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7章 刻木为鹄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鹿青崖身材瘦弱,身高也不高,只有五尺七寸,在诸多男性星宗弟子之中,算是极为矮小了。

  不过鹿青崖的脸却极为秀气,白如凝脂,鼻若悬胆,朱唇皓齿,目光中还带有三分秋波,引得登天台下为数不多的女弟子尖叫连连,男弟子恨之入骨。

  “啧啧,这鹿青崖要是女儿家,定然是个极美的女人。”

  夜轻寒啧啧称奇,鹿青崖的脸不同于一般男人的俊美,而是女儿家的媚态之美,腰肢也极为纤细,仿似柳腰盈盈一握。不管是相貌,还是身姿,都将星炎宗为数不多的女弟子都胜过了。

  若这鹿青崖是女人,只怕夜轻寒都会甘心追逐。

  “这群肤浅的女人,有什么好尖叫的……”

  鹿青崖是三千维度时空的福缘生灵,生存的岁月极短,不像某些奥义境修行者,在突破到奥义境以后,重塑了自己的面容,鹿青崖的相貌天生就是如此。难得武莺莺连鹿青崖这样的男子都不屑一顾,夜轻寒禁不住对武莺莺高看一眼。

  “若是我定然不会选这样一个美过自己的男子,和自己生活在一起。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却听武莺莺续说出真实原因,让夜轻寒差点应声倒地。

  蛰鹄也是极为俊美的一名男子,本体是一尊极为庞大的神鸟,乃法则神兽蛰和鹄的后裔,为了在星炎宗活动方便,早已炼化出一尊人族肉身,平日里都是以人族肉身在星炎宗内活动。

  “这蛰鹄背上的有两扇半丈白色羽翅,看起来和翼人族有些相似。”

  夜轻寒一指登天台上蛰鹄,“照武师姐这么说来,蛰鹄是法则神兽蛰和鹄的后裔。若是蛰鹄在母体孕育的时候,血脉足够纯正的话,那岂不是会有两门天赋传承在身么?”

  “奇就奇在,这蛰鹄并不是由母亲鹄孕育的。蛰鹄的父亲蛰是极为特殊的生命体存在,本体无形无相,在临近冬季的时候,才会化为一道白烟,四处飘散。而到了洞天以后,蛰便会形成一团白云,寻觅一隐秘-洞府冬眠,直到春日万物复苏以后,这蛰才会完全清醒过来。”

  夜轻寒疑惑望向武莺莺,武莺莺续又道:“蛰本来是单系繁殖,却不知为何能与鹄诞下蛰鹄,想来只有法则大能才能究其缘由。所以这蛰鹄是直接继承了父亲蛰的生命,相当于是父亲蛰孕育的。至于蛰鹄有没有两门天赋传承,却是没有人知道,蛰鹄也从来没在人前显圣过。”

  “鹿青崖,我自突破奥义境后,就进入了星炎宗。所以宗派在宗派大比安排你我对战,打的什么主意我都知晓。无非是要限制我们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再获得止境洞的规则真意和法则真意罢了。”

  蛰鹄遥指鹿青崖,背上双翅腾地展开,战意腾腾。

  “你确定要以人族肉身和我对战?”

  鹿青崖见蛰鹄凝聚的奥义傀儡是人族肉身的形态,颇感诧异,蛰鹄若是以人族肉身和自己对战,实力最多只能发挥五成,“你天生就拥有鹄尊和蛰尊的血脉,本来就强过人族奥义修行者数倍。若是再领悟数门规则真意、法则真意,后果不堪设想……师门长辈虽对你们通往止境洞的机会略作限制,但也留有一线生机,所以你却是怪不得师门长辈。”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我从来没说过要责怪宗派大能。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阻拦不了我,任何人也阻拦不了我。”

  蛰鹄也明白若是自己因为受了宗派大能的阻拦,而倍感委屈的话,那么天生就弱于自己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的人族,又应该向谁道委屈呢?

  不过蛰鹄明白是一回事,理解又是另一回事,星炎宗大能阻拦蛰鹄这些异族进入止境洞,是不争的事实。

  从对星炎宗大能的称呼上,就能看出蛰鹄和鹿青崖的不同,鹿青崖是称呼师门长辈,代表鹿青崖有师承有根脚。

  而蛰鹄却是称呼宗派大能,平日里也都是独自生活、修行,连与蛰鹄修行解惑一次,星炎宗大能都要收取不菲的星炎值。蛰鹄对到了宗派大比的时候,还要阻拦自己进入止境洞的星炎宗大能自然没有感激。

  细说起来,夜轻寒倒是和蛰鹄的情况相似,都是没有师承、没有根脚,平日里独自一人修行,还要极力力争上游,争取早日成为四星弟子,好再不被招募堂随意指派苦差。

  “对不起了,蛰鹄,师命难违!”

  鹿青崖凝聚了奥义傀儡,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在心内暗道一声抱歉。

  据鹿青崖所知,这次宗派大比有机会获得前十名次的二星弟子,都安排了与异族奥义境生命的对战,并且都被许诺了若是成功战胜了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会得到一份在止境洞观看规则真意、法则真意的额外奖励。

  “武师姐,话说起来,人族奥义境生命和异族奥义境生命,不应该有那么大的冲突吧?几门规则真意、法则真意,就是让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领悟了去,应该也没什么打紧吧?而且我在三千维度时空任何一个地方,也不曾看到人族和异族奥义境生命有什么过不去,为何会在星炎宗里有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呢?”

  夜轻寒朝武莺莺传音,还有一句话没说完,觉得星炎宗既然收了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入门墙,即使做不到一视同仁,也不应该如此区别对待。

  这样一来,只会让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对星炎宗离心离德,凭白护持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无数岁月,等待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翅膀长硬了以后,径直离开星炎宗再不回来。日后星炎宗遇到难题,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也从不会出手相助的。

  那岂非白白护持了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这么多岁月么?

  星炎宗内,夜轻寒知道起码有三个异族奥义境生命,是因为至亲有难,而他们的至亲又与星炎宗某些大能有旧,才被送到星炎宗来躲避危难的。

  在夜轻寒看来,这些本该是要在日后报答星炎宗活命之恩的异族奥义境生命,却因此离心离德,那还不如在当初直接拒绝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加入星炎宗还好一些。

  武莺莺指了指天上,神神秘秘地道:“几门规则真意、法则真意,打不打紧我不清楚。我只听闻这是法则大能立的规矩,让宗派对这些异族奥义境生命多做限制,不要让他们领悟到规则真意和法则真意,至于是为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

  涉及到法则大能,夜轻寒也没再谈论下去,登天台上鹿青崖和蛰鹄已经战成一团。

  登天台上不准使用奥义法宝,鹿青崖以指代剑,化出三尺长剑,对蛰鹄连连抢攻。蛰鹄双翅展开,羽毛片片飞舞,如同利器,与鹿青崖的指剑对拼,还略占上风。

  “朱师兄,你能看清么?”

  “身法我看得清,但青崖师兄的剑招我却是看不清了。”

  朱师兄一声苦笑,看得头晕脑胀,随即不再细看鹿青崖的剑招。

  “鹿青崖的剑招极快,蛰鹄本是异族奥义境生命,身法速度对快过人族奥义境修行者,但却被鹿青崖极快的剑招压制得只有还手之力。”

  武莺莺现在的实力不怎么样,但眼力却非常高明,让夜轻寒不明就里。

  “鹿青崖的剑招已经有流速的速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还不是鹿青崖剑招的极限速度。”

  夜轻寒自叹不如,若是没有虚空破灭真意傍身,仅凭自己现在‘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第三层的实力,怕远不是鹿青崖的对手。而宗派大比稳得前二的鹿青崖已经如此厉害,那另一个齐名山又不知该厉害到何种程度了。

  夜轻寒看了一眼高空上的庭院式建筑一眼,不明白那些星炎宗大能,为何不多设几方登天台,让自己等得如此辛苦,也不知何时才能见识到齐名山的实力。

  “那些悬浮在高空的庭院式建筑,叫做星云居。每一位对宗派有贡献的大能,都会无偿获得一所星云居。”

  夜轻寒看向星云居这一眼,让武莺莺有所误会,细细解释道:“虽然我没进去过,但我听说这星云居本身是一件法宝,可大可小,里面的空间也可以炼制得极为广阔,哪怕是装下半个法界都可以。而且可以云速在虚空穿梭,厉害无比!”

  “这星云居可以云速穿梭虚空?”夜轻寒一惊,“那岂不是相当于一件开道法境的奥义法宝?”

  “看来鹿青崖和蛰鹄快要分出胜负了。”

  武莺莺一指登天台上,鹿青崖和蛰鹄快如闪电的身影。

  “蛰鹄以人族肉身和鹿青崖交手,却是有些托大了。若是蛰鹄以本尊和鹿青崖交手,那鹿青崖此时的云速剑招,应该就奈何不了鹿青崖了。”

  夜轻寒赞同点点头,看了一阵,眉头微微蹙起,“蛰鹄以人族肉身迎战鹿青崖这么久,招招落于下风,现在已经被鹿青崖压制到极限,若是再不使出自己的天赋传承,就没资格和鹿青崖一分胜负了。”

  “刻木为鹄!”

  夜轻寒话音刚落,蛰鹄再不能在鹿青崖剑招下坚持,立时使出了一门得自鹄尊的传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