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10章 直书录闻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胆震山,地宫。

  “啧啧,这赤魍还真是穷得要死!”

  夜轻寒此时正在胆震山的地宫之中,也是魍兽曾经的居所。

  这地宫总共有五间石室,三大两小,其中一间大石室是魍兽的暂居地,另外有两间小石室是科洛、科辰兄弟二人的休憩房间。还有一间大石室是关押被科洛、科辰兄弟二人所捕获到的神灵,最后一间大石室,居中的位置有个大血池。

  夜轻寒猜测这最后一间大石室,应该是魍兽做某种仪式所用的。

  除了这五间石室,就是四通八达的通道了。只有魍兽所居住的大石室是靠山体的一面,只有一条通道可以入内。其余的科洛、科辰兄弟二人的休憩房间,竟有四条通道可以自由穿过,让科洛、科辰兄弟二人毫无**可言。

  夜轻寒将整间地宫搜寻外以后,一无所获,而魍兽的肉身又没有任何空间储物法宝,在夜轻寒看来魍兽自然穷得要死,连生活清贫的盘皇都强过魍兽许多。

  实则,夜轻寒却不知道魍兽的财宝,早就被追杀它的黑衣人给抢走了。之后沦落到在五七二法界用蚕食位面的方式,来恢复自身的修为。

  “这小东西还真是……”

  察觉到正要离开的可杰斯,却被神婴状态的大天神田侬撺掇着来魍兽的地宫搜寻一下,还说夜轻寒肯定看不上魍兽所留下的财宝,夜轻寒不由哑然失笑,随即从五七二法界离开。

  夜轻寒心头却是暗想,要是可杰斯和大天神田侬在来到地宫以后,一无所获,会不会认为是自己这位夜前辈,抢先一步将地宫中的财宝先拿走了。

  果然在夜轻寒通过摘星令回到星炎宗以后,可杰斯就被大天神田侬撺掇着来了这地宫中,想法也如夜轻寒之前所料,可杰斯和大天神田侬都认为是夜轻寒这个前辈将整座地宫搜刮得一干二净,连一根毛也不留。

  “夜前辈这次不地道,好歹留下半层宝物也好。”

  这次不用大天神田侬在旁边煽风点火,可杰斯自己都对夜轻寒有几分不满,站在原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地宫,瞪大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

  在可杰斯看来,像魍兽这样的存在,肯定会搜藏许多宝物在地宫中。却想不到夜前辈如此强者,竟能将地宫搜刮得如此干净,可杰斯半天回不过神。等察觉到神婴状态的大天神田侬在紧盯着自己,不仅表情有些讪讪。

  之后,可杰斯又带着神婴状态的大天神田侬朝神王宫回去,地宫的一角,缓缓现出一个身形来。

  正是曾经追杀魍兽的黑袍人!

  此刻,黑袍人手中正拿着一杆棕色的毛笔在手中,而最独特的是这毛笔的顶端,竟然是一个瞳孔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笔名为‘直书录闻笔’,乃是机械族文明仿制仙道修行文明的法宝,所创造出来的。

  专门用来记录奥义境生命在平日里所做的事情,而且在录制书写奥义境生命的声音和画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能量遗漏,所以绝不可能被任何奥义境生命发现,除非是三千奥义蓝图融为一炉的奥义掌控者,才有可能发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被‘直书录闻笔’记录下来了。

  这‘直书录闻笔’还有个神奇的地方,就是不管一个奥义境生命是用何种形态呈现,经过何种功法幻化,这‘直书录闻笔’都能将这奥义境生命完整的记录下来。

  就比如夜轻寒在杀魍兽的时候,是隐形将魍兽击杀的。但此时若有一只‘直书录闻笔’在,就能将夜轻寒杀魍兽的情况真实的记录下来。之后有人在拿着‘直书录闻笔’记录的画面,去向法则大能求证,那就能轻易将夜轻寒找出来。

  而这黑袍人正是掌握了一门极强的隐匿功法,才没有被夜轻寒发现,还将夜轻寒从头到尾在胆震山所做的事,都记录了下来。其中的重点,就是夜轻寒击杀了魍兽。

  “哼哼,夜轻寒这次你死定了!”

  黑袍人冷笑两声,明显是认识夜轻寒的,冷笑过后,黑袍人伸手一划,划出一道空间之窗,是一道早就建立好坐标位置的空间之窗。黑袍人将记录着夜轻寒击杀魍兽的‘直书录闻笔’,从容投了过去,接着便从五七二法界穿梭虚空离开。

  而空间之窗对应的位置,正是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蓝海居所上空!

  ……

  这里是三千维度时空的一座城池,蓝海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蓝海居,就发觉蓝海居上空一阵空间之力涌动,有东西正巧漂浮在自己的蓝海居上空。

  蓝海因为被重要的事缠住,连到五七二法界去接魍兽都没办法脱身,好不容易将事情处理好,虽不是生死搏杀,但耗费的心神也是颇为惊人,所以此时的蓝海疲惫的好,只能在房中伸手一招,将虚浮在自己居所上空的‘直书录闻笔’招到房中来。

  不过当看到自己招来的东西是‘直书录闻笔’,蓝海表情就凝重起来,强打起了精神。

  这‘直书录闻笔’蓝海自己也经常使用,常常用来偷录别人一些不可告人的密事,此时一见到‘直书录闻笔’来到自己房中,蓝海顿时知道是有人想用这‘直书录闻笔’来告诉自己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难道自己前几天所做的事情被人发现了,还偷录了下来,想要警告自己,或是想要勒索我……?”

  蓝海紧锁眉头,抱着怀疑的态度,让‘直书录闻笔’播放出记录的内容。

  “地宫尊神速速出来拜见吾真神大陆众神之神,神之圣贤神王陛下!”一名真神近卫统领立时上前两步,对着那深坑大洞威严地呼喊起来。

  蓝海看着画面中一群蝼蚁在对着胆震山的地宫入口叫喧,不仅更是疑惑,将‘直书录闻笔’给自己的人,让自己看一群蝼蚁对战是有何用意?

  蓝海接着看下去,不过在心里,蓝海可不认为一群蝼蚁敢挑战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例如像自己这样的奥义境生命,可是连那些蝼蚁生存的法界都能轻易摧毁。

  不过魍兽的突然出现,让蓝海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群蝼蚁招惹的还真不是能够招惹得起的存在。

  “难道这群蝼蚁是以为魍兽受了重伤,就可以认他们宰割了?”

  蓝海不由哑然失笑,想到一个可能,这‘直书录闻笔’可能是魍兽逗弄这群蝼蚁以后,特意记录下来,传给自己开心所用了。

  蓝海无奈笑笑,他可没有这么无聊,正要将‘直书录闻笔’记录播放的画面关闭时,画面突然一转,将夜轻寒隐身到云层中的画面忠实记录了下来。

  “能够与五七二法界完美融合,除了五七二法界的天道,就只五七二法界的巡游星使了。而据我所知,五七二法界的天道还没能从法界桎梏里挣脱出来,也没有自己的肉身,那这人就应该是五七二法界的巡游星使,夜轻寒那个小辈了。”

  夜轻寒突然出现在画面中,让蓝海心头有了不妙的预感。

  “不过我要是杀你认识的这神王蝼蚁,你还需不需要我知会你一声!?”

  “攻他掌心!”

  “小辈,你敢偷袭我?”

  “前辈,给个机会,小的真知错了。前辈之前想要提的条件,只要小的能够满足,一定全力照办。小的还可以对誓言法则起誓,只求前辈能够放过小的这一次……”

  “有你说怎样处置你都可以,就足够了!”

  “你要杀我,我主……”

  “我主人是蓝海你敢杀我!?”

  “蓝海是谁?没听过!”

  当画面播放到最后,魍兽被夜轻寒击杀的时候,蓝海几乎是冷着脸看完的。而最后魍兽在报出蓝海的名字,还被夜轻寒灭杀掉灵魂,毁掉真灵,蓝海再忍不住拍案而起,暴怒的咆哮起来。

  “这小辈欺人太甚,明知魍兽是我蓝海的兽宠,还敢如此杀之,还敢说从来没听说过蓝海的名字,实在是没把我蓝海放在眼里!”

  这‘直书录闻笔’中,故意隐去了魍兽蚕食过五七二法界十数个位面的对话,让蓝海误以为魍兽还是重伤未治的情况,才会在夜轻寒手里毫无还手之力,任由夜轻寒搓圆捏扁的。

  “小辈,我要杀了你!”

  蓝海眼中凶光毕露,胸前衣襟大开,竟还有长着两百来颗寸长森白牙齿的大嘴,在胸前咆哮着,让人看得?得慌,“魍兽放心,主人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

  夜轻寒在回到星炎宗以后,便紧闭宁神静室的房门,继续投入到对三十一条奥义的整合修行中。还不知在星炎宗的界中界里,七星山上,屠家的人正在对自己进行激烈讨论。

  七星山,屠家星云居,屠星书房。

  一名鹰鼻鹞眼,身穿华服的青年坐在书房中,唯一一张椅子上。面前站着的中年男子,是屠家大爷屠震。而这样貌比屠震还要年轻一二十岁的青年,正是屠震的父亲,屠家的定海神针,星炎宗八星长老屠星!

  屠星长老身上最重要的标识,就是年轻的面貌和双目上那雪白的眉毛,眉尾极长,下垂到眼部。

  屠震早已习惯了父亲面无表情的冷厉,不过此刻在父亲屠星的注视下,还是感觉心头有些发紧,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