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35 章 东霜山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像星炎宗这样的大宗派,一般在宗派内都不布置传送法阵的。毕竟传送法阵虽然好用,但也有不小的漏洞。

  要是被敌人抓住漏洞,直接攻入宗派内部,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夜轻寒三人一路下山,从山下小镇飞行到星炎城的传送广场,再从传送广场直接传送到东霜山附近的。

  当然事非绝对,也有宗派敢在自己的大本营布置传送法阵的。不过这样的宗派除了那些依靠传送法阵盈利的小门小户以外,就只有真正的庞然大物才敢这样做了。

  ……

  东霜山地界。

  夜轻寒三人传送到东霜山地界,却是转了三次传送法阵,总共两天时间,才来到冬霜城。然后出了冬霜城,一路朝东霜山穿梭过去。

  若是夜轻寒三人乘坐大挪移传送法阵,只需转一次,花去半天时间就能抵达冬霜城了。但像星炎宗这样摊派的差事,完成以后只有本来的奖励,途中所花费的所有时空币,都是由自己承担的。

  而雷觉在询问夜轻寒和马成亮的师承后,觉得二人都不如自己,在下了星炎山后,便一直以师兄的派头自居,处处一马当先,不管做什么都是雷觉在带头。

  这雷觉的自我感觉良好,夜轻寒虽然不耐,但二人明里暗里都没有撕破脸皮,夜轻寒也就懒得去理会雷觉。反正就当这雷觉是自己的管家仆从一般,在替自己和马成亮打理好一切。

  “二位师兄,前面就是东霜山了。上山之后,越往上走越是冷。这冷是由霜寒天晶造成,就是我们奥义境修行者都难以抵挡。要是有防护性铠甲法宝,二位师兄还是及早穿上才行。”

  雷觉当先钻出虚空,带着夜轻寒和马成亮,降临在一条黄沙大道上,接着对夜轻寒和马成亮卖弄道。

  夜轻寒环顾四周,正前方是一座丛字形山脉,完全被冰雪覆盖,而且这山峰上方冰雪已经结晶,显然山峰上方的温度比山下还要低许多。

  “怪不得霜寒天晶这样炼器、炼制法宝的天材地宝,也没有哪个宗派来霸占。原来开采这霜寒天晶是这么辛苦的一件工作,怕是星炎宗将这东霜山占领了,也没有哪个弟子愿意来东霜山镇守。”

  夜轻寒猜得没错,历史上星炎宗的确和东霜山有不小渊源,也曾经占领过这东霜山。只是后来没有任何弟子愿意来这东霜山镇守,才会将这东霜山放弃的。几经辗转后,落在一个小家族手里,都天星域所有大小宗派都默认了。

  毕竟他们这些个宗派,若是需要霜寒天晶,这小家族也不敢收取高价,出售的价格利润微薄,所以这些个宗派才会默认让这个小家族占领东霜山、拥有霜寒天晶的开采权。

  若是有人想要谋夺东霜山,这些个宗派还会联合起来,收拾这个想要谋夺东霜山的人。之后,再一起欺压这个占领了东霜山的小家族。

  “我修行到奥义境,已经耗费了家族大半生积累的财富。若是不到奥义法境的法宝我还有,但这防御类的奥义法宝我却是没有了。只能现在炼制几件御寒的法衣穿在身上。”

  马成亮苦笑着一摊手,夜轻寒突然明悟,怪不得马成亮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为人行事谨慎,原来却是修行到如今花去了家族大半生积累的财富,身上所背负的责任实在太多了。

  三千维度时空像马成亮这样的奥义境修行者还是有不少,举整个家族或是整个种族之力,供养出一个奥义境修行者。但日后不管是家族里任何人找到这个奥义境修行者,这个奥义境修行者都得无条件的帮助家族里的人。

  夜轻寒也是了解马成亮这样情况的,若是不小心谨慎一点,答应了家族自己做不了的事,那可能会被家族里的人烦死,日夜骂你忘恩负义。

  “那怎么可以?在东霜山上采集霜寒天晶的工人,就是穿几件法衣在身上抵御严寒。我们身为星炎宗的弟子,来到东霜山就是代表星炎宗的上使,怎么可能和东霜山的工人穿的一样。”

  雷觉一摊手,手上出现一先驱法宝,是一件暗金色的铠甲,递给了马成亮道:“来,马师兄,我这里有一件驱明宝甲,你先拿着穿上。”

  “这怎么可以,雷师兄,要是我穿了,你怎么办?”

  马成亮搓着手,神情惶然,本来听到雷觉说东霜山的工人,都和自己穿的一样,有些暗恼雷觉。没料到下一刻,雷觉会将驱明宝甲借给自己,让马成亮颇为自惭形秽,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之腹了。

  “拿着,马师兄!”

  雷觉硬将驱明铠甲塞给马成亮,故作生气道:“让你拿着就拿着,客气什么。”

  “那就多谢了,雷师兄。”

  马成亮对雷觉感激涕零,夜轻寒看着雷觉的动作,却是觉得有些好笑,他可不相信雷觉会有这么好心。

  “不用谢我,大家都是星炎宗弟子,应该守望相助才对。大前日下山之前,师尊他老人家才赐予我一件摘星法境的防护性法宝,名叫脊鳍神甲,不仅水火不侵,还能一定的程度防御灵魂攻击,抵御这点严寒自然不在话下。”

  雷觉身躯一抖,体表显现出一件铠甲,通体呈银白色,其上有紫红相间的星力光圈点缀,胸口正中有一护心镜,护心镜上印刻了一尊脊鳍法则神兽,看起来霸气非常。

  身着驱明宝甲的马成亮,站在穿着脊鳍神甲的雷觉身旁,真就如同东霜山的苦力工人一般,让马成亮脸上感激涕零的神情瞬时消失。

  “哈哈……”

  夜轻寒见此情形,一时忍不住笑了出来。雷觉借给马成亮的驱明铠甲,虽然是件先驱法宝,但看起来斑驳不堪,其上的暗金色金漆都有些脱落,显然这件驱明铠甲的大限快要到了。

  虽然驱明铠甲的外表可以用法界伟力暂时掩盖,但在奥义境修行者这点掩盖,却是没什么效果。这样一来,马成亮自然变得颇为滑稽,站在雷觉身旁就如同在衬托雷觉一样。

  “算了,有好过没有吧,总比自己穿上几件法衣上东霜山强。”

  马成亮这般想着,却是看到不知为何发笑的夜轻寒,立时想到夜轻寒的出身还不如自己,肯定也没有防御铠甲,便对雷觉问道:“雷师兄,不知你还有没有多的防御铠甲?要是有的话,可以再借给夜师兄一件。”

  “确实没有了。”

  雷觉无奈一摊手,对夜轻寒歉然道:“要不是下山前师尊赐下一件脊鳍神甲,我连马师兄身上那件驱明铠甲都借不出去,实在是抱歉了,夜师兄。还得麻烦你自己炼制几件法衣,披在身上御寒。”

  “要是夜师兄觉得穿几件法衣在身上,不好意思上山的话,可以到冬霜城等我们。”顿了顿,这雷觉又叹气道:“等我们将十万方霜寒天晶全部拿到以后,就一起返回星炎宗。回去以后,我们二人绝不会说夜师兄你没上山的。”

  “这样也行,要不夜师兄你就到冬霜城去等我们吧?毕竟上去东霜山可是件苦差事……”

  马成亮和夜轻寒都曾在龙鱼池书写过自己的生平,知道夜轻寒是土著法界,害怕夜轻寒内心敏感,穿着法衣上东霜山会被人看不起,继而会勃然大怒,做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所以颇为担忧地对夜轻寒安抚道。

  “无妨!”

  夜轻寒摆摆手,知道马成亮是真关心自己,但雷觉眼中却是暗藏着几分戏谑,夜轻寒猜测雷觉可能手头还有防御铠甲,但不肯借给自己。

  另外的可能就是雷觉的确只有两件防御铠甲,但因为夜轻寒是炎宗弟子,雷觉认为大家已经不是一路人,才将防御铠甲给马成亮,而不给夜轻寒的。

  “夜师兄,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是穿几件法衣在身上,去到东霜山,丢人的可不止是你,还是我们整个星炎宗呀。”

  雷觉见夜轻寒似乎要执意上东霜山,内心才开始焦急起来,发自肺腑地规劝起夜轻寒。

  因为雷觉刚刚才想到,夜轻寒跟自己同为星炎宗弟子,要是夜轻寒穿几件法衣上东霜山,丢人的不仅是夜轻寒,连自己这个同为星炎宗的弟子,也会跟着一起丢人。

  这个时候,雷觉只恨自己为什么手头没多一件防御铠甲,要是有的话,就可以借给夜轻寒这个土著法界出生,没有防御铠甲还执意要上东霜山的愣头青了。

  “无妨,我不穿法衣上东霜山就是了。”

  “那怎么可以!我听人说过,这霜寒天晶的严寒,连奥义开道者不着防御铠甲都难以抵抗。只有三千奥义融为一炉的奥义掌控者,才能不被霜寒天晶消耗完体内的法界伟力。”

  夜轻寒淡笑着摆手,却是连马成亮都焦急起来,“要是夜师兄你就这样上东霜山,要不了几天时间,就会被霜寒天晶消耗完法界伟力的。”

  “不会的,马师兄,你忘了我还有天火么?”

  夜轻寒指尖冒出一丝天火,让马成亮接下来的话胎死腹中。

  “对呀,我倒是忘了夜师兄你掌握着天火了。这天火正是霜寒天晶的克星,怪不得夜师兄连法衣都不穿,就敢上东霜山,有天火替夜师兄抵御严寒,又哪里还需要什么防御铠甲和法衣,哈哈……”

  马成亮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