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8章 东方神木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蛰鹄张口喷出一口青气,半空中青气化为植物维管,植物微管再缓缓形成一尊神木雕刻成的大鹄。

  “鹄尊!”

  武莺莺一声惊呼,显然认出了木鹄就是蛰鹄的母亲……鹄尊!

  “蛰鹄的天赋传承,就是召唤其母鹄尊?”

  “听闻蛰鹄的父亲蛰尊是三千维度时空天地生成,天生便是极为强大的法则神兽。而蛰鹄的母亲鹄尊却本是非常普通平凡的生灵,之后一步步凭自身努力和机缘,才修成的法则神兽。所以蛰鹄这门得自鹄尊的天赋传承,可以东青神木召唤不同时期的鹄尊,自身的实力越强,召唤出来的鹄尊也就实力越强。”

  夜轻寒点点头,武莺莺的这番话,重点不在于蛰鹄这门得自鹄尊的传承,而是在于那可以化为鹄尊的东方神木!

  “据闻东方神木是由九天之上的一位法则大能,从法则奇物‘燧人巽木’嫁接出的一点灵种所种植出来的。本身的坚硬程度,就是奥义开道者也难伤,必须得借助篆刻的奥义法宝,才能赋予东方神木灵性。”

  “所以蛰鹄这门得自鹄尊的‘刻木为鹄’天赋传承,在异族当中,也是极为强大的天赋传承了?”

  武莺莺解惑道:“没错,奥义掌控者之下难伤这东方神木,所以只要有神木鹄尊护身的蛰鹄,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登天台上,战局形势扭转,有了神母鹄尊的蛰鹄立时转守为攻,与神母鹄尊一道夹攻鹿青崖。

  若非鹿青崖剑招极快,可以以一敌二。而鹄尊又想让蛰鹄自身成长,不想让蛰鹄依靠自己太多,所以赐予蛰鹄的神木鹄尊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生物,神母鹄尊的行动全得靠蛰鹄自己操控。现在的鹿青崖,只怕早就要开始展露败象了!

  “果然之前的云速剑招,并非鹿青崖的极限。”

  鹿青崖的剑招越来越快,起码是云速的三倍,而且看样子还没到极限,连夜轻寒都看得有些头晕脑胀,登天台下更是有不少紧盯着鹿青崖手上动作的星宗弟子,此时如同得了恶疾的凡俗生命,大口呕吐,吐出不少秽-物。

  这时,高空上洒向一片星光,将这些星宗弟子吐出的秽-物全都清理干净,但同时也将这些星宗弟子一道清理了出去,让那些欲吐未吐的星宗弟子眼神一凝,不敢再看登天台上鹿青崖的动作,将体内的呕吐之意强压下去。

  “飞仙摘星!”

  登天台上,蛰鹄的脸色一变再变,没料到自己使出一门天赋传承,召唤出神木鹄尊以二敌一,还占据不了上风。而鹿青崖趁着蛰鹄心神有了破绽,整个人便化为一道剑光,朝蛰鹄斩去。

  蛰鹄立马驱使神木鹄尊阻拦鹿青崖的‘飞仙摘星’。

  “星亡真意,哈哈……”

  神木鹄尊被鹿青崖这一剑斩得粉碎,重新化为东方神木,被蛰鹄收回体内。蛰鹄却不怒反笑,反而惊喜得叫出了声。

  “这蛰鹄在高兴什么?”武莺莺颇为疑惑。

  “这星亡真意,乃是通过星辰法则和死亡法则,凝练出的一种上等规则真意,以鹿青崖奥义尊行者的实力,短时间最多只能发出一击。”

  “那又如何?”

  武莺莺看向夜轻寒,夜轻寒所说的都是属于星之法则的常识,可是这又和蛰鹄的高兴又什么关系呢?

  星之法则本身是因为一位远古万古时代法则大能流于天体时,莫名其妙创造出来的法则,本身没有任何附属规则。但能够通过其它法则串联出的规则真意,却是有星筹、星霜、星桥、星布、星列等下等规则真意,又有星宫、星回、星亡等上等规则真意,至于中等规则真意却是少之又少。

  即使这鹿青崖只能发挥出一击星亡真意,但凭借鹿青崖超过云速数倍的剑招,也能立于不败之地,所以武莺莺才对蛰鹄的兴奋有些疑惑不解。毕竟蛰鹄的神木鹄尊,也和鹿青崖的剑招同归于尽了。

  “这代表蛰鹄应该是如我之前猜测的那般,身上并不止一门天赋传承。所以在类似于傀儡的神木鹄尊,换掉了鹿青崖的最强一击,鹄尊才会这么兴奋。”

  夜轻寒紧盯着登天台上的蛰鹄和鹿青崖,“只有这样,蛰鹄才能用另一门天赋传承,将不能使用规则真意的鹿青崖击败。”

  “这蛰鹄还真是挺狡猾的!”

  武莺莺恍然大悟,只是长久以来,在星炎宗对待异族弟子的做法下,耳濡目染的被影响太深,却是见不得蛰鹄胜过鹿青崖,有机会闯入此次宗派大比的前十。

  “龙蛇惊蛰!”

  蛰鹄化为一道黑烟,在登天台上滚滚而动,从远处看就好像一条大型黑蛇在等天上飞窜,高空也瞬时响起一个闷雷,仿佛一尊神龙隐匿在云层之中,与登天台上的黑蛇遥相呼应。

  一些修为薄弱的星宗二星弟子,霎时被这个闷雷震得头昏脑涨。

  “怎么会这样?那鹿青崖的剑招快得离谱也就罢了,怎么这蛰鹄的天赋传承也这么骇人?”

  矗立在夜轻寒身旁的朱师兄将五识封闭,不敢再观察登天台上二人的动作。

  和许多星宗二星弟子一样,朱师兄根本不曾想到,同为二星弟子、同为奥义尊行者,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只是看蛰鹄对鹿青崖使用天赋传承,都累得自己好像也被打败了一半。

  夜轻寒眉头紧锁,看到这一幕,才知道自己和顶尖的二星弟子,差距到底有多大。若非有星汤洗练过肉身,又获得了虚空破灭真意传承,只怕是刚一站到登天台上,就会被蛰鹄的‘龙蛇惊蛰’所发出的闷雷震晕过去,接着便会任由蛰鹄摆布了。

  “蛰尊的天赋传承好厉害!”

  鹿青崖连退两步,一步跨越数丈距离,两步就到了登天台的边缘,接着将指剑舞得密不透风,将黑烟大蛇全阻拦在舞出的剑圈以外。

  “用不着你夸赞!”

  蛰鹄遥指高空,那藏于云层的神龙探出一爪,朝鹿青崖拍去。还没落下,就让整座登天台震动起来,让鹿青崖都开始站立不稳。蛰鹄所化的黑烟大蛇,也朝鹿青崖滚滚袭去。

  实则震动的是星炎宗大能所建立的登天台空间,不管是登天台,还是三千维度时空,蛰鹄的‘龙蛇惊蛰’都还是没资格震动的。

  因为那云层中的神龙,本质上还是类似于夜轻寒在寒界中所创造的龙族生命,并非是三千维度时空的八部天龙,只是比之寒界的龙族生命强过无数倍,可以在这登天台上和鹿青崖这样的奥义尊行者争锋。

  “剑渡银河!”

  黑烟大蛇和神龙抓似有默契,同时攻击到鹿青崖面前,对鹿青崖挥舞出的剑圈不管不顾,要强行击杀掉鹿青崖。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鹿青崖再次身化宛如流星的剑光,以超过云速两倍的速度,瞬间挪移到登天台的另一头,让蛰鹄这一击威力巨大的‘龙蛇惊蛰’全然落空。

  ‘龙蛇惊蛰’落空以后,黑烟大蛇散去后的蛰鹄脚步有些虚浮,显然接连使用两门天赋传承,让蛰鹄这样的异族奥义境生命也有些支撑不足了。

  “肉身云速……”

  夜轻寒惊呼一声,没想到鹿青崖竟然能用肉身以超过云速数倍的速度挪移,自己用星汤洗练过的肉身,也就只能堪堪做到如此地步。但等到鹿青崖落地之后,夜轻寒才发现事实并非是像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

  鹿青崖的肉身体表,包括五官发丝,全都渗出丝丝鲜血,整个人仿佛刚从黄泉地狱里的血池打捞起来,让登天台下的女弟子看得一阵揪心,齐齐痛呼,有些对鹿青崖情根深种的女弟子,甚至忍不住在此刻低泣起来,恨不得立时冲上登天台,将蛰鹄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强行用肉身以云速挪移,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还有没有一战之力。”

  蛰鹄站定后,看着肉身快要自动爆裂的鹿青崖冷冷一笑。蛰鹄自信,即使鹿青崖还有一战之力,也是绝对不可能会战胜得了自己的。

  “试试就知道了,天经地道!”

  鹿青崖将剑一抛,仿佛抛入了莫名的空间,让长三尺的指剑消失不见。

  “嗯?”

  蛰鹄后退半步,谨慎地观察四周,在鹿青崖将指剑抛飞不见的瞬间,蛰鹄感受到一股气吞虹霓的如虹气势,让蛰鹄莫名惊惧。连登天台下的夜轻寒、武莺莺和众多星宗弟子,都为之感到心颤。

  “星亡真意!”

  武莺莺惊愕地转头望向夜轻寒,夜轻寒摇头苦笑,示意自己也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往往规则真意都是用来加持在剑招之上,用来增加剑招的威力。而鹿青崖这招‘天经地道’却是一招加持在规则真意之上的剑招,让星亡真意瞬间仿佛活了过来,在登天台上斩出一道巨大鸿沟。

  而让夜轻寒和武莺莺感到惊愕的是,按照常理来说,以鹿青崖奥义尊行者的实力,就是整合了完整的三十条奥义,相当于六十条奥义的法界伟力,也不可能使用两次上等规则真意的。

  但偏偏鹿青崖就是再一次用出了星亡真意,连一众星宗弟子都是大惊失色,能够连续两次使用星亡真意,怕是齐名山都不会是这鹿青崖的对手吧?那这次宗派大比的第一名,岂不是由鹿青崖稳坐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