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91章 谁的宿命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师弟,我怎么好像有种不妙的预感。”

  武莺莺见到齐名山和鹿青崖,望着夜轻寒相视一笑,“该不会他们在想怎么对付你吧?”

  “就算他们想对付我,那也是以后的事了,放在登天台上,却是不可能的。”

  夜轻寒也笑了起来,话虽如此,夜轻寒可把武莺莺的玩笑话当真,也相信骨子里极其自傲的齐名山,绝不会和鹿青崖联手对付自己。

  就算鹿青崖肯,齐名山也决计不会答应的。

  登天台上,鹿青崖和齐名山已经有了动作。

  二人都在用流速身法在登天台上穿梭,鹿青崖的剑极快,快到让不少二星弟子都看得快要呕吐出来。而齐名山的身法虽然不如鹿青崖的四倍流速剑法快,但每每在鹿青崖的剑招攻到面前时,齐名山便使用与鹿青崖相同的剑法抵御下来。

  “夜师弟,你看到没有!”

  武莺莺一指登天台上的齐名山,“齐名山的‘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耄?膊皇敲挥邢拗啤!?/p>

  “看到了!”

  夜轻寒仔细观察,“鹿青崖的剑招,齐名山虽然可以复制出来,还施彼身,但鹿青崖四倍流速剑法,齐名山却无法复制,攻击出来的时候,只是齐名山自己能够用出的流速极限。”

  “一般的星宗弟子很难看出其中的差距,但对于你和鹿青崖、齐名山三人来说,这已经是极大的破绽了。”

  听完武莺莺的话,夜轻寒点点头,“没错,这其中的确有很大的文章可以做了。”

  齐名山自知跟不上鹿青崖的四倍流速剑法,并未选择和鹿青崖贴身战斗,而是隔鹿青崖数丈施展了‘四时代御’,登天台上立时狂风大作,不时又下起鹅毛大雪、绵绵细雨,过了一会儿又是三伏烈日,晒得人头脑昏沉。

  “齐师兄,接我一招‘剑出蓬莱’!”

  鹿青崖手中的剑绽放五尺宽剑气,超前一斩,鹿青崖就好像乘坐一叶扁舟,从‘四时代御’的恶劣环境里窜出来。

  “鹿青崖为何不用他那招‘剑渡银河’呢?不是可以立马将周围的恶劣天气排开么?”

  武莺莺颇为疑惑,夜轻寒摇摇头,解释道:“鹿青崖这招‘剑出蓬莱’在这里用得正合适,若是鹿青崖用的是‘剑渡银河’,那未免显得太与齐名山争锋相对了?”

  “登天台上分胜负,不正是要争锋相对么?”

  夜轻寒不说还好,一说武莺莺更是疑惑。鹿青崖不和齐名山争锋相对,难道要装作畏惧齐名山的样子,齐名山会对鹿青崖故意相让么?

  “武师姐,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你忘了之前齐名山,曾经使用过一招‘阴阳大化’了?”

  夜轻寒指着齐名山拥有修长手指的双掌,细细解释道:“那招‘阴阳大化’明显是‘四时代御’的后续招式,两招可以无缝连接。若是鹿青崖这个时候使用威力巨大,打击范围极广的‘剑渡银河’和‘四时代御’争锋相对……”

  夜轻寒大致描绘了一下‘剑渡银河’出招后的情况,“若是‘剑渡银河’能够胜过‘四时代御’还好,要是稍有半点压制不住,齐名山必定会将‘四时代御’化为‘阴阳大化’。这就相当于鹿青崖在帮齐名山积攒能量,施展出‘阴阳大化’,那鹿青崖可就输定了。”

  “是么,呵呵……”

  武莺莺扬了扬眉毛,总算明白了夜轻寒的意思,尴尬的笑了起来。

  “阴阳大化!”

  齐名山见鹿青崖没上套,却没气恼,也没管那么多,径直将‘四时代御’开始朝‘阴阳大化’演化起来。

  “飞仙摘星!”

  鹿青崖身化剑气,朝齐名山袭去,刚刚才从‘四时代御’的恶劣天气里出来,鹿青崖这下又反身钻入了齐名山布下的恶劣天气中。

  鹿青崖剑尖直指齐名山的眉间灵台,让齐名山眉心收拢,两条眉毛快要皱成个八字。

  “这就要分出胜负了?”

  这不止是武莺莺的看法,登天台下不少星宗弟子也是这样的看法。

  “鹿青崖这是要逼迫齐名山,不能成功凝聚阴阳二气。”

  夜轻寒也不能预料二人是不是会从这招开始真正的生死相搏,所以开口时颇为谨慎,并未谈论武莺莺刚才的问题。

  “好快的剑,好利的剑!”

  鹿青崖这招‘飞仙摘星’,齐名山虽看得清楚,却跟不上鹿青崖的四倍流速剑法,等到鹿青崖的‘飞仙摘星’攻击到面前,齐名山才发现这招‘飞仙摘星’里,居然蕴藏了鹿青崖掌控的‘星亡真意’!

  “鹿师兄,你这是准备孤注一掷了?”

  齐名山朗声大笑,对自己这么快就将鹿青崖逼到孤注一掷的地步,颇感兴奋,“一见到我使出‘阴阳大化’,就让鹿师兄这么害怕么?早知道我就不怎么快使这招‘阴阳大化’了!”

  登天台下,鹿青崖阵营的辅助师弟,对齐远山怒目相视,齐远山也有些理亏的避过了鹿青崖几名辅助师弟的目光。

  殊不知,齐名山这番话,就仿佛老朋友交谈一般。在二人确定真正的对手是夜轻寒以后,放下了以往心中的芥蒂,二人就仿佛那些心心相惜,神交已久的老朋友一般。

  “齐师兄,尽管放马过来!”

  鹿青崖对着齐名山的眉心、双目,连刺七八千剑,将齐名山挡在双目、眉心之前的肉掌都洞穿得稀巴烂,等到鹿青崖剑招力竭后,齐名山甩甩手放下,毫不在意的说道:“鹿师兄,这话可言不由衷,明明是要阻我使出‘阴阳大化’,为何还要叫我放马过来?”

  “哈哈……”

  鹿青崖哈哈大笑,没想到一直关系剑拔弩张的二人,头一次对战,居然进行的如此轻松如意。

  “齐师兄,再接我一招九霄惊神!”

  鹿青崖收了笑声,大吸口气,接着手中的剑向前一抛,正在齐名山以为鹿青崖要舍剑攻击自己的时候,鹿青崖的手又在虚空中向后一抓,顿时鹿青崖的剑又出现在鹿青崖手中。

  只是再次回到鹿青崖手中的剑,不知在哪儿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星光,遍布威能。而鹿青崖在这一瞬,并没有选择攻击齐名山 ,而是重复着之前的动作,让手中的剑消失,再从不知名的地方拉回来。

  当鹿青崖的剑第七次从不知名的地方拉回来,齐名山终于脸色一变。

  鹿青崖在使出‘飞仙摘星’时,不愿‘星亡真意’消耗在齐名山的肉掌上,便在刺中齐名山肉掌的刹那,收回了‘星亡真意’。这一次使用‘九霄惊神’,鹿青崖准备将‘星亡真意’融入其中,才是真正的准备孤注一掷了!

  而齐名山也在此刻,感受到鹿青崖手中的剑,第七次从不知名的空间收回来,上面加持的星力,几乎快赶上一门下等规则真意的威能了。

  “不行,要阻止他!阴阳二气……”

  齐名山将登天台上四季能量刚刚凝聚在手中,还未合而为一的阴阳二气,直接轰向了鹿青崖。

  与此同时,鹿青崖也是脸色一变,因为他手中的‘九霄惊神’,只是染上了八层星光,还没达到威力最强的时候。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鹿青崖,再慢悠悠的为手中的剑加持星光了,因为齐名山的阴阳二气以及到了鹿青崖面前,快要轰到鹿青崖的整张脸上。

  “呀!”

  武莺莺惊呼一声,双手捂脸,只敢透过指缝中,观看鹿青崖和齐名山的战斗。似乎在害怕,要是齐名山的阴阳二气,将鹿青崖无比俊秀的脸轰得稀巴烂,那可该怎么是好!

  抱着武莺莺想法的女弟子不在少数,不过夜轻寒看这些女弟子面带忧色,又是双目欲喷火的表情,知道若是齐名山真将鹿青崖的脸轰得稀巴烂,只怕这些女弟子会立时冲到登天台上去,将齐名山撕成碎片。

  “鹿师兄的女人缘还真是……”

  连在登天台上的齐名山都感到了,那些女弟子令他如芒在背的目光,苦笑连连,不过阴阳二气都轰到了鹿青崖面前,齐名山就算想阻止也来不及,而且最重要的是齐名山根本没想过要阻止!

  鹿青崖持着手中的剑,对着阴阳二气直刺过去。在刺中阴阳二气的瞬间,鹿青崖瞪大了眼睛,脸色一变,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

  那就是忽视了齐名山的‘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耄?/p>

  随着鹿青崖的剑尖点在齐名山的阴阳二气之上,阴阳二气瞬时炸开,湮灭了鹿青崖的肉身。同样也湮灭了齐名山的肉身,只是鹿青崖处于阴阳二气和‘九霄惊神’碰撞的旁边,却是早齐名山一步肉身湮灭。

  登天台上,显现出‘齐名山,胜’四个大字,鹿青崖的本尊也重新在登天台上显现出来。

  “飞仙摘星……剑出蓬莱……齐师兄,好本事!”

  鹿青崖一脸苦意,没想到齐名山的阴阳二气中,竟然暗藏了自己两招剑意和剑气,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飞仙摘星’‘剑出蓬莱’‘阴阳大化’三招加在一起的威力,又哪里是鹿青崖一招‘九霄惊神’能够抵御的,所以鹿青崖才会被打爆了肉身。

  “鹿青崖输了,该你上登天台了,夜轻寒。”

  武莺莺见齐名山下来登天台时,也一直望着自己这个方向,便对夜轻寒提醒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