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14章 雷轰符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奥义爆裂雷轰符’乃仙道文明拿雷之法则的几种真意炼制,黑袍人若是使用出来,一定会和夜轻寒同归于尽,所以黑袍人毫不犹豫的便把‘奥义爆裂雷轰符’卖给了机械族店铺。

  似乎,这黑袍人也没有在屠震面前表现的那般愚蠢,绝不可能为了完成屠震的差事,而让自己送命。

  ……

  “大哥,我已到择天城,你在何处?”

  夜轻寒经过近两日的辗转,到了择天城,一从择天城的传送广场出来,夜轻寒就拿出机械族传讯器朝盘皇发起了讯息。

  “我在聚香楼二楼……”

  盘皇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发送给夜轻寒,等夜轻寒赶到聚香楼以后,才发现不止是盘皇,就连李察佩奇也跟着一起来了。

  “见过大哥和李察佩奇大哥。”

  三人经过一番叙话后,要了一桌酒菜,只不过盘皇和李察佩奇却没心思动。

  过了片刻,李察佩奇想了想还是没有忍住,朝夜轻寒埋怨道:“我说夜兄弟,你这番也太孟浪了,居然答应和蓝海决一生死,这绝非智者所为呀!”

  夜轻寒深吸口气,也没回答,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就算自己实话实说,告诉李察佩奇自己不一定会输给蓝海,李察佩奇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只听李察佩奇续又道:“你李察佩奇大哥人面还算大,不少人也有那蓝海有交情,不过找了这些人去和那蓝海搭话,都被拒绝了。那蓝海非要和你一决生死,你看现在如何是好。”

  李察佩奇和盘皇的态度一样,从头到尾没有说过夜轻寒的不是,只是责怪夜轻寒不敢主动答应蓝海的生死决战。

  一旁的盘皇也没说话,只是神情凝重的在喝着酒,这还是夜轻寒头一次见到盘皇如此神情凝重,禁不住心底有两分愧疚。不过这件事的错并非在夜轻寒身上,所以夜轻寒也不能将过错往自己身上背太多。

  过了良久,盘皇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将酒杯往重重一放,发出‘砰’一声响,让李察佩奇和夜轻寒侧目,“既然那蓝海不肯接受赔偿,现在也别无他法了。只能在蓝海与兄弟决战开始之前,提前威胁那蓝海。若是连威胁都不肯接受,那我就让那蓝海给……”

  盘皇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夜轻寒却知道盘皇是说,若是蓝海要是杀了自己,那盘皇一定会杀了蓝海给自己陪葬。只是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盘皇醒悟这话说起来太过丧气,才没有接着往下说。

  “没到那一步吧?”

  李察佩奇有些心惊,“那蓝海的名气极大,好像身后也有些助力,不然不可能在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的位置上,安坐那么多年。若是盘你要杀他,只怕他背后的人日后也会向你报复。”

  “那又如何?我管不了那么多!”

  盘皇一想到蓝海如果不留手的话,夜轻寒这次很有可能会死在蓝海手里,盘皇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恨恨。

  李察佩奇还准备再劝一下盘皇,忽然听到一楼的喧哗声很大很吵,好像在说与蓝海有关的事情,李察佩奇就侧耳倾听起来。

  包房中一下安静下来。

  “走,我们出去看看。”

  夜轻寒和盘皇也察觉到异样,开始倾听,夜轻寒发现居然好像还与自己有关,便提议出了包房查看。

  夜轻寒和盘皇、李察佩奇出得包房,二楼的廊道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一些在一楼用餐的食客,害怕被打斗波及,此时纷纷停止了用餐,挤在了一楼上二楼的楼梯阶梯上。

  只见一楼正有两帮人在争吵,似乎随时都会开打,中间的几张八仙桌被踢得东倒西歪。用餐的食客都远远避让,倒是坐在临窗的位置,用餐的食客神色或是冷厉,或是淡然,一点也不怕这些人打扰。

  “这么多奥义境生命?”

  夜轻寒发现坐在临窗位置的食客,二十来人中,居然有八名奥义境生命,有几人是独来独往,有几人是与一大桌人在一起。

  而这些能够与奥义境生命同桌吃饭的凡俗生命,想来不是福缘极其深厚被这些奥义境生命收为了弟子,就是这些奥义境生命的直系亲属,所以能够和这些奥义境生命一起用餐。

  “我最后说一遍,这次的盘口,我们会按你们下注的原价赔偿给你们,随便你们接不接受。”

  一楼大厅僵持的两帮人中,一名腰间挎着大刀的浓眉光头男子,指着脚下的一口六尺见方的箱子,说道:“反正你们下注的时空币都在这里,能够接受的就凭注票将时空币领回去,不能够接受的……过了这村也没这店了,看你们自己吧!”

  “我去,这还是头一次听孙老六说话如此客气,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夜轻寒身旁一名戴着高帽的食客,指着浓眉光头男子,对身旁的友人说道。

  那友人不屑道:“这些赌客虽说习性不好,但也谈不上是恶人吧!这孙老六如此客气,倒不是因为恶人自有恶人磨,而是这次的确是他们德胜赌坊做得太过了,自知理亏,气焰才没有往常那么嚣张。”

  “孙老六,你吓唬鬼呢?你们德胜赌坊要退票可以,按照赔率的价钱退给我们就行了。否则,这件事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对呀,反正你们开的赔率那么低,就算按照赔率给,一万个时空币才赔一个时空币而已。”

  一名公子打扮的青年摇着折扇,一脸风轻云淡的对孙老六说道,不过话语却非常强硬,对择天城一霸孙老六丝毫不客气。身旁的赌客,也对孙老六劝说起来。

  孙老六眉头一蹙,这青年乃是陈家三公子,据说天赋过人,今生有很大几率可以突破成奥义境生命,孙老六不愿得罪这陈家三公子。如果这陈家三公子私下说不同意和解,孙老六也会按照赔率计算的价钱退给陈家三公子。

  但此时陈家三公子当着这么多赌客的面,提出这样的要求,却是孙老六能够答应的。即使开得赔率已经非常低,但这次下注的人实在太多,计算一番后,若是按照赔率退票,那德胜赌坊起码也要赔出去十多万时空币。

  否则德胜赌坊绝不可能像今天这般,坏了自己德胜赌坊的信誉的。

  一想到这里,孙老六不由在心底暗骂夜轻寒害人,搞什么自杀式挑战,将自己的德胜赌坊害成这样。

  “这确实是无奈之举,想我们德胜赌坊数万年的声誉,从来没有发生过退票这样的事。要不然这次蓝海星使与夜轻寒星使的决战,大家全都一面倒的买夜轻寒星使输的话,我们德胜赌坊也绝对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孙老六稍一解释,不少脸皮薄的赌客都有些面红耳赤,这些人里甚至平日里从来都没有去过德胜赌坊赌钱,这次纯粹是听说可以占德胜赌坊的便宜,才将家当都拿去换了时空币,到德胜赌坊下注买夜轻寒输的。

  “啧啧,夜兄弟,这事你可要管啊,人家德胜赌坊这次丢了信誉,全都得怪你呀!”

  李察佩奇指着光头孙老六,对夜轻寒一阵挤眉弄眼,让夜轻寒苦笑连连。

  听到了这里,夜轻寒才明白一楼的争执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这德胜赌坊拿自己和蓝海的生死决做起了生意,而赌客又是一面倒的支持蓝海,将夜轻寒的赔率拉得极低,德胜赌坊也是认为夜轻寒输定了,害怕再开盘会让自己赌坊输得倾家荡产,便将盘口封掉。

  结果,封盘之后,德胜赌坊的老掌柜一番计算后,发现就算按照封了盘口之前的赔率,德胜赌坊也会赔出去十多万时空币,所以才会发生今日之事。

  孙老六将下注赌客的**成人召集到聚香楼来,先是上了好酒好菜,对众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想让这些赌客原价拿回注票,结果一众赌客稳到手的时空币飞了,自然不愿意,才会大闹起来,让包房中的夜轻寒三人察觉。

  那孙老六和陈三公子修为相近,都是无比接近奥义先驱的存在,所以此时成了僵持双方的洽谈人,面对面争锋相对。

  而陈三公子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但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吹捧着,奉为首领,陈三公子自然不肯在孙老六面前落了下风。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盘皇当先朝包房返回,下方虽是德胜赌坊和赌客的争执,但对夜轻寒却充满了负面环境,只怕夜轻寒待得越久就会越来越丧气,所以盘皇才让三人返回包房的。

  “诸位且慢。”

  夜轻寒和李察佩奇正要随盘皇返回包房,只听下方一名坐在靠窗的奥义境食客突然起身高喝一声,让夜轻寒三人立时顿足,因为这名奥义境食客所坐的桌位,总共六人,就有两名奥义境生命在其中,夜轻寒三人早已注意到。

  所以这时一见这奥义境食客起身,立马驻足观看。

  “不知这位……先生高姓大名,有何指教?”

  孙老六见说话这人,身体隐隐透着宝光,散发着超凡脱俗的气息,似乎是传说中的奥义境生命,不由将之前准备与陈三公子一方开战的嚣张气焰收敛起来,小心翼翼的朝这疑似奥义境生命的人物问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