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40章 往事可追忆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孩子,我不是要欺负你,我只是想弄清楚你是不是我……你是不是姓古?”

  古刚再次看了陆丹大妈一眼,刚才与恋人相遇的激情退去,面前这个苍老的大婶实在和记忆里的丹儿相去甚远,如果她真是丹儿,自己真的能够接受她么?

  这一下,古刚出关以来的信念动摇了。

  古刚本身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与陆丹大妈认识相恋以后,想要回家告知从小养大自己的伯父,以求能得到伯父的同意迎娶陆丹大妈。

  却没想到伯父会要求古刚在突破到四欲境界,才允许古刚迎娶陆丹大妈。随后古刚便开始闭关,古刚也不知道自己闭关时被伯父动了手脚,闭关了一年,但外界却过去了十六年的时间,等到出关以后,已经物是人非。

  “相公,你来了……”

  陆丹大妈这时一把抱住夜轻寒的臂膀,面对面的时候拼命朝夜轻寒眨眼睛,请求夜轻寒不要拆穿自己。

  看见面前的古刚和一边卖鱼摊贩难以置信的眼神,夜轻寒瞬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苦笑不已,我装你相公,也得有人信才行!

  “对不起,打扰了。”

  不过事情就这么巧合,这古刚在夜轻寒更加难以置信的眼神里偏偏就相信了,如释重负的说完以后,放开手中的陆通转身离开。

  等古刚的背影在市集消失不见,夜轻寒和陆通回头看向陆丹大妈。只见陆丹大妈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还笑问夜轻寒和儿子‘怎么了’,示意自己没事。

  “想哭就哭出来吧。”

  夜轻寒看着强忍住泪水的陆丹大妈这样说道,这个看起来比夜轻寒苍老许多的女人,其实在夜轻寒面前,实则是一个比夜轻寒十八代重孙还小的孩子了。

  “哇……”

  陆丹大妈再忍不住泪水,一把抱住儿子陆通,将头埋在陆通的肩头嚎啕大哭,陆丹大妈知道那个男人已经认出了自己,也知道夜轻寒不是自己的丈夫,也知道夜轻寒不是陆通的父亲,可那个男人还是走了,义无反顾的走了,陆丹大妈心如刀割,哭得撕心裂肺。

  陆通手足无措的立在原地,不明白一向坚强的母亲为何会哭得比孩子还难受,无助的看向夜轻寒,隔壁摊的鱼贩以一副过来人的神色,在一旁惋惜的摇着头。

  夜轻寒看了看陆通请求的眼神,又看了看市集尽头,以夜轻寒所处的位置来说,看到的都是川流不息的人流,但夜轻寒却看到躲在市集尽头,街尾转角的古刚见到哭得比孩子还伤心的陆丹大妈,一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慢慢靠墙蹲了下去,一点也不在乎考究华贵的锦衣,被街角的墙蹭上了灰。

  “幸好分手时没有说破,希望他们还能挽回吧……”

  夜轻寒叹息口气,陆丹大妈在一旁鱼贩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渐渐变化,发白的头发再次乌黑,脸上因操劳爬满的皱纹也一点点褪去,皮肤也恢复得如二八年华光滑白皙。那臃肿的腰肢也恢复成隐隐一握……

  夜轻寒没有改变陆丹大妈什么,只是帮陆丹大妈曾经为了养育儿子,而失去的青春年华找了回来。

  “妈妈,你……”

  陆通眼睁睁看着母亲陆丹大妈的灰白发丝化为一头青丝,喜得一把抓着陆丹大妈的肩头,将陆丹大妈板正,仔细看着母亲已经恢复到儿时那美艳不可方物的模样。

  陆通还记得那时候妈妈带着自己,每天都有很多坏叔叔到凉茶摊来喝凉茶,那时候凉茶摊的生意很好,妈妈却故意将自己吃的很胖,陆通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妈妈只是一脸坚定的告诉陆通,要为爸爸守身如玉。只是这样做的后果,却是让凉茶摊的生意一落千丈。

  为了生活陆丹大妈不得接了许多兼职的活计,才能含辛茹苦的养大陆通。

  “古刚,你在哪儿,你回来,我是丹儿……我是你的丹儿啊……”

  陆丹大妈从水缸的倒影里,看到自己变成了年轻时的模样,愣了半晌,突然发了疯似的跑出凉茶摊,到处寻找着古刚的踪迹。

  一直寻到市集尽头,古刚从街尾转角出来,看着恢复如初的陆丹,二人相对无言,似有千般情话在心头却说不出口,只能紧紧抱在一起,深情拥吻,以诉这分别十六年来的相思之苦……

  欲界里对男女之事看待态度还是开放,但像二人这般丰神俊朗、娇艳如花,又难舍难分的还是头一次遇见,市集上的人群纷纷驻足观看。

  “通儿,把凉茶摊收一收,今天不做生意了。”

  “是,夜师父。”

  陆通看见母亲的变化和相拥的男人已经明白了什么,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只是沉默不语的收拾着桌椅。连夜轻寒也猜不透陆通心中在想什么,不过欲界的世界观就是这样,陆丹大妈不是修行者,能配得上古刚的地方,就只有如花的容貌了。

  看一旁的欲界修行者,一脸觉得貌美如花的陆丹大妈赚大了的神情,就知道欲界的世界观如何了。

  “谢谢你,夜师父。”

  一直到将凉茶摊全部收拾好,陆通才一脸郑重的对夜轻寒感谢道。

  “走吧,先跟我回家。”

  陆通的感谢,夜轻寒没有回应,只是当先朝居住的洞府走回去,陆通默不作声的点点头跟在夜轻寒身后,一直到离开市集,也没看过深情相拥的父母一眼。

  ……

  “夜兄弟,谢谢你,你是我们一家人的大恩人。”

  今天是陆通考上清心初级学院入学的日子,看着陆通跟考官离开以后,古刚带着陆丹大妈朝夜轻寒深鞠一躬,以示感谢。

  “无妨,我与陆通这孩子也投缘,一切都是缘分使然,所以你不必谢我。”

  夜轻寒知道若非古刚看不透自己的境界,恐怕也不会如此客气、如此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表示感谢,摆摆手让二人起身。

  “儿子走了以后,丹儿会跟我一道离开,日后再见的时候,必定有所回报。”

  “一路顺风。”

  古刚往后的日子还很长,陆丹大妈即使如今恢复了青春容貌,也只是古刚漫长人生里的其中一个驿站罢了。不过夜轻寒能帮的只有这么多,希望陆丹大妈能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生活得开开心心吧,毕竟这个女人前半辈子实在活得太苦,太苦了。

  路过陆丹大妈的凉茶摊,这里已经成了卖鱼佬的鱼摊,卖鱼佬正一脸得意洋洋的接受着旁人的恭维,毕竟昨日兼并了陆丹大妈的凉茶摊,也是扩大了自己的生意规模。

  见到夜轻寒路过,卖鱼佬眼前一亮,非要送上一条鱼感谢夜轻寒。要不是夜轻寒帮陆丹大妈和古刚撮合,自己也兼并不了陆丹大妈的凉茶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夜轻寒只能哭笑不得的收下这条已经半死不活的鱼儿。

  ……

  贪欲堂。

  接到通知,夜轻寒准时来到贪欲堂的测试房,这里早早便有考生在等待,大概有三十几个欲界修行者,都是来冲击进入酒色财气四欲山谷的考生。

  测试房的两扇门紧闭着,门上下垂的两个铜环一动不动,下方的弯处已经有了一道油亮,想来是经常被人触摸,导致铜环上的铜漆都掉了颜色。

  长长的廊道上,七八条长形可容四人坐的椅子没有一人落座,全都站着,希望能够给考官留下一个好形象,夜轻寒却没理会这么多,径直坐到长椅上闭目养神。

  不多时,考官前来,让一众考生安心等待,打开了测试房走了进去,又将房门关上再无音讯。

  “考官这是在搞什么,为什么还不开始?”

  “是啊,时间早就到了。”

  “我还说要是过了,中午和家人一起庆祝呢!现在看来,就算过了,也得等到晚上,才能去庆祝了。”

  众多考生纷纷低声讨论,一个二个望着紧闭的测试房门,眼神游移不定,都想趴到门缝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这考官是个中年男子,下巴有一撮灰白的胡子,颧骨高耸,肤色发黄,整个人看起来消瘦无比,夜轻寒看到这考官在测试房里调试着法宝,却不像其他考生那么焦急。

  “堂主视察,禁止喧哗……”

  廊道尽头走来三个人,当先的一人正是和夜轻寒有过一面之缘的鞠在心,身后跟着两个鞠在心亲手提拔的属下。

  “多隆,不可无礼,这些考生都是咱们欲界的人才,要是过了今天的测试,就可以去酒色财气四欲山谷深造,届时飞龙升天,随意遨游三千维度时空不再话下。”

  鞠在心假意呵斥名叫多隆的属下,回头面对夜轻寒一众考生,却是笑眯眯的,一副亲民官的派头。

  不过鞠在心这个时间来测试房,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是冲着夜轻寒来的。

  原来夜轻寒到贪欲堂测试的资料,正好是交到了鞠在心属下的手里,而鞠在心的属下知道小少爷鞠晨和夜轻寒有仇,便立马通知了鞠在心。

  鞠在心如今知道自己晋升正堂主无望,也不像平日一样顾忌脸面,知道夜轻寒今日会来测试房,立时兴冲冲地跑来刁难夜轻寒。最不济也要恶心夜轻寒一把才行。

  鞠在心挨个和一众考生笑眯眯的打完招呼,就是不理夜轻寒,让这些考生暗自猜测夜轻寒是不是得罪了鞠在心这位堂主,下意识的远离了夜轻寒几步,生怕离夜轻寒近了被鞠在心这位堂主误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