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22 章 挑逗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寒界的发展早已步入正轨,在有寒界天道监管的情况下,小黑的神皇之位,象征意义更多过实际意义。所以在一众神王满心期待下,夜轻寒并没有任命新一任神皇,还告诉一众神王日后也不会再有神王,便离开了寒界,回到了三千维度时空。

  意识回到宁神静室,夜轻寒就闻到一股诱人香气扑鼻而来,更不时有如兰花的气息打在自己鼻尖。

  夜轻寒睁眼一看,只见月彩屏不知何时到了宁神静室,瞪大了眼睛盯着夜轻寒一直看,俏脸贴得夜轻寒的脸极近,夜轻寒之前闻到有如兰花的香气,就是因为月彩屏离得太近,鼻息打在了夜轻寒的脸上。

  “月仙子,你干嘛?不知道随便闯入别人的房间,是不礼貌的么?”

  “夜师兄,别误会,我只是想找你问个路,但是敲门又没人应,我是怕你出了什么事,才闯进来瞧瞧的。”

  月彩屏俏皮一笑,退开两步,夜轻寒才看到月彩屏一身纱衣,在洒进宁神静室的月光下若隐若现,像是女子穿着睡觉的薄纱。

  “你……”

  夜轻寒本想说:夜这么深了,月仙子穿成这样外出怕是不妥。

  但一想到自己与月彩屏终究还是交浅言深,夜轻寒便没再说下去,而是朝月彩屏问道:“不知月仙子想去哪里?我来星炎宗的时间也不长,有地名的地方和建筑我都记住了,一些没地名的地方我也不知晓了,恐怕月仙子就得找星宗的师兄问问了……”

  “这条路,夜师兄应该知道,就是看夜师兄愿不愿意告诉彩屏了。”

  “月仙子说得哪里话,你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夜轻寒见月彩屏退开两步,背着手垫着脚尖来回踱步,纱衣下露出洁白如玉的细长小腿,腿上皮肤极薄,隐现青色的血管。

  “彩屏是想问……去夜师兄心里的路,应该怎么样走?”

  夜轻寒见月彩屏,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只见月彩屏忽的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眯得像两弯月牙,整个人甜得像蜜糖一样,对夜轻寒腻道。

  “你说什么?”

  夜轻寒呆立当场。

  “彩屏是说去夜师兄心里的路,应该怎么走?”

  月彩屏收起笑容,异常深情地又说了一次。

  “嘻嘻……”

  “谁?”

  “哈哈,夜师弟,你们羞不羞,这大晚上的……”

  夜轻寒被月彩屏突如其来的变化,冲击得呆若木鸡,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见袁天生正缩在宁神静室门外,拼命的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音。在夜轻寒发出一声喝问,袁天生却是大吼大叫地跑进了真阳大殿,生怕别人听不见。

  可惜炎宗就只有他和夜轻寒小猫两只,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见。

  “月仙子,你别这样,我们才认识不久……”

  “夜师兄,夜深了,彩屏该去休息了,就不打扰你了,告辞。”

  夜轻寒正在心底措辞,该如何不失礼貌,又不伤害月彩屏的前提下,才能将月彩屏的告白拒绝掉。只是夜轻寒刚一开口,就被月彩屏打断,没能将话说完。

  “情之一物……哎!”

  夜轻寒虽然不明白月彩屏为何会爱上自己,但月彩屏刚才满眼的爱意,绝非弄虚作假,也绝不是早期捉弄屠誊那般的虚与委蛇。但夜轻寒却知道月彩屏知道要说什么,才会故意将自己打断,不能自己把拒绝的话直接说出口。

  不过夜轻寒还是决定要找机会,和月彩屏说清楚,毕竟月彩屏虽然容貌身姿无一不美,但夜轻寒却对月彩屏毫无感觉。所以夜轻寒决定要和月彩屏说清楚,自己不能和月彩屏不清不楚的,免得拖累了月彩屏。

  ……

  “月仙子,早。”

  “夜师兄,早。”

  第二日一大早,夜师兄推门而出,就看到了刚巧出门的月彩屏,夜轻寒便想叫住月彩屏,再找个僻静的地方和月彩屏说清楚。哪知道月彩屏神色如常的和夜轻寒打了招呼后,便进入了真阳大殿,瞪着一双美目四处打量。

  “这样也好,免得大家尴尬。”

  夜轻寒以为是月彩屏已经想清楚了,心底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

  但到了夜里,月彩屏又来敲响了夜轻寒宁神静室的房门。

  “月仙子,不知你又何事?”

  夜轻寒正在研读‘天火同人’修行笔记,听到敲门声,发现是月彩屏,夜轻寒眉头轻蹙,张口询问月彩屏有什么事,却是不打算开门放月彩屏进来。

  “夜师兄,你能先开门么?”

  “寡男孤女共处一室不合适,再加上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了,月仙子进来就更不方便了,有事月仙子你就在门外说吧。”

  “我还以为这样的话,只有仙道修行文明的老学究才会说,没想到夜师兄也会说,还真是让彩屏见识了。不过夜师兄今夜还非得开门才行,因为彩屏有东西掉在了夜轻寒的房里。”

  “不知月仙子有什么东西,掉在我的宁神静室里?”

  夜轻寒终于还是打开了门,只要不是月彩屏向自己表白,夜轻寒觉得打开门也无妨。只不过一大开门,夜轻寒就有些后悔,真阳大殿门口的阶梯上,袁天生正双手枕头斜靠在阶梯上,嬉皮笑脸看着自己和月彩屏的动作。

  “彩屏掉了什么东西,夜师兄难道你没感觉么?”

  月彩屏的话让夜轻寒微微一愣,回头张望着宁神静室,宁神静室除了几件有了茶色的家具,空无一物,夜轻寒自己的东西都存放在空间戒指里。夜轻寒在宁神静室搜寻无果后,下意识就开始搜查自己的空间戒指。

  “没有啊,月仙子还是直说吧,我才好帮你把遗失的东西找出来。”

  等夜轻寒将空间戒指打开,夜轻寒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没碰过月彩屏的东西,月彩屏的东西又怎么会跑到自己空间戒指里去了。

  “彩屏的心掉在了夜师兄的宁神静室里,难道夜师兄没感觉么?”

  “月仙子请自重!”

  看着月彩屏一脸无辜的瞪着眼睛,对自己诉说着女儿家的心事,夜轻寒忍不住有些心动。不过夜轻寒自己都不敢承认,本来自己对月彩屏毫无感觉,在月彩屏连续两晚的告白,自己就开始心动,实在有些难以想象,也难以承认。

  所以夜轻寒径直拒绝了月彩屏的告白,便将房门关上,而月彩屏没再纠缠下去,回了自己的静室。

  “哈哈,笑死本宗主了……”

  表面上在看月色,实际一直偷看夜轻寒和月彩屏的袁天生,这时却是忍不住捧腹大笑。

  到了第三日白天,遇到夜轻寒的月彩屏,神色如常,一脸淡然,与夜轻寒打过招呼就进入真阳大殿中,又不知在查看何物,一待就是一天,直到夜色降临,月彩屏才回到自己的静室。

  这月彩屏在真阳大殿待了两天,又不曾在真阳大殿中修行,急得袁天生直挠头。有月彩屏在真阳大殿里待着,袁天生却是不敢再偷懒,老老实实地修行了两日时间。免得武莺莺突然驾到,月彩屏会在武莺莺面前说自己整天在真阳大殿里偷懒。

  连夜轻寒都在暗自揣测,这月彩屏是不是如同凡俗生命那般,具有双重人格,白天的时候无比圣洁,到了夜里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要不是奥义境修行者的人格绝对不可能不完整,夜轻寒可能真会相信。

  ‘咚咚咚’!

  “夜师兄,在么?”

  盘膝坐在床榻上,正在研读‘天火同人’修行笔记的夜轻寒,这时听闻月彩屏娇媚的声音,气息一散,整个人便无力地倒在床上,接着连连呼吸几口气,夜轻寒才起身打开宁神静室的房门。

  “月仙子,你又有何事?”

  夜轻寒知道自己不开门,这月彩屏是绝不肯善罢甘休。反正按照前两日的经验,只要这月彩屏将话说了就会离开,所以夜轻寒也懒得与月彩屏纠缠,径直打开门,有些颓然地等着月彩屏戏弄完自己。

  “哈哈,又来了……”

  还没等月彩屏开口,袁天生从真阳大殿里一溜烟儿跑出来,还不知从何处唤出来一张小马扎,嬉皮笑脸的睁大了期待的双眼,对着夜轻寒和月彩屏左瞧瞧右看看,让夜轻寒心底欲哭无泪。

  “夜师兄,你很讨厌彩屏么?”

  月彩屏吹蛋可破的脸蛋,没施半点粉黛,一身白色蓬松衣裙的衬托下,显得异常清纯。只是本该娇艳欲滴的双唇,此时却是有着几丝苍白,说话的间隙,月彩屏咬着下唇,满脸委屈。

  “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

  看着月彩屏委屈诺诺的样子,夜轻寒竟然有几分心疼,心头暗道不好,这月彩屏该不会在拿自己练功吧?夜轻寒这般想着,说的语气十分冷淡,并意识退后一步,和月彩屏拉开距离。

  “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那夜师兄是认为彩屏不好亲近咯。”

  “也不是,月仙子你人还是蛮好相处的,不过我对月仙子并没有亵渎之意,所以还请月仙子早点回静室就寝。”

  看着月彩屏越发委屈的样子,夜轻寒忍不住叹口气,再狠不下心对月彩屏冷淡下去。

  “我不信,除非……”

  “除非什么?”

  夜轻寒不由顺着月彩屏的话,发问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