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3章 上场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坏了。”

  夜轻寒一句话让屠誊变了脸色,心道不好,扭头一看,身周的二星弟子,皆是面色愤慨地望着自己。

  刚才得意忘形下,屠誊却是忘了这番话,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炎宗弟子就是炎宗弟子,对我们星宗弟子总是诸多恶意揣测。这登天台上的对战,是两两对战,我只是在宗派大比之前,看到了所有参加这次宗派大比的弟子名字,自然知晓了我的对手是你这个炎宗弟子。”

  这时,屠誊身旁的祁师兄,却是开口补救,一下便将夜轻寒打到星宗弟子的对立面,“你却非要说是屠师兄安排了你!别的不说,就说这次宗派大比,全都是在上方那百来位长老、执事眼皮底下进行的,屠师兄又怎么会胆大包天到来安排你呢?”

  “你……”

  夜轻寒见身周的二星弟子,听了祁师兄的解释后,虽然还是眼中存疑,但眼中的愤慨已然消失不见,才抚掌笑道:“祁师兄的本事有多厉害,夜某不清楚。但祁师兄这张嘴的本事,夜某却是见识了,的确是厉害至极。”

  “过奖,过奖。祁连玉的本事稀松平常,但要对付你个炎宗弟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祁师兄看夜轻寒时居高临下,脸上满是不屑,“我想不仅是祁某,怕是在整个都天星域,整个中极洲,炎宗那部流传甚广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早就被所有奥义境修行者研究透彻。想来路边随便的一个阿猫阿狗,都能够轻易收拾夜师兄你这位炎宗弟子吧!”

  “哈哈……”

  屠誊的嘲笑声,如同一个鼓点,形成了连锁反应,让周围的二星弟子都纷纷大笑起来。一些远处不明其理的二星弟子,在知道了整件事情经过以后,也都面带戏谑地看着夜轻寒。

  夜轻寒深吸口气,这祁连玉还是夜轻寒在进入三千维度时空,遇到的头一个如此牙尖嘴利的人物。

  ‘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前三层功法的确是传遍了都天星域各地,甚至在整个中极洲不少地方都流传甚广。但‘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的对敌招式和逃命法门,却是不曾流传出去。

  而且若是按照那残缺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修行,连凝练第一层的天火都费劲。这也是即使‘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流传甚广,那些没有根脚的奥义境修行者,也不曾修行‘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的原因。

  不是不愿意修行‘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而是修炼了也无法成功,自然迫不得已放弃。

  但在祁连玉一张利嘴下,却是说得‘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一文不值,任何一个奥义境修行者都对‘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的破绽了如指掌,可以轻易胜过夜轻寒一般。

  夜轻寒还无法反驳,只能深吸口气,让旁人看来仿佛默认了一样。

  “夜师弟,你没事吧?”

  等到屠誊和祁连玉带着几个二星弟子,得意洋洋地离去以后,武莺莺才两三步到夜轻寒面前,关切的询问到。

  夜轻寒摇摇头,武莺莺问的是夜轻寒心理上有没有影响,害怕夜轻寒受到这么多人的嘲讽,会影响了接下来上登天台比赛的心境。

  但夜轻寒沉默不语的样子,却是让武莺莺颇为担心,认为夜轻寒已经受到了屠誊等人的影响,只是在自己面前故作坚强。

  “这个武莺莺我看得厌烦,你让……给这武莺莺安排一个强力的对手,让她早点滚出登天台。”

  屠誊指着武莺莺,对身旁的胡友德耳语,胡友德尴尬回应道:“这屠少……就算让这武莺莺提早败了,我们也没理由让她提前退出登天台的。”

  还有番话胡友德没说,觉得一个武莺莺不会影响到大局。但要提前将武莺莺刷出这次宗派大比,就得安排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才行。

  而那些强有力的对手,在这次的对战中,都已经安排好对手了,才能保证屠少的事万无一失。若是现在将计划打乱,让布局有所变动,那长老为屠少所做的谋划,可就有可能因此而白费了。

  这个锅,他胡友德可背不起。

  听到屠誊执意要这么做,胡友德更是连连摇头拒绝。

  胡友德虽是屠家派系的弟子,但也是名实力不弱的奥义尊行者,如今坚决的将屠誊拒绝,屠誊也别无他法,只能将要收拾武莺莺的想法作罢。

  ……

  星炎宗每千年就会招收一新弟子,每次招收的二星弟子,从两、三名到十名不等。至于天赋绝佳的奥义先驱者,星炎宗大能更是见一个收一个。

  而奥义境修行者的寿命又极其悠长,即使无数法界破灭、重开,重开后再破灭,也不见得会作古。所以星炎宗即使每次招收的人数再少,经过这无数岁月的积累,也达到一个骇人的数量。

  甚至参加这次宗派大比的二星弟子,还不足二星弟子的五分之一。

  皆是因为在星炎宗没有根脚的二星弟子实在太多了,连修行功法都没有,来参加这宗派大比基本上属于毫无意义加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多做几个任务,多积蓄一些星炎值,等到兑换到功法,神功大成以后,再来宗派大比与一众二星弟子一较高低。

  所以在参加这次宗派大比的二星弟子里,那收了屠誊好处却故意输给屠誊的童威德,怕是独一个没有根脚、没有功法,就敢来参加宗派大比的二星弟子了。

  不过在输给屠誊以后,这童威德也算是有了根脚了。

  夜轻寒在等待了将近一天一夜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两场之后,夜轻寒对祁连玉!

  附近的二星弟子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之前祁连玉的一番连消带打,让他们都陷入对夜轻寒的鄙夷和嘲笑中去了。此时再一见到夜轻寒与祁连玉名字同时出现,立时想起屠誊之前所做的‘预言’,此刻应验了以后,却是没人相信这真是屠誊的预言。

  “夜师弟,好好收拾这祁连玉,居然敢嘲笑我炎宗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是大路货色,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武莺莺挥舞着小拳头,替夜轻寒加油。

  实则心中对夜轻寒和祁连玉的对战,没抱什么希望。只是担心夜轻寒之前被屠誊等人的嘲讽影响,会太快输掉比赛,所以才想到用这样的方式,来增添一些夜轻寒的信心。好让夜轻寒能在登天台上,坚持得久些,才不会丢了炎宗的脸面。

  因为就在确认夜轻寒的确是会祁连玉对上的时候,武莺莺已经通过好友的消息,将祁连玉了解清楚了。

  这祁连玉最初加入星炎宗时,天赋只能算上等,称不上绝佳,所以一直没有大能将他收为弟子。但这祁连玉却是极为刻苦,极为上进的一个人物,入宗不久后,便一直接星炎宗的任务来做。

  不管大小,只要有星炎值的报酬,这祁连玉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终于感动了屠誊的大伯,将其收为入室弟子。

  虽然迄今为止,祁连玉也不曾领悟规则真意,但修行的却是一门霸道绝伦的功法,对敌杀伐时非常凌厉。普通的二星弟子,三招两式之间就会被吓得没有恋战之意。

  所以武莺莺才会不看好夜轻寒和祁连玉之间的对战,认为夜轻寒并没有胜算。

  “我没看错吧,居然是炎宗弟子?”

  在夜轻寒上到登天台后,不少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行的二星弟子看到夜轻寒的弟子服,才知道炎宗又有了一名新弟子。

  “你们还不知道,这新来的炎宗弟子名叫夜轻寒,为了加入我们星炎宗,可算是费了老大功夫了……”

  一些听到齐成、黄宗?g编造的谣言的二星弟子,顿时眉飞色舞对身边的二星弟子传播起夜轻寒的谣言来。

  “这么说来,这夜轻寒还真是个无耻之徒。”

  之前惊呼的二星弟子,看向夜轻寒的眼神充满了轻视。

  “不过这夜轻寒也算是狡猾的,仗着自己早就修行了‘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那大路货色的功法,也算是有了根脚。提早一届来参加宗派大比,就算不能夺得前十的名次,也能积累不少经验。”

  一名颇为冷静的二星弟子,端详着登天台上,与祁连玉对峙而立的夜轻寒说道。

  在二星弟子心里,早就默认了参加宗派大比的两个潜规则。一是没有根脚既是没有功法不参加,二是新入宗的二星弟子,通常也是不参加的。只是这一届宗派大比,却是出了夜轻寒、童威德这两个打破潜规则的奇葩。

  “就算如此,这夜轻寒来积累经验也是白费。炎宗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大家都知道,越是到后期越是乏力,到了第四层根本没人能够修行成功。这夜轻寒提早来参加宗派,说是为咱们星宗弟子积累经验还差不多。”

  “我可不这么认为,这夜轻寒为了进入宗派,连加入炎宗都肯。即使再无耻、再低劣,也绝非是一个为其他二星弟子积累经验的蠢人。”

  一个心态冷静,一个对夜轻寒满是轻视,登天台上的夜轻寒还不知道这两个星宗弟子,为自己吵翻了天。

  “虽然我也认为这夜轻寒应该不是个蠢人,是为了宗派大比的前十名次,才会提早一届参加宗派大比的。但前十的名次,也绝对不会有他夜轻寒的。所以你们二位还是别吵了,看下去就知道了。”

  之前讲出夜轻寒苦心加入星炎宗事迹的二星弟子,对两名僵持不下的二星弟子开始规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