活总是充满苦难的。再者说来,你现在在别人眼里,好歹也是武之圣者了,难道楷萨九世会不卖你这个武之圣者的面子,将艳姿放过?”

  鞠在心这时开口了,说出的话却是比鞠晨老道许多。

  高建眼前一亮,虽依然没有回答鞠在心的话,但用充满了希望的眼神向夜轻寒看去,夜轻寒就知道高建已经被鞠在心说动了。

  就连夜轻寒自己也不可否认,鞠在心的一番话的确很有蛊惑力,而且字字珠玑,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应该在来之前就做过功课,连夜轻寒也词穷得不知该如何反驳。

  不过既然词穷得不知该如何反驳,那就不用再反驳。

  “滚!”

  “你、你说什么?”

  “我说叫你两父子滚,不要在我面前碍眼,这次听清楚了没有?”

  鞠在心有些难以置信,发问以后确认夜轻寒的确是叫自己滚,并不是自己听错了,鞠在心再难保持之前淡定从容的姿态。

  连鞠晨都被夜轻寒吓傻了,他敢这样对父亲说话?难道不想通过贪欲堂的测试了么?

  “很好,小辈,你很好。我鞠在心自从做了贪欲堂堂主后,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胆大妄为,竟然敢叫我滚的小辈,你还是头一个!念在你是初犯,乖乖向我叩头认错,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不然定叫没有好果子吃。”

  鞠在心怒极反笑,话语里不动声色的点出自己是贪欲堂的堂主,威胁夜轻寒给自己叩头认错,不然不止今日没有好果子吃,日后也别想通过贪欲堂的测试。

  “你不是副堂主么?”

  “我父亲现在已经是正堂主了!”

  夜轻寒还不知道鞠在心已经升为正堂主,原本想刺激一下鞠在心,没想到鞠晨会告诉自己鞠在心已经成了贪欲堂的正堂主,微微有些诧异。

  “正堂主又怎么样,我让你们滚,你们还是得滚。”

  夜轻寒见鞠晨一脸高傲,要是一般的欲界人,若是知晓自己得罪了贪欲堂的堂主,肯定会被吓得立马磕头认错。不过在夜轻寒面前,不管是鞠在心,还是鞠晨都只不过是蝼蚁罢了,夜轻寒又怎么会将二人放在眼里。

  “小辈,不知好歹!”

  鞠在心见自己堂堂一位贪欲堂的堂主,对夜轻寒这个小辈一忍再忍,反而会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辈得寸进尺,鞠在心顿时再忍受不了心底的怒气,单手成爪抓向夜轻寒,准备将夜轻寒制服以后再慢慢炮制。

  “小辈不知好歹这句话是说得极好的!”

  夜轻寒不闪不避,任由鞠在心抓向自己的胸襟,等鞠在心的右爪到了近前,夜轻寒才一把擒拿住鞠在心的手腕,让鞠在心进不得退不得。

  这下,鞠在心终于明白夜轻寒的话意,原来在夜轻寒面前,鞠在心才是小辈。

  “走!”

  鞠在心额上第三只眼一开,一道起码是巅峰境界的贪欲之力朝夜轻寒心神里钻去。夜轻寒光凭自己的贪欲之力自然不是鞠在心的对手,不过鞠在心的贪欲之力再强也迷惑不了奥义境的夜轻寒,只是让夜轻寒造成了短短的一瞬间失神。

  不过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失神里,鞠在心的右手边从夜轻寒手里挣脱,拉着鞠晨就往贪欲山谷逃去。

  “好玩。”

  夜轻寒看着鞠在心和鞠晨两父子离去的身影,并没有阻拦。夜轻寒要想拦下鞠在心父子二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夜轻寒刚才那一瞬间的失神,也不过是做戏给鞠在心看,故意放二人离开的。

  夜轻寒放鞠在心和鞠晨父子二人离开,不过是不想和两个蝼蚁计较罢了。而且此刻处于欲界人的地盘,要是将事情闹大了,被人识破了身份,那可就不好了。

  “夜大人,你救救艳姿吧,她就快不行了?只要你愿意救她,我可以放弃所有,包括身上的武功我也可以不要……”

  高建将艳姿放到地上,地上铺着一层鲜红的地毯,那是艳姿和允玟新婚置办的,高建却一点也不在意,扑到夜轻寒脚下,不断磕着头苦苦哀求。

  “你真的想让我救她?”

  夜轻寒见高建的模样,已经被鞠在心成功洗脑,这个时候自己再说什么,高建也是听不进去的。哪怕是让高建看到艳姿下一世幸福的模样,也断不了高建此刻想救艳姿的念头。

  这一刻,夜轻寒又有些后悔放走鞠在心、鞠晨这两个给自己添了大麻烦的人了。

  “是啊,夜大人,你救救她吧。”

  “那好,如果你要我救她,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夜大人,你说,只要能救艳姿,别说一个条件,就算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你。”

  “你要是想救她,就必须让我抹去她在你脑海里的记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你会将她忘得一干二净,怎么样你愿意吗?”

  “愿意,夜大人你动手吧,为了救艳姿,我做什么都愿意。”

  高建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了夜轻寒,只是在说完以后才长长呼出口气,似乎说完以后就开始后悔了。

  夜轻寒走到高建面前,将右掌放在高建头顶,高建缓缓闭眼,却没看到身后的艳姿眼角划过长长的清泪。

  艳姿的意识已经苏醒过来,看着高建那并不高大的背影,她知道因为自己的虚荣,自己永远的错过了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男人!

  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甚至胜过了那不断怂恿自己抛弃高建,嫁入王府的父亲……

  “你走吧,他已经不记得你了。离开王府,离开楷萨公国,走得越远越好。”

  见艳姿起身走到高建身后,双唇微颤,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夜轻寒冷不丁打断了艳姿的思绪,让艳姿将想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半晌过后,才难受的对夜轻寒点点头,用埋在衣袖里的手用力捂紧了自己的双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逃出了王府。

  “起来吧,怎么选择你自己做决定。但不要想着两头讨好,楷萨九世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谢谢夜大人。”

  夜轻寒手从高建的头顶放开,退了两步,让高建起身,睁开双眼的高建意识清晰,原来夜轻寒并没有抹除艳姿在高建脑海里的记忆。

  夜轻寒原本想着抹除艳姿在高建脑海里的记忆,让高建安心回去和婉仪公主成婚,不过思虑一番后,夜轻寒还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就在夜轻寒刚要抹除高建对艳姿记忆的一瞬间,突然明悟如果让高建忘记了艳姿,那等于也是让高建忘记了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会忘记的人,又怎能再动情?

  这一刻,夜轻寒终于明白欲界中人修行的意义,为何最顶尖的欲界大能是在清心谷内修行,清心才能正己,正己才能心如止水。

  在欲界中修行要掌握贪欲、嗔欲、痴欲、爱欲、恨欲、酒欲、**、财欲、气欲,甚至是生欲死欲,但一定不能让这些**影响自己的心。

  如果夜轻寒这一刻选择抹除高建对艳姿的记忆,那也相当于被贪欲蒙蔽,那么夜轻寒的贪欲之力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到第三层,所以夜轻寒此刻静静等着高建做选择,什么也没做。

  “不,夜大人,我不会做什么选择。我只会默默祝福艳姿以后能过得好,这就够了。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占有她……”

  夜轻寒听到高建这番话,细细打量着高建,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个书呆子。

  ……

  三日过后,楷萨皇宫张灯结彩,鲜红的布帘灯笼到处高空,皇宫里到处一片喜气洋洋。

  叛乱剿除后,所有贵人带着宫人和宫婢回到皇宫,有的贵人向楷萨九世请罪,有的贵人却悄无声息,只当自己不曾出过皇宫,楷萨九世对二者都没理会。

  剿灭允玟叛乱的最大功臣是高建,原本楷萨公国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不适宜举办婚礼的,不过为了尊重高建的意见,楷萨九世还是按照原计划举办高建和婉仪公主的婚礼。

  当然最重要的是……楷萨九世见到夜轻寒打败允玟,不费半点吹灰之力,这才是楷萨九世执意在今天举办高建和婉仪公主婚礼的原因。

  至于这些私自出逃的贵人,在高建和婉仪公主大婚后,才是楷萨九世对这些贵人清算的时候。

  而被允玟囚禁的皇后,也被夜轻寒找了回来。这原本是允玟想在自己登基前后,用皇后作为自己暂时掌控朝堂的工具,却没想到自己会大败而归,连命都丢掉了。

  这几日皇后一直被楷萨九世软禁在寝宫中,直到今日高建和婉仪公主大婚,才被放出来一道主持婚礼。

  皇后笑呵呵地扶起了高建,喝了高建敬的茶,心中没有丝毫慌乱,只要高建这个女婿肯认自己这个丈母娘,自己就不会被软禁一辈子。

  “送入洞府。”

  看着礼部官员主持高建和婉仪公主的婚礼,二人身着大红的喜袍,被送入了新开的驸马府。

  这新开的驸马府是早就已经建好的房屋,只是一直没有人居住,这样的府衙楷萨皇室手里还有很多。按照礼仪,婉仪公主应该居住在皇宫才对,不过这条礼仪放在高建身上却不适用,就连最挑剔的礼部官员都挑不出其中的差错。

  毕竟高建是武之圣者,又挽倾倒之大厦于危难,高建大婚只是开了一个驸马府,可以说是楷萨公国赚大了。

  而真正挽救了楷萨公国的夜轻寒,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高建和婉仪公主上了青岚兽的銮驾,朝驸马府移驾去,天眼中的贪欲之力正缓慢地朝第三层晋升着,夜轻寒的身影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消失在贪欲位面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