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693章 争头名(二)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徒儿只想凭自己的实力赢……输得不那么难看!”

  鹿青崖本想说‘只想凭自己的实力赢得胜利’,话到嘴边,才想起若是没有师尊的指点,自己早就输在夜轻寒手里了。

  只有真正与夜轻寒交手以后,鹿青崖才知道自己与夜轻寒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要是没有师尊从旁指点,恐怕鹿青崖连使用星亡真意的机会,就会败在夜轻寒手里。

  夜轻寒给鹿青崖的感觉,就好像那些四星、五星的师兄,经过许多任务洗练,一招一式都老辣无比,绝非自己这些二星弟子可比。哪怕鹿青崖明知夜轻寒是二星弟子,但带给鹿青崖的压力,甚至还要超过那些四星、五星弟子。

  鹿青崖不知道自己默念的这句话,师尊能不能听到,总之在登天台上,却是不能当着夜轻寒的面说出口。

  抬头再一看,鹿青崖就是眼皮一跳,他发觉自己有些遏制不住地想要攻击夜轻寒的左肩。

  那里并非是夜轻寒的弱点,但却是夜轻寒宣泄强大天火的出口,也是夜轻寒每次使用杀招,便会抖动左肩的前奏。

  “或许这个弱点,连夜轻寒自己都不知道。”

  师尊每次指点后,都会强调要攻击夜轻寒的左肩,已经给鹿青崖心里留下了一定的暗示,也让鹿青崖通过夜轻寒的左肩,找出了夜轻寒招式里的不少破绽。

  “星火燎原……”

  夜轻寒眼见鹿青崖虎口被震成血迹,得势不饶人,立时连连抢攻,挥洒出无数如繁星的天火火星,鹿青崖仿佛知道夜轻寒的后续攻击,并没有将‘星火燎原’的天火破开。只是在火星扑到面前时,用剑尖轻轻一点,就将火星挑灭。

  鹿青崖虽说身法不如夜轻寒的六倍流速身法,但四倍流速剑法应付‘星火燎原’却是绰绰有余。

  只是鹿青崖加倍小心,还是中了夜轻寒的陷阱。

  “火烧眉毛……黑灯瞎火……放火烧山……”

  夜轻寒攻向鹿青崖的火星里暗藏火星,在鹿青崖挑开这点火星时,暗藏的火星突然炸裂成‘火烧眉毛’,朝鹿青崖的灵台攻击过去,接着夜轻寒连使‘黑灯瞎火’‘放火烧山’,想不容鹿青崖喘息就将鹿青崖击败。

  “剑出蓬莱,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再反身使九霄惊神!”

  在鹿青崖中了‘火烧眉毛’‘黑灯瞎火’后,正自心中慌张,想要将‘黑灯瞎火’控制心神和‘火烧眉毛’煅烧灵台的力量驱逐出去,却再次收到师尊了声音。

  不是叫鹿青崖防御灵台,而是直接使用‘剑出蓬莱’,一剑击出,将剑气轻舟推向夜轻寒,打断了夜轻寒的‘放火烧山’。逼得夜轻寒绕到鹿青崖身后,才能一掌拍出,使出‘放火烧山’攻击鹿青崖的背心。

  不过鹿青崖却趁此机会,将‘黑灯瞎火’控制心神和‘火烧眉毛’煅烧灵台的力量驱逐出体外。刚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灵台,感受到夜轻寒攻向自己的背心,鹿青崖下意识使出师尊指点的‘九霄惊神’,反身刺向夜轻寒。

  鹿青崖定睛一看,自己的剑刚好刺中夜轻寒的胸口,夜轻寒满脸震惊,眼珠微动,见鹿青崖也是满脸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刺中夜轻寒。

  夜轻寒似乎明白了什么,望着高空上的星云居,轻叹口气,再对着鹿青崖摇摇头,满脸失望,“你自己认输吧?”

  “我、我……”

  鹿青崖哪里还不明白夜轻寒已经看出了自己有师尊从旁指点,才能和夜轻寒战到如今胜负不分的地步,甚至还能反击到夜轻寒一剑。

  “不肯么?”

  夜轻寒屈指一弹,便将鹿青崖的剑弹成两截,断剑‘铛铛’应声落地,再先前一步到了鹿青崖面前。

  “嗯?再使……剑出蓬莱!”

  见自己全力一击并未对夜轻寒只造成了些许内伤,鹿青崖有些慌神,听到师尊的指点,双指并拢成剑,朝夜轻寒当胸一剑刺去。

  一艘剑气轻舟,从鹿青崖指尖溢出……

  只是这一次,慌了神的鹿青崖却是没听出师尊口中的不确定。

  “生灵涂炭!!!”

  夜轻寒没再理会鹿青崖的‘剑出蓬莱’,一招从未使用过的‘生灵涂炭’加持着‘虚空破灭’真意,朝鹿青崖一掌拍去。

  这招‘生灵涂炭’乃是攻击范围极广的一招,稍加凝聚后,用来对付鹿青崖的剑气轻舟,却是正好合适。

  “这是无……”

  当鹿青崖的肉身连带剑气轻舟被‘生灵涂炭’焚烧成虚无后,鹿青崖师尊的声音只说了三个字,便戛然而止,不知想到了什么,还是被人制止。

  但很明显鹿青崖的师尊,已经认出了鹿青崖所使用的‘虚空破灭’真意,乃是传说中的无上真意,才会惊呼一声。只是没能认出夜轻寒所使的‘虚空破灭’真意,是星空巨兽一族的不传之秘。

  ……

  “总算赢了!”

  齐远山眉头紧锁,“这场对战有些莫名其妙,不管是夜轻寒,还是鹿青崖,都给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虽说最后是夜轻寒获得了胜利……”

  登天台上空,显示出‘夜轻寒,胜’四个大字,齐名山微微颔首,“我想二人应该在登天台上遇到了什么变故。”

  齐名山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曾经收到过师尊的传音,或许在场的星宗弟子里,也就只有齐名山才明白二人在登天台上遇到了什么变故,才会导致二人皆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

  “不对,名山师兄,你有没有看见刚才……”

  齐远山忽地惊声一叫,想到了什么。

  齐名山慎重道:“看到了!夜轻寒硬受了鹿青崖的‘九霄惊神’和‘剑出蓬莱’两招,也只是受了轻伤而已。这代表夜轻寒的肉身极强,至少体表防御,不是鹿青崖能够破得开的!”

  “那你呢,名山师兄?”

  齐远山想了想,还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口。现在已经是争夺头名的关键一场,倒是容不得齐远山害怕性子高傲的齐名山不高兴。

  “我……”

  齐名山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

  齐远山吃了一惊,神色惊疑不定的望向登天台上的夜轻寒。没想到一向高傲的名山师兄,居然会说出这样不确定的话。难道那夜轻寒真的厉害如斯?

  ……

  这时,鹿青崖的本尊已经在登天台上显现出来。

  “夜师兄,青崖并非不愿认输,只是还未……”

  鹿青崖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开口时有些艰难,情绪波动得很厉害,本想解释一番,但话还未说完,就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会显得很无耻,一番话憋在喉头吐不出来,最后只得满脸黯然的朝夜轻寒拱了拱手,便跃下了登天台,径直出了登天台空间。

  “鹿师兄这是干什么?”

  “对呀,鹿师兄他怎么走了?”

  鹿青崖的几名辅佐师弟有些焦急,马上就是夜轻寒和齐名山争夺头名的关键一战,结束后就会宣布排位赛前十名次的获得者。鹿青崖现在离开,虽不会对鹿青崖进入止境洞有什么影响,但这样做,却会被星炎宗大能留下不好的印象。

  即使他们几师兄弟的师尊,也是一位大能,但也不能不给其他大能面子的。

  “什么天才弟子,内心如此脆弱,只是输了两场,就直接气愤离场。真是一点风度都不要,以前真是高看这鹿青崖了。”

  一名星宗弟子看着鹿青崖离去的背影不屑说道。

  “你说什么?竟敢侮辱鹿师兄?”

  这名星宗弟子身旁两名女弟子立时跳起,替鹿青崖抱不平。

  “没,没说什么,二位师姐你们听错了。”

  一女弟子双手叉腰,骄横道:“算你识相,下次再听到你诋毁鹿师兄,你就死定了。”

  “还有登天台上的夜轻寒也不能放过,他肯定在赢了排位赛后,侮辱鹿师兄了。不然鹿师兄不至于如此不顾风度的直接离开登天台。”

  “话是没错……”那女弟子迟疑道:“只是我们两个应该不会是那夜轻寒的对手吧?”

  “谁说只有我们两个了?在场还有那么多师姐妹,只要呼喊一声,替鹿师兄讨回公道,肯定从者如流,个个都会去找夜轻寒的麻烦。”

  之前不屑鹿青崖的星宗弟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远离了这两个疯婆子,看了眼登天台上的夜轻寒,心头默默念道,炎宗夜师兄你自求多福,现在你可成了所有女弟子的公敌了。

  夜轻寒自然不知道登天台下的星宗弟子和女弟子之间发生的插曲,登天台一扇空间之窗,一扇空间之门洞开。

  空间之窗喷射出无穷的驳杂能量,供夜轻寒恢复法界伟力。空间之门溢散出未成形的天火之力,只要夜轻寒将之吸收后,稍微一凝练,就能凝练出纯粹的天火之力。

  倒是省去了夜轻寒不少麻烦,让夜轻寒不用吸入打量的驳杂能量,恢复了法界伟力后,再转化成天火之力。

  而这也是这届宗派大比,星炎宗大能头一次为夜轻寒挪移来了天火之力!

  “宗派大能为夜师弟主动挪移天火之力来,这待遇值了!”

  武莺莺看着登天台上吸收天火之力的夜轻寒,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多少年,多少岁月了?终于再一次有了挪移天火之力来的空间之门……’

  这是此刻,武莺莺心头唯一的想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