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71章 二次洗牌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下了登天台以后,并没有太过关注接下来的对战。

  因为夜轻寒知道第八轮的晋级赛,才是重新洗牌的一轮比赛。所以在第七轮的晋级赛里,不管是天才弟子,还是异族奥义境生命,都不会被安排到一起,会让大家都有个喘息的机会。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十七场对战里,所有的天才弟子和异族奥义境生命,都通过了晋级赛,成功晋级到了第八轮。

  倒是武莺莺之前所说的几个有机会进入前十名次的普通弟子,有两个被淘汰出局,分别是廉奋和邓星。再除去被夜轻寒淘汰的王春,就只剩下丰中、那坤、张行三人。

  只是在不少人心里,已经将夜轻寒的名字,加在了这次有机会进入前十名次的普通弟子之列。

  “夜师弟,第七轮晋级赛过后,现在只剩下四十人了,也是每届宗派大比第二次洗牌的开始,下一场你遇到的对手肯定不简单,你要下心点。”

  在和王春的对战中,夜轻寒展露了自己的真实实力后,武莺莺对夜轻寒的态度却是敬重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虽然对夜轻寒亲近,但有什么决定都是直接替夜轻寒做主。

  前世的无上真意,害得武莺莺太惨,导致现在武莺莺找回了所有夙世记忆,也记不起前世的无上真意,但对‘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的领悟,武莺莺可以说并不输给夜轻寒。

  所以武莺莺才会自信说,要进入宗派大比的前十名次。只可惜出师不利,第一轮就遇到了马超星这个领悟了星象真意的天才弟子。

  虽说星象真意只是一门下等规则真意,但却已经足够让马超星在武莺莺这类普通弟子面前,竖起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地鸿沟了。

  ……

  “屠少,是第七场。”

  “知道了。”

  一名屠家派系弟子在屠誊耳边低声说道,屠誊立时转头通知身旁的马超星,“马师兄,你和那夜轻寒的对战是第七场。”

  “放心吧,屠少我一定会将他打败的。”马超星眼见微微眯起,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

  屠誊讪讪一笑,身旁的胡友德收起传讯玉符,表情凝重的对二人说道:“屠少,马师兄,大事不妙,刚才黄伴传讯来了。”

  “大伯他说什么?”

  屠誊径直问道,这黄伴是屠家大爷的管家,也是最忠心的奴仆。不过黄伴一向只打理屠家大爷的家事,此番传讯给胡友德,应该是屠家大爷有话要说或是有事要吩咐。

  “听说灵芝山不满咱们屠家,在这次宗派大比的动作太多,所以让排布对战场次的理事弟子,更改了马师兄第九轮对战的场次。”

  “我要和谁对战?”

  胡友德再次翻了翻传讯玉符,确认了一下,“是领悟了规则真意的张淳立。”

  “灵芝山这群人真是多事!”

  屠誊愤懑不平地喝骂起灵芝山,这灵芝山不是说的某座山头,乃是屠家派系弟子一向代指的某位星炎宗大能的名字。屠家派系的这些二星弟子,还不敢大张旗鼓的说出这些大能的名字,否则必然会被这位大能感应到。

  不过这种阻拦后辈‘进阶’之路的事,这位灵芝山大能肯定不会亲自出面,定然是让旗下的弟子出面,所以屠誊才会骂灵芝山这群人多事!

  “张淳立……”

  马超星双眉不展,他与张淳立虽然没有对战过,但心中着实没有必胜的把握。若是自己胜不了张淳立,那自然无法完成和屠家的约定,自然也就无法获得屠家承诺的奖励了。

  马超星叹息一声,“屠少,这一轮赢了那炎宗弟子过后,我会拼尽全力出手,至于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

  马超星心中对张淳立,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一番话让屠誊的心也高高吊起,让二人思绪飞转。

  二人心中唯一没有思考的就是夜轻寒,在马超星心里,夜轻寒着实谈不上变数,遇上他马超星是必败无疑。

  ……

  “张师兄,屠家那边已经得知第九轮,你会和马超星对战的消息了。”

  “无妨,不管各人各家在台下有多少小动作,上到登天台,凝聚了奥义傀儡,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谁也做不得假,只能公平一战……”

  马超星对战雷犸那一场,让众多星宗弟子对马超星印象颇深,张淳立也不例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皆是认为马超星对战雷犸那一场,不管是计谋还是出招时机,都用得恰到好处。

  张淳立即将与马超星对战,内心其实也没什么把握,反而有些焦虑,只是当着几名师弟的面,却是不能将这种焦虑的心情暴露出来,免得几名师弟也受到自己的影响,不能冷静的帮自己分析第八轮二次洗牌以后,自己会面对到的对手。

  同样的剧情,也在张淳立阵营上演,同样是和屠家阵营一样,未曾将夜轻寒放在眼里。张淳立和马超星,都当夜轻寒只是下一轮的绊脚石而已,随脚就可以将夜轻寒轻易踢开,他们二人,才是彼此真正的对手。

  至于鹿青崖和齐名山,从这次宗派大比开始,彼此的眼中,就只有对方。其余人不管是领悟了规则真意的天才弟子,还是夜轻寒这类以黑马姿态冲到四十强的普通弟子,都不过尔尔。

  ……

  第一场,张行对冯立松,张行胜!

  张行一脸高傲地下了登天台,还不知道自己在某些人眼中,已经是下一轮张淳立对战的牺牲品。

  一直到第六场,是异族奥义境生命犴?从胍幻?胀u?堑茏佣哉剑??蟊愠鱿至艘骨岷?拿?郑?崾疽骨岷?唇?系翘焯ǎ?渭拥谄叱《哉健?/p>

  夜轻寒对马超星!

  夜轻寒瞳孔一缩,没有理会身旁一脸怒气的武莺莺。只是在心头暗道,这屠家还是不准备放过自己,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或许是自己之前表现的太软弱,才会让屠家以为自己软弱可欺。

  “我还以为屠家这些人已经放弃了,没想到在这里等着你。”

  武莺莺愤怒过后,面带忧色,在她看来,将夜轻寒和马超星排布在一起,夜轻寒即使将‘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修行得再出神入化,都敌不过马超星的星象真意。

  正所谓真意一出,谁与争锋!

  放在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里,有规则真意傍身,与没有规则真意傍身的奥义至圣者,差别都极大。所以四星弟子和三星弟子二者的地位,才会一个在天上,一个在低下。

  这样的差距,放在两个二星弟子身上,自然更是明显。就如同武莺莺自己面对马超星一般,犹如面对一条不可跨越的天地鸿沟。

  “……”

  夜轻寒在思虑到了登天台上,该如何给予马超星雷霆一击,却被武莺莺误认为夜轻寒在担心,当登天台上的异族奥义境生命犴?椿袷は绿ǎ?漭狠合胍?敌┦裁矗?站烤醯盟凳裁炊疾缓鲜剩?荒苎壅稣鐾?乓骨岷?狭说翘焯ā?/p>

  “马师兄,一定要多给那夜轻寒好看。”

  听到一众屠家派系弟子的起哄,马超星强笑一声,跃上登天台,他自信能够战胜夜轻寒,但依照夜轻寒前两轮的表现来看,马超星想要像戏弄庸手那般戏弄夜轻寒,却是做不到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哄夜轻寒与自己完成之前的赌约。

  “啧啧,这不是偷袭圣手么?没想到你这种人都能一路晋级到第七轮,实在是老天不长眼啊。”

  一上到登天台,马超星故意不凝聚奥义傀儡,对夜轻寒冷嘲热讽,想要刺激夜轻寒与自己完成之前的赌约,这样才有可能做到羞辱夜轻寒。

  “我想偷袭圣手再如何不堪,也比不上马师兄临阵脱逃吧?”

  “谁临阵脱逃了?只是在排布对战场次,确实轮不到我做主而已,所以这件事也的确怪不得我。现在我们在第七轮遇上,那自然可以完成之前的赌约,就是不知道你这个炎宗偷袭圣手还有没有这个胆量?”

  听夜轻寒自己主动提起之前的赌约,马超星不怒反喜,只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愤怒的表情,殊不知夜轻寒也是故意在他马超星下套。

  “那我可管不着!我只知道我在提出下一轮对赌的时候,马师兄你是亲口答应我俩是可以在下一轮对赌的。”夜轻寒不屑道:“若是马师兄做不到,又为何要答应夜某,这不是徒惹人耻笑么?”

  马超星眼皮一跳,当时夜轻寒提出下一场双方对战,完成赌约时,自己应屠誊的话,答应了下来。此时却是容不得自己辩驳。

  马超星默然无语,局势僵持下来,正当马超星暗道,看来这一轮的对战是达不成羞辱夜轻寒目的的时候,却意外听到夜轻寒答应了下来。

  “不过马师兄既然再次提起这赌约,我夜轻寒要是不赌,恐怕会被星宗的师兄弟看扁。”夜轻寒一挑眉,“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赌约的内容要改一改。”

  “你想怎么改?”

  夜轻寒还未回答马超星的话,登天台下的武莺莺就已经跳脚了,“蠢货,明知道会输,还答应马超星对赌干什么?疯了么?”

  只是武莺莺这一番话,登天台上的夜轻寒和马超星却是听不到。因为星炎宗大能怕登天台上对战的弟子被影响,所以在登天台上布置了‘闭静阵法’,登天台上的谈话,登天台以外的人都可以听到。但登天台以外的对话,登天台上的弟子却是一句都听不到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