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57章 清心上使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情花谷上空,古冢在心内狂笑,古三通死在了夜轻寒手里,自己再无任何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做古家家主了。只不过要向完全放心,还得解决一个隐患才行。

  想到这里,古冢看了身旁的古刚一眼,面上却是一副不悲不喜的神色。不过要做这一切还得等那位夜大人离开后才行……

  古冢知道夜轻寒厉害,却没想到大伯古三通,连同古三镇、古三合两个长老都不是夜轻寒的对手,而且听看守情花谷的弟子所受,似乎同夜轻寒鏖战的还有一尊奥义境大能,那就是四个打一个。

  古冢完全没想到夜轻寒一个人能打杀四个奥义境大能。

  古刚虽对古三通恼怒,但一想到古三通这许多年的照顾,还是于心不忍,见夜轻寒从情花谷中走出来,不由把脸侧向一旁,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面前这个既是恩人,又算仇人的夜轻寒。

  至于其余的欲界修行者,看着夜轻寒出谷来,都既是畏惧又是尊敬,向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夜轻寒这般以自己的实力被人敬畏着。

  “小心你兄长古冢。”

  夜轻寒一见古刚的神情,就知道古刚心内在想什么,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古刚传音这句,全了和小陆通的香火之情,免得夜轻寒前脚一走,后脚古刚就被古冢给收拾了,导致小陆通无家可归。

  “夜大人让自己小心古冢?”

  这几日见识了古家的权势变化,古刚也有了一定的城府,只是在心中暗自揣测夜轻寒这话的用意,并没有传音发问,因为古刚知道,即使他问了,夜轻寒也不会细说的。

  此刻‘独’毒已解,没打扰古刚的沉思,夜轻寒便准备从欲界离开。出欲界的路一条是从原路返回,一条是从清心谷出去。这两条路出去后,都是盘皇和李察佩奇等候夜轻寒的欲界大平原,只是分在东西两头。

  当然也可以直接从空间板块里穿梭出去,不过这样一来,就太过高调了,夜轻寒只怕会引起欲界大能的注意,所以准备从来时的原路返回,先回贪欲山谷,再从贪欲山谷出欲界。

  “站住!”

  “毁了情花谷,想走没那么容易!”

  夜轻寒面前的空间板块闪现出两个欲界人,两人都穿着一身席地的淡青色长袍,右胸口处都绣着一团似花似云的花纹图样。一人头发金黄,但只有头顶一圈,形同一个锅盖,鼻孔穿了个环;另一人面似黑锅,满头黑发,要是在夜晚,这人可以完美与夜色融合在一起,奇特的是这人脸上有一圈回文形的暗红色圆圈,如同不知名的图腾。

  “二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见二人都是摘星法境修为,夜轻寒开口发问,倒是不慌不忙,毕竟烧毁情花谷的人是古三通,可与夜轻寒没关系。

  “二位清心上使,就是他让情花谷烧毁的。”

  这时,古冢上前一步,对这二人说道,原来这二人是从清心谷而来,怪不得身上的袍子看起来都那么与众不同,而胸前所绣的那似花似云的刺绣,也仿佛是活着的。

  “大哥,你……”

  古刚难以置信地指着古冢说道,古冢却一脸痛心疾首地道:“对,没错,是我通知二位清心上使来的,这位夜大人虽然对你施了点小恩小惠,但对毕竟杀害了我族二位长老,还有我们的亲大伯,你是我怎能知情不报?没把他生吞活剥,已经是对他很仁慈了!”

  “喂不熟的白眼狼。”

  夜轻寒望着古冢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却没多说什么。不管怎么说,这古冢也算是享受到夜轻寒的恩惠,如今却……

  “没有误会,你现在听到了,人证物证俱在,你抵赖不了了。”

  “我为何要抵赖,那情花谷的情花乃是古三通所烧毁的,又与我何干?”

  那鼻上穿了个环的金发男子对夜轻寒咄咄相逼,夜轻寒眉头蹙起,他知道这事应该引起了清心谷欲界大能的注意,但夜轻寒怕得可不是面前这两个奥义尊行者,胜负如何也得动过手才知道。

  “我们没说过是你烧的,但情花谷的情花被古三通烧毁,也是因为要追杀你引起的,所以你这件事应该由你负责。你的思想这么奇怪,定然不是咱们土生土长的欲界人,一个域外人也敢如此嚣张,胆大包天,跑到咱们欲界来杀奥义境修行者。你可知道一个奥义境修行者有多难修成,若非看你现在是依足了我们欲界的规矩,又开了天眼,信不信我们兄弟二人现在已经动手将你斩杀了。”

  情花谷外的欲界人,本来以为是五个奥义境大能的争端,却没想到这个以一敌四的绝顶高手,会是一个域外人。在场的欲界人听到清心谷的金发男子,纷纷对夜轻寒仇视起来。无论之前对夜轻寒多崇敬,多敬畏,此刻都恨不得将夜轻寒生撕其肉,活剥其皮。

  夜轻寒倒吸一口冷气,情花被追杀自己的古三通所烧毁,而要由被古三通追杀的自己负责,这是什么逻辑?这金发男子还说是自己的思想奇怪,我看是你们欲界人的思想奇葩,好吧!?

  不过如今清心谷来的金发男子故意点出夜轻寒是个域外人,想来就是为了让在场的欲界人都对夜轻寒产生仇视。

  “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跑不了的,你赢不了的……”

  这时,那面如黑锅的男子开口说话,口音怪异,话语模糊不清,怪不得之前一直是由金发男子在和夜轻寒交谈。

  “古扎特,上!”

  金发男子见夜轻寒没有束手就擒的想法,顿时朝面如黑锅的古扎特使了个眼色,那古扎特额上天眼一睁,却是白色的瞳孔,在整个黑面上尤为明显,喷发出一道朦胧死欲之力,歪歪斜斜的朝夜轻寒攻去。

  夜轻寒却不肯小瞧这一道歪歪斜斜攻来的朦胧死欲之力,这死欲之力和之前古三通等人发出的死欲之力不同,这道死欲之力一从古扎特的天眼中释放出来,虽还是无形无相,但给夜轻寒的感觉,却仿佛有如实质,若是被这道死欲之力攻击到,只怕不仅是灵魂被伤害到,恐怕肉身也会被伤害到。

  而且这道死欲之力,仿佛和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一起,之前被古三通烧死的欲界冤魂,也在这道死欲之力的勾引下,蠢蠢欲动,弥漫出丝丝可怖的死气附着在这死欲之力上,瞬间便让这道死欲之力成了死气之箭。

  若是在三千法界,这死气之箭便如同后羿手中可以射下太阳的神箭,没有人敢小瞧,夜轻寒当然也不敢。

  “你们欲界中人,都喜欢这么以多打少么?”

  夜轻寒还没来得及抵挡这道死气之箭,只见那金发男子也一开额上天眼,喷射出一道**之力,不由朗声大笑,一番话说得情花谷外的欲界人面红耳赤。

  “域外奸贼,人人得而诛之,联手杀这域外简则不算羞耻。”

  之前古三通就是四个人围杀夜轻寒,现在这两个牛气冲天的清心上使,却又是以二敌一,自然让周遭尚存羞耻之心的欲界人感到羞躁,不过也有不少欲界人,在一旁给这些尚存羞耻之心的欲界人洗着脑。

  夜轻寒不闪不避,一把擒住死气之箭,将死欲之力外表的死气剥离,接着就将这道古扎特的得意之作吞入口中,看得古扎特连带额上的天眼,总共三只眼瞪得比牛眼还大。

  而金发男子的**之力,夜轻寒更是直接吞噬,连吸收都懒得了。因为金发男子发出的这道**之力,实在太过平凡无奇,是欲界最普通最普通的**之力,可能只是对夜轻寒试探性的一道**之力。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连我们**之力都可以吞噬,潜入我们欲界到底有什么秘密?”

  金发男子惊骇地指着夜轻寒,要说欲界人最怕的就是机械族,因为机械族任何一个族人,都是欲界人无法控制的,但也没有像夜轻寒这样可以将**之力直接吞噬的,真是骇人听闻。

  古三通四人已经死了,夜轻寒自然不会傻到主动暴露出祖石。再加上夜轻寒之前在花囊中,试用祖石时,百般不得其法,见情势危急干脆将祖石直接炼化,哪想到居然就此炼化,融合到夜轻寒肉身中。

  若是之前祖石在雷花音手里,还可能有暴露的可能,但现在祖石已经被夜轻寒炼化到肉身里,自然不会再被任何人发现。就算祖石有任何奇异的作用,也只会被认为是夜轻寒本身的奇异。

  “我,什么东西?不,我不是东西!”

  夜轻寒说完以后,已经身化十万天火,扑到了金发男子和古扎特面前,一时间鲜花开始枯萎,青草开始枯萎,大地都开始干裂,连周围的水源都仿佛有了灵性,在往这处被天火笼罩的区域逃离。

  金发男子和古扎特大惊失色,这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摘星法境,在一个相同境界的奥义尊行者面前却不算什么,更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头一次这般束手无策。

  金发男子和古扎特二人感受到夜轻寒越袭越近,连头发都被天火烘得卷曲,本以为是必死的结局,一睁眼却发现夜轻寒停下了动作,恢复本体,对二人笑眯眯地道:“走吧,我们到清心谷走一趟,不过你们两个小东西要礼貌一点才行。”

  “是,大人!”

  二人对望一眼,哪敢不从,对夜轻寒恭敬一鞠躬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