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2章 暗箱操作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倒是认识这童威德,知道这童威德是和自己当初一道加入星炎宗时的弟子。

  这童威德是一方土著法界出生,靠着自身的努力,修成奥义尊行者,成功加入了星炎宗。只可惜比之星炎宗那些天赋极佳的二星弟子,童威德的天赋还是差了不少,所以在加入星炎宗以后,并没有受到某位星炎宗大能的青睐,拜得名师。

  夜轻寒原本以为这一届宗派大比,新入宗的弟子里,怕是只会有自己会参加,却没料到居然还有个童威德,也不知这童威德是胆大包天,还是暗藏惊人业绩,所以才不怵和那些老弟子同台竞技。

  在屠誊上台以后,童威德就铆着劲想给屠誊好看,可惜不过三招两式,就被屠誊击败,自己的奥义傀儡被打得粉碎,面色灰白下了登天台。

  让夜轻寒也颇为失望,还以为这个童威德会给自己一些惊喜,没料到在屠誊手里,连三招都撑不过。

  不过转念一想,这童威德是个没有根脚的奥义尊行者。若是在一方法界当中,凭借法界伟力自然能够称宗做祖,但到了星炎宗内,奥义尊行者只是多如牛毛的二星弟子,童威德却是连功法都未曾获得,自然不是家学渊源的屠誊的对手。

  夜轻寒只能暗道,世间是个大轮回,若是在法界当中,法界伟力包含法界所有运转规则、能量的特性,足以称霸法界。但到了奥义至圣者的层次,不能加持规则真意的法界伟力,就是最普通的能量。

  不管你修炼的功法有多高明,法界伟力的‘普通’,都足以将你功法的高明全都磨平!

  “你看童威德身边那个人!”武莺莺对夜轻寒传音道。

  “那是谁?”

  夜轻寒略感奇怪,童威德身边的人也是名二星弟子,二人捂着嘴在低声交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童威德的与身旁的二星弟子叙话时,表情却是有些恭敬,常常是那二星弟子说,童威德只是连连点头。

  夜轻寒不仅对武莺莺问道:“那人难道也是宗派内某位大能的后裔?才会让童威德如此曲意奉承?”

  “当然不是!”武莺莺一抚额头,显得颇为无奈,“这人名叫胡友德,是屠誊大伯的入室弟子……”

  “你是说?”

  见武莺莺确认点点头,夜轻寒挠了挠头道:“我与这屠誊交过手,他虽然没领悟规则真意,但也称得上是家学渊源,有这个必要搞暗箱操作么?”

  武莺莺被夜轻寒质疑,一翻白眼,懒得再理会夜轻寒。

  其实夜轻寒只是不太明白屠誊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若是按照武莺莺的意思来理解,童威德是与屠誊有言在先,达成了交易,例如让屠誊赢了自己后,这童威德可以加入到屠星长老派系,或是派在屠誊大伯门下。

  只是这屠誊就算赢了童威德这一场,又有何意义呢?

  宗派大比的十名以后,都没有任何奖励,进入止境洞的时间也只有一天。在夜轻寒看来,屠誊不管怎么操作,也是不可能进入宗派大比的前十,搞这些小动作,最多也就是让自己的名次好看一点,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办妥了,屠少。”

  这时,胡友德与童威德的交谈已经完毕,童威德面带喜色的离开了登天台,显然屠誊一方的承诺完成了。胡友德便回到屠誊身旁复命。

  这一句话胡友德却是没多做掩饰,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屠誊身边的二星弟子都没在意,只当屠誊是有差事让胡友德去办,胡友德现在办好了,回来复命。

  一个个都未曾猜到,屠誊让胡友德办的差事,却是屠誊要暗箱操作这次自己在宗派大比名次的差事。

  武莺莺看到这一幕,对夜轻寒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说果不其然,我说得没错吧。

  夜轻寒只得对武莺莺拱拱手,表示自己服了,武莺莺一仰头,表情中带着几分娇憨,还有几分小骄傲。

  既然坐实了屠誊搞暗箱操作这种小把戏,夜轻寒看向屠誊的眼神,便满是鄙视。这不是对屠誊实力的鄙视,而是对屠誊智力的鄙视,夜轻寒在心底深深鄙视屠誊搞这种毫无意义的把戏。

  夜轻寒鄙视的目光,顿时让屠誊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回身一看,正看到望着自己,眼中充满鄙视的夜轻寒,屠誊立时勃然大怒。等到惊醒过来夜轻寒眼中的是鄙视,屠誊这心头一紧,暗想夜轻寒不是猜到什么了吧?

  要知道屠誊的暗箱操作,从一个没有根脚、没有修行功法的童威德就开始了,就是为了面对之后越来越强的对手,不被人注意。

  该不会是连这样,都被人发现了吧?除非是有人在故意盯着自己!

  屠誊想到这里,却是以为夜轻寒是在故意盯着自己,怕是在自己找上童威德的时候,就已经被夜轻寒盯上了。

  “夜轻寒,你死定了!”

  恼羞成怒的屠誊,对着夜轻寒用无声口型威胁一句,夜轻寒一挑眉,这屠誊在找死?难道还敢违背星炎宗的禁令,找人对自己下杀手?

  实则屠誊一直秉承其祖父和大伯的理念,认为只要断了夜轻寒的晋升机会,日后等到自己和夜轻寒的法境拉开差距,到时候要收拾夜轻寒,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虽然屠誊对打心底就认为夜轻寒不可能夺得这次宗派大比前十的名次,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决定早早将夜轻寒弄出这次宗派大比,断了夜轻寒晋升的念头。

  “祁师兄,我与你介绍个人。”

  屠誊这时拉着一个神情颇为高傲的二星弟子,到了夜轻寒面前,身后还有几名屠家派系的二星弟子跟随。活像凡俗世界里,纨绔子弟带着家丁、打手,来找夜轻寒这个平民百姓的麻烦,让一旁的武莺莺禁不住眉头紧蹙,怒叱道:“屠誊,你想做什么?”

  “屠少,是准备和这位炎宗新秀亲近亲近,武师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嘿嘿……”

  屠家派系的几个二星弟子,拦在武莺莺面前,将武莺莺和夜轻寒分割开,好让屠誊能更好地羞辱夜轻寒。

  “炎宗弟子我没听错吧?”

  夜轻寒身周的许多二星弟子,这时才看到夜轻寒的弟子服,见胸口绣的是两个象形火字,不仅大感诧异。

  “真的是炎宗弟子!我去,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加入炎宗,真灵我难以想象。”

  “我听说这次招收新入宗的弟子里,有一个奥义尊行者本来不够资格加入咱们星炎宗,后来因为习练了一手天火绝技,死皮赖脸地央求秦长老,才勉强让他加入炎宗,好让炎宗不至于香火断绝的。”

  夜轻寒还不知道这是自己离开星炎宗这段时间,齐成和黄宗?g两个底层弟子,因为输给自己大半身家,心有不忿,故意编造出这段故事来侮蔑自己的。

  这故事是齐成和黄宗?g,从新入宗弟子口中探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后,结合事实,在关键地方编造的九分真、一分假。传到后来,连那些新入宗弟子都以为事实如此,每次和人说起的时候,也加入这些编造的虚假故事。

  而有屠家背景的屠誊,又与夜轻寒素有仇怨,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自然乐得推波助澜,所以在夜轻寒外出这段时间里,夜轻寒的名声已经被屠誊和齐成、黄宗?g两个小人物弄得是臭得不能再臭。

  大部分的星炎宗二星、三星弟子,都知道了炎宗有个死皮赖脸央求秦长老,才能留下来的无耻之徒。

  唯独只有夜轻寒,此时听到周围的二星弟子议论自己,才知道加入星炎宗的故事变得如此曲折,一下面色就变得难堪起来。

  “有趣、有趣,夜轻寒你也有今天。”

  看着夜轻寒的脸色臭不可闻,屠誊朗声大笑,对夜轻寒幸灾乐祸说道:“之前你赢了我两场,不是那么得意么?现在怎么脸色变得那么差,该不会是知道要与我祁师兄对战,已经被吓傻了吧?”

  “屠誊,是不是你?”夜轻寒一指四周,想知道编排自己的幕后黑手,到底是不是屠誊。

  “夜师兄,这你就过分了!”

  屠誊以一副极为夸张的语气,挥舞着手说道:“我怎么会是那种说人是非的小人,我最多只是在听到夜师兄你如此积极努力的一面时,让手下人多帮你传播传播,你可千万不要感谢我。凭你我之间的感情,我帮你做这些完全是应该的。”

  “屠誊,你太过分了!”

  被几名二星弟子拦着的武莺莺怒斥屠誊,屠誊却毫不理会,武莺莺气急,直恨不得杀了屠誊这恼人的纨绔子弟。

  “那我可得多谢屠师兄帮我扬名了。”

  本来夜轻寒身周的二星弟子,见屠誊调笑夜轻寒,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却见夜轻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顿时一个个看向夜轻寒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跟夜轻寒离得近的几名二星弟子,还纷纷远离了夜轻寒几步。

  让屠誊更是得意,这些二星弟子的动作,往次都是出现在自己身上,这次却是出现在夜轻寒身上。总算有一次,是自己占了上风了。

  “夜某自己都不知道何时上登天台,屠师兄却是连夜某的对手,都替夜某安排好了。有屠师兄这样的星炎宗大能,替夜某安排一切,还替夜某扬名,夜某实在无以为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