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89章 独霸登天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你……”

  犴?雌?保??姑坏莱龈鏊?匀唬?捅黄朊?酱蚨希?澳闶裁茨悖??约盒扌械墓Ψǎ?怯墒裁茨芰抗菇u?啥疾恢?溃?褂惺裁春媚愕模俊?/p>

  “噗嗤……”

  武莺莺噗嗤一声,捂嘴笑了起来,没想到骨子里就很自傲的齐名山,损起人却是一张嘴不留情。

  “哼!”

  齐名山冷哼一声,下了登天台。

  实则,齐名山与犴?吹亩哉街校?朊?降娜馍硪苍诒会?创虮?u庋?慕峁??谄朊?娇蠢矗?淙磺抗?寺骨嘌铝匠铮?词窃恫蝗缌秸谢靼茚?矗?烊饔?帽热?囊骨岷??/p>

  所以齐名山一路走下登天台,双眼不曾看过前面的路,而是一直紧盯着夜轻寒,导致张东德、李辉申派系的师兄弟,连连避让这招惹不起的齐名山,搞得张东德、李辉申两个派系的师兄弟心头怨声载道。

  “这正是被犴?吹摹?裘馨艘簟?鸪雒?x耍俊?/p>

  武莺莺刚刚才夸了齐名山,这时见到齐名山紧盯着自己的夜师弟,却是毫不留情的开始嘲讽起了齐名山。

  武莺莺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声音却不小,齐名山自然知道武莺莺说的是自己,齐名山骨子里极其高傲,高傲的连计较都不愿意和武莺莺计较。只当自己听不到武莺莺所说的话。

  夜轻寒也将武莺莺制止,不让武莺莺再对齐名山继续嘲讽下去,免得齐名山真的恼羞成怒。

  “接下来该谁了?”

  张东德在人群里一阵张扬,左右环顾,观察的都是天才弟子,至于几个普通弟子,张东德却是没将几个普通弟子放在眼里。

  “人要有自知之明,该谁了,心里没点数么?”

  李辉申阵营里一名辅佐师弟,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的李师兄,一定比我张东德强了。”

  张东德听到声音是从李辉申阵营里?_出来的,立眉瞪眼,毫不客气的对李辉申的辅佐师弟怼了过去。

  在张东德看来,这实力越弱的人,才应该越早上登天台,强的人就应该留在原地,等着对手来挑战。

  在张东德看来,自己是绝对比李辉申要强的。就连异族奥义境弟子里数一数二的存在,犴?炊际钦庋?衔?模?罨陨暾笥?母ㄖ?茏樱?瓜胛?罨陨瓯绮担?翟谔?蕹芰耍?/p>

  “张师兄,你别误会李师兄他们的意思。”

  这时,鹿青崖阵营里,性格跳脱的陈师弟却是叫了起来,唯恐天下不乱,“李师兄他们的意思是说,你和李师兄可以一起上登天台分出胜负了。剩下的夜师兄、齐师兄,和我们的鹿师兄,你俩遇到的时候,直接认输就可以了。”

  张东德和李辉申脸色一下,都变得非常难看。

  陈师弟的话,明显是在变相侮辱二人,让二人认清形势,犴?次茸?诹?嵌?酥灰?殖鏊?堑谒拿堑谖迕?涂梢粤恕v劣谇叭??恼?幔?驼哦?潞屠罨陨甓?巳词敲皇裁垂叵盗恕?/p>

  “噗嗤……”

  “谁,是谁在嘲笑小爷我?”

  张东德和李辉申正在面色难堪的时候,却是不知从哪儿传出一声嗤笑,让张东德大怒,立时回头找寻,见是武莺莺在捂嘴偷笑,正要发作,却见夜轻寒在冷冷盯着自己,张东德心头的怒火立时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瞬间熄灭。

  “你想做什么?”

  见武莺莺后颈一缩,好像被张东德吓到了,夜轻寒冷声问道,自从夜轻寒加入星炎宗以来,这武莺莺是整个星炎宗对夜轻寒最好的人。如果撇开盘皇不谈,武莺莺对夜轻寒的帮助,可以说是现目前为止,在整个三千维度时空,对夜轻寒帮助的人了。

  “夜师兄,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这位师姐明艳动人,飘然若仙,才多看了两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张东德赶紧转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实宝宝的样子,倒是让夜轻寒哑然失笑。

  “算了吧,武师姐。”

  夜轻寒盯着张东德,征询武莺莺的意见,武莺莺俏皮的吐着舌头点了点头,她倒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而且也是武莺莺不小心嘲笑出声,要说有错也应该是武莺莺有错才是。

  现在张东德被夜轻寒吓得自动认错,武莺莺又怎么会揪着不放。

  这时,张东德和李辉申,再看向夜轻寒、鹿青崖、齐名山三人,三人都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显然对陈师弟的颇为赞同。

  “既然如此,李师兄,就让我们先分出个胜负吧!”

  张东德当先踏上登天台,一副当仁不让的模样,李辉申也跟着上到登天台,好像二人都对夜轻寒、鹿青崖、齐名山三人默认的态度认同了。不过张东德、李辉申二人,之后在面对夜轻寒三人时,会不会老老实实的主动认输,还是个未知之数。

  “李师兄,承让了!”

  区区两弹指的功法,二人就分出了胜负,张东德以极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李辉申,顿时一脸得意的跳下了登天台。而李辉申也是光棍,面色阴晴不定的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后,便对夜轻寒、鹿青崖、齐名山三人,自动认输了。

  而李辉申在对夜轻寒三人认输以后,就等于默认自己是第五名的名次。所以又到了张东德上登天台,对夜轻寒三人进行挑战。

  刚从登天台下来的张东德,没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又重新朝登天台上走去。在张东德上登天台时,正好和跃下登天台李辉申面对面碰上,张东德心头气恼,忍不住对李辉申嘲讽起来。

  “蠢货,他们叫你认输就真的认输了,连打都不敢打,真是丢尽?大人的脸。”

  这?大人正是李辉申和大哥李辉才的师尊,张东德这么一说,倒是真让李辉申后悔起来,害怕师尊真的会怪罪自己,丢了他的颜面。回到自己的阵营后,李辉申就开始愣愣发呆,连李辉才叫了李辉申名字许久,李辉申都没反应。

  “浪费时间!”

  齐名山见张东德上到登天台后,就选择了自己做他的对手,而不是主动,顿时冷哼一声,对张东德颇为不满。

  “哇,这张东德是不是飘了,居然敢对齐师兄对手。”

  “以他的实力,居然不主动认输,真是条不知所谓了。”

  星宗弟子议论纷纷,交头接耳,显然都对张东德挑战齐名山的动作看不太懂。讨论到后面,大多都对张东德充满了鄙夷。

  到了排位赛的这一轮,张东德、李辉申这些天才弟子的绝招和规则真意,都早已经暴露出来,这些星宗弟子自然会认为前三名次的争夺,才是最精彩的。而在这些星宗弟子看来,张东德虽然是天才弟子,但和夜轻寒、齐名山这些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所以这些星宗弟子,自然一个个都不待见张东德。而这些星宗弟子鄙夷张东德的声音,传到辅佐张东德的师兄弟耳朵里,一个个也是面红耳赤。甚至在他们眼里,也是认为张东德这样的动作,太过浪费时间了。

  “开始吧,我让你三招!”

  齐名山站定后,凝聚了自身的奥义傀儡,“三招过去,你要是能将我逼退半步,那你我就算平手了!”

  “此话当真?齐师兄?”

  张东德眼前一亮,能和齐名山这个当代二星弟子第一人战成平手,那他张东德也定然会借助这场和齐名山的对战,在星炎宗内扬名立万了!

  “当然,我齐名山又怎么会诓骗你!”

  “那好,齐师兄,接我第一招……”

  张东德朝齐名山合身扑了过去,气势十足,仿佛脚下跟随着成百上千只下山猛虎……

  “这张东德上当了!”

  夜轻寒看着张东德的动作忍俊不禁,心头暗道,这齐名山也不是骨子里那么高傲,对敌时的策略,不管是面对张东德,还是之前的犴?矗?蓟故峭?苹?摹v皇悄轻?炊云朊?搅私馍跎睿?19挥猩系薄?/p>

  而正因为犴?炊云朊?教??私猓?贾箩?炊宰约夯姑挥卸云朊?搅私饽敲瓷睿??圆呕崾淞撕推朊?降亩哉健?/p>

  “夜师弟,此话何意?”

  武莺莺对夜轻寒的话颇为不解,“以齐名山的实力,强过张东德不止一筹。‘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耄?侄哉哦?缕奈?怪疲?褂斜匾?慵普哦?旅矗俊?/p>

  “武师姐,你看下去就知道了。齐名山肯定会在张东德使用完三招以后,就毫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张东德击败,到时候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夜轻寒并没有对武莺莺剖析齐名山的性格,只是给武莺莺讲了,齐名山、张东德二人对战的结果。

  夜轻寒猜测,齐名山对战策略的狡猾,应该是齐名山本来的性格,而齐名山现在骨子里的高傲,却应该是‘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胨?考痈?朊?降模?7鞘瞧朊?奖纠吹男愿瘛?/p>

  “张东德已经出了三招了!”

  武莺莺警醒夜轻寒一声,目光中带着几分挑衅,倒是要看看本来就能轻易战胜张东德的齐名山,又是如何算计张东德的。

  “拳倾天下、拳仪江山、拳为天地……已经三招了……”

  三招过后,齐名山也没后退半步,让张东德面色灰败,“我将你这三招合而为一,就叫它独霸登天吧!”

  齐名山一拳轰出,还没击到张东德身上,张东德就已经被这股拳意倒轰出去。

  “真是够无耻的!”

  武莺莺这才明白,齐名山果真是在算计张东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