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25章 破绽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摘星门。

  “果然如此。”

  赖通听到水银头颅的话,心头一震,回忆起那次事情的经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了……

  在很多年以前,赖通和蓝海就是好友。二人实力相若,但真要细细论起来,恐怕赖通的实力,还要比蓝海强上几筹。因为那时候赖通收获了一法界巡游星使的位置以后,蓝海还在三千维度时空里日夜苦修。

  不过因为蓝海在奥义境生命里,天资并不怎么样,又没有一门好的功法辅助,所以蓝海的实力不怎么样,修为也没什么进展。当时蓝海还曾经和赖通说过,恐怕自己修行到摘星法境就是自己的修行终点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寿命耗尽作古了。

  当时赖通还曾经安慰过蓝海,直到有一天蓝海神神秘秘的告诉赖通,自己得到一个机缘,要不了多久就能一飞冲天。赖通当时还一阵好笑,以为蓝海在发臆梦。

  等到蓝海回来以后,又是过了很久,赖通才知道蓝海是去一古地寻觅到了很多好东西,有天材地宝,有修行功法,甚至还有一门规则真意。

  从那以后,蓝海的实力才开始突飞猛进,甚至到后来成为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在整个三千维度时空都算得上是大名鼎鼎。而二人的关系,也从之交好友,变成现在赖通与蓝海的交往中,无时无刻不是带着几丝讨好的意味在其中。

  现在听到水银头颅的话,赖通回想起来,才知道真正的蓝海早就已经被水银头颅占据了肉身,意识也早就被水银头颅关押在肉身中的不知名某处。而自己这么多年来,与蓝海的交换,其实也是与水银头颅这个头尸族人的交往。

  想到这里,赖通就是一阵绝望,这头尸族伪装的还真好,连自己与蓝海交往了这么多年,都没看出水银头颅的破绽。

  “不好!”

  盘皇看到这里,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盘?”

  李察佩奇还是头一次看到盘皇如此大惊失色,他和盘皇曾经被数十个异族奥义境生命围攻,最后二人身负重伤离开,也是那一次过后,二人才结束了在外的游历,回了各自的宗派。但即使是那一次如此危急的情况下,李察佩奇也没见盘皇有今天这么吃惊。

  盘皇指了指石台上的水银头颅,不无担忧地道:“这水银头颅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是胜过了蓝海许多,恐怕兄弟他不会是这水银头颅。”

  “我想不仅是实力受限,恐怕那水银头颅的眼力也被限制了许多,否则不会连续几次都看不穿夜轻寒‘事火咒龙’‘火龙匍匐’的变化。”

  李察佩奇眉头紧蹙,盘皇这么一说,李察佩奇也瞬时回忆起之前水银头颅扑灭‘事火咒龙’的时候,的确是比水银头颅还是蓝海的时候要轻松许多。

  “福伦门主,我要一事相求。”

  盘皇知道夜轻寒如今受到的威胁极大,立马朝福伦门主拱手请求。

  “不好意思,盘域使,我知道你要请我帮你做什么,不过很对不起,这件事我办不到。”

  福伦摇摇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是为何?”

  盘皇急切起来,“那水银头颅是头尸族,是个异族生命,根本没资格在摘星门,现在应该立刻将他们的生死决战终止,将那头尸族人抓出来灭杀了,才是道理。”

  “是呀,福伦门主,对付这些卑劣的异族生命,我们根本不需要和它讲什么道理,讲什么礼义廉耻,像盘域使所说,直接将它抓出来,大家群起而攻之才是正道理。”

  几名巡游星使纷纷附和盘皇的话,心头却是暗道,杀了这水银头颅头尸族人,自己只怕能放到许多好处,再不济也能分到些气运吧!

  殊不知福伦这人的脾气怪异而又小气,本来福伦看在盘皇的面上,想要解释几句,如今一看几名巡游星使纷纷附和盘皇的话,以为这几名巡游星使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福伦立时一挥大袖,恼怒的拒绝道:“对不起,我办不到。”

  “福伦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盘皇细说之后,见福伦还是不肯答应,不由心头也是怒火中烧,高声向福伦质问起来。

  “盘,你别怪罪福伦门主了。”

  被盘皇如此质问,福伦也怒不可遏,李察佩奇见二人似乎动了真火,立时开始劝阻,并替福伦解释道:“如果有巡游星使相约到摘星世界决战,那么在开启摘星世界以后,短时间内,当地摘星门分部的门主是不能第二次开启摘星世界的。除非……”

  “除非什么?”

  盘皇焦急问道。

  “除非有一方完全死亡以后,另一人才能从摘星世界里出来。”李察佩奇神色凝重的说道:“而在进入摘星世界的时候,肯定是记录的那水银头颅的生命印记,所以福伦门主现在想开启摘星世界也开启不了。”

  “哼!”

  剩下的话,李察佩奇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除非是水银头颅或是夜轻寒其中一方死掉,否则短时间内是绝对开启不了摘星世界。而福伦门主也是冷哼一声,默认了李察佩奇的话。

  “当然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

  “还有什么办法?”盘皇催促李察佩奇道:“你说!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会去尽量办到。”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其他的摘星门门主,从他们的分部开启摘星世界的入口。”

  李察佩奇话音未落,福伦门主也摇摇头不屑道:“你这个办法是不可行的。”

  “首先这样的开启方式,进入到摘星世界的位置肯定大为不同。而且摘星世界也是非常广大,其中又没有坐标,想要找到那夜轻寒和水银头颅的所在无疑是大海捞针,就算是我现在也不过是摸索了摘星世界极小的一段地域。”

  实则,福伦门主也不想将盘皇得罪的太狠,看似不屑,实则是在告知盘皇这其中的隐情,“再者说来,想要找另一位门主开启摘星世界,不管是对于我们三人中的谁来说,都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但想要让那些门主帮助去对付那头尸族水银头颅,却是谁也做不到的事情。”

  顿了顿,福伦门主才又说道:“而盘你要是亲自前往摘星世界,赶到最近的摘星门分部再加上进入摘星世界的时间,起码要两天时间,所以你还是在这里耐心等着吧。”

  盘皇自然明白福伦门主想要缓和自己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才会对自己解释这么多,不过盘皇这时心神忧虑却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望着石台上的夜轻寒和水银头颅,似乎已经放弃了想要去摘星世界营救夜轻寒的话。

  只是在心内默默念道:“兄弟这次要靠你自己了,希望你不要死在那头尸族水银头颅的手里。”

  ……

  摘星世界。

  当极寒玄兹真意完全消散以后,夜轻寒指了指极寒玄兹真意最后一丝能量消失的地方,“看来阁下想要杀夜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哈哈,夜轻寒事到如今你还以为我是想杀你,你真是太单纯了。”

  水银头颅猖狂地笑了起来,“当我为了不被那丸?吞吃,主动跳了出来,我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你以为就算我杀了你,摘星门那群白痴还会容我逃走么?”

  听到这里,石台前的巡游星使个个面色难堪,毕竟被人骂白痴,谁也接受不了,更何况是这些心高气傲的奥义境生命。

  “所以呢?”

  “所以我从头到尾想的就是和你同归于尽,从没想到在杀了你以后再活着出去。”

  夜轻寒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水银头颅抱着必死的决心和自己一战,恐怕还真容不得自己活着离开摘星世界。

  这样的敌人,远比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可怕得多。

  “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

  夜轻寒朝水银头颅询问,但心头并没有多少希望这水银头颅会回答自己,“据我所知,那魍兽是在蓝海还是凡俗生命的时候,就成了蓝海的兽宠。而你则应该是在蓝海成为奥义境生命以后,才占据的蓝海的肉身吧?应该对那魍兽没有什么感情,为何要执着的替那魍兽报仇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替魍兽报仇了?”

  水银头颅满脸狰狞道:“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吞吃你,好提升我的修为罢了。哪知道你这个小辈,居然不是个小辈,还是个隐藏了实力的高手。”

  水银头颅收起狰狞,深吸口气道:“我承认之前是我小看了你,不过你的好运气也仅限于之前我看轻你的时候了。”

  水银头颅没了之前的狰狞,脸上无悲无喜,夜轻寒也谨慎起来,心头更是慎重。因为夜轻寒深知当这类异族生命,开始控制自己情绪的时候,达到现在这种无悲无喜的情况时,也就是这类异族生命最为可怕的时候。

  因为这时的这类异族生命,已经变成了一根筋的生物,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将执念完成。而现在这水银头颅的执念,就是要与夜轻寒同归于尽。

  “鬼神游红尘!”

  水银头颅呼啸一声,便朝着夜轻寒飞扑过去,围着夜轻寒转起了圈,神情肃穆,表情怪异,好像在使用什么祭法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