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17 章 月彩屏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月仙子,这里就是炎宗了。其实这炎宗年久失修,早就已经是破破烂烂的,弟子也只有小猫两只。要不是我让他们用你最喜爱的九幽熏兰,为你粉饰了一下这破烂的院子,只怕根本就不能下脚。”

  这时,袁天生从真阳大殿里,刚好听到屠誊说自己是两只小猫的其中一只,顿时气鼓鼓地嘟起了嘴,想要冲上前去理论,却被夜轻寒一把拉住,朝袁天生传音道:“不急,我们先看看这屠誊到底要做什么!”

  “那可真是多谢你了屠少爷。”

  “月仙子说得哪里话,为你做事是屠誊的荣幸。不过这炎宗实在太过破烂,而且住在炎宗有诸多不便,所以月仙子不妨考虑一下,还是移驾到我们星宗去居住,正巧我家旁边还有间空置的院落……”

  月彩屏摇曳着身姿,又是一阵轻笑,捂着嘴的模样不胜娇羞,而且在捂嘴的瞬间,这月彩屏就已经笑开,露出嘴角两颗洁白精致的小虎牙,让屠誊**熏心地紧盯着她。

  “彩屏倒是想,可惜这一次来炎宗小住,都是领了家师的命令,彩屏却是不得不遵从,还希望屠少爷不要见怪。”

  不待屠誊说完,月彩屏就打断屠誊的话。

  这一下,夜轻寒看得清楚,月彩屏虽然对着屠誊巧笑嫣然,只是眼神里对这屠誊却充满了不屑之意。而屠誊此时**熏心,自然看不出月彩屏的不屑之意。当然就算看见了,可能也认不出这是不屑之意。

  夜轻寒却在心中思考,这月彩屏的师尊乃是怜星宫当代宫主,月彩屏领了她师尊之命来炎宗小住,又是有什么目的呢?

  “当然不会,月仙子说得哪里话?屠誊能够多看月仙子一眼,都是三生有幸,又怎敢对月仙子有所责怪。”

  “太恶心了,实在受不了……”

  袁天生交叉双臂,抱着自己的臂膀上下搓揉,好像真被恶心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袁天生的动作让月彩屏一下将目光放在他身上,惹得屠誊转头对他怒目而视。不过这屠誊应该是星炎宗里,少有的知道袁天生真实身份的人,所以虽然此刻对袁天生怒目而视,却没有任何要发作的意思。

  月彩屏美目中秋波婉转,紧盯着袁天生上下打量,看得袁天生心里一阵发毛。

  “这是袁天生师弟,平日里有些疯癫,月仙子在此居住,不必对他过多理会。”

  虽然知道月彩屏不可能会看上袁天生,这种还心智不健全的小孩,但看到月彩屏这样紧盯着袁天生不发,屠誊心头还是感到一阵不舒服,连忙拿话诋毁袁天生。

  “你说谁疯疯癫癫的?”

  袁天生气急败坏地对着屠誊质问,屠誊却懒得理会他,翻了个白眼后,继续对着月彩屏献起了殷勤。

  “他就是袁天生?”

  月彩屏再次上下打量了袁天生一眼,仿佛要将袁天生的样子深深印入脑海里,接着又转头望向夜轻寒,轻声问道:“这位小哥哥也是炎宗弟子么?”

  “对,他也是炎宗弟子。不过他修行的是‘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这一生都注定没什么前途了。幸好脑子还算正常,将我布置的任务完成得还不错,月仙子你日后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对他吩咐。”

  屠誊一脸谄媚的说道,让夜轻寒怒极反笑,说夜轻寒修行‘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没前途,夜轻寒不会生气。毕竟‘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在星炎宗弟子眼中,是一部无人能够修炼到第四层的垃圾功法。

  只是这屠誊话语里透露出,前日长老院根本没有下过法旨,全是这屠誊在自作主张,不由得让夜轻寒气急。之前却是夜轻寒自己太过单纯,没想到星炎宗如此大的一个宗派,怎么会对怜星宫的女弟子卑躬屈膝,实在糊涂至极!

  而且这屠誊说这番话时,根本不加掩饰,也就是说这屠誊从头到尾都没把夜轻寒放在眼里,自然更让人气恼。

  “怪不得大哥会一直呆在新月城,想来也是懒得应付这些星炎宗大能的直系后裔子弟。”

  夜轻寒心头暗恼,只是这屠誊是传功长老的直系后裔,夜轻寒在星炎宗内确实不敢对他做什么,只能忍下这口气,一甩炎宗弟子服的大袖,朝宁神静室走去。

  “夜轻寒,站住!没见月仙子还在此处,谁让你走的?我之前让你将月仙子伺候周到,你全当耳边风了?”

  夜轻寒之前乖乖在炎宗布置了九幽熏兰,却是被屠誊当成了想要巴结于他的小人。不知道夜轻寒是盘界土著出生,根本不知道像星炎宗这样的大宗派的礼仪。至于长老院法令的说辞,也是屠誊指使夜轻寒做事的借口,也没想到夜轻寒真的会相信。

  此时见夜轻寒竟敢忤逆自己的意思,又让自己在月仙子面前掉了面子,这屠誊恼羞成怒,一个闪身拦在夜轻寒面前,指着夜轻寒鼻子怒骂喝斥。

  “屠师兄让我将月仙子伺候周到,不知道屠师兄又是再传谁的法旨呢?要是有法旨的话,还请屠师兄拿出来一看。若是没有,我倒是想请问一下屠师兄,你我同为二星弟子,屠师兄又凭什么来指使我做事呢?而且据我所知,在宗派里,就是五星弟子也没资格指派二星弟子做事,不知道屠师兄又是凭的什么呢?”

  这番话,夜轻寒说得一字一顿,已经是极力在忍耐自己的怒气了。要是在星炎宗外,夜轻寒早就将这屠誊杀之而后快了。

  这屠誊虽是奥义尊行者,但也不过是初入摘星的法境,在夜轻寒面前,不过是草芥一样的人物,两三招内就能让屠誊灰飞烟灭。

  “你……”

  “要是屠师兄的依仗是令祖的话,我想屠师兄还是等自己成为传功长老的时候,再来卖弄吧!”

  知道这屠誊再说下去的,也不会是什么好话,夜轻寒也懒得听他再说,毫不客气截断了他的话头。

  “夜轻寒,我要与你约战!”

  屠誊怒极,指着夜轻寒的手指连颤。连一旁的月仙子,都不再理会。只想将夜轻寒约到蓝图殿里,让夜轻寒受到最深刻的教训,让夜轻寒明白他区区一个炎宗弟子和自己这个传功长老的孙子,差距到底有多大。

  星炎宗内有明文规定,禁止弟子私下械斗,违者双方都将受到严惩,所以即使屠誊是屠真长老的孙子,也不敢违逆星炎宗这条明文规定。

  “可以,不过彩头最少十万星炎值。”

  夜轻寒也很想教训这屠誊,正好这屠誊约自己到蓝图殿里,夜轻寒便想在蓝图殿里出了这口恶气。

  “十万星炎值,你好大的口气。”夜轻寒的话,让屠真倒吸一口冷气:“你一个新入宗的炎宗弟子,能拿得出十万星炎值?真是够胡吹大气的!”

  十万星炎值对于屠誊这个屠真传功长老的孙子,也是极大的一笔数目,所以屠誊不信夜轻寒这个炎宗弟子能够拿得出十万星炎值,来当自己和他约战的彩头。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若是屠师兄不放心,可在我们约战之前,将十万星炎值先行放入天公地道伞中,这样一来,大家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屠师兄也不用担心,我到时候输了拿不出这十万星炎值来了。”

  屠誊久久不语,夜轻寒目不转睛地盯着屠誊,最后都有些犯困了,这屠誊还是没说话。

  夜轻寒正要出言挤兑,却听那月彩屏嘻嘻笑道:“屠少爷,可是嫌十万星炎值赌得太少了?还是担心这位夜师兄拿不出十万星炎值?要是如此的话,屠少爷可以让这位夜师兄先将十万星炎值放入天公地道伞,再和他约战呀!彩屏可不相信屠少爷会就此怕了,对吧?”

  夜轻寒一阵诧异,但也猜到这月彩屏不是在帮自己,应该是在这月彩屏心目中,也是极为厌恶这屠誊,才会故意怂恿屠誊和自己约战。

  而之前夜轻寒在驳了屠誊面子的时候,同样也是驳了这月彩屏的面子,毕竟屠誊是让夜轻寒将月彩屏伺候周到。所以这月彩屏怂恿屠誊和夜轻寒约战,不管是夜轻寒胜,还是屠誊胜,这月彩屏都能出口恶气。

  这后一番话,却是夜轻寒看到月彩屏戏谑的眼神才联想到的。不然的话,等夜轻寒赢了屠誊,还会间接感激月彩屏怂恿屠誊和自己约战。

  “好,既然月仙子开了口,我自然不能让月仙子看低了。十万星炎值就十万星炎值,只要夜轻寒你能拿得出十万星炎值,我就和你约战了。”

  屠誊听到月彩屏明夸暗激,却是受不了被心上人看低,立马张口答应下来。

  “这件摘星法宝,值六万四千二百星炎值。我先将它放入天公地道伞里,再存放三万五千八百星炎值,总数就够十万星炎值。剩下的,就该屠师兄你了!”

  夜轻寒花去一点星炎值招来天公地道伞,将总价值达到十万星炎值的摘星法宝和三万五千八百星炎值,放入天公地道伞中,便朝屠誊示意该他存放十万星炎值入天公地道伞了。

  “我……”

  “你、你、你什么你?屠师兄堂堂传功长老之孙,该不会是拿不出十万星炎值吧?”

  夜轻寒对屠誊冷嘲热讽,殊不知屠誊手上还真拿不出十万星炎值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