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23 章 倚鹤君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除非你亲我一下,我就相信你。”

  月彩屏说到这里,悄悄闭上了眼睛,踮起脚尖,嘟起如殷桃粉嫩的小嘴,微微昂首,将粉嫩的双唇送到夜轻寒面前。

  夜轻寒看着月彩屏娇俏的模样,心头泛起一阵涟漪,连连暗道不妙,只怕这月彩屏真是在拿自己练她怜星宫的未知功法。

  哐当!

  一声响,打破了这份平静,也惊醒了夜轻寒和月彩屏。

  夜轻寒转头一看,竟然是坐在小马扎上的袁天生,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有些难以接受,重心不稳,仰天倒地。

  “哈哈,袁天生你终于……”

  这时,月彩屏却是立马收起挑逗夜轻寒的动作,对着袁天生嘲笑起来,还连连拍掌,如同一个俗世小女孩一般。

  “你们刚才亲了么?我没看到,能不能再亲一次给我看看?”

  袁天生一跃而起,奔到夜轻寒和月彩屏面前,挠着头很难为情的说到,让月彩屏的笑声戛然而止。

  “小心,天生!”

  夜轻寒将袁天生一把拉入宁神静室,戒备地盯着月彩屏。因为夜轻寒刚才听得很清楚,月彩屏说得是‘袁天生你终于吃醋了……’。

  “夜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月彩屏在笑声戛然而止时,脸上厉色展现,待见到夜轻寒将袁天生拉入宁神静室后,月彩屏才又恢复成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月彩屏身上的戾气……”

  夜轻寒倒吸一口凉气,这月彩屏刚才脸上厉色闪过的时候,气息中展露的戾气,怕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都及不上。

  “我看你还是现身吧!”

  夜轻寒制住想要发问的袁天生,对月彩屏喝道。这月彩屏是为了袁天生而来,之前她所做的一切便都可以解释了。而月彩屏对夜轻寒作出的种种诱惑,都是为了刺激袁天生。

  所以这月彩屏每次诱惑夜轻寒的时候,都要等到在袁天生开始窥视二人的时候。

  “献身?献什么身?夜师兄,不是一直让彩屏自重么?怎的现在夜师兄要彩屏对你献身啊?”

  月彩屏一脸娇媚的用手指勾起一圈被微风吹起的发丝,一脸无辜地对夜轻寒说道。

  “够了,妖女,你根本不是月彩屏!你连续三晚来敲我房门,就是为了在我身上施展媚功。这种媚功不着痕迹,也不会在灵魂里种下印记,所以一般人根本难以察觉。但你万万想不到我今日去了藏书阁里,并搜寻到了记载你色还能上这种媚功的书籍。”

  夜轻寒的话将袁天生吓了一大跳,赶忙退后半步,将自己完全隐藏在夜轻寒身后:“妖女,我想你现在应该无话可说了。”

  “你是妖女?”

  袁天生在夜轻寒身后伸着脑袋,瞪大了眼睛对月彩屏难以置信的问道。

  “嘻嘻,夜师兄,你好聪明。不过奴家的确是月彩屏,如假包换的月彩屏,绝没有半点欺瞒。”

  正在夜轻寒猜测月彩屏这番话的真实意思时,月彩屏却捂着嘴轻笑起来,笑过后眼神奇妙地看向袁天生,问道:“天生哥哥,你仔细看看,你真的不认识奴家了?”

  “我认识你呀,你是月彩屏,不过我夜师弟说你是妖女,那你就肯定不是好人。”

  袁天生用手指撑起眼皮,吐着舌头,对月彩屏做了个鬼脸。

  “我知道了,你是月彩屏,但你不是怜星宫的弟子!”夜轻寒紧盯着月彩屏道:“我听星宗弟子交谈说过,前几日屠誊曾经外出过,想来就是在那时,你用媚功影响了屠誊,然后利用屠誊传功长老之孙的身份混入了星炎宗。”

  “你好聪明啊,轻寒弟弟,不过没有奖励。另外还要请你走开点,不要打搅我和天生弟弟叙旧好么?”

  月彩屏被夜轻寒窥破身份,对夜轻寒称呼再变,直接叫起了弟弟,并对夜轻寒轻轻挥着手,示意夜轻寒离开,好像在驱赶一只苍蝇一般。证明月彩屏的确和袁天生一样,是上个万古时代的老怪物。

  “难道这月彩屏和武莺莺一样,都是重新转世投胎之人,只是最近才找回了记忆?”

  只是不知这月彩屏经历了什么,夜轻寒虽然看不透月彩屏的法境,但从月彩屏之前展露的戾气来看,夜轻寒也并非完全不是这月彩屏的对手。夜轻寒这般猜想到。

  “谁要和你叙旧,我都不认识你?”

  袁天生突然又从夜轻寒背后伸出头,对着月彩屏说了一句,然后急急忙忙的把头缩回去,老老实实地躲在夜轻寒背后。

  “袁天生,你对我就这么绝情?”

  月彩屏身上的气息连同神情皆是一变再变,此时身上竟是透出冷厉的杀气,脸上的表情也满是愤恨,连夜轻寒都吓了一大跳。

  “月姑娘,你到底想做什么,不如直说吧。天生他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你和他说什么……”

  “闭嘴,天生是你叫的么?再说我和袁天生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小辈来插嘴,真是不知所谓!袁天生你说,你是不是真对我如此绝情?”

  夜轻寒本想告诉,月彩屏现在和袁天生说什么,都毫无意义。但却被月彩屏一声怒喝打断,夜轻寒才算看懂,这月彩屏根本就是个不能理会的疯子。

  “月姑娘,我和你说过了,天生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这个时候问他,只会让他给你一个更加绝情的答案。我不过你和他之间有过什么往事,但是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至少等到他恢复记忆的那天,你再来问他。”

  夜轻寒眉头紧蹙,月彩屏几欲疯狂的模样,吓得袁天生妈呀妈呀的大叫,要不是月彩屏堵在宁神静室门口,袁天生此刻怕是早不知道逃到何处去了。

  “聒噪!”

  月彩屏现在几欲疯狂,夜轻寒说什么都听不进心里,反而认为是夜轻寒的阻拦,让袁天生不能问答她的问题,怒斥一声后,玉手一翻便打向夜轻寒。

  夜轻寒看得清楚,月彩屏这一掌蕴含的法界伟力不多,夜轻寒能够模糊感应到,月彩屏也就是小成摘星的法境,但掌中却暗藏了让夜轻寒心惊的规则真意。

  更是让夜轻寒产生仿佛遇到了会‘虚空破灭’真意敌人的感觉,同时还带给了夜轻寒‘虚空破灭’真意,那种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的感觉。

  “虚空破灭!”

  夜轻寒自从领悟虚空破灭之后,还是头一次遇到自己从内心深处,就认定自己无法战胜的敌人,即使这个敌人,在自己曾经遇到过敌人当中,是无比弱小的敌人,夜轻寒也是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战胜。

  只能使出‘虚空破灭’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轻寒小弟弟,你好厉害,想吓死姐姐么?”

  月彩屏见到夜轻寒‘虚空破灭’,却是瞬间收敛了自身的杀气,向后一跃,也将自己的一掌收回,明显是不想与夜轻寒以伤换伤。

  但夜轻寒的‘虚空破灭’真意,却到不了月彩屏那般收发自如的地步,只能一掌打在空处,让夜轻寒无比难受。虽然夜轻寒并没有受伤,但体内的法界伟力已经消耗了九成九,在月彩屏面前成了待宰的羔羊。

  “夜师弟,你没事吧?”

  袁天生看见夜轻寒虚弱的模样,还以为夜轻寒受了伤,立马急切地问道。

  “天生哥哥,你的夜师弟没事,只是现在耗尽了体内的法界伟力而已。”

  夜轻寒还没回答,月彩屏就娇声笑了起来,将夜轻寒体内的状况说得一清二楚。

  夜轻寒无奈一笑,也没再做解释。这月彩屏还是夜轻寒头一次遇到能够在‘虚空破灭’真意的攻击下,躲避自如的老怪物,内心已经没了任何与之对敌的想法。

  “哦,没事就好。耗尽法界伟力是小事,要不了多久就能全部恢复了。”

  袁天生拍着夜轻寒肩头安慰,还不明白夜轻寒耗尽了法界伟力,到底意味着什么。

  “月彩屏,你竟敢潜入炎宗,真是胆大包天。”

  “嘻嘻,天生哥哥,奴家要走了,你可不要太想奴家哦!还有轻寒弟弟,你这次吓到姐姐了,姐姐要是再遇到你,一定会大力惩罚你的哟!”

  月彩屏听到这男声,面色微变,接着对夜轻寒和袁天生嘻嘻笑了一阵,便撕开一道空间之门,要遁入虚空之中。

  “想走!”

  一道普通至极的星火之力,从一扇空间之窗窜了出来,如同一条鞭子般抽向月彩屏容身的空间之门。这条星火之鞭虽然普通至极,但也霸道绝伦,连之前嚣张无比的月彩屏都忍不住勃然变色,不敢再进入空间之窗,遁入虚空。

  夜轻寒瞳孔一缩,这星火之鞭返璞归真的表现,使用者肯定是星炎宗大能。而且还曾经是炎宗的大能,才会有何武莺莺一样的星火之力。

  “倚鹤君,我不信你敢拦我。”

  月彩屏虽然勃然变色,脸上却没有丝毫慌张的神色,只是退开半步,望着虚空中的某处。

  而月彩屏口中的倚鹤君,从月彩屏所看的位置缓缓显出身形来,是个仙风道骨的男子,面容虽是一副俊逸青年的模样,但头发却是如雪的白色,梳理整齐地披着脑后。双目白仁黑瞳,瞳孔中仿佛蕴含了无数个法界在其中,玄奥无比。

  夜轻寒知道这是对星之法则领悟到极深境界的表现!

  “你走吧……”

  倚鹤君盯着月彩屏看了半天,最后却是收回了星火之力,让月彩屏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