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02章 奥义至圣者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的修为普尊者知道,已经到了奥义尊行者的临界点,可以说是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逐月法境。自己的弟子鹿青崖想要在夜轻寒之前突破到逐月法境,那除非是夜轻寒不进行突破,等着鹿青崖赶超自己还差不多。

  不过这番话,普尊者没有说出口,就当是鹿青崖自己为自己树立的目标也好。

  “既然青崖你有心,那就……”

  正在这时,普尊者要说的话戛然而止,蹙眉看向炎宗所在的方向,过了几个呼吸后,回头看向鹿青崖,颇为无奈地道:“青崖想要赶在夜轻寒之前突破到逐月法境……怕是已经来不及了,还是放平常心吧。”

  普尊者是想让鹿青崖自己树立一个目标,但在已知夜轻寒已经突破到逐月法境的情况下,普尊者还是不准备打算欺瞒鹿青崖。免得日后鹿青崖知道了,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还不如早点告诉鹿青崖,让鹿青崖早早断了念想。

  “师尊,你是说……”

  鹿青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刚下了决心,夜轻寒就达到了逐月法境,难道这夜轻寒就不能给自己一点半点超越他的机会?

  “嗯,夜轻寒已经突破到逐月法境了。”

  普尊者没有安慰鹿青崖,在普尊者看来,这点小事连难关都算不上,要是连这点坎都过不去,那鹿青崖也不配做他普尊者的弟子。

  鹿青崖倒吸一口冷气,也看向了炎宗方向。

  ……

  炎宗。

  “逐月法境!”

  “星月为其自动避让!”

  法则鱼儿还在宁神静室中不断畅游着,夜轻寒没有睁眼,静心体悟着身体里澎湃的法界伟力。

  ‘星月为其自动避让’里的星是指法界,月是指法界天道意识,合起来的意思就是说,一个奥义境修行者在达到逐月法境,成为奥义至圣者,体内澎湃的法界伟力,就连法界天道意识都要主动避让。

  而在这之前的奥义尊行者,虽说可以一摘就摘落一星一法界,但还达不到让法界天道畏惧的程度。

  只有成为奥义至圣者后,体内的法界伟力量变引起质变,才会让法界天道意识感到恐惧。所以上古万古时代的法则大能,在重新划分奥义境生命修行法境的时候,在三十条奥义以后,创新出了逐月法境,的确是非常合理。

  现在的夜轻寒若是再去到八十四法界,就算那八十四法界的天道意识背后有大能撑腰,也绝对不敢对夜轻寒指手画脚,发出警告,还进行算计。

  而三千法界的巡游星使,只能有奥义尊行者和奥义至圣者担任,也正是这个原因。奥义尊行者可以将法界摘到手中,奥义至圣者已经能让法界天道意识害怕到主动避让。

  那奥义开道者自然不能够担任巡游星使了!否则让法界天道意识如何自处?看到奥义至圣者已经主动避让了,那看到奥义开道者岂不是要自我毁灭么?

  “恭喜至者!”

  夜轻寒突破到奥义至圣者的法界伟力直冲云霄,星炎宗不少人都看到了,与夜轻寒在登天台有了交情的前十弟子纷纷发来传讯恭贺,甚至不少夜轻寒并不认识,但想要结识夜轻寒的星宗弟子也都朝夜轻寒道贺。

  最让夜轻寒感到奇特的是居然五七二法界的天道,居然也通过摘星令给自己发来了恭贺。虽然只有短短四个字,但夜轻寒的确感受到与众不同!

  以前还是奥义尊行者的夜轻寒,就算亲自去到五七二法界,五七二法界的天道意识只要夜轻寒不找它,它也绝对不会主动露面的。现在居然主动向夜轻寒道贺,自然让夜轻寒深深体会到成为奥义至圣者后的不同。

  “多谢……”

  夜轻寒向所有恭贺自己的传讯,统一回复了两个字,正想要再略微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发现大师兄倚鹤君和武莺莺再次来到了炎宗。

  夜轻寒不用去向,都知道倚鹤君和武莺莺肯定是来为自己庆贺的,于是便停了下来,与倚鹤君和武莺莺相见,几人一阵商议后,决定备一桌好酒好菜为夜轻寒庆祝一下。

  毕竟夜轻寒在获得宗派大比头名,也算是件炎宗的大喜事,但因为夜轻寒在宗派大比结束以后,就去了止境洞,十年后回到炎宗又一直在闭关当中,所以接着夜轻寒这次突破到逐月法境的机会,特此为夜轻寒庆祝一番,也能勉强算是‘双喜临门’。

  就连袁天生也托了夜轻寒的福,可以偷懒半日,惹得袁天生高兴得跳了起来,跳出了炎宗,差点撞到了星炎山的法阵,被武莺莺一阵喝斥,才怏怏地回到炎宗。不过却一直对着夜轻寒挤眉弄眼,让夜轻寒一阵好笑。

  “来,让我们干一杯!回了炎宗这么久,自己没本事,全靠夜师弟才为我们炎宗正了一次名。”

  武莺莺当先举杯,四人把酒席就摆在了炎宗广场,真阳大殿阶梯下。酒席里的酒菜,大多都是倚鹤君法界里置办的。其中有不少好酒好菜、珍奇异兽、天地灵果,倒是让夜轻寒一阵好瞧,没想到一向沉稳大气的倚鹤君,居然还是个爱逞口腹之欲的人。

  “这小广场原本只是炎宗长老议事的地方,其余的弟子都得在南门校场集合,现在南门校场早已荒废。整个小广场只有我们四人在这里吃喝,也挺好,至少显得很空旷,半点不打挤。”

  “武师姐……”

  夜轻寒知道武莺莺说的‘回了炎宗这么久’,是指她找回夙世记忆那么久,也对炎宗现在的没落,感到非常难过。只是夜轻寒却见不得武莺莺话语里的唏嘘,赶紧劝阻。

  “夜师弟别担心,我早已习惯了。”

  武莺莺摆摆手,说到这里,又看向大师兄倚鹤君道:“大师兄也习惯了。”

  夜轻寒默默点头,知道武莺莺是说的已经习惯了炎宗现在的没落。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只有微风不时吹过的声音和袁天生胡吃海塞的声音。

  “诶,你们怎么不吃呀?这是那个玉晶白?吹男母伟桑??岛懿梗?忝遣怀晕揖腿?家?恕!?/p>

  袁天生站起身来,就那盘晶莹剔透,在月光下映衬出如玉光芒的玉晶白?葱母味说搅俗约好媲埃?罂诖罂诔宰拧?/p>

  “噗嗤,慢点,天生,也没人跟你抢。”

  袁天生的动作打破了席间的沉默,让武莺莺噗嗤一笑,夜轻寒和倚鹤君也是朗声大笑。

  “你们笑什么?”袁天生奇道:“一会儿不说话,一会儿又大笑,这一个个的今晚上是……怎么了?”

  袁天生本想问夜轻寒、武莺莺、倚鹤君三人是不是傻了,眼见武莺莺一挑眉,似要发作,才赶紧改了口。

  “对了,大师兄,你可曾听说过龙吟石?”

  夜轻寒一句话让倚鹤君表情一凝,不过停顿的时间极短,只是在短短刹那,就恢复了正常,倒是袁天生好像没受到任何影响,好像没听到夜轻寒的话一般。倒是武莺莺问道:“什么是龙吟石?”

  “你不知道什么是龙吟石?”

  夜轻寒更感惊奇,反问武莺莺。

  从倚鹤君曾经透露武莺莺的只言片语,夜轻寒能够猜到,武莺莺上个万古时代应该是奥义至圣者,而且是掌握了无上真意的七星弟子,‘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应该不可能没有修行到第四层。

  而且武莺莺是袁天生的亲传弟子,袁天生又是将‘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修行到第六层的奥义掌控者存在,武莺莺更是没有道理不知道龙吟石,难道是关于龙吟石的记忆还没有恢复?

  至于那些不是亲传弟子的炎宗弟子,就算找回了在炎宗的夙世记忆,也不会再回到炎宗。那些弟子就和夜轻寒一样,和星炎宗的关系,只是依附关系,而夜轻寒在适当的时候,也必须对星炎宗有所贡献,才能将这依附关系更长久的维持下去,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至于倚鹤君的上一世信息,夜轻寒却不知晓,但看武莺莺平日里对倚鹤君叹服的模样,也能够猜到倚鹤君上一世的修为肯定远比武莺莺高强。

  见武莺莺摇摇头,夜轻寒转头看向了倚鹤君。

  “龙吟石……”

  倚鹤君蹙眉思索一阵后说道:“我记得当初,炎宗好像本来就有许多龙吟石,只是现在炎宗没落,龙吟石也就没再炎宗出现过了。”

  “那大师兄可知道哪个地方盛产龙吟石?”

  夜轻寒继续追问,倚鹤君沉吟道:“这个我倒是不知,当初在炎宗也就只有寥寥几人知晓,除了那几位早已作古的长老之外,就只有……”

  说到这里,倚鹤君看向正在胡吃海喝的袁天生,夜轻寒立时明白想要得知石之金的下落,恐怕也就只有袁天生才知晓了。

  “只是……袁天生现在这番模样,除了记得自己是谁,连修为都只是奥义先驱,想要让袁天生记得龙吟石的下落,恐怕是希望渺茫。”

  夜轻寒看着袁天生胡吃海喝的样子,就是一阵头疼,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只能等待空闲的时候,再向袁天生追问,若是袁天生记不起,夜轻寒也能从其他地方寻找石之金、龙吟石的线索。

  倚鹤君从自身的法界里置办酒菜,虽不敢说无穷无尽,但也不是夜轻寒四人能够吃得完的。

  这一场酒席自然进行了许久,一直到午夜时分才结束,倚鹤君和武莺莺才纷纷散去,袁天生则说直接顶着饱胀的肚子,满足的躺在真阳大殿外的阶梯上就睡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