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1章 大?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之后第二场到第六场的比赛,都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倒是夜轻寒身周的二星弟子,连同武莺莺在内,皆是看得津津有味。

  一直到第七场的比赛,才又再次出现了武莺莺所说的有机会争得前十名次的弟子。

  王宏对一个名为大?的异族生命!

  “咦!”

  武莺莺奇道:“这一场比赛好看了,王宏是领悟了规则真意的存在,而那大?是法则神兽的后裔,是我们星炎宗硕果仅存的几个异族生命。也是宗派里的大能抹不开这大?父亲的颜面,才会将大?收入宗派的。”

  “照这么说来,那这一场比赛还真是势均力敌,应该相当精彩。”

  夜轻寒知道一般法则神兽的后裔,多半会有天赋传承。根据法则神兽血统的等级之分,这天赋传承也是各有差别。

  低等级法则神兽的天赋传承,威能就如同下等规则真意。高等级法则神兽的天赋传承,威能却如同上等规则真意,个中差别极大,甚至有的法则神兽后裔,还会有好几门天赋传承,所以才能以一己之力敌几个人族奥义修行者。

  登天台上,王宏也是面色凝重,没料到自己一登场就遇到这么难啃的骨头。

  大?形势法则神兽金翅鹫鸟,只是长着一张鸭子的嘴,体表也没有羽毛,全身类似鱼身上鳞片一般的鳞甲。在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登天台上空后,大?也跃上了登天台,对着王宏发出桀桀怪笑,只是做不到人族那般咧嘴怪笑。

  转眼间,二人就凝聚了自身的奥义傀儡,在登天台上闪转腾挪。

  “这王宏倒是鬼精鬼精的,在登天台上和大?斗身法。虽然这大?的身法也算灵活,但在登天台上,却被王宏戏耍得团团转。”

  武莺莺抚掌笑了起来,“这大?也是真够蠢的,和王宏斗身法,不是自讨没趣么?”

  “呵呵……”

  夜轻寒淡然一笑,倒是看出这大?是在故意藏拙。

  身周看得龇牙咧嘴、连连叫好的二星弟子,都和武莺莺一样,认为此战王宏必胜。夜轻寒却看到每次王宏在戏耍了大?后,想要将大?一举轰下登天台时,却每次都恰巧被大?躲过了。

  而大?每次躲过王宏的攻击时,看起来都是险之又险。也正是这险之又险的动作,才能看得出登天台上真正戏耍对方的人是大?,而不是王宏。

  只有身法比敌人高出起码两个层次,才能达到大?这般戏耍对方的效果。

  “大冥神掌!”

  或许是缠斗久了,王宏有些不耐烦,祭出自己的杀招,让登天台上阴风阵阵,鬼影重重,一掌一掌朝大?劈去,也让登天台变得越发幽暗起来,不止是视觉上的幽暗,连登天台下的二星弟子用奥义法识去分辨,也是模糊不清,让人难以分辨王宏劈出的哪一掌,才是真正的大冥神掌。

  “王宏的这大冥神掌,原本脱胎于他师尊的一门大冥神王刀法,只是在登天台不能使用奥义法宝,才会化为大冥神掌,在登天台上使用的。”

  武莺莺对夜轻寒低声说道:“不过这王宏的大冥神掌,练得可不怎么样。别的不说,就说这王宏打出的每一掌,都似大冥神王刀那般刀刀劈出,就知道这大冥神掌,王宏是只得其形未得其神了。”

  “他师尊是谁?”

  武莺莺传音说了一个名字,夜轻寒立时知晓,不仅在心头暗道:在星炎宗有根脚的二星弟子,的确是胜过没有根脚无数倍。要是自己没有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获得了星空巨兽?的传承,那绝对不会是王宏这些领悟了规则真意的二星弟子的对手。

  至于天火的威力虽强,但比起规则真意的威能,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据夜轻寒揣测,或许只有找到大批龙吟石,让天火融合所谓的‘石之金’,才能让天火的威力,达到规则真意的强度。

  到那时,夜轻寒才是真正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星筹真意!”

  大?厉笑一声,不退反进,冲入王宏的大冥神掌范围内。

  听到大?喊出自己大冥神掌中暗藏的星筹真意,顿时让王宏的脸色一变。更是接连数掌都劈空,让大?轻松如意的欺近到王宏面前。在登天台下的一众二星弟子看来,倒像是王宏故意放大?到自己身边一样。

  “这大?好厉害。”

  武莺莺倒吸一口凉气,“这王宏的大冥神掌,被冥界、鬼影、阴风、幽暗所掩藏,本来是极难以捉摸的掌路,连我都不能全然尽知。却是在大?面前无所遁形,难道这大?的天赋传承就是专门克制王宏的大冥神掌的?”

  “王宏要落败了!十招以内,胜负就会揭晓了。”

  夜轻寒紧盯着大?的动作。

  “你怎么看出来的?”

  武莺莺奇道:“就算王宏的大冥神掌被大?看穿,也不至于在十招之内,就被大?打败吧?要知道即使被大?看穿,大冥神掌也是一门能与敌人硬捍的掌法呀,决不至于在大?手里十招都撑不到吧?”

  “连大?都道出了王宏所领悟的星筹真意,有大冥神掌和星筹真意傍身,我看大?不使出自身的天赋传承,别说想击败王宏,就算不被王宏击败都是奢望。”

  夜轻寒、武莺莺二人身旁的一名二星弟子,听到夜轻寒和武莺莺的话,却是对夜轻寒颇为不屑,仿佛是在夜轻寒不懂装懂。

  武莺莺对着夜轻寒俏皮地吐了下舌头,接着捂嘴偷笑,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意味。

  “星筹真意原本是属于寿之法则的一种规则真意,乃寿算之筹的意思。修行星筹真意的人,往往在对敌中,对敌人的寿命计算颇多。而王宏又是修行的大冥神掌,两相结合下,即使攻人时未曾攻到敌人要害,也能斩敌寿命。但是现在……”

  夜轻寒没有理会那对自己颇为不屑的二星弟子,只是没在武莺莺低声交谈,而是改为传音交谈。

  “但是现在王宏的大冥神掌,掌掌劈空,等于星筹真意的谋算也全部落空了!”

  武莺莺恍然大悟,规则真意在奥义至圣者和奥义尊行者,不是可以毫无限制的使用。

  若是王宏已经将星筹真意暗含在大冥神掌中,那现在王宏不仅是大冥神掌劈空,连星筹真意的威能也是挥霍得一干二净。接下来面对还有天赋传承的大?,已经是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了。

  “??破日!”

  大?在欺近到王宏身前半丈距离时,骤然停下脚步,口中喷出一道黑光,朝王宏袭去,直接将王宏的奥义傀儡打得粉碎。

  “大?,胜!”

  登天台宣布以后,大?便趾高气扬地离开,看都没看垂头丧气地王宏一眼。

  登天台下响起交头接耳的声音,不少二星弟子都没看懂本来一直占据上风的王宏,为何会被一道平平无奇的黑光打败。

  连夜轻寒和武莺莺也看不懂大?口中喷出的黑光,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只有被大?击败的王宏,才知道这黑光有一种类似神箭破日的真意威能。连王宏凝练的远超同辈奥义尊行者的大冥王法身,都无法抵挡这一击黑光。

  “我说王宏,当初你若是肯拜在我大伯门下,而不是选择另投他处,如今又怎么会被这个披鳞带甲的怪物给打败了。”

  王宏垂头丧气地刚一走下登天台,未能环顾四周,却是被一个夜轻寒也是相当熟悉的声音给奚落了。

  “又是这屠誊。”

  屠誊奚落王宏时,一脸张扬,即使有数十个人阻隔,夜轻寒也轻易看清了屠誊那张表情丰富的脸。

  屠誊周围的人看清是他,霎时远离了几步,王宏也是冷哼一声便径直离开,并未搭理这屠誊,显然也是知道这屠誊是属狗的,逮谁咬谁。只是王宏不做声的姿态,却是让屠誊以为王宏怕了自己,越发得意起来,对着身旁几个二星弟子开始吹嘘。

  接下来的数十场比赛,都没引起夜轻寒的注意。若非要在此候着自己上登天台比赛,夜轻寒都想回宁神静室去小憩一会儿了。

  登天台上,两个修为普通的二星弟子,你来我往的互相试探着。

  “啧啧,这种连功法都没兑换的货色,也敢上登天台,真是不知所谓。”

  之前嘲讽夜轻寒的那名二星弟子,此时一边嘲讽着登天台上的两人,一边不屑地偷瞄着夜轻寒胸前的炎宗二星弟子标识。看神情,就只差对夜轻寒直接发问,你这个炎宗二星弟子若是没有兑换功法,也就无需上登天台浪费时间了。免得下来以后,还要被他无情嘲讽。

  倒是惹得武莺莺又是一阵幸灾乐祸地捂嘴偷笑,让夜轻寒颇为无奈,只是转瞬便被登天台吸引了注意。因为新上场的两名弟子名字后面,却是出现了屠誊的名字。

  “原来这屠誊也来参加这次的宗派大比了。”

  夜轻寒看着屠誊朝身周恭维自己的二星弟子,连连拱手,仿佛他那一场的比赛,胜负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屠誊对童威德!

  等到两场比赛过后,登天台就显现出屠誊和童威德的名字。

  “稳了!”

  屠誊却是等到童威德上场以后,仔细打量了童威德,见童威德是一名没有根脚的二星弟子,随即对身旁几名自己派系的二星弟子高傲说道,让登天台上的童威德面色颇为难堪,夜轻寒更是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