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62章 又是偷袭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乌支麒不明白为何刚才自己好像着了魔一样,竟然在登天台上幻想起自己击败了夜轻寒,接着一路挺进宗派大比前十,经过一番苦战后,终于获得这次宗派大比的第一名。

  等乌支麒正幻想到自己进入止境洞内,开始领悟法则真意的时候,就被夜轻寒打下了登天台,也打破了乌支麒的幻想。

  “你、你偷袭我?”

  乌支麒不甘心啊,自己连天赋传承都没来得及使用,就被打下了登天台。

  若是在使用天赋传承后,乌支麒不敌夜轻寒,乌支麒自然输得心服口服,但现在乌支麒认为自己是莫名其妙地被打下登天台,自然心头郁结,输得极为不甘心。

  “听得没有,又是偷袭!祁连玉是如此,乌支麒也是如此,这夜轻寒除了会偷袭人,再不会别得了。”

  “你怎么不说是那祁连玉和乌支麒蠢,居然在登天台上开小差,被人偷袭也是活该。”

  “应该说这炎宗弟子运气极好才对,连续两轮都遇到可以偷袭的对手。要不是知道他只是个没有根脚、没有师承,土著法界出生的土著,我都要怀疑祁连玉和乌支麒是不是故意输给他的了。”

  星宗弟子议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说到后面,人人都对夜轻寒的运气啧啧称奇。

  “你们错了,要说运气,这炎宗弟子还不一定能和胡师兄比得了。”

  “哈哈,那是自然……”

  想到与胡世凯对战的马凌云,星宗弟子哈哈大笑,那马凌云本是狐族半兽人和人类杂交所生的异族,偏偏给自己改个名字叫马凌云,表示自己有凌云之志,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是异族。

  为了证明自己是人族,马凌云还日夜都和这些人族弟子厮混在一起,虽然外貌相似,但人族弟子还是不承认马凌云是人族,日夜以欺辱马凌云为乐。

  而胡世凯就是平日里欺负马凌云比较多的人,以至于到了登天台上,一遇到和胡世凯对战,马凌云却是怕得连登天台都不敢上,就自动认输了。

  “好样的,夜师弟!”

  在夜轻寒下了登天台后,武莺莺兴奋地直想跳脚,“别管他们的所说,不管是不是偷袭,反正总算是咱们赢了。赢了就比什么都强!”

  “放心吧,武师姐,我不会理会他们说什么的。”

  见夜轻寒看向自己这个方向,屠誊冷哼一声,说道:“哼,不过又是一次偷袭得手而已,看你能得意多久。”

  “大爷说了,要看看这个炎宗弟子运气到底有多好。”

  一旁的胡友德没有说话,只是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已经出星炎宗办事的屠家大爷,片刻后才开口转达了屠家大爷回复的意思。

  “你是说?”

  屠誊眼前一亮,胡友德点点头道:“第四轮,这夜轻寒会对上??。”

  “??!”

  知道在第四轮将??安排给夜轻寒,是为了不让在场的星宗弟子,觉得夜轻寒是被有意针对,屠誊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冷笑,“他输定了!”

  “这??本来是内定给鹿青崖和齐名山解决的,第四轮让这夜轻寒对上??,相当于是让他享受了鹿青崖和齐名山的待遇。即使输了,这夜轻寒也应该值了!”

  “哈哈……”

  胡友德的话,让屠誊朗声大笑,身旁的屠家派系弟子也大笑附和。让屠誊看着现在不再对自己唯唯诺诺的胡友德,越来越有好感了。

  屠誊众人还不知道,自己一堆人里,修为最高的马超星,已经对胡友德起了杀心。只要胡友德敢外出宗派,马超星就会将胡友德在宗派以外暗杀,出了心头那口恶气。

  凡俗生命还有‘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的说法,在马超星看来,就是胡友德多事去禀告屠家大爷,才导致自己少了一次去止境洞参悟规则真意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若非胡友德多事,马超星又怎么会被夜轻寒当着这么多星宗弟子的面嘲笑。在马超星心里,恨胡友德更胜嘲笑自己的夜轻寒一筹。

  ……

  登天台空间中,白茫茫一片,没有日月星辰,没有风霜雨雪,自然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夜轻寒只能大致估算在宗派大比第二轮即将结束的时候,大概是过了三天时间。

  宗派大比第二轮结束时间,一点也不比宗派大比第一轮的时间短。

  表面上宗派大比第二轮比之宗派大比第一轮时,人数少了一半,但这晋级到第二轮的一万人,却更加强大,对战时也更为谨慎。所以耗费的时间,并不比宗派大比第一轮短多少。

  宗派大比第二轮,有资格争夺前十名次的鹿青崖、齐名山、胡世凯、张东德、张淳立、李辉才、李辉申兄弟等人,对战的都是修为普通的二星弟子,所以无一例外,全都晋级到了第三轮。

  只有马超星是对战的异族生命雷犸,但也成功晋级到了第三轮。

  如同宗派大比第一轮结束时那般,没人的空间处,显出了数十道空间之窗,喷发出打量斑驳的混杂能量。

  夜轻寒赶紧吸收起这些能量,补充自身的法界伟力。别的星宗弟子可以不在乎,但夜轻寒却知道接下来,不会为自己单独挪移天火之力而来。所以夜轻寒得多吸收一些混杂能量,好在补充了自身的法界伟力,再多吸收一部分来转化成天火之力。

  夜轻寒对黄岭!

  在宗派大比第三轮开始不久,登天台上就排布到了夜轻寒的名字。

  “夜师弟,看来有的人不想看到你,想让你早点离开登天台。”

  武莺莺面带戏谑,夜轻寒一摊手无奈道:“那就十分抱歉了,我这次来参加宗派大比,抱得更多的是来学习之意。即使输了比赛,我也没准备离开,会一直留在登天台学习诸位师兄弟的技法,等到宗派大比完全结束以后,才会离开。”

  “自视甚高的蠢货!”

  屠誊制止住身旁几个‘暴跳如雷’的屠家派系弟子,冷冷盯着夜轻寒和武莺莺一唱一和,心中暗自冷笑。

  夜轻寒和黄岭的对战,会突然被挪到这么靠前的场数来,完全是因为屠誊的大伯,为了将之前让屠誊进入宗派大比前十名次的计划拉回正轨,才将夜轻寒第三轮上场的时间更改,而并非有心针对夜轻寒。

  “这黄岭我也不认识,托了几个人面甚广的师兄、师姐问询,也都不太清楚这黄岭的来历,所以你上登天台以后,自己见机行事,多加小心。”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登天台上二人,实力差距极大,胜负片刻就会揭晓。武莺莺立马将打探到的消息,说给夜轻寒听。

  见夜轻寒久久不见,武莺莺秀眉一凝,“夜师弟,为何不说话,难道是在怪我这次没有帮你打探到消息?”

  “当然不是,武师姐说得那里话。”

  夜轻寒反应过来,连忙致歉,“我是在想,武师姐你虽然没有打探到任何消息,但其实这已经是一个消息了。”

  “为何?”

  夜轻寒笑道:“这黄岭不是这次新入宗的二星弟子,也就是说这黄岭加入星炎宗最少已经是千年以上。在星炎宗上千年,即使平日里再深居简出,也不可能不与人接触。现在黄岭的消息一点也打探不出,只能说明有两个可能!”

  “哪两个可能?”

  “一是这黄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又有极大的破绽,很容易被人发现并看穿,所以平日里从不与人接触。二是这黄岭在加入星炎宗以后,就一直躲在居所里潜心修行,直到这次宗派大比才出来一鸣惊人。”

  夜轻寒虽说不管是宗派大比的第一轮,还是第二轮,都将参赛的弟子牢记在心,但对于各个弟子的名字,却记不得,只有等到黄岭上登天台后,夜轻寒才能将黄岭和自己的记忆对上号。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你都要多加小心。”

  夜轻寒点点头,在登天台上的二人结束对战以后,就上到登天台静静等待黄岭到来。

  黄岭是个六尺三寸身高的男子,一上到登天台,夜轻寒就与记忆里的黄岭对上号了。

  在宗派大比第一轮和第二轮里,这黄岭对战的都是普通二星弟子,虽不见这黄岭使出某些惊艳的技法,但赢得对方,都是比较轻松的状态。所以即使这黄岭不再此次预估宗派大比前十名次内,也不可小觑。

  毕竟直到现在夜轻寒都是被一众星宗弟子,认为是运气极好的偷袭得手,才能一路晋级到第三轮的比赛中来。谁又能料到这次宗派大比前十的名次,必定会有夜轻寒一席之地。

  “……”

  夜轻寒本欲说些什么,但见黄岭目光空洞,随即拱拱手,闭口不谈,将自身的奥义傀儡凝聚。

  “你就是那个两轮偷袭得手,才得以晋级的炎宗弟子?”

  黄岭也凝聚了自身奥义傀儡,将本尊隐匿,便朝着夜轻寒所在的位置腾挪过去。

  “这次还准备继续偷袭么?”

  夜轻寒眉头一蹙,这黄岭本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夜轻寒自信自己没有看错,但这黄岭一动起手来,嘴上却不饶人,说出的话仿佛利刃一般,想用来直刺夜轻寒的心。

  “黄师兄,不必多费唇舌了,你这些话还扰乱不了夜某的心神。”

  夜轻寒与黄岭相互试探了对方一招,都没寻到对方的破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