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40章 七日之期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时间过去了七天,今天就是夜轻寒和雏日中约定的三十万方霜寒天晶提取时间。

  夜轻寒一直待在雏家堡中,不曾外出过。前日傍晚雏日中还曾经来过夜轻寒的堡垒,告知夜轻寒三十万方霜寒天晶已经准备就绪,只待连夜点清以后,夜轻寒就可以带着这三十万方霜寒天晶回星炎宗了。

  而前六日时间里,朱午子、朱丑子、朱寅子每天变着法找雷觉切磋。根本不管雷觉同不同意,先以三敌一,将雷觉打得半死,再分别拿雷觉来练剑招。

  导致每日雷觉的肉身都遭到重创,灵魂也受到不小的损伤。搞得雷觉都想要逃跑了。只是一逃跑,不管是下山的路还是虚空中,都有朱午子三人在把守,让雷觉无所遁逃。

  幸好在太阳落山以外,朱午子三人都会放雷觉回暂居的堡垒休养,等到第二日再将雷觉硬抓来‘切磋’。让雷觉每次回暂居的堡垒时,路过夜轻寒的堡垒,眼神中都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这样的日子连续过了三四日,雷觉白天被朱午子三人硬抓去‘切磋’,晚上回堡垒恢复法界伟力,修复肉身、灵魂的伤势。到得第四日时,雷觉竟发现自己‘移星换斗神功’第一层竟隐隐有小成的迹象,连肉身也比之从前坚硬了许多。

  让雷觉再次经过夜轻寒的堡垒,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

  第七日,天刚刚蒙蒙亮,一个小心谨慎地人影就朝东霜山下走去。

  堡垒中,盘膝而坐的夜轻寒微微一笑,同时也察觉到朱午子三人已经发现了正在往山下逃的雷觉,便没再过多关注。不像雷觉一次逃下山的时候,夜轻寒还故意传音给朱午子三人,让朱午子三人去拦截雷觉。

  雷觉在被朱午子三人‘切磋’以后,等一夜过后恢复了伤势,便钻入虚空要离开东霜山,只等提取霜寒天晶再回东霜山。

  但雷觉一钻入虚空,才发现朱午子三人个个抱臂冷笑,在虚空中等着自己。雷觉这才知道朱午子三人这是不肯放过自己。严格说起来,第三日早晨雷觉偷偷朝山下遁去,才是真正的出逃。第二日早晨雷觉钻入虚空那次,只能算是离开。

  因为钻入虚空这次,雷觉想的只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而不是想着要逃离。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被朱午子三人抓住。

  “想来雷觉知道今日是提取三十万方霜寒天晶的日子,朱午子三人一定会抓住这最后一天的机会,用很多手段来和自己‘切磋’,所以雷觉才会急着下山躲避。”

  这个时候,雷觉已经被朱午子三人堵住,面色惊慌的雷觉‘咻’地一下钻入了地底,想要施展土遁法逃离。朱午子三人带着戏谑的笑容,跟着雷觉钻入了地底。

  夜轻寒也懒得管这雷觉逃到哪里去,继续闭目修行,一边等着雏日中通知自己去提取那三十万方霜寒天晶。

  若是三十万方霜寒天晶没有凑齐,夜轻寒拿着提取令先提十万方霜寒天晶回星炎宗。那回到星炎宗以后,夜轻寒一定会被执事殿惩戒。惩戒自然没有重罚那么严重,但说不定就会让夜轻寒失去参加宗派大比的资格。

  但若是现在,三十万方霜寒天晶已经凑齐,夜轻寒和马成亮一人提取十万方霜寒天晶回到星炎宗。而雷觉并没有跟着提取十万方霜寒天晶回去星炎宗,那应该受执事殿惩戒的人,就只是雷觉一人而已。

  但一直到太阳落山,夜轻寒都没有等待雏日中的消息。

  夜轻寒又不好在雏家堡肆无忌惮地搜寻雏日中的踪迹,便通知堡垒外侍奉的雏家堡人去禀告自己想要求见雏日中。

  这一等便是两个时辰过去,雏家堡中已经完全到了黑夜,这雏家堡人雏奉才气喘吁吁回来向夜轻寒禀报,在整个雏家堡都没找到自己的堡主雏日中。

  夜轻寒看得出雏奉本身的修为虽然很薄弱,但也有一定的修行基础。这般气喘吁吁地模样却是故意做戏给自己看。

  但雏日中不再雏家堡中的消息,这雏奉是绝对不敢编造出来诓骗自己的。想到这里,夜轻寒便追根溯源查看了雏奉这两个时辰里身上所发生的事。

  结果发现,这雏奉在发现雏日中不在雏家堡后,便通知不少了雏家堡人一起寻找雏日中的踪迹,自己也的确是在用心寻找。

  只是在找了一个半时辰后,这雏奉就开始有些懒散起来,虽然还是在寻找雏日中,但已经是处于一种出工不出力的状态了。而且这个时候的雏奉,一边寻找雏日中的踪迹,还一边在暗骂雏日中和夜轻寒。

  夜轻寒当然不会和雏奉这个一般计较,这雏奉显然是知道一些规矩的,就如同夜轻寒不敢随意提起法则大能的名字一般,这雏奉在暗骂夜轻寒和雏日中的时候,都没有直呼其名。

  所以夜轻寒要是因为这点和雏奉计较的话,落人口实的肯定会是夜轻寒。

  “夜师兄,雷师兄到现在还没回来,你可知道他的下落?”

  夜轻寒刚挥手示意让雏奉离开,马成亮便来到夜轻寒的堡垒中。

  夜轻寒那日在雏家堡南首的态度,让马成亮大概猜到雷觉连日来的遭遇,应该是与夜轻寒有关的。而雷觉每日回到在雏家堡的暂居地,都是一副深受重创的样子,虽然马成亮还在责怪雷觉对夜轻寒的‘冒失’,但马成亮心中早就心软了。

  等今日已经过了深夜,超过傍晚几个时辰,雷觉都还没有如往日一样被点朱派的弟子放回来,马成亮就开始担心起雷觉来,特意跑到夜轻寒房中来问询雷觉的下落。

  “雷觉还没有回来?”

  夜轻寒越是颇为诧异,难道是朱午子三人戏弄雷觉太安逸,不舍得将雷觉放回来?

  “夜师兄,怎么了你这是?”

  这般想着,夜轻寒便对朱辰子传音,只是在下一刻,夜轻寒就腾地站了起来,神色惊疑,马成亮忍不住对夜轻寒发问。

  “大事不妙了!”

  夜轻寒深吸口气,神色凝重地对马成亮说道。

  原来夜轻寒在向朱辰子传音问询后,发现不仅是雷觉没回来,连朱午子三人也不见了踪影。接着二人一番搜寻,却是发现雷觉、朱午子三人都消失不见,在东霜山找不到半点存在过的痕迹。

  “这的确是大事不妙了!”

  马成亮在听完夜轻寒的话后,虽然对整件事透露出的怪异有些想不明白,但也知道在整个雏家堡,加上雏日中就有五个奥义尊行者失踪了,这绝非寻常!

  “查我!”

  这个时候神色冷厉的朱辰子也来到夜轻寒堡垒中,身躯一抖,眉心处掉落一柄细如发丝的袖珍小剑,接着由小化大,变为一柄罩着古朴剑鞘的三尺长剑,直接没入了地底。

  “不用了,你来查验我与朱午子、朱丑子、朱寅子的因果吧!”

  夜轻寒不用细查,也知道朱辰子从眉心抖落的这柄长剑,实则是一股剑道规则真意,应该是朱辰子的本命剑道,若是朱辰子将来若有机缘开创剑之法则,这柄长剑就是朱辰子的依仗。

  而朱辰子将这本命剑道插入地底,也是因为夜轻寒和朱辰子实力相若。双方又不是修行因果法则的奥义境修行者,若是对方有心隐瞒,另一方却是查验不出什么因果。

  只有朱辰子将本命剑道取出体外,夜轻寒才能将朱辰子身上的因果完全探查清楚。

  不过朱辰子这番作态,夜轻寒却是知道这绝不是朱辰子要表示自己的清白。而是朱辰子这样性格的人,不会直接说自己怀疑夜轻寒放不下被朱午子三人嘲笑,而对朱午子三人下手,导致朱午子三人失踪。

  所以要让夜轻寒先查验自己,再查验夜轻寒和自己三个师弟的失踪有没有关系。这样便相当于朱辰子未曾欺压夜轻寒,大家互相查验,也非常公平。

  而夜轻寒却知道雷觉的失踪绝对和朱辰子没关系,就是有关系,也是朱辰子堂而皇之地将雷觉用剑斩杀,而不是下作地将雷觉弄失踪。所以夜轻寒很是光棍地让朱辰子查验自己与朱午子三人的因果,而没有去查验朱辰子。

  “好。”

  朱辰子见到夜轻寒的作态,却没有放松警惕,径直开始探查起夜轻寒与朱午子三人的因果关系,让夜轻寒禁不住苦笑起来,而一旁的马成亮面色愤愤,觉得朱辰子是仗着自己是四星弟子的实力,才硬要查探夜师兄身上的因果的。

  而夜轻寒没有查探朱辰子的因果,却是被马成亮误认为夜轻寒自认实力不如朱辰子,所以不敢探查朱辰子的因果。

  “我跟你。”

  等到发现夜轻寒和朱午子三人的失踪,并没有任何关联后,朱午子便朝堡垒外走去。但刚到堡垒门口,这朱辰子却是突然停止脚步,接着转身回来,对夜轻寒道了这么一句,便在地台上盘膝而坐,静静地看着夜轻寒。

  看得马成亮这个老实人直翻白眼,之前还要查验夜师兄的身上的因果,下一刻又死皮赖脸地非要跟着夜师兄,果然这点朱派的四个弟子都是这般无赖。

  朱午子、朱丑子、朱寅子曾经对夜轻寒不留情面地嘲讽,连日来又一直重创雷觉,马成亮自然不会认为朱午子三人会是好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