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92章 争头名(一)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我知道!”

  夜轻寒随意应付武莺莺一声,还沉浸在鹿青崖与齐名山的对战当中。思考着,如果是自己面对齐名山被‘列星随旋日月递?荨?枷爰映止?摹?跹舸蠡萌绾斡x浴6?掖耸甭骨嘌禄乖诨指醋盘迥诘姆缥傲Γ?19挥锌?继粽揭骨岷??/p>

  片刻后,鹿青崖的法界伟力已全部恢复,向夜轻寒发起挑战,夜轻寒才不再费心思去想。

  虽然只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但夜轻寒心头思考了不下六百八十七万种方法。只不过没有一种方法,能够从容应对,唯一能行得通的五种方法,也是以自身重伤为代价。

  这还是夜轻寒以局外人的目光,知道齐名山从一上登天台就开始布局了。不然,怕是连一种应对方法都思考不出来。

  “夜师兄,见过了!”

  “见过鹿师兄!”

  夜轻寒上到登天台以后,与鹿青崖都相互客气着。鹿青崖这样的人物,风度翩翩,仪态万千,的确是很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电光火石!”

  夜轻寒在鹿青崖重新凝聚了奥义傀儡后,便身化天火,朝鹿青崖激射过去,如同雷电降世,却将登天台上映得一片火红,滚滚热浪翻滚,连登天台下的诸多离得近的星宗弟子,都感受到这股热浪。

  鹿青崖的剑招奇快无比,夜轻寒自然不会使用‘十万火急’,那岂不是让自己成为鹿青崖的活靶子。再不然天火之力,也会被鹿青崖消耗得很厉害。

  “夜师兄,这是要对青崖一招致胜么?”

  鹿青崖一招‘左右逢源’,将剑舞得比流速还快,封在胸前,以为夜轻寒要使用那一招制敌的‘虚空破灭’真意,四倍流速剑法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鹿师兄的剑气舞得比盾还厚,夜某哪里敢对鹿师兄一招致胜。”

  夜轻寒接连几道天火袭向鹿青崖,还未近身,就被鹿青崖的剑气剿得粉碎。

  不过,夜轻寒不敢对鹿青崖近身,并未是因为自己的肉身经受不住鹿青崖的剑气。而是夜轻寒的肉身太强,即使凭鹿青崖四倍流速的剑法,也给夜轻寒的肉身造成不了多大伤势。

  夜轻寒是担心自己为星宗弟子所忌,否则只需硬抗着鹿青崖的剑气,突进到鹿青崖的面前,就能用‘虚空破灭’真意一招将鹿青崖击败。

  “夜师兄怎么不使用六倍流速身法?青崖正想有所突破,还请夜师兄赐教!”

  鹿青崖两个剑花将夜轻寒的两团天火剿灭以后,退开两步,笑眯眯地说道,一副求指教的模样。

  “如你所愿!”

  鹿青崖的四倍流速剑法已经做到了二星弟子里的极限,再加上鹿青崖进入止境洞已成定局,想来从止境洞出来以后,就会有所突破,夜轻寒倒是不介意帮鹿青崖这个忙。

  六倍流速身法一经施展出来,鹿青崖的剑再难碰到夜轻寒,每次都是夜轻寒从鹿青崖身边呼啸而过以后,鹿青崖的剑才刺出,每次只能攻击到夜轻寒的残影。

  “六倍流速身法,果然名不虚传,厉害至极。”

  “鹿师兄,过奖了!”

  鹿青崖一笑,剑如苍穹,挥洒出无穷的星力,密布整个登天台。

  “剑渡银河?”

  夜轻寒虽然是与鹿青崖头一次对战,但对鹿青崖这招剑渡银河,也是相当熟悉,一见鹿青崖的剑气充斥在整座登天台上,四处肆虐,立时认出这剑招就是鹿青崖使用过多次的‘剑渡银河’。

  不过夜轻寒倒是丝毫不怵,鹿青崖的优势是在剑速,力量并不是鹿青崖的强项。倒是听说鹿青崖有一柄奥义法剑,是鹿青崖师尊在鹿青崖领悟星亡真意后赐下,是开道法境等级,只可惜在登天台上无法使用。

  无法借助法剑之利,鹿青崖这招力量分散的‘剑渡银河’,更是无法对夜轻寒形成威胁。

  “鹿青崖的策略是用对了,可惜太过局限于奥义尊行者的眼界,而且也不了解我的实力,所以鹿青崖的策略虽然用对了,但对我来说确实没有用处。”

  夜轻寒信步闲谈地一步步向鹿青崖逼近,手中不断抛洒出天火,将袭来的剑气一一焚烧成虚无。

  在鹿青崖的剑气不足以伤害到夜轻寒的情况下,‘剑渡银河’就无法达到封锁夜轻寒六倍流速身法的效果。

  现在鹿青崖以为自己的‘剑渡银河’,已经成功的封锁了夜轻寒的走位,让夜轻寒不能再施展六倍流速身法,只是建立在夜轻寒不想暴露自己肉身太过强悍的秘密。

  “剑出蓬莱!”

  这时,夜轻寒距离鹿青崖只有不到两丈的距离,鹿青崖立时挥出一道如轻舟大小的剑气,朝着夜轻寒扑面袭去,想将夜轻寒逼退。

  “夜师兄,这是要以伤换伤?”

  夜轻寒六倍流速身法瞬间开启,如同游鱼在‘剑渡银河’中穿梭,瞬间躲过了鹿青崖的‘剑出蓬莱’,到了鹿青崖的面前。而在夜轻寒突破到鹿青崖面前时,却是硬抗了鹿青崖近十道剑气的攻击,所以鹿青崖才会以为夜轻寒准备和自己以伤换伤。

  “火中取栗!”

  回答鹿青崖的是一道袭向灵台的火星,与‘火烧眉毛’有些像,只是到了鹿青崖面前,砰的一声炸响,化成一道手臂粗细的火箭。

  “守心口,攻左肩!”

  鹿青崖举剑便挡,正要防守住自己的眉心,却听一声极为熟悉的传音,到了自己脑海中。鹿青崖下意识听从指挥,剑在胸前一横,果真将夜轻寒的‘火中取栗’守住。

  原来夜轻寒这招‘火中取栗’,明面上是攻击鹿青崖眉心,但实际上火箭的箭尖和箭尾,可以瞬时调换位置,当鹿青崖防守眉心的时候,夜轻寒便立即让箭尖和箭尾位置调换,接着转而攻击鹿青崖的胸口。

  却是没想到鹿青崖能够看出这一招‘火中取栗’的奥妙,夜轻寒左肩一抖,左掌喷出一条火龙,正是‘火龙匍匐’!

  “为何不攻击他左肩?”

  那声音在鹿青崖脑海里问到,鹿青崖咬紧了牙关不回答,挺剑朝‘火龙匍匐’攻击过去。在鹿青崖看来自己下意识靠师尊的指点,躲过了夜轻寒的致命一击,已经够下作了,若是还去攻击夜轻寒的左肩,那就太让人所不齿了,也让自己对自己太不齿了。

  原来这破坏登天台规则的人,竟然是鹿青崖的师尊,一位星炎宗货真价实的大能。

  “用左右逢源,这火龙是虚招……”

  鹿青崖刚要用‘剑出蓬莱’破开夜轻寒的‘火龙匍匐’,却听师尊的声音又在脑海中作响。

  鹿青崖略微迟疑了一下,虽然看不出夜轻寒这招‘火龙匍匐’为何是虚招,但还是下意识听从了指挥,‘左右逢源’分剑一拨,洒出两道左右分开的剑气,便轻易将夜轻寒的火龙破开,成一片斑斓的星星之火。

  “攻他眉心,再转攻他左肩……”

  鹿青崖还没从破开‘火龙匍匐’里回过神,想不通这样凝实的一条火龙,竟然是虚招,下意识攻了夜轻寒的眉心,让夜轻寒不得不放弃将‘火龙匍匐’转化为‘事火咒龙’。

  接着夜轻寒使出‘火烧眉毛’,直接从眉心喷出一道天火,抵抗鹿青崖这一剑,只见鹿青崖剑势极为自然的转攻夜轻寒的左肩,‘火烧眉毛’自动扑空。

  这两剑的转换,鹿青崖使得极为自然,如行云流水,夜轻寒还以为鹿青崖的目标本就是自己的左肩,逼得夜轻寒无法再使出‘黑灯瞎火’,只能翻掌一拍,使出一招‘隔岸观火’,避开了鹿青崖这一剑,与鹿青崖拉开了距离。

  “鹿青崖怎会如此厉害,好像提前知道夜轻寒每一招的攻击路数一般。”

  没理会齐远山的震惊,齐名山凝神细看着夜轻寒和鹿青崖的对战,倒不是不同意齐远山的看法,而是非常赞同齐远山的看法。

  只是此时的齐名山还处于震惊当中,鹿青崖的对战‘远见’若是如此高强,为何会被自己如此轻易击败了?若是鹿青崖一早使出如此高明的对战‘远见’,自己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

  实则全是因为鹿青崖的师尊在此时指点,鹿青崖才会用如此高明的对战‘远见’。只是在场的晋级弟子,包括鹿青崖在内,都不清楚鹿青崖的师尊为何会在此时传音指点。

  “先刺他右掌,再攻他左肩!”

  鹿青崖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去跟从师尊那带有强烈蛊惑性的声音。只是在每次快要落败的时候,鹿青崖都会忍不住听从师尊的指点,不仅避开了致命一击,还将落于下风的形势重新拉回来。

  鹿青崖此刻就是非常矛盾地听从了师尊的指挥,先攻了夜轻寒的右掌,接着没有继续攻击夜轻寒的左肩,而是朝夜轻寒的右肩刺了一剑,却是被夜轻寒左掌一拍剑刃,差点被夜轻寒将手中的剑拍掉。

  幸亏鹿青崖将手中的剑抓得极准,才没有被夜轻寒把手中的剑拍掉。不过饶是如此,鹿青崖也是被剑身震得虎口发麻,留下几缕血丝。

  “青崖,你到底想做什么?知不知道为师许诺了多大的好处,才能让那几位同意为师传音给登天台的你?”

  鹿青崖师尊的声音隐含怒气,不过还是强忍住,想来平日里应该的确是非常疼爱鹿青崖这个徒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