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29 章 幻桥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以假乱真的程度,别说是凡俗生命,就说精神修为稍弱的奥义境修行者,恐怕都会在这死桥上,被活活吓死。怪不得将死桥,果然名不虚传。”

  夜轻寒再次感叹。

  夜轻寒强忍着那无比真实的火焰侵蚀和烧灼感,开始寻找起那丝真实火焰的存在。

  死桥上的火焰多如牛毛,整整是一片火焰群,而真实的火焰只有一丝,想要将其找出来,可谓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

  夜轻寒在死桥上辨识良久,也没将那真实的火焰找出来,迫不得已夜轻寒唤出情石的力量帮助自己。

  对于非生灵**的控制,夜轻寒早就已经能够找到,但有了情石这件奇物的帮助,夜轻寒的搜查范围却是立时扩大了许多,而且辨识的力量也更强了。

  “咦,那里!”

  在情石的帮助下,夜轻寒瞬时便发现了一丝火焰的不同寻常。

  那丝火焰给夜轻寒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很明显这丝火焰是知道身周这些虚幻火焰存在的。而它又能感觉出自己才是这片火焰群里最重要的,所以才会让夜轻寒觉得它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想跑!”

  夜轻寒在找到这丝火焰存在后,便想要过去将它擒住,却发现这丝火焰居然还能自己逃离,让夜轻寒大吃一惊。

  不过这丝火焰再怎么逃,也只能在死桥的范围躲闪夜轻寒的追击,所以夜轻寒在不到一个呼吸间,便将这丝火焰抓住了。

  “嗯?”

  等夜轻寒将这丝火焰一把熄灭后,整座死桥上的火焰便瞬间消失不见了,而由船板拼接成的死桥,也不知为何开始莫名摇晃起来。

  “难道说辨识真实的火焰,太过于简单,所以在死桥上的考核还没完?”

  夜轻寒这般想着,却发现死桥的船板除了摇晃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异象,夜轻寒便尝试着朝桥尾走去,结果一路有惊无险地走到桥尾,夜轻寒才知道死桥的船板摇晃,是在模拟真实的浮桥在江河上的摇晃。

  “夜轻寒闯过死桥了!”

  “这么快!?”

  夜轻寒走到死桥桥尾,便自动回到了真幻桥的桥头。引起了众多星宗弟子的一阵阵惊呼。

  “在死桥上是要辨识……这夜轻寒怎么可能那么快就闯过死桥了?”

  黄师兄本来有些口不择言说出死桥的考核过程,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止,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不过他心里却知道要在数亿万的火焰群里,找出一丝真实的火焰,死桥的闯关难度却比第一关生桥难多了。

  “居然比闻见远先出来了?!”

  屠誊看着夜轻寒的面色阴晴不定,若是按照第一关生桥的经验来说,先出来的不一定能笑到最后。但屠誊并未修行过幻之法则,也从来没有闯过真幻桥,所以闯第二关死桥是出来的早好,还是出来的晚好,屠誊并不能确定。

  “第一关生桥考核的是在真实中,辨识虚幻。第二关死桥考核的是在虚幻中,辨识真实。不知道这第三关幻桥是要考核是什么?”

  夜轻寒看到闻见远在死桥上,面色痛苦地来回踱步。显然那在死桥上的火焰,已经影响到闻见远的心神。一转头,夜轻寒又见到屠誊眼神恨恨的在盯着自己,不由哑然失笑。

  “快看,闻见远终于出来了。”

  “是啊,他比夜轻寒晚出来将近一个时辰,这第二关死桥多半又要输在夜轻寒手里。”

  两个星宗二星弟子,见到闻见远回到桥头,脚步还有些跌跌撞撞的虚浮,顿时不顾一旁面色不虞的屠誊讨论起来。

  “你们两个知道些什么,闻见远闯过死桥的速度,虽然不算快,但在我们这些闯过死桥的弟子里,已经算是很正常的速度了。”

  “对,闻见远闯过死桥的速度还可以不算慢,要怪也只能怪夜轻寒闯过死桥的速度,实在太变态了。”

  两个曾经闯过真幻桥第二关死桥的星宗三星弟子,对那两个星宗二星弟子呵斥道。

  “我刚才听说屠誊和夜轻寒赌了二十万星炎值,看来又得打水漂了。”

  “是啊,我听说之前这屠誊早在蓝图殿里,就曾经输了十五万星炎值给夜轻寒。之后想找夜轻寒报复,再找来闻见远出手和夜轻寒对赌。不过现在一看,夜轻寒真是屠誊命中的克星。”

  两个被呵斥的星宗二星弟子,被两个星宗三星弟子呵斥了却毫不在意,说起屠誊来,却是嘴下不留情,句句如刀,说得屠誊直想将这两个星宗二星弟子的真灵捏碎而死。

  “现在评定胜负还太早,之前你们也是这样恭维闻见远的,没料到夜轻寒下了生桥后,闻见远会输给夜轻寒。现在你们的定论又下得这么早,不怕到时候被打脸么?”

  屠誊认识刚才说话的四人,不管是两个星宗三星弟子,还是两个星宗二星弟子,都是一个与屠誊祖父不对付的传功长老的弟子。

  那两个星宗三星弟子表面上是在嘲讽两个星宗二星弟子,实际上却是为了让两个星宗二星弟子,引出下面嘲讽屠誊的话。所以屠誊没有接那两个二星弟子的话头,将他们之前被打脸的事情说出来,反唇相讥。

  “不怕不怕,有些闯过真幻桥第二关死桥的师兄告诉我们,一定是先过桥的夜轻寒会赢。所以这次我们是不怕被打脸的。”

  “就是打脸又怎么样,只要能让某位大能后裔心里不舒服,被打打脸也无妨啊。只当是和这位大能后裔心里的不舒服打平了就是。”

  “哈哈,康师兄说得是……”

  两个星宗二星弟子一唱一和,说得屠誊暴跳如雷,同时心头那不好的预感也越发强烈:“难道真如那两个混蛋所说,先行过死桥的人会是赢家?”

  “是啊,这死桥一关应该又是闻见远输了。”

  “死桥和生桥不一样,生桥上的船只是一艘艘出现的,行驶速度从慢到快都是恒定的。所以先过桥的不一定就是赢家。但第二关死桥上的火焰,都是一上死桥就能全部看到。所以先过死桥的夜轻寒,一定是这一关的赢家。”

  “当然也不排除夜轻寒在死桥这一关的运气极好,很可能一上桥就遇到那真实的火焰在夜轻寒的身边,所以夜轻寒才能这么快闯过死桥。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何夜轻寒会在第一关生桥耽搁那么长的时间,却是让我有些想不通。”

  几个曾经闯过死桥的星宗三星弟子,相互之间传音讨论倒是无碍,只是不能告知那些还未曾进入过星宗弟子而已。

  “夜轻寒,死桥,优。”

  真幻桥直接告知夜轻寒的评分结果,一众星宗弟子是看不见的,只有在桥头界碑隐现的刹那,才会被众人看见。

  屠誊见到夜轻寒在死桥的评分也是优,心头已经有些绝望起来。看着闻见远的眼神中,也带上了些许恨意。

  “只要自己走比夜轻寒过的桥更多,那不管夜轻寒在生桥、死桥的评分有多高,那赢的人都只会是自己。”

  倒是闻见远自己虽然看到夜轻寒在死桥的评分也是优,心头已经有些丧气,但还是勉励自己和夜轻寒赌的是谁能在真幻桥走的更远。只要自己还能继续过桥,就不算完。

  “闻见远,死桥,良。”

  没过几个呼吸,真幻桥对闻见远的评分在石头界碑上一闪即逝。

  其实夜轻寒不去看那石头界碑,也能从闻见远面如死灰的神情上,看出闻见远的评分是不如自己的。不过看到闻见远面如死灰瞬间消失,也知道闻见远已经调整过来了。

  “夜师兄,这次还是你先请吧。”

  闻见远一摆手,示意让夜轻寒先行上真幻桥。

  闻见远闯过死桥的时间比夜轻寒,多花了很多时间。若是评分比夜轻寒高也就罢了,只是在生桥和死桥,都比夜轻寒的评分低,就让闻见远很是尴尬了。

  所以第三关幻桥,闻见远反而让夜轻寒先行,若是再出现夜轻寒比闻见远先行闯过幻桥,又比闻见远评分高的话。那么闻见远就可以夜轻寒比自己先行上桥,来缓解尴尬了。

  “嗯。”

  连续两个关卡,闻见远的评分都比自己低,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有些卖乖的嫌疑。所以夜轻寒只是答应了一声,便朝真幻桥上走去。

  ‘哗啦啦’!

  真幻桥再次发生变化……

  从由船板拼接而成的浮桥,变化成一座宽数十丈的跨海大桥,桥的两岸有数条铁索拉着。只是这铁索不是用来固定这跨海大桥的,只是为了将跨海大桥拉成一个横直的平面,真正支撑这跨海大桥的是桥下,那一根根直径超过三丈的巨型桥墩。

  “幻桥?”

  这跨海大桥就是真幻桥第三关幻桥!

  光是这幻桥的名字,夜轻寒就知道不简单。毕竟占了真幻桥里的一个幻字,而且最重要的是第一关生桥是考核的从真实中辨识虚幻,第二关死桥考核的是从虚幻中辨识真实。

  真假辨识都考核过了,那这第三关幻桥的考核,自然要复杂许多。

  “闻见远,这真幻桥第三关的幻桥,你许胜不许败。”

  闻见远已经看到真幻桥变化成幻桥的样子,而夜轻寒站在桥上正在观望,闻见远也在桥头看不到幻桥上的变化,便迈步朝幻桥上走去。还未上到幻桥,耳边就传来了屠誊威胁的话语,让闻见远异常恼怒。

  此时不同于之前,桥头已经有许多星宗弟子聚集,屠誊还说话这么不客气,全然是没把闻见远放在眼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