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78章 ?须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一击过后,齐名山再次斩下?须的灵魂和牺牲两颗头颅。

  齐名山本想一次性斩下?须三颗头颅的,但无奈何斩下?须的灵魂和牺牲两颗头颅,已经是齐名山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在斩下?须的灵魂和牺牲两颗头颅时,齐名山也是再次被?须攻击到。三次伤害加起来,齐名山肉身上的伤,已经达到了重伤的程度。

  当看到?须的灵魂和牺牲两颗头颅,再次缓缓生长出来,高傲的齐名山头一次心内产生了几许颓然。

  登天台空间里的星宗弟子,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齐名山为何突然停下,不再对?须发起进攻。

  “大热倒灶!”

  天才弟子张东德被一群辅助他的师兄弟簇拥着,见到这一幕,摇了摇头,似乎确定齐名山会输在?须的手里。

  “没道理啊……”

  武莺莺表情喃喃,“人人都说‘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耄?仟y须这些异兽奥义境弟子最大的克星,齐名山怎么会在?须面前落下风呢?没道理呀?”

  夜轻寒也是眉头紧蹙,难道齐名山真会输在?须手里?

  夜轻寒抱着这样的想法,并非是对齐名山心心相惜,而是齐名山采取这样以伤换伤的打法,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即使齐名山一开始没有看出?须的破绽,那也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强切?须的九渊?首,导致齐名山被?须以伤换伤成重伤。

  这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夜轻寒还不知道齐名山会这样做,完全是因为自己抢走了二星弟子第一人的称号,否则齐名山不会想着要将?须的九渊?首全都切下,来证明自己强过夜轻寒,证明自己才是当代二星弟子的第一人!

  ……

  “真的要这样做?”

  正在齐名山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收到一个传音,让齐名山面色阴晴不定。

  传音是齐名山的师尊传来,齐名山的师尊传音来告诉齐名山,?须的破绽所在。因为犴?凑绞ち死罨圆牛?衷谝丫?芄晃热胝饨熳谂纱蟊鹊那笆??巍k?云朊?降氖ψ鹫飧鲂《?鳎?词窃谥诙嘈窃凭哟竽艿哪?硐滤?觥?/p>

  而齐名山的师尊,此刻正在登天台上方的一所星云居内。

  “只是这样做,岂不是违背了自己向来坚持的原则?”

  齐名山略显迟疑,“只是自己不依照这个破绽攻击?须,继续耗下去,那输得人就一定会是自己……”

  原来?须的九渊?首,看起来威风凛凛,力量雄浑,其实只是?须力量输出的九个输出口,真正的法界伟力核心是藏在那短不过一寸的尾巴上,也就相当于人族奥义境修行者的灵台所在。

  而?须的九渊?首中,又有相当奇特的牺牲头颅。只要?须在受伤前,提前开启牺牲头颅的力量,那当?须恢复伤势或是重新生长自己的头颅时,所消耗的法界伟力,比起正常恢复伤势所消耗的法界伟力,起码要减少百倍。

  所以只有将?须的尾巴斩断,才能将?须真正杀死。不然不管斩下?须头颅多少次,都不可能杀死?须的,也不可能让?须的法界伟力消耗多少。

  最终齐名山还是决定要拿回自己二星弟子第一人的称号!

  “?须,你死定了!”

  齐名山用法界伟力暂时傀儡肉身的伤势,身形一抖,就消失在登天台上……

  “不好!”

  ?须在齐名山消失的瞬间,预知头颅便预知到一阵不妙之意,随即?须就感受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

  “恶念丛生!”

  当看到齐名山的匕首散发着寒芒,在自己尾部出现,?须立刻知道要遭,后腿反踢齐名山的手腕,接着恶念头颅猛地回头,朝齐名山喷出一口恶念,想将齐名山逼退。

  “恶念丛生!”

  齐名山不管不顾,硬受了?须的后腿一踢,强忍着手骨破碎的疼痛,切下了?须不到一寸长的尾巴,再将?须的恶念一口吞下,随即张口一喷,将?须的恶念多出十倍喷出来,喷向?须。

  “修行了列星随旋日月递?菟枷耄??业亩衲疃几彝蹋?朊?侥愠僭缁岜涑筛龉治铮 ?/p>

  ?须在肉身破碎的瞬间,将这句话呐喊出来。不敢这句话隐隐有针对列星随旋日月递?菟枷氲囊馑迹??孕窃凭由系拇竽埽?讵y须刚开口的之时,就将?须的声音封住了登天台上,登天台空间的其他星宗弟子,倒是没有一个听见。

  齐名山,胜!

  ?须的本尊在登天台上显现出来,恍然间,?须的九渊?首每一颗脑袋,都仿佛变成了恶念头颅,嘴角无声牵动着,想要怒吼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强忍住。

  ?须一跃跳下了登天台,齐名山却是眼皮一跳,因为在?须跳下登天台之前,?须对齐名山无声说了一句话,齐名山从?须的口型里,看出?须说的是‘这一次我不是输给你’。齐名山立时知道?须看出了些什么,只是没有胆子说破。

  星炎宗的人族弟子和异族、异兽弟子,往往都是相互屏蔽了彼此的传音,所以?须无声对齐名山说出的话,也被不少精读唇语的星宗弟子看了出来,一个个看着齐名山若有所思。

  倒是张东德阵营,所处的位置是在?须的身后,刚巧没看到?须的唇语。在见到齐名山受了重伤以后,反而轻易找到?须的破绽,将?须一击必杀,让之前判定齐名山输定了的张东德面色难堪。

  ……

  “这齐名山真是走了步昏棋……”

  武莺莺咂咂嘴,对齐名山颇为惋惜,即使现在赢了?须也没能落个好,反而让不少读懂了?须唇语的星宗弟子,对齐名山以往的崇敬轰然倒塌,在心里对齐名山暗自鄙夷。

  夜轻寒自然也读懂了?须的唇语,也猜到了整件事的全部经过。

  参加这次宗派大比的十三名异族奥义境弟子里,??可以说是最强的,其次当推犴?矗??y须和?2?蜿都是最弱的。

  但因为登天台特殊的比赛规则,最强的??被夜轻寒轻松淘汰出去,最弱的?须和?2?蜿却是一路高歌,?须更是差点将这一代二星弟子里的第一人齐名山淘汰出局。所以?须才会在输了比赛后,用唇语含含糊糊的透露出自己是输在星炎宗大能手里,而不是输在齐名山手里。

  不过这只是一般星宗弟子的看法,夜轻寒却是赞同武莺莺所说,“齐名山的确是走了一步昏棋。他若不是连续三次强切?须的头颅,受了重伤,也不至于差点被?须反败为胜。”

  武莺莺同意的点点头,“而?须的九渊?首,又是?须的力量输出口,齐名山非要去强切?须的九渊?首,自然会被重伤。”

  “对,没错!所以齐名山应该在第一击强切失败以后,就改变策略进攻?须的其他部位。以齐名山的攻击速度和流速身法,?须只有被动抵御的命,迟早会被齐名山找出尾部的破绽。”

  一旁的数十名星宗弟子竖起耳朵偷听,隐隐已经成为二星弟子第一人的夜轻寒,对齐名山和?须一战的分析。

  一名星宗弟子请教夜轻寒,齐名山是如何看出?须尾部破绽的。夜轻寒却只是笑笑,并未回答,让这名星宗弟子脸色一变,以为夜轻寒不肯搭理自己,随即愤愤然远离了夜轻寒。

  “夜师弟,你得罪人家了。”

  武莺莺捂嘴偷笑,夜轻寒一摊手,显得颇为无奈,“你知道的,这件事不能说出口的。”

  ……

  第八轮结束后,晋级到第九轮的二星弟子,就只剩下二十人了。而经过第八轮的洗牌,晋级到第九轮的异族奥义境弟子,也就只有犴?匆蛔鹨焓蕖?/p>

  而晋级到第九轮的天才弟子,除夜轻寒以外,就只有鹿青崖、齐名山、张东德和李辉才的胞弟李辉申,五人在内了。

  第九轮的对战过后,就会决出此次宗派大比的前十名次,之后才是前十名次排位的争夺。所以在第九轮的时候,一定会有一名天才弟子,被安排去淘汰犴?础?/p>

  按照星炎宗往届宗派大比的潜规则,夜轻寒、鹿青崖、齐名山都是已经各自淘汰了两名异族、异兽奥义境弟子,与犴?炊哉降目赡苄约?汀k?蕴蕴??吹闹厝危?Ω没岜话才旁谡哦?潞屠罨陨甓?松砩稀?/p>

  一想到这个可能,张东德和李辉申全程黑着脸。

  不说犴?雌?裎?梗?蓟姑挥惺褂霉?旄炒?校?馐轻?吹摹?裘馨艘粜木鸵丫?愎蝗枚?送妒蠹善髁恕h羰轻?丛傥?x撕屠罨圆哦哉绞钡慕萄担?湎掳艘粢艚谑保?傩⌒囊恍??且?ふ哦?潞屠罨陨昕梢运凳鞘值角芾础?/p>

  此时,已经被淘汰的星宗弟子,纷纷退远了些,让晋级到第九轮的天才弟子和普通弟子,暴露在登天台下。除了各自辅助这些晋级弟子的师兄弟,其余的星宗弟子全都远离了登天台三丈距离。

  张东德和李辉申再听到身旁辅助弟子的耳语后,神情松懈下来,夜轻寒看到二人的表情后若有所思。

  而实力极为接近天才弟子的三名普通弟子,丰中、那坤、张行也都无一例外晋级到了第九轮。

  剩余的十一个晋级弟子,就全都是普通弟子了,其中一人正是这届宗派大比,不少星宗弟子眼中的另一匹黑马屠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