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44章 过关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测试房内一片哗然,考官郑轮更是急得直冒汗。

  先是冒出来一个小年轻,说自己是新任的堂主,还拿出了委任状,确认他的确是新任的堂主。而紧接着,这新堂主又说这个被自己针对的夜轻寒,是他的大恩人。

  “老祖啊,你是不是故意让这两个小年轻来愚弄我的呀?!”

  考官郑轮心里直叫屈,觉得自己就是个两头受气的耗子,两边都是大猫,哪边郑轮都得罪不起。再听到古堂主那句若有所指的‘你得罪我的大恩人还想好过么?’,更是让郑轮急得都想晕过去了,也免得受这样胡乱猜测自己以后下场的好。

  “看见没有,新上任的堂主说二十七号考生是他的大恩人!”

  “这下有好戏看了,我看这副堂主怕是要当到头了。”

  “我看不止副堂主,连那考官郑轮都要遭。”

  “那毕豚之前为了二十七号考生出头,今天过了以后,怕是会被塑造成不畏强权的典型了。”

  “可惜呀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刚才自己没有勇气啊,要不然和毕豚一样仗义执言,现在肯定已经交好古堂主和二十七号考生了。”

  众多考生纷纷在测试台下耳语,不过却没有传音隐瞒,这些考生也是人精,知道大局已定,副堂主鞠在心大势已去,连身旁两个心腹都远离了鞠在心,才会这么大胆的耳语。

  “鞠副堂主,我想请问你一下,我这次考试到底过没过?”

  坐在监考台后的鞠在心,双目无神,空洞地望着测试台上的水晶球,听到夜轻寒似是嘲讽的问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过、过了……”

  鞠在心没有睁眼,只是用嘶哑的声音说着。他恨自己的眼睛,恨自己目中无人的眼睛……

  “欲界大事,挑选贤才,现在继续考试,之前那位不畏强权的考生毕豚优先考试。来,这测试法宝我也会用,毕豚上测试台,我给你把关。”

  “谢堂主大人!”

  毕豚大喜过望,跟着新任堂主古刚上了测试台,看也没看这次的正牌考官郑轮。这次毕豚知道只要自己的成绩不是差得太离谱,一定能百分之百通过这次考试的。

  “考生毕豚通过第三轮测试,评为优良。”

  毕豚通过了第三轮测试,面红耳赤的下了测试台。毕豚知道以自己测试的成绩,得个及格没问题,但被评为优良,绝对是古刚堂主有意放水。想到这里,毕豚看向一脸微笑的夜轻寒,不由更是感激,全然没想到自己只是帮夜轻寒说了几句话,就会得到这么大的回报。

  要知道以及格分数通过考试的和以优良分数通过考试的考生,到了酒色财气四欲山谷后,待遇可以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以优良分数考出去的考生,肯定会受到酒色财气四欲山谷的势力哄抢,而且家中的亲人也会跟着受益,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而以及格分数考出去的考生,最多也就是招揽罢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测试房考试的时候,考官或许可以在通不通过上稍微放水,但却不敢像古刚这样直接给个优良,以古刚贪欲堂堂主的身份,也只能在百年这么做一次,也就是说古刚为毕豚用掉了百年来唯一一次更改分数的机会。

  所以毕豚对夜轻寒万分感激,因为毕豚也知道古刚做的这一切,都是看在自己帮过夜轻寒说话的份上。

  ……

  贪欲山谷,听雨台。

  四周青山环绕,一条蜿蜒的溪流从下而上,自贪欲位面最清澈的河流里提取出来,流向整个贪欲山谷,也是整个贪欲山谷欲界人的生命源泉。

  夜轻寒所在的位置是一条黄沙古道上,古道外近半人高的青草却是将这条溪流遮住,不将这半人高的青草扒开,还真看不见这潺潺溪流。

  夜轻寒几人所处的这条黄沙古道,被欲界大能施过法,水不能湿,风不能散,所以夜轻寒踩在这条黄沙古道上只有黄沙软脚的感觉,不仅不会弄脏脚上的靴子,还不会有半粒黄沙进入到靴子里。

  而黄沙古道一直往前,就是听雨台,一块不规则菱形的两米高石台,上书听雨二字,走近了就能听见细雨淅沥沥地声音,再往前就是一道天光从一座仿佛被人用斧头从中劈开的山峰里透出来。

  而从这仿佛被人劈开的山峰里走出去,就是酒色财气四欲山谷的地界了。

  夜轻寒在这里驻足,并不是要看风景,而是在等着小陆通和父母分别。小陆通升入了清心高级学院,要去清心高级学院入读,而清心高级学院的位置却是在酒色财气四欲山谷里。

  “爸爸,妈妈,我跟夜师父走了。”

  “丹儿,你哭什么?通儿和夜大人一起走安全得很,你别担心。”

  “通儿和夜大人一道走,我自然不会担心,我只是舍不得通儿……”

  “妈妈……”

  逐渐适应了恢复青春年华的妈妈,小陆通与陆丹妈妈抱在一起,哭得难舍难分。夜轻寒苦笑不已,这古刚仿佛赖上了自己,连小陆通入读清心高级学院,都让自己带去报道,这让原本准备轻装上阵的自己打算破产。这不相当于间接扔了个拖油瓶给自己?古刚夫妻二人倒是可以风流快活去了!

  古刚不是普通欲界人,虽然不清楚夜轻寒的具体来历,但也猜到了夜轻寒应该不是欲界的原住民,而真实的修为,应该已经达到了奥义境。

  不过古刚将小陆通交给夜轻寒,也不是为了讨好夜轻寒,而是真心觉得可以放心将小陆通交给夜轻寒。最重要的是古刚这段时日又的确走不开……

  古刚在征得夜轻寒的同意后,并没有对鞠在心进行任何惩罚,也没有罢免鞠在心的副堂主之位,让鞠在心感激涕零,成为古刚最‘忠诚’的猎犬。

  不过夜轻寒却清楚,古刚只是将鞠在心报复自己的这件事,抓在手里成了威胁鞠在心的把柄,让鞠在心乖乖听话。所以古刚才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生怕鞠在心这条‘忠犬’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兴风作浪。

  “夜大人,一切就劳烦你了。这是代表我古刚身份的令牌,夜大人在四欲山谷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三哥古冢,他是和我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古刚没理会抱头痛哭的母子二人,朝夜轻寒一拱手,从怀中取出了一块令牌。古刚话没说完,但意思夜轻寒已经明白了,夜轻寒不管有任何事,都可以让古冢帮忙,可以完全放心相信古冢。

  “嗯。”

  夜轻寒将令牌收入空间戒指里,虽然没表示谢意,但古刚心底也是大喜过望,他也知道自己帮不了夜大人这位奥义境大能什么忙。但只要夜大人能够收下令牌,明白自己这番心意,就已经很值得开心了。

  “上路吧,再不动身天就要黑了。”

  夜轻寒看了看天色,向抱头痛哭的陆丹大妈、小陆通母子二人说道。而且要去的**山谷到底是什么情况,从听雨台到**山谷到底要走多久,夜轻寒都不清楚,再不动身,要是遇到突发状况可就麻烦了。

  当然,要是没有小陆通这个小拖油瓶,夜轻寒遇到任何麻烦都不是问题。

  “通儿……”

  “丹儿,别哭了,没事的……”

  看着小陆通和夜大人的身影消失在黄沙古道,陆丹大妈再次失声痛哭,哭到无力,哭到瘫软在地,连古刚也不明白陆丹大妈在哭什么,只能在一旁连连规劝。

  或许只有去过陆丹大妈内心的夜轻寒才知道,陆丹大妈哭的是小陆通这一去……去到的不仅是学院的路、不仅是修行的路,还是长生的路!

  下一次或许就是长生的丈夫和长生的小陆通,为自己哭了……

  陆丹大妈真的不甘心!

  ……

  夜轻寒牵着小陆通一路前行,黄沙古道在出了听雨台后,就没了水侵不湿,风吹不散的功效了,古道上黄沙漫天,打在人脸上让人连方向都辨不清。

  眼见小陆通走得艰难,夜轻寒只好将小陆通背在背上,用一块布做了头巾,蒙住了小陆通的口鼻。

  走了一阵不见尽头,夜轻寒用法界伟力观察,才发现原来这里竟有一个障眼法在迷惑自己,不由哑然失笑。

  “夜师父怎么了?”

  “没事,你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夜轻寒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个阵法应该是欲界大能专门布置的,是为了让考生挑选到自己合适的修行道路。

  本来是一个好阵法,只可惜对夜轻寒却没什么用,因为夜轻寒根本没准备在**山谷里修行,只准备将情比金坚果拿到手便离开欲界。所以没等其余考生,便提早前往**山谷。不然夜轻寒一定会受到酒色财气四欲山谷势力的纠缠,自然不会在这阵法上耗费时间。

  这一刻,漫天的黄沙烟消云散,全都乖巧的依附在古道上。夜轻寒的面前出现了四条岔路。

  一条岔路前方酒气熏天,一条岔路前方却是五光十色,一条岔路前方金光闪耀、富贵逼人,一条岔路前方气冲云霄,正是通往酒色财气四欲山谷的道路,其中**山谷内的情形是最复杂的,充满了迷障,连夜轻寒也不能轻易看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