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48章 耳聋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些**之力都是直击人心的,既不是攻击**,也不是攻击灵魂和真灵,而是攻击难以细说的意识,所以欲界人才会自成一界。因为**之力在未到奥义境前,对敌伤害有限,遇到心志坚定的修行者根本影响不了。

  如红瞳男子那般将**之力实质化使用出来,攻击更是弱得可怜,连小陆通这样刚踏入修行的小娃娃,都能轻易抵抗后逃脱。

  在整个三千维度时空算起来,欲界人应该算是比较小众的文明了。反倒是借鉴了欲界人修行的佛道,与自身的修行功法融合后,创造出了璀璨的文明。

  所以夜轻寒根本就没将这数百道**之力放在眼里,张口一吼,便将数百道**之力全部吼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两尊奥义先驱者的**之力,还朝着夜轻寒风驰电挚而去。

  “奥义境大能!”

  “奥义境强者!”

  “奥义境……”

  “撤退,未到奥义境者,全部撤退……”

  场中响起连片的惊呼,两尊奥义先驱者朝众人吩咐一声,顿时大厅中数百人如潮水般往外逃去。

  奥义境下都是蝼蚁!

  这是三千维度时空的金科玉律,未成奥义境者绝对无法打破,即使再天才的修行者,拿着开道法宝也无法改变。妄想打破这条规则的人,结局无一例外都是身死道消。

  这两道**之力,一生、一死,皆是透明,无形无色,却蕴含着令人恐惧的支配力量,一般的修行者只要被这两道**之力盯上,恐怕生死立马不由自己做主,得乖乖听从这两道生死**之力的支配。

  夜轻寒瞬时看出,若是被一道**之力攻击到,自己还能承受,若是被两道**之力攻击到,那自己恐怕会被控制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惜……”

  “可惜什么?”

  见夜轻寒摇头叹息,两个奥义先驱出言询问,连手中的攻击都慢了下来。

  “可惜你们两个只是奥义先驱者,你俩要是奥义尊行者,恐怕我还真避不过你俩生死**之力的攻击。”

  夜轻寒掌中无形无相的天火浮现,将这两道形如蛇状的生死**之力抓住,一手一条,接着用天火将这两道**之力焚烧成虚无。

  两个奥义先驱者与这两道生死**之力心神相连,此刻两道生死**之力被夜轻寒焚烧成虚无,两个奥义先驱者闷哼一声,齐齐退后三步,显然伤得不轻。

  ‘域外人?’

  两个奥义先驱者对望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想法。若是使用其他文明的修行功法,两个奥义先驱者还不敢确定,毕竟欲界的修行功法在未成奥义境前威能太弱,不少欲界人都兼修其他文明的功法。但能掌握天火这样的高端能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域外人无疑。

  两个奥义先驱者感到非常棘手,域外人的手段可就非常多了,即使被生死**之力控制住,也可能会使出保命手段,和自己两个奥义先驱者同归于尽的。

  不过夜轻寒额上有天眼,还掌握了一定的贪欲之力,不管夜轻寒有何目的,也是依足了欲界的规矩,所以两个奥义先驱者并没有将‘域外人’三个字说出来。

  “这位大人之前多有冒犯,这件事是我家三少爷做错了,你现在气也出了,不如将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我保证三少爷不会再阻拦这位……小朋友入清心高级学院了。”

  就在刚才,两个奥义先驱者准备再次攻击夜轻寒的时候,夜轻寒知道自己最大的依仗‘火烧眉毛’和‘黑灯瞎火’,很难对欲界修行者奏效,所以准备速战速决,体表浮现出十条如符箓的奥义,顿时将两个欲界奥义先驱者吓傻了,立马低头认错求饶。

  这也是出乎夜轻寒意料之外的!

  “滚吧!”

  夜轻寒大手一挥,让两个奥义先驱者直接滚蛋,本来是极其不给面子的动作,但却让两个奥义先驱者大大松了口气。他们只要一想到夜轻寒身上那十条如符箓般的奥义,就觉得浑身打颤。这样的人物,若是在生死二谷里遇到,自己二人都得叫一声老祖了。

  要杀这两个奥义先驱者自然容易得很,但夜轻寒却得考虑身后的小陆通,要是被两个奥义先驱者误伤到,那可就不太好了。

  “慢着!”

  这时,报道处大厅入口传来一个声音,被儿子古争搀扶着走进来的古冢咬着牙,恨恨地盯着夜轻寒。

  古冢此时的气息散乱,身上破损的华服却换掉了,是保护古冢的一个护卫换给古冢的。古冢身上的伤势也在缓慢的好转,显然是服用了疗伤的丹药或是什么天才地宝。

  “让他就这样滚?他把我伤成了这样,还想这样一走了之?看来我得向十戒老祖告慰我父亲在天之灵了。”

  古冢指着夜轻寒恶狠狠地朝两个奥义先驱者说道,言语里不乏拿十戒老祖威胁两个奥义先驱者的意思。

  让夜轻寒也愣了半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古冢是以为那一声‘滚吧’,是两个奥义先驱者对自己所说的。

  “三少爷……”

  “别说了,我知道你们肯定认识这个人,想替他求情。不过这件事谁求情都没用,你们也别说了。”

  见古冢居高临下地指着夜轻寒,两个奥义先驱者对望一眼,皆是发现对方眼中的无奈:这是我们不肯放过人家的问题么?这是人家肯不肯放过我们的问题,好么,三少爷?

  “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将他抓起来,押回府去?”

  听到古冢的呵斥,两个奥义先驱者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对夜轻寒恭敬,那是对夜轻寒的实力恭敬,而保护古冢,只是出于古二爷为欲界做出的贡献,并不是惧怕他古冢。如今听到古冢的呵斥,虽也知道这是古冢在盛怒下,口不择言所说的,平日里并不会这样,但两个奥义先驱者也有些难以忍受。

  “大人,你别介意,小孩子不懂事,原谅他这一次。”

  两个奥义先驱者无比尴尬的朝夜轻寒讨饶,他们也知道古冢这一次太不知道好歹了。

  “你们叫他大人?他是什么大人?”

  见夜轻寒闭口不言,古冢也感到不料,之前古冢的数百护卫一涌而出的时候,古冢就知道夜轻寒是奥义境大能。

  不过古冢却对奥义境不甚了解,还以为自己身边的两个奥义先驱者,以二敌一能够稳胜夜轻寒,现在看来……却是两个奥义先驱者被夜轻寒稳胜了!

  “三少爷,别说了,你只要知道他是我们,乃至整个古家都得罪不起的大人就够了。”

  “整个古家都得罪不起?”

  看着面无表情,只是伸手轻拍小陆通肩头,安抚小陆通的夜轻寒,古冢终于被吓到:原来面前这位之前没有杀自己和数百个护卫,不是杀不了,而是因为面前这位心善啊!

  两个奥义先驱者还没告诉古冢,恐怕整个古家的奥义境修行者加在一起,也不是夜轻寒的对手。整个古家自从天赋最高的古二爷为欲界牺牲后,最强的古家人——古大爷也不过是刚突破摘星法境,只怕夜轻寒不用动手,光用身上如符箓的十条奥义,就能将古大爷吓死。

  “那你们之前又叫他滚?”

  古冢想到这里,又有些想不明白,一指夜轻寒朝两个奥义先驱者问道,心中暗想:又说这个男人厉害无比,又敢骂人家滚,该不会是想放走这个打伤自己的男人,故意说谎话来骗自己的吧?

  不过古冢心里也知道两个奥义先驱者说谎话的可能性极低,就算要说,也不会说这么离谱的谎!

  “咳、咳……”

  “三少爷,你听错了,那不是我们叫大人滚,而是……大人叫我们滚……”

  两个奥义先驱者的声音越说越低,若不是自身已经强到突破了三千法界的束缚,肯定此刻脸会被羞得燥红。

  ‘嘶’……古冢倒吸一口冷气,误会这么大?头一次,古冢对自己健全的听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大人,我还有机会么?”

  “滚吧,别再打扰小陆通入学就是了。”

  见古冢弱弱地问自己,夜轻寒洒然一笑,本来就没准备把古冢怎么样,不然之前就将古冢杀了,也不会只是惩戒古冢一番。更何况古冢名义上也是小陆通的大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夜轻寒身后的小陆通,见古冢几人前倨后恭的样子,觉得自己夜师父的背影越发高大起来,如巍峨山岳,如浩瀚星空。而夜轻寒之前一吼吓走数百人的情形,更是在小陆通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窗口里,光头老头静悄悄地从桌案起身,补办起小陆通的入学手续,仿佛此事已经尘埃落定,让古冢和两个欲界奥义先驱者尴尬不已。

  “大人,我知道古冢之前所做的一切恶了大人你。不过我阻止小陆通入学,并非是我不喜欢小陆通,而是小陆通在清心高级学院修行会非常危险,所以我才会阻止小陆通到清心高级学院修行的,还请大人带着小陆通回贪欲山谷。他只有待在古刚身边,我才能放心。”

  古冢见光头老头迅速办好了小陆通的入学手续,知道不能再等下去,再次开口劝阻夜轻寒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