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59章 大能算计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盛名之下无虚士,鹿青崖果然名不虚传,我蛰鹄输得心服口服。”

  奥义傀儡被‘天经地道’斩碎以后,蛰鹄本尊在登天台上显现出来,朝鹿青崖拱了拱手,一副心悦诚服的模样,低垂着头朝登天台外走去,旁人只当蛰鹄这是垂头丧气的表现,实则蛰鹄这是极力压抑着自身的怒气和杀意。

  这次的宗派大比蛰鹄图谋甚久,就是为了能够一举闯入前十的名次,进到止境洞再领悟一门规则真意,甚至不惜暴露自己从奥义先驱者时期就一直隐藏的‘龙蛇惊蛰’天赋传承,却没料想到还是败在了鹿青崖手中。

  星炎宗的异族奥义境生命不少,在蛰鹄的设想中,只要自己首先战胜一名领悟了规则真意的二星弟子,星炎宗大能最多只能再腾出一个领悟了规则真意的二星弟子来对付自己,若是自己还能战而胜之,那星炎宗大能就再不能阻止自己进入止境洞。

  只可惜在蛰鹄出站的第一轮,就遇到了这次宗派大比争夺第一有望的鹿青崖,让蛰鹄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蛰鹄不知这是不是星炎宗大能有心针对,只能抱着这样的叵测一路出了登天台。

  “对不住了!”

  鹿青崖下了登天台后,看着蛰鹄‘落寞’的背影,鹿青崖暗道一声抱歉。在场的两万二星弟子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这次的对战,却是他鹿青崖输了,而非是蛰鹄输了。

  在宗派大比开始的前一夜,鹿青崖的师尊找到了他,不仅告诉鹿青崖首轮会和蛰鹄对上,还告诉蛰鹄有两门天赋传承傍身,所以鹿青崖才会用‘奥义伟力丹’存了六十条奥义的法界伟力在灵台中,才能在和蛰鹄的对战中,使用两次‘星亡真意’将蛰鹄的奥义傀儡一举击溃。

  若是夜轻寒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必然能猜出鹿青崖的师尊,在这件事上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

  虽说登天台会自动计算登台弟子体内的法界伟力,接着在登天台上将其一比一的复原,但鹿青崖用‘奥义伟力丹’积蓄在灵台的法界伟力,若是没有鹿青崖师尊的遮掩,也不会让鹿青崖如此轻易就能登上登天台。

  不过这件事的背后,应当蕴含了不少星炎宗大能的意志,光凭鹿青崖师尊一人也不敢如此张扬,所以即使夜轻寒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是不敢大肆宣扬的。

  三日过后,宗派大比的第一轮已经快要进行到尾声,输了比赛的二星弟子大多离去,不过也有不少还留在登天台,观看其余星宗弟子的对战,好吸取经验明年卷土重来。

  此时登天台空间内,大约还有一万三千人左右,高空上的星云居也散去了十多所,代表着有十多位星炎宗大能离开了。

  而在这次宗派大比中有机会获得前十名次,领悟了规则真意的二星弟子也纷纷登场。无一例外,全都是对上了一名异族奥义境生物。

  其中张东德,张淳立,李辉才、李辉申兄弟都赢得了胜利,另外三人却是和王宏一样,惜败在异族二星弟子手中,面色灰败地离开。

  只有那与鹿青崖齐名,同样是这次宗派大比夺冠的大热门齐名山还未登场。

  一直到这次宗派大比第一轮的最后一场,才轮到这齐名山登场。夜轻寒立马打起精神,和齐名山对战的也是一名异族弟子,相当于是将齐名山放在了压轴的位置,代表星炎宗大能对这齐名山,比能够使用两次星亡真意的鹿青崖还要看好。

  齐名山对?骷!

  和齐名山对战的异族弟子,人首蛇身,有双臂,有胸腹,虽是人首,但时不时张口吐出来的却是蛇信,倒是和被夜轻寒谋夺了法则神兽血脉的尕古拉斯有八分相似。

  只是不像尕古拉斯那样尾巴分了个叉子,可以像人族双脚一样站立。导致?骷站着的时候,极力向前倾着身躯,离地面只有两尺四寸,好像随时都会趴到地上一般。

  “本来若是蛰鹄没有暴露出自己有两门天赋传承的事实,这?骷应当就是宗派里最强的异族弟子了。”

  见夜轻寒看向自己,武莺莺续又道:“?骷本是一方法界的凡俗生灵,本身并没有突破到奥义先驱者的资格,后来不知得到了什么机缘,硬是突破了自身的桎梏突破到吼天法境。只是在?骷强行突破到奥义先驱者,来到三千维度时空以后,自身只剩下一点灵光,四处飘荡。”

  这一点灵光的状态,夜轻寒也清楚,是指灵魂只剩下一丝附着在无形无相无意识的真灵上的状态。即使是这样的状态,?骷也没有轻言放弃,还修行到如今的地步、加入了星炎宗,属实不简单。

  而像?骷这样没有背景,还能加入本就歧视异族奥义境生命的星炎宗,这其中的艰辛,夜轻寒认为自己是想象不出的。

  “不过这?骷的运气极好,找到了半副以外丧生的法则神兽枯骨,将自己的一点灵光与这半副法则神兽枯骨融合后,?骷才得以重生。?是指他自己是属于三千维度时空极为稀少的存在,骷是说他现在的生命状态,所以?骷叫自己的名字改为?骷,就是为了警醒自己要珍惜现在得之不易的新生。”

  登天台上,?骷和齐名山都凝聚了自身的奥义傀儡。

  二人将意识沉入奥义傀儡中,?骷郑重其事、如临大敌,齐名山却是神色淡淡,一副轻松写意、闲情逸致,好似来游玩的模样。

  夜轻寒大为吃惊地看向武莺莺一眼,“难道这齐名山竟厉害到如斯地步,可以视?骷如无物?”

  “没听说齐名山是非常自傲的人物啊?”

  武莺莺也颇为疑惑,“而且这?骷完全继承了那法则神兽枯骨的天赋传承,相当于有一门规则真意傍身,齐名山这副做派,想来不止你我二人看不懂,其余的二星弟子应当也是看不懂的。”

  夜轻寒扫视四周,从一众星宗弟子的表情可以看出,认识的齐名山的星宗弟子,表情困惑,应当确实是如武莺莺所说,对齐名山这番做派不甚理解。

  “出招吧,若是我先出招,你就没机会了。使出你在宗派大比上的最后一招,也是唯一的一招,不留遗憾。”

  齐名山环抱双臂,说到最后,竟转身背对着?骷,好似全然不将?骷放在眼里。

  众星宗弟子一片哗然,不管齐名山比?骷强过多少,但?骷突破奥义境、加入星炎宗的经历,让众多人族星宗弟子都极为佩服。现在齐名山这般做派,却是被众星宗弟子认为,这是对?骷非常不尊重的一种行为。

  “齐名山你过分自信了!”

  ?骷神色冷然,齐名山毫不客气地回应道:“是不是过分自信,你出手就知道了。”

  连在登天台下稳固心神意识的鹿青崖,都赫然睁开双眼诧异地看向齐名山,在他的印象里,齐名山可不是这么自大的一个人。

  “夺魄抽筋!”

  ?骷猛地朝齐名山扑去,蛇尾似鞭子般朝齐名山身躯上环绕,双臂成爪,指尖上闪过两道幽光,攻向齐名山的灵台。

  原来?骷的诸多动作都是虚招,唯有攻向齐名山的两道幽光,才是真正的攻招。

  “让你出尽全力,你却出招试探,简直是在找死!”

  齐名山摇摇头,手上出现两柄四寸长的匕首,反手握着,一手虚、一手实,以虚对虚、以实对实,虚握的匕首应对?骷的蛇尾,握实的匕首却是毫不犹豫的朝?骷的两道幽光斩去,将?骷指尖射出的两道幽光一一斩落。

  “匕首……”

  哪怕是在法界中的凡俗生命,使用匕首的修行者都是极少的存在。而使用匕首的人往往对自己的身法极为自信,同时性格也应该相当冷静才是,齐名山又为何在登天台上说话如此自大呢?

  夜轻寒细细看了一眼齐名山手上的匕首,好像又算不上奥义法宝,只是质地较为坚硬的金属武器。

  “你来接我一招夺魄抽筋!”

  “什么?”

  眼见齐名山如自己之前那样,压低了身躯扑过来,?骷大吃一惊,齐名山怎么会夺魄抽筋?

  要知道这招‘夺魄抽筋’乃是?骷结合自身吞噬的法则神兽枯骨的天赋传承,所演化出的杀招。虽不是从未施展过,但也从来没有教授过任何人。此时齐名山施展出这一招夺魄抽筋,却是形神具备,好像真会一般,自然令?骷大感吃惊。

  “你……这是列星随旋,日月递?荩 ?/p>

  ?骷刚说出个‘你’字,奥义傀儡就化为了粉碎,等将这句话完全说出来以后,?骷的本尊就已经在登天台上显出身形来。

  一众星宗弟子大惊失色,连夜轻寒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但明白?骷这句话意思的星宗弟子,却是在惊呼的瞬间立马紧捂住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惊恐的事一般。

  “哼!”

  不待登天台宣布自己获胜,齐名山却是对着?骷不屑冷哼一声,先行下了登天台,只余下神情羞愤地?骷还留在登天台上。

  “武师姐……”

  武莺莺神色郑重,“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不是事事都了解的。只是听闻这‘列星随旋,日月递?荨?且恢终?鲜?拧6??殴嬖蛘嬉猓?詈蟠锏侥芄徊党夥ㄔ蛘嬉獾乃枷搿!?/p>

  夜轻寒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那些明白这句话意思的星宗弟子,神情都是莫名惊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