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27 章 生桥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屠誊也不是完全不懂人心,至少还会出言安抚。”

  夜轻寒先前以为屠誊出身高贵,所以平日里的都是被旁人捧着,对于普通弟子想法不太理会。没想到还会打一巴掌给个红枣,用些恩威并施的手段。

  “只可惜这屠誊还是太蠢,他这些恩威并施的手段,应该是平日里从他祖父屠星长老那里学来的,却蠢到不会活学活用。”

  夜轻寒无奈摇摇头。

  一来闻见远并非是他屠誊的下属,能指挥得动闻见远,多半还是因为屠誊祖父的关系。用恩威并施的手段在闻见远身上,却是相当不合适。二来之前屠誊因恼怒,对闻见远直呼其名,下一句安抚人时,又对闻见远用敬称叫师兄,实在令人反感至极。

  在闻见远进入真幻桥,真幻桥开始缓缓演变,从一片虚浮的星力,变化成一座宽三丈的石质拱桥。上面有五个孔,中间为曲的孔是最大的孔,紧挨着是两个小孔,不过只有面盆大小,小孔旁边又是两个磨盘大小的中型孔洞。

  夜轻寒走上真幻桥,才发现桥下本该是一片白色烟雾的虚无,也在此刻化成了一条向下流动的河流。

  而一上到这真幻桥上,夜轻寒却是看不到闻见远的存在了。想来这应该是炼制真幻桥的星炎宗大能特意为之,就是让在真幻桥上历练的弟子互不影响。

  “识别生桥下经过的船只之上的人、牲畜、动物,将其中用幻之力幻化出来的生物,标记出来。答对八成以上,就能通过生桥。”

  一个意识声音在夜轻寒脑海中响起,这声音虽是人声,但却毫无感情,应该是炼制真幻桥的星炎宗大能,在炼制真幻桥的初期,就将解释规则的这句话一道炼制进了生桥当中。

  而这规则听起来简单,夜轻寒却没有丝毫大意,直到经过拱桥的船只开始出现,夜轻寒才知道真幻桥第一关的生桥,对于自己来说,的确是一道送分题。

  一艘载着十个人,一头牛,一头羊的船只缓缓驶来,夜轻寒直接用**之力分辨……

  任何生物都会有情绪,有情绪就会产生**,夜轻寒用**之力来分辨这十个人、一头牛和一头羊,却是再简单不过了,所以夜轻寒才会真幻桥第一关生桥,对于自己来说是一道送分题。

  夜轻寒将那头牛标记。

  当第二艘船出现,夜轻寒看得清楚,生桥下方曲孔的河水是凭空出现的,也就是说这些船只和船上的生物,都是被真幻桥从不知名的空间挪移而来。

  只是对于这些生物来说,他们经过生桥时,与他们所在的空间见到的景象是一模一样的,也不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任何不适,所以他们并不能察觉到自己被挪移到星炎宗来了。

  这第二艘船上,也是载着十个人,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只是其上的牲畜,变成了四只品种不同的狗。

  夜轻寒扫视一眼,便将船上一个妇人手中所抱的婴儿标记出来。那妇人因一场意外失去的幼子,所想得了癔病,手中抱着的婴儿,却是她通过自己儿子小时候的模样幻想出来。

  “旁边那个一脸悲切的男子,应该就是这妇人的丈夫了。”

  夜轻寒看着第二艘船从生桥下缓缓驶过,无奈摇头。这男子也和妇人一样经历了丧子之痛,却还要照顾得了癔病的妇人。人生十之**的不幸,都被这男子占得,也不知这男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载着不同人类和牲畜的船只,一艘艘从生桥下驶过,夜轻寒无一例外将其中是幻之力,幻化出来的生物一一标记出来。

  “光速!?”

  夜轻寒因为沉浸在识别这些生物中,对于船只驶过生桥的速度越来越快,也没在意。直到一艘船驶过生桥时,已经和身旁折射的光一样,夜轻寒才愕然反应过来,这些船搜过生桥的速度,已经达到了奥义尊行者穿梭虚空的速度。

  “这实在太夸张了!”

  这些船只川流不息,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到尽头,夜轻寒不敢有丝毫放松。

  怪不得在星炎宗历史上,没有任何弟子能够闯过真幻桥第七关。连第一关生桥在将驶过船只的速度,提升成光速后都难成这样,自然不会有逐月法境的弟子能够闯过真幻桥第七关。

  至于真幻桥第七关到底有多难,夜轻寒实在难以想象。

  夜轻寒也不知在生桥上辨识了多少真幻生物,一直到夜轻寒自己都觉得有些头昏眼花,船只才没有继续出现,夜轻寒才走到生桥的尽头,自动回到了真幻桥的桥头。

  “夜师兄,你总算下桥了。”

  而夜轻寒刚一下了生桥,耳边就响起了闻见远的声音。让夜轻寒禁不住疑惑起来,这闻见远也就是先自己一步上的真幻桥,怎么好像等了自己很长时间似的?难道这闻见远已经下了生桥很久了?

  “闻师兄,毕竟夜轻寒可是‘前途无量’的炎宗弟子,能够下得了生桥,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能不能通过真幻桥第一关生桥,反而并不重要。”

  夜轻寒不用看也知道这个讨人厌的声音,是屠誊发出来的。

  只是在桥头界碑处,不知何时来了一群星宗弟子,其中有二星弟子也有不少三星弟子,加起来大概有三十四人,三星弟子有将近二十个,是夜轻寒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三星弟子在此聚集。

  “想来这真幻桥,应该是这些三星弟子平日里除了领悟奥义,修行较多的地方。”

  夜轻寒这样猜测,在真幻桥聚集的三星弟子不是特别多,所以这真幻桥也应该不是大部分三星弟子主要修行的地方。在真幻桥上的十来个三星弟子,应该是在幻之法则比较有天赋的三星弟子了。

  这些星宗弟子,听到屠誊称赞夜轻寒‘前途无量’,不少都露出了嗤笑。他们笑的不是夜轻寒,而是炎宗。不过在笑完以后,都下意识离屠誊远了几步。

  毕竟嗤笑人是一回事,出言不逊嘲讽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闻师兄,等了很久了么?”

  夜轻寒自动过滤了屠誊的嘲笑,朝闻见远发问道。

  “是很久了,看到夜师兄一直站在生桥中央没动弹,还以为夜师兄遇到了困难。也不知道夜师兄你通没通过真幻桥第一关的生桥?”

  “应该是过了吧……”

  虽然要辨识船上的生物是真是幻,对于夜轻寒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在辨识之后,还有一个标记的程序,而且之后的船只驶过速度实在太快,已经到了光速,夜轻寒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在标记的程序上忙中出错。

  “应该……”屠誊又是一阵耻笑:“这真幻桥第一关能不能通过,都用个应该二字,你夜轻寒想要通过生桥怕是悬了!”

  屠誊一阵毫无顾忌的耻笑,却是让不少星宗弟子,再次远离了屠誊一段距离。等屠誊说完以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顿时脸色难看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既然如此,那你我等着真幻桥的评分出来了,就可以进入真幻桥第二关死桥了。”

  “还有评分么?”

  夜轻寒一挑眉,真幻桥的意识声音却是没有说过,还有评分这件事,也不知道这真幻桥的评分是怎样评的。

  不过夜轻寒一想到,自己和屠誊比的是,看谁能在真幻桥上闯的关更多,也就懒得理会这真幻桥的评分了。毕竟对夜轻寒和屠誊的赌约毫无影响。

  实则夜轻寒对真幻桥的认知,都是来自同样对真幻桥一知半解的武莺莺,自然不会知道闯过真幻桥每一关的评分,对于他这种和屠誊有赌约的闯关者是相当重要的。

  若是夜轻寒和闻见远都没闯过真幻桥第二关,止步于第一关生桥,那么第一关生桥的评分,就是夜轻寒和闻见远胜负的关键。

  而天公地道伞对于真幻桥的约战也经历了不少,对于真幻桥的评分也是认同的。在其中一方获得胜利后,天公地道伞就会将彩头自动传送给胜利的一方。

  “哈哈,夜轻寒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连真幻桥会评分的规则都没弄清楚,就敢来参加约战,实在让人贻笑大方。不怕告诉你,若是你们都止步于同一关,那之前评分高的人就会获得胜利!”

  屠誊本来已经决定闭口不言,见到夜轻寒连真幻桥的规则都没弄清楚,就敢来和自己对赌,便忍不住再次对夜轻寒耻笑起来。不过在身旁的星宗弟子,又悄然挪动了几步,离屠誊更远了些,屠誊的笑声便戛然而止了。

  “我虽然没有闯过真幻桥,但就凭你从真幻桥下来的速度,就可以判定第一关生桥的评分,你肯定比闻师兄低很多。”

  这样一来,屠誊对夜轻寒更是暗恨,便开始破罐子破摔,继续对夜轻寒嘲讽起来。

  “你……”

  夜轻寒本来想对屠誊反唇相讥,但一看屠誊现在的神情,就知道屠誊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若是对屠誊反唇相讥,反而会让屠誊更加得意,夜轻寒便懒得再搭理屠誊了。

  这时真幻桥对闻见远的评分,也出来了是个‘良’字。

  这‘良’字有面盆大小,右下角写上了闻见远的名字。与此同时,在桥头界碑上出现了‘闻见远,生桥,良’六个字,一闪即逝,仿佛是已经记录在石头界碑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