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76 章 元凌山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下和星空巨兽?,在虚空中一追一逃。

  一直追了五天时间,这星空巨兽?连续三击‘虚空破灭’落空,才能量耗尽,在虚空中缓缓消散成虚无。

  “不公平,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父亲留给坞族的虚影怎么那么厉害,当初留给我的虚影和这一比,完全是个样子货!”

  见星空巨兽?能量耗尽,在虚空中消散成虚无,夜轻寒和?下刚松了口气,?下就在夜轻寒耳边抱怨起来。

  “对了,夜轻寒,你怎么也那么厉害,我父亲那一爪攻击完全封锁了所有空间板块和可以闪躲的走位,我可是被吓傻了,每次都动弹不了,你也能带着我躲过,实在太厉害了。”

  “等你以后和奥义境修行者交手多了,就自然而然能躲避开了。先不说了,我们还是先回南坞星再说。虚空中混洞太多,也不适合我们长时间在虚空里游荡穿梭。”

  夜轻寒有些尴尬,心虚地转过身,从空间屏障里钻了进去,重新降临到南坞星上。

  “这群混账,定然是担心我回元凌山和他们争权夺利,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想当初我母亲可是找遍了许多法界,才找到这个最适合坞族居住,又不引人瞩目的位面,才将这个位面熔炼成南坞星,成为坞族的栖息地。现在这群混账,竟然不思报答,还用我父亲留下的阵法来攻击我,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我现在可是突破了法界桎梏的奥义境大能,岂会贪图他们那点凡俗的权利。”

  夜轻寒见?下一脸愤恨的样子,有些好笑。

  “我看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南坞星本来是你坞族的栖息地,现在所有的坞族都龟缩在元凌山里,你不觉得奇怪么?这很可能是你们坞族遭遇了强敌,才会迫不得已龟缩在元凌山上的。”

  “这群混账敌我不分,不是更该打?”

  夜轻寒和?下又重新回到了元凌山地界,?下说到这里,忿忿不平,对着元凌山的阵法嘶吼起来,吼得元凌山里的弱小坞族东摇西晃,连站都站不稳,那坞族首领眼中带着惊慌的神色,再次将跳蚤放出来,吸收了阵法能量后,化为一尊星空巨兽?,朝夜轻寒和?下冲过来。

  “哎,你这个蠢货!”

  夜轻寒无奈摇头,将?下一脚踢入虚空之中,眼见星空巨兽?再次从元凌山阵法里扑了出来,夜轻寒也跟着遁入了虚空之中。

  这一次夜轻寒和?下,再次被星空巨兽?追逐了五天五夜,才重新回到了南坞星。

  “别去了,你个蠢货。”

  眼见?下还想跑到元凌山去撒泼,夜轻寒一脚将?下踢向元凌山方向的另一面。

  “现在怎么办?”

  过了数息后,?下才悻悻地跑回来,对着夜轻寒凶神恶煞地咆哮几声,见夜轻寒不为所动,才落到一块岩石上趴着。

  “我们还是先到元凌山附近暂住,以便观察你母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再做打算。不过你得隐藏身形,不要随意在坞族面前露面才行。”

  “不隐藏身形,行不行?”

  “闭嘴!”

  ?下怏怏跟在夜轻寒身后,到了元凌山附近,寻到元凌山内河流的源头,在河流不远处的一处山坡上,采了几棵树,接着将这几棵树分解成木的芥子,才组合成一座木屋,放在山坡上,成了夜轻寒和?下的临时居所。

  看得?下直翻白眼,奥义境大能不管是天晴还是刮风下雨,自然天气都对肉身没影响,所以在?下看来,夜轻寒搭建这所木屋,完全是多此一举。

  夜轻寒随手布下了一个隐匿阵法,将木屋隐藏住,普通的凡俗生命都是看不到木屋的存在。这一切做完以后,夜轻寒也没在理会?下,便进到木屋中开始修行。

  最近夜轻寒对奥义的领悟却是慢了下来,略一琢磨,夜轻寒就知道是因为自己领悟的贪欲之力,已经对奥义参悟没有帮助。

  幸好夜轻寒已经开了法眼,又有情石在手,可以凭借情石演化成其余的**之力,再将这些**之力推演到第三层,夜轻寒领悟奥义的速度,就会再次变得飞快。

  不管是贪嗔痴爱恨,还是酒色财气,生死等各种**之力,在通通领悟到第三层圆满的层次,就会自然而然领悟情绪法则里的七情六欲真意。届时自身所领悟的所有**之力,都会在法眼里熔炼为一炉,每一次攻击敌人,都会让自身领悟的**之力,全都在敌人心神里走一遍。

  所以夜轻寒此刻并没有参悟奥义,反而开始领悟起了**之力,准备将贪嗔痴爱恨五欲之力,都推演到第三层,再来参悟奥义。

  ……

  是夜,缓缓流动的河水,在明月的映衬下,波光粼粼。突然,河水的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越旋越大,让本是平静的河流开始暗潮涌动。

  “今晚这木屋附近可不平静。”

  木屋中的夜轻寒睁开了眼,想了想,却又没理会,继续修行起来。?下却是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木屋去,被夜轻寒制止住。

  河流中的漩涡中央发出呜咽地叫声,那是一颗直径十六丈的大眼球,眼瞳下方还有一张大口,和夜轻寒之前所杀的嗜魔的嘴有七八分相似。那长满利齿的大口,将一株形似仙人掌的植物,放在嘴里嚼着,那植物瞬时便流出了许多黑色的汁液,滴落到漩涡之中,接着这漩涡之力将黑色的汁液扩散到河流各处。

  夜轻寒看到这里,禁不住皱起了眉头。那黑色的汁液明显是一种毒汁,这颗大眼球在河流里投放毒液,明显是为了毒死元凌山里的坞族。

  等将植物吞吃,完全转化成毒液以后,这颗大眼球发出桀桀怪笑,接着沉入了河底。

  夜轻寒听到这颗大眼球的笑声,腾身而起,直接一个闪身,就到了河流上空,接着一头扎入河流的漩涡中,却发现这颗大眼球已经消失不见,顺着下流找了一阵,也没发现这颗大眼球的踪迹,夜轻寒便准备返回木屋。

  “夜轻寒,什么情况?”

  夜轻寒刚从河流里出来,就见?下正在河岸上,关切地看着自己。

  “刚才投毒那颗大眼球,应该就是前段时间我所杀的那个偷袭我的嗜魔。”

  “不会吧,我可是亲眼看见那嗜魔被你打成真灵碎片了,怎么还没死?”

  “那嗜魔不是没死,而是应该复活了!至于是我怎么复活的,我就不知道了。”

  夜轻寒相信?下刚才也应该在暗中观察了大眼球的动作,所以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这件事透露着怪异,夜轻寒之前本想直接瞬移到河流之中的,却被一股力量阻止,让夜轻寒不能直接瞬移到河流之中。

  但夜轻寒瞬移到河流上空,再一头扎入河水之中,却没受到任何力量的阻止。之前阻止夜轻寒的那股力量和嗜魔,任凭夜轻寒怎么找都没找到。这嗜魔还没到奥义境,要说移动速度比夜轻寒还快,夜轻寒却是不相信的。

  而当夜轻寒想直接从河流里瞬移出来时,又发现那股力量开始阻止自己。让夜轻寒只能从河流里跃出,才能使用瞬息。当然这里面最奇怪的还是那嗜魔,以嗜魔不到奥义境的修为,夜轻寒却追不上也找不到,这其中的怪异,还胜过那阻止夜轻寒瞬移到河流里的诡异力量。

  “这河流的河床,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护持着,应该和那嗜魔有关系。可惜我找不到这神秘力量的源头,连嗜魔都跑了,这件事怕只能不了了之了。”

  “无妨,我觉得那嗜魔只是个凡俗生命,倒不值得这么重视,任凭那嗜魔做得再多,都翻不起什么风浪。”

  “那可不一定!渗透到河水里的毒汁,是一种慢性-毒药,与淡水混在一起,不仅无色无味,反而让河水有股甘甜的味道,会让人上瘾。但服用久了之后,会使任何有血肉之躯的生物的肉身,都慢慢瘫软,直到最后变成类似植物的生命。到时候即使还能动弹,但一言一行都犹如木头,与人争斗时,只怕一招还没出完,肉身就被敌人打碎了。

  最重要的是这毒汁,毁人肉身的效果,是犹如水滴石穿般慢慢形成的,中毒的人平日里根本察觉不出来,等变成类似植物生命的时候,还会以为是自己垂垂老矣,根本不会料想到这是自己中了毒!”

  夜轻寒捞起一捧河水,将其中的毒汁分离出来,仔细观察后,对?下反驳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母族的敌人,用这毒汁就能将我母族的人全都搞定?”

  见?下也假模假样的捞起一捧河水查看,夜轻寒忍不住一捂眼,让?下尴尬地讪笑起来,直接将河水洒在爪边。

  “当然不是,坞族的敌人可以轻易研制出,这种让人无法察觉、日夜消磨人肉身的奇毒,那能直接毒死所有坞族的毒,坞族的敌人会研制不出么?”

  “你是说……”

  “对,从坞族目前的情况来看,被困在元凌山祖地里出不去。表面上好像是因为你父亲留下的阵法,敌人攻不进去。但实际上坞族的敌人,却是有能够将坞族全部杀光的手段,所以将坞族全都困在元凌山里,是在做困兽斗的游戏而已。”

  ?下听完以后,深吸口气道:“也就是说坞族的敌人,应该是极为强大的存在,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玩弄坞族于鼓掌之上了。”

  夜轻寒神色凝重地点点头,没再说话,跟着?下来到了南坞星,也就代表夜轻寒和这神秘未知地敌人站在了对立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