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5章 又是三招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祁连玉心头一凉,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的登天台,等回到居所以后才苦笑一声,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必然会被屠家排斥,只有远离屠家自己才能在星炎宗存活下去。

  不过自己身上早就打上了屠家的标签,屠誊这个蠢货在星炎宗又树敌颇多,自己以前又替屠家做了不少坏事,离开了屠家,怕是在星炎宗都会待不下去。

  “啧啧,有人在我夜师弟上登天台之前,信誓旦旦地说我夜师弟输定了,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呀?”

  在夜轻寒下了登天台后,武莺莺用手撑开成个喇叭状,放在左耳上,故意嘲讽脸色像便秘一样的屠誊。

  “看到了,这个女人在我面前有多嚣张。”

  屠誊?目切齿,对身旁的胡友德传音道:“马上安排人解决她,还要狠狠地羞辱她才行。就算她不肯离开登天台,我也要让她在这里再没心情说话。”

  “可是屠少……这武莺莺听说是上个万古时代的炎宗弟子,当初修为也是极高的存在。现在她早已经找回了记忆,要找一个有十足把握能够击败她,还能羞辱她的,除了那颗暗子以外,再没有谁能做到了……”

  胡友德低声规劝,还将那颗暗子点了出来,希望能够让屠誊放弃对付武莺莺,才不会破坏在这次宗派大比里,屠家所布置的计划。

  “我不管,马上命人解决她,就算动用那颗暗子,我也在所不惜,你马上吩咐下去,听见没有?!”

  “是,屠少!”

  屠誊语气森然,胡友德再不敢解决屠誊的要求。毕竟屠誊的大伯有过吩咐,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违逆屠誊的意思。否则不管是不是屠誊的错,违逆屠誊意思的弟子都会受到严惩。

  只是在转身离去的瞬间,胡友德眼中却满是失望,这屠誊绝不是一个追随的人,也的确是如那失心疯的祁连玉所说,屠家要是日后由屠誊做主,不管屠誊的修为能达到多高的地步,日后必然定会将屠家带到万劫不复之地。

  ……

  炎宗,真阳大殿。

  武莺莺一定料想不到自己前脚刚走不久,袁天生便在真阳大殿内偷起懒来,四仰八叉地躺在软塌上呼呼大睡。

  这时,向来人迹罕至的炎宗,却是在真阳大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清丽的人影。丽人脸上蒙了块白纱,青丝没有发饰,没施粉黛的肌肤晶莹剔透,身上一件缥缈的纱衣,却是五颜六色、五彩缤纷,和青丝玉盘素雅的打扮有些相驳。

  “天生哥哥,我又来了。”

  丽人正是曾经迷惑屠誊潜入炎宗的月彩屏,到了躺在软塌上呼呼大睡的袁天生旁边,一牵裙角蹲了下来,一手在袁天生脸上来回摩挲。

  “放心吧,天生哥哥,我已经找到了万古夙世香,能够找回生灵三个万古时代以内的记忆,一定能让你好转的。”

  月彩屏挥手唤出一个古朴泛青的香炉,点燃了一支小拇指粗细的青香。

  在青香缓缓飘起青烟的时候,月彩屏却是在真阳大殿围着袁天生飘然起舞。立时,万古夙世香的青烟全都聚拢在袁天生身周,将袁天生包裹得好像一个蚕茧一般。

  ……

  武莺莺对马超星!

  马超星是一个高不过五尺的男子,左边眉梢有颗鲜红的大痣。跃上登天台后,却是神情高傲的看向武莺莺。

  “你武师姐出师不利,第一场就遇到了领悟了规则真意的马超星,怕是无缘这次宗派大比的前十了。”

  武莺莺面色难看,良久过后,才对夜轻寒叹息道:“可惜这次我们炎宗要全军覆没了。”

  夜轻寒微微一愣,等到武莺莺一副惨雨愁云的苦瓜脸往登天台上走去,夜轻才反应过来,武莺莺说的是她自己要是输在马超星手里,这次宗派大比整个炎宗就没指望了。

  也就是在武莺莺看来,没有她武莺莺在登天台上,夜轻寒一个人却是独木难支。别说进入宗派大比的前十,就是能不能再下一轮撑下去都不一定。

  这次参加宗派大比的二星弟子,怕是有两万之巨。第一轮淘汰过后,剩下一万名二星弟子。第二轮淘汰过后,还剩下五千名二星弟子。依此论推,要决出前十名次,起码需要经过十轮的淘汰,才能决出前十的名次。

  武莺莺在夜轻寒面前说自己要争宗派大比的第三名,只是玩笑而已。实则武莺莺对自己实力的估计,应该是能进这次宗派大比的前两百名。即使进不了宗派大比的前十,不能获得止境洞的奖励,能和许多师兄弟交手,也是很好的结果。

  只可惜现在出师未捷身先死,第一场就遇到这么强悍的对手,武莺莺除了无奈叹息以外,就只能感慨自己时运不济了。

  “听说你是上个万古时代的炎宗弟子?”

  马超星一挑眉,上下打量着武莺莺,眉梢的红痣也随之高高挑起,“有夙世记忆在身,想来你的技艺定然不凡,我马超星倒是要好好领教领教武师姐你的高招。”

  武莺莺面色尴尬,夜轻寒在登台下也是一阵好笑。

  在夜轻寒遇到的三个找回夙世记忆的人里,一个是倚鹤君,现在已经突破到开道法境,成为了星炎宗大能,重新站到上个万股时代到过的巅峰。另一个是月彩屏,虽然只是摘星法境,但怕是整个这次宗派大比的前十弟子加起来,也不是那月彩屏的对手。

  唯独只有武莺莺可以说是三个人里最弱的那个,而且是弱得有些不像话了,连马超星都对付不了,实在是丢尽了这些找回夙世记忆的人的脸。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既然武师姐如此高傲,连与马某多说一句话都欠奉,那不如与马某赌上一赌。”

  马超星不等武莺莺解释、发问,又说道:“我们就赌输了的人,像狗一样围着登天台爬三圈如何?”

  “我说过要和你赌了么?”

  武莺莺这个时候哪里还不知道这马超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之前吹捧自己的一番话,只是为了逼迫自己和他在登天台上的比赛加赌注而已。

  夜轻寒见远处的屠誊面色得意,看向武莺莺的眼神却是颇为凌厉,脑中灵光一闪,立时知道马超星为何会在登天台上针对武莺莺了。

  “既然武师姐没这个胆子就算了,希望说话的时候还需三思而后行才是,免得祸从口出还不自知。”

  马超星凝聚了自身的奥义傀儡,若非收到屠誊打招呼,要修理武莺莺一番,才懒得与武莺莺这种修为不怎么样的女弟子费工夫。

  “我道你为何要无缘无故的针对我这个弱质女流,原来是放着好好的人不做,要跑去做人家的狗。还输了的人,围着登天台像狗一样爬三圈,有这个必要?”

  武莺莺收到夜轻寒的传音,揭穿了马超星针对武莺莺,是受了屠誊的指示,忍不住心底的怒气,对马超星冷嘲热讽起来。

  “你敢侮辱我?”

  马超星气急败坏,朝武莺莺腾腾杀去,将武莺莺吓了一大跳。

  原来马超星虽然接受屠誊的指示,却并非是卖身给屠家,只是这次与屠家做了交易而已。如今被武莺莺讥讽,马超星虽自知事实并非如此,但却有种百口莫辩之感。

  “你做的,旁人怎么说不得?”

  武莺莺毫不退让,意识全都放入奥义傀儡中,迎接着腾腾杀来的马超星的攻击。

  夜轻寒默然摇摇头,马超星的修为本来就强过武莺莺,此刻怒发冲冠,正是气势最强盛的时候,武莺莺本该暂避锋芒,等到马超星完全丧失理智以后,再徐徐图胜。此时,武莺莺不仅不暂避锋芒,反而还迎难而上,实在是错得离谱。

  “我马超星一身傲骨,又岂会受制于人!三招之内,我必然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让你知道侮辱我马超星的下场!”

  马超星拳如玄铁立瓜,变得乌泱泱的,一锤一锤朝武莺莺天灵锤去,毫不留情。若不是在这登天台上,只怕武莺莺中了任一一拳,都会被马超星锤死在当场。

  “五雷轰顶!”

  “旱雷开天!”

  马超星连出两招,打得武莺莺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能四处躲闪,转眼就将武莺莺逼到了登天台的边缘。

  “星象真意!”

  马超星再打出一招‘独步天下’,一双拳头蕴含无穷的星力,如神象天成,星罗密布,骤然间将武莺莺上下左右的空间全都封死,瞬间打爆了武莺莺的奥义傀儡。

  “好样的,马师兄!”

  屠家派系的弟子,在登天台下纷纷教好,让马超星神情更是高傲,对面色灰败的武莺莺说道:“现在你输了,你之前没有正面答应我的赌约,可以不围着登天台爬三圈。但你今日不爬,就不要怪我欺负弱质女流,日后在星炎宗外,见你一次就削你一次骨,遇你一次就剥你一次皮。”

  武莺莺脸色突变,没料到自己输了比赛,马超星还不肯放给自己,非要逼着自己围着登天台爬一圈,才肯善罢甘休。

  “这马超星有点过分了。”

  “何止是有点……”

  不少星宗弟子暗自传音,为武莺莺抱不平,即使武莺莺再有不是,也不应该被如此羞辱。只是这马超星是领悟了规则真意的存在,这些修为平常的星宗弟子却是不肯招惹,只能暗中悄悄传音讨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