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53章 情花谷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古三通,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条件了。我也不逼你,免得别人说我强人所难,你能求得几颗算几颗,只要有个交代就行了。”

  “夜道友放心,明日我就会去情花谷将情比金坚果求回来。”

  听到夜轻寒放宽了最后一个条件,古三通大大松了口气,能求几颗情比金坚果就求几颗,这在古三通看来,无疑是夜轻寒可怜自己没了儿子,而故意放过自己的。虽不至于感激夜轻寒,但对夜轻寒的怨恨也冲淡了少许。

  “夜师父,谢谢你。”

  清醒过来的陆丹知道了事情经过,虽说是古三通救活了自己,但真正的恩人却是夜轻寒,不仅给予了自己新生,还能够让自己和古刚长相厮守,陆丹不由对夜轻寒万分感激,在小陆通的搀扶下,想要向夜轻寒跪拜致谢,把夜轻寒一把拦住。

  “不用了,你已经给了我最好的谢礼了……”

  古三通答应的第四个条件,那些个情比金坚果就是对夜轻寒最好的谢礼了!只是陆丹却不甚明了,夜轻寒也没对她解释。

  “古冢,古家的未来就肩负在你身上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古三通没理会在场众人,对着角落里还在暗喜的古冢道了一声,拖着有些佝偻的身躯落寞离开,仿佛再次老了十岁。而古三镇和古三合见古三通如此模样,跟着追了上去,数万年的老兄弟了,古三镇和古三合还不能放任老兄弟如此难受不过问。

  古冢等古三通离开后,走到正堂中间,摸着那平日里只能是家主坐的椅子扶手,迫不及待想要坐上去,却怕被夜轻寒等人看了,觉得自己有些着相,再看夜轻寒等人不由非常厌恶,暗恼这几个人为什么还不离开,凡俗女人就是凡俗女人,救活了也是这么讨厌,耽误本家主的时间。

  ……

  是夜,在**山谷的月是一种被显现的月华,由阴之法则凝聚,呈清冷色,止阴亏损,可以让普通的欲界人在夜间更好的修养白日的劳损,让普通的欲界人的寿命更悠长。

  “夜道友,那情花谷在**山谷的最东头,明日我动身取得情比金坚果,不再准备回古家这个伤心地,还请夜道友移步到情花谷外接收情比金坚果。不知道夜道友能不能答应老朽这最后的一个要求。”

  夜轻寒在一间客房休憩,古三通来寻夜轻寒,敲门而入。夜轻寒见古三通相较初见时,仿佛已经老了二三十岁,便答应了下来。

  第二日一大早,夜轻寒就跟在古三通身后,一前一后到了情花谷。

  情花谷从外往内看,像个葫芦形的山谷,入口是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但从入口透露出的天光,却能猜到里面定然是较为广阔的。

  古三通朝夜轻寒拱了拱手,就进入到情花谷中去了。夜轻寒在谷口耐心等待,闻着情花谷飘出的情花香自得怡然。

  这些花香沁人心脾,如同最纯正的果子酒,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直到午时三刻,古三通从情花谷中出来,夜轻寒才发现时间竟然悄然流逝了这么久。

  “古道友,果然是信人!”

  夜轻寒见古三通指尖夹着一颗囊形的情比金坚果,大喜过望。在进入欲界之前,夜轻寒就查清楚了情比金坚果的形貌,这时一见,便立马认出了这的确是情比金坚果无误。

  “夜道友,竭尽全力也只讨要到一颗情比金坚果,接住。”

  “无妨,一颗情比金坚果已经够了。”

  古三通将指尖的一颗情比金坚果朝夜轻寒一抛,夜轻寒将一颗情比金坚果接在手里,正欣喜地端详,异变突起,这颗情比金坚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起,朝夜轻寒胸口一撞,将夜轻寒撞得倒飞出去,嵌入山壁之中。

  而这情比金坚果却化成了一个身穿红衣,额上天眼也是有着如情花颜色的瞳孔的妖异男子。释放出的气息,却是不弱于古三通的摘星法境强者。

  夜轻寒肉身一抖,想要从山壁里出来,却发现两侧山壁变成了两个人将自己的手臂死死攥住,左右一看,正是古三镇和古三合二人。想来这古三通故意在情花谷中拖到午时三刻才出来,就是为了让古三镇和古三合二人赶到,一起埋伏自己。

  “哈哈,夜道友怎地如此不堪一击,苦了老夫这一番心血。”

  古三通朗声大笑,举掌朝嵌在山壁里的夜轻寒打去。而之前偷袭夜轻寒的红衣男子,也乘势夹击夜轻寒。

  “原来是株情花,找死!”

  夜轻寒追根溯源,窥破这红衣男子的真灵。原来这红衣男子乃是一株情花成精,之后在修为被瓶颈桎梏时,强占了一个天资聪颖的世家子弟的肉身,才修行到如今的摘星法境。怪不得夜轻寒之前会被这红衣男子化作的情比金坚果欺骗,原来是这红衣男子本源就是一株孕育情比金坚果的情花。

  “我看你才是找死!”

  “情比金坚!”

  这红衣男子本名雷法音,利用轮回通道的漏洞,强占了一名世家子弟的肉身后,却被那世家的家主窥破本源,从那世家子弟的肉身中被赶了出来。不过那时雷法音已经突破到了奥义境,见木已成舟,那世家家主让雷法音许下许多赔偿条件才放雷法音离开。

  这件事一直被雷法音视为奇耻大辱,再次被夜轻寒窥破本源,却是让雷法音回忆起了这奇耻大辱,不由迁怒于夜轻寒,额上天眼一道情花**之力激射而出,朝夜轻寒打去。

  “事火咒龙!”

  “隔岸观火!”

  夜轻寒左掌喷发出天火龙头,右掌冒出天火龙尾,龙头朝古三镇咬去,龙尾朝古三合甩去。古三镇和古三合不敢硬接,夜轻寒乘机使出‘隔岸观火’飞退数米,从二人身边拉开距离,再指引天火咒龙攻击古三镇、古三合、雷法音、古三通四人。

  “夜道友太小看了我们兄弟四人了吧?区区一条事火咒龙,就要以一敌四么?夜道友莫不是之前被我雷法音兄弟撞傻了吧?哈哈……”

  “我看他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古三通与天火咒龙战成一团,雷法音的情花**之力再次攻击到夜轻寒身上,不相信接连承受自己两击的夜轻寒能够毫发无伤。

  虽说夜轻寒目前掌握的‘大道梵天五行神火功’里,最为依仗的‘火烧眉毛’和‘黑灯瞎火’都很难让欲界修行者中招,但夜轻寒凭着十条奥义的碾压,本来是可以轻易对付古三通、雷法音四人的,却因为有着‘独’的压制,夜轻寒反而被古三通、雷法音四人压制得束手束脚。

  更是被古三通、雷法音四人牵动了体内的‘独’毒,让夜轻寒的生命力迅速流逝着。虽不至于如雷法音所说的是强弩之末,但现在的状况也非常不乐观。

  须弥间,天火形成的事火咒龙就被古三通、雷法音四人联手打散。

  “古家主,应该是我夜轻寒小瞧了你才对。你的演技已经是堪称出神入化,不仅是骗了我,还骗了古家所有人,就连你那古刚侄儿还时常对你赞不绝口!”

  夜轻寒将雷法音的情花**之力压制在体内,环顾四周,见古三通、雷法音四人已经将出路封死,便一返身冲入了情花谷中。

  “要不是这样我又怎么能哄得了我二弟古三贤,替我出欲界去送死呢?我又怎么能在古家安安稳稳的当了数千年的家主呢?可惜古冢那傻小子还以为我真会将古家家主之位传给他,他却不知道,只等夜道友大限一到, 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我怎么听说古冢的家主之位,是十戒老祖判定给他的。难道古三通你还敢违背十戒老祖的意思?那我可就真不得不佩服古三通你了,你的确是够胆大包天的。”

  夜轻寒与古三通四人在情花谷前后追逐,古三镇和古三合二人就不说了,那雷法音明显比古三通还强上几筹,起码是领悟五条奥义左右的摘星法境强者,但跟在古三通身后,听着古三通指挥却没有丝毫不满,看来这古三通的确是有过人之处。

  “过奖,过奖,不过我可没说我要亲手杀他,身为一个修行之人,不小心命丧险境,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古三通朝红衣男子雷法音使了个眼色,雷法音微微颔首,变换了飞行的轨道,钻入地底,从另一个方向拦截夜轻寒。在这情花谷中,夜轻寒自然不如土生土长的雷法音熟悉环境。

  一路上,还有许多情花成精的精怪和不到奥义境修为,看守情花谷的欲界中人,见到夜轻寒几个奥义境大能在情花谷中争锋,纷纷一缩头遁入地底,不敢阻止,也不敢观望。

  “好办法,想来你二弟古三贤,也是被你这样诓出欲界去送死的吧!?”

  夜轻寒观察到古三通身后的雷法音消失无踪,顿时释放出神识遍布整个情花谷,想将雷法音找出来,但隐藏在地底的所有欲界人和情花精怪都找到了,就是找不到雷法音的踪迹,夜轻寒眉头紧蹙,要是被雷法音暗施偷袭,那可就遭了。“不止是这样,就连杀我二弟古三贤的几个奥义境修行者,也是我收买的。谁叫他要在我之前就突破了成奥义先驱者,成了那一辈古家最出色的弟子,让我这个大哥黯淡无光,他该死!而你夜道友也将步我那天资出众的二弟古三贤的后尘!”

  等古三通面目狰狞的说完,夜轻寒发现脚下不远处的一株情花如一道神王之鞭,朝自己抽了过来,而持鞭的人正是比古三通强上几筹的雷法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