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59章 情深似海泉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敢问法祖,不知要取多少泉水才够呢?”

  “只要把泉水装满这个葫芦,就够了。”

  听到夜轻寒的问话,十戒老祖沉默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个棕黄色的葫芦,扔给夜轻寒。

  “看来那覇精血所化的情深似海泉,的确是神妙非凡,不然仅凭如此一个小小的葫芦盛水,就够救活整个情花谷的情花了。”

  夜轻寒把玩着手中比巴掌还小的葫芦,连连赞叹。

  “这是通往蟠龙山的空间之门,等你将泉水装满葫芦后,这道空间之门会在你去的原处出现,届时你就可以通过这道空间之门返回欲界了。”

  听到夜轻寒的赞叹,十戒老祖再次沉默了片刻,便在夜轻寒面前用手画出一扇空间之门,让从这扇空间之门离开的夜轻寒更加感激,没想到只是取个泉水,这十戒老祖还愿意接送自己,实在是……

  虽然打破了夜轻寒心中原本想去欲界大平原,和盘皇和李察佩奇会面的打算,但夜轻寒对十戒老祖也只有感激,并没有丝毫不满。只是在临去之前,朝盘皇和李察佩奇传讯,告知两位大哥自己的‘独’毒已解,请两位大哥放心回新月城等待自己。

  ……

  蟠龙山。

  空间之门带着夜轻寒降临到蟠龙山的山顶,这是一座如松树形的山,上窄下宽,最窄处的山顶不过十来丈方圆,夜轻寒到了蟠龙山,才知道龙从何来。

  整座蟠龙山山体盘旋着一条黑漆漆,布满死气的龙骨,将这座蟠龙山全部包裹,不过龙骨的龙头却是在山脚,龙尾盘在山巅上。

  蟠龙山周围万里无人,就连飞鸟爬虫都绝迹了,这全是因为畏惧这条龙骨的龙威。

  因为一来到蟠龙山的生物,就会自动接收到一段记忆,那是一段星空巨兽覇灭杀这条真龙的记忆。

  而一条真龙被杀,星空巨兽覇的后裔覇下还在这里好好的生活着,没有受到龙族的报复,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

  夜轻寒环顾四周,打量周遭的环境,也不敢放出神识探测,这蟠龙山周围万里无人,更没有修行者,只有一些山野精怪,夜轻寒要是神识探测那就太引人注目了。

  以刚才十戒老祖所说的话,夜轻寒已经猜测到那星空巨兽覇的后裔覇下,定然是守在情深似海泉旁,不然十戒老祖不会让夜轻寒趁覇下熟睡的时候,再去悄悄取泉水。

  所以夜轻寒只要找到情深似海泉,就能找到覇下了。

  十戒老祖提示过夜轻寒,情深似海泉是在蟠龙山半山腰的位置,夜轻寒便一路下山,走到蟠龙山半山腰的位置,开始寻找起情深似海泉的踪迹。

  整座蟠龙山上下山没有道路,夜轻寒下到半山腰,全是靠盘踞在蟠龙山的那条龙骨。幸好夜轻寒身上也有那不知名的骨龙所赐的龙纹,所以夜轻寒行走在这条死气密布的龙骨上,并没有任何不适。

  下到半山腰处,夜轻寒就看到了许多道路,都是大型脚掌压出来的痕迹,应当就是这蟠龙山的魔兽覇下,平日里通行走出来的道路。观其脚印的大小和前后脚的间距,这覇下的体型应当是高四丈,长六丈左右。

  夜轻寒的表情瞬时凝重起来,覇下的体型在魔兽中不算大,反而算相当小,但这覇下却是星空巨兽覇的后裔!

  星空巨兽为什么叫星空巨兽?

  就是因为血脉最纯正的初代星空巨兽,成熟期体型堪比小型法界的一半大小。如今这覇下身为星空巨兽覇的后裔,体型却如此之小,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覇下已经完全吸收了,星空巨兽覇遗传给它的星空巨兽血脉之力。所以覇下才能不受星空巨兽的血脉影响,将体型维持在如此小的状态。

  ‘呼呼……’

  仿似刀剑相撞的声音响起,从一个大型的风箱里呼了出来,夜轻寒知道那就是覇下的声音,夜轻寒放慢了脚步,走在覇下呼出气息团边缘外,一步步朝覇下走去。

  等走了小半刻钟,夜轻寒就见到了在黑暗中沉睡的覇下。

  这黑暗并不是夜晚天空带来的黑暗,而是被龙骨上密布的死气,所笼罩出的黑暗。就连被龙族眷顾的夜轻寒,都在这黑暗中感觉到了难受,但覇下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在这黑暗里沉睡,一口一口的吸入这些龙骨上死气,仿佛这些死气是什么了不得的美味一般。

  这覇下是什么法境,夜轻寒看不出来,只能从气息中分辨出这覇下至少有奥义境的修为。

  覇下通体呈黑色,双目紧闭,有四爪,没有尾巴,兽身上没有发毛,只有黑亮的表皮,肌肉群错落有致,整个身躯看起来健硕得很,仿佛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如山峦的背脊下腹两侧,有着两个如同翅膀的图形纹理,应当是覇下的胎记。

  夜轻寒猜测那两个如同翅膀的胎记,应该是覇下没有继承到覇或是母亲哪一方的翅膀,所以才会在下腹两侧形成两个如同翅膀的胎记。

  覇下紧闭着双眼,静静得躺在那里,便仿佛是最美的雕塑,应该是像极了覇下的母亲,怪不得星空巨兽覇会和覇下的母亲结合。

  覇下就匍匐在情深似海泉边缘,整个情深似海泉不到十丈方圆,泉水是暗红色,泉水中央有一块石碑悬浮着,石碑上的一面刻印满了夜轻寒不认识的文字,另一面却只刻印了四个字。石碑的最下角在不断吸入泉水,然后又从石碑顶上冒出,洒落到情深似海泉中,一刻不停,好似在做什么仪式。

  夜轻寒知道这块石碑做的应该是将被死气沾染的泉水,重新过滤一遍。应该是星空巨兽覇或者覇下的母亲所立,但他们却料想不到,此刻这覇下却是心甘情愿的在吸入龙骨上的死气。

  看着熟睡中的覇下,夜轻寒不由暗喜,自己的运气真好,刚好遇到覇下在沉睡。

  这下夜轻寒可以毫无顾忌地收取情深似海泉的泉水了!

  夜轻寒取出了十戒老祖赐予的巴掌大小葫芦,再次打量了覇下一眼,见覇下毫无动静,夜轻寒才慢慢走到情深似海泉边缘,用葫芦盛水。

  不到小片刻,夜轻寒脸上就变了。原来这情深似海泉面上,已经浅了一层,代表都被这葫芦收取了,但这葫芦依然在不断装水,葫芦口还咕噜咕噜地冒出小水泡。夜轻寒瞬时明白,这葫芦内部恐怕是暗藏了个内有乾坤的空间阵法。

  怪不得那十戒老祖给自己的时候,会沉默了一阵,亏自己还如此感激他!

  夜轻寒气急,不过这葫芦经了夜轻寒的手,夜轻寒都没丝毫察觉到其中内有乾坤的空间阵法,夜轻寒也没有理由去怪任何人。

  一个时辰过去,这情深似海泉的水位已经下降到一半,可这葫芦还是没有装满,夜轻寒不由焦急起来,因为这情深似海泉的水位下降到一半后,石碑吸入泉水时更加费时费力,从石碑顶上喷洒出的泉水,洒落在情深似海泉中,也比之前声音大得多。

  只怕声音再大些,就会惊醒沉睡中的覇下。

  夜轻寒这般想着,果不其然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石碑洒下的泉水,滴落到情深似海泉比之前更加大声了。

  那覇下头顶上的三角形双耳,抖动了一下,接着开始缓缓睁眼,夜轻寒立马收回葫芦,整个人化作一粒沙,跌落在情深似海泉边缘,和泥土掩藏在一起。

  见到情深似海泉的泉水少了一半,覇下先是疑惑地看着,紧接着甩了甩头,腾地起身,对天连连怒吼,暴躁地在情深似海泉周围来回踱步,前爪在不安分的刨动着,似乎想要察觉出周围的异样,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趁自己熟睡的时候,来偷喝父亲给自己留下的泉水。

  “到底是谁!?”

  覇下怒吼连连,在情深似海泉来回奔跑起来,在来回奔跑了四个圈后,覇下见找不出偷喝情深似海泉的人,便朝蟠龙山下跑去。似乎想要去追逐这个偷喝了情深似海泉的生物,毕竟这情深似海泉可是自己父亲覇的精血所化,万万不能便宜了外人!

  “走了?”

  夜轻寒眼见覇下真跑下了蟠龙山,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不由松了口气,却是又等了一阵,不见覇下返回,才恢复了本体,将葫芦重新抛入情深似海泉,让葫芦继续装水。

  “装好了?”

  刚过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夜轻寒就发现葫芦口不再咕噜咕噜冒泡,顿时大喜过望,这葫芦里的空间阵法也不是夜轻寒所炼制的,所以这葫芦什么时候会装满,什么时候是空的,夜轻寒根本就不知道。

  “不好,是覇下!”

  夜轻寒将葫芦收回,放入空间戒指中,便朝山顶走去,刚踏上龙骨通道,夜轻寒就感受到一股劲风朝自己扑来,抬眼一看,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返回的覇下。

  覇下通体呈黑色,又常年吸收龙骨的死气,所以返回以后,与龙骨上的死气合在一起,夜轻寒根本就没发现覇下已经返回了。

  “又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卑微的人族,来偷盗我父亲留下的泉水!”

  覇下这些口吐三千维度时空的人族语言,夜轻寒却是听懂了,听这覇下的意思应该在自己之前,就有人来偷盗过情深似海泉的泉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