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27章 骑大能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好了,现在那夜轻寒可以回来了。”

  福伦感应到摘星世界又能重新开启,对盘皇道了一声,一挥手便唤出两道的空间通道,大厅中也出现了一道空间之门。

  空间之门的巡游星使纷纷后退两步,以示对夜轻寒这位开道者大能以下的最强者的尊敬。

  细数一遍,在之前的大厅中,除了福伦、盘皇、李察佩奇、徐友达四位开道者大能以外,就要数蓝海的修为最为高深,而现在修为最高深的蓝海,被夜轻寒轻易解决。自然而然,夜轻寒成了开道者大能以下,实力最强的巡游星使。

  当然这仅限于今日,在择天城摘星门分部的所有巡游星使中。要是算上所有的巡游星使,那夜轻寒的实力也就只能算一般了。

  除非在场的巡游星使能够确认,夜轻寒刚才击败丸?用的正是传说中的无上真意,那自然又另当别论了。

  “咦,怎么回事?”

  “对呀,夜星使人呢?”

  见夜轻寒即将回归摘星门,一众巡游星使也客气了许多,没向私下里交头接耳那般对夜轻寒直呼其名,不过福伦的空间之门召唤出来许久,也没见夜轻寒从摘星世界里出来,让在场众多巡游星使颇感诧异。

  “怎么回事,福伦门主?”

  空间之门久久无人出来,盘皇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焦急朝福伦门主询问,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福伦门主定睛看着空间之门,似乎那空间之门只是虚妄,会被自己一眼看穿。又是过了许久,福伦门主依然不答盘皇的话,甚至闭上了双眼,等了许久才霍然睁开眼对盘皇解释道:“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是好事,盘域使放心吧!”

  “好事?”

  细问之下,福伦门主却是不肯说出具体是何事,盘皇忧心忡忡,又怎么能放心得下。

  ……

  摘星世界。

  夜轻寒拒绝了丸?去它山洞里做客的要求,正准备离开,面前空间之力一阵涌动,现出一个身形来,是一个灰色的长眉中暗藏几根金色的眉毛,面容清癯,身着一件洗得有些发黄的白袍老人。

  一见到丸?,这白袍老人就大松了口气,“幸好没事。”

  夜轻寒暗暗打量着白袍老人,他早就听说摘星门有大能会在摘星世界里饲养兽宠、坐骑,或许这就是饲养丸?的人。

  “见过主人。”

  果不其然,丸?一见到白袍老人就恭敬地行了个礼,称其为主人,让夜轻寒心头想法确认无误。

  “是你救了丸??”

  白袍老人对丸?点了点头,丸?立时朝自己洞府游动回去,白袍老人转头看向夜轻寒,上下打量了夜轻寒一眼,“你也是我摘星门的巡游星使?”

  “是的!”

  夜轻寒恭敬拱手,见了一礼,请教道:“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称呼?”

  白袍老人一挑眉,想了想,对夜轻寒道:“你就叫我骑大能吧!”

  “骑大能?”

  夜轻寒知道骑大能是不准备告诉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也没再追问下去。

  “你知道我为何将丸?饲养在这里,让丸?到了逐月法境,也没对它有任何动作么?”

  夜轻寒不知道骑大能为何要突然对自己说起这个,以为是骑大能窥破自己之前并没有救丸?的意思,于是摇了摇头道:“不知。”

  同时,夜轻寒谨慎地表现出自己没有半点好奇。

  “其实丸?被饲养在这里,是因为有一位修为惊天彻地的前辈,将丸?预订为坐骑了。”

  见骑大能指了指头顶,夜轻寒知道骑大能口中所说的这位修为惊天彻地的前辈,多半是一位法则大能。不过就丸?长得那丑样,能有法则大能看上丸?当坐骑,也算是丸?的造化了。

  “我知道你肯定在想丸?长成这样,怎么会有法则大能看上呢?其实呢丸?的蜕变期是开道法境,等到了开道法境再辅以一药引,丸?才能真正蜕变……”

  骑大能伸手在身前一抹,显现出一威风凛凛的异兽,“所以你救了丸?,不仅是救了丸?,还是救了我,救了你自己。”

  夜轻寒看得惊骇,想不到这丸?体内居然蕴含这么强大的龙族血脉,那骑大能所说的药引,应该就是指龙族的精血了。等到丸?到了开道法境以后,就能承受龙族精血的融合了。到时候就可蜕变为龙,一飞冲天。至于所谓的蜕变期,也只是丸?到了开道法境以后,才能承受龙族精血的托词。

  “你我之间既有了活命的因果,我当欠你一个人情,你说吧,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骑大能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让人难以猜测骑大能内心的真实想法。

  夜轻寒不动声色的仔细观察以后,从骑大能洗得发黄的白袍中,得出骑大能应当是一个念旧情的人,而骑大能的长眉杂乱无章,应该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其中又蕴藏着几根金眉毛,代表骑大能心中自有一股傲气。

  当然这最后的一点是最好猜测的,试问身为奥义境生命,又有哪个没身居傲气呢?更被说骑大能这样的开道者大能了。

  “像骑大能这样的人,说出的话肯定不容自己推辞。而骑大能又说只要自己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辞,另一层意思也是警告自己,不能提太难的条件。”

  夜轻寒脑海中思绪飞转,思考什么是自己迫切想要得到的,又不至于太过为难骑大能的条件。

  思索片刻后,夜轻寒道:“我有些修行上的问题,想要骑大能请教。”

  夜轻寒此话一出,几乎是感受到骑大能和自己同时松了一口气。

  骑大能松了口气,是觉得夜轻寒提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也不难。而夜轻寒松了口气,却是因为骑大能松了口气,代表自己这个条件,总算没使骑大能为难。

  “你说吧。”

  骑大能淡然的神色,给了夜轻寒极大的信心,所以夜轻寒虚心求教道:“晚辈最近才领悟几门法则真意,对其中一道名为星火的真意,始终无法入门,不知骑大能能否助晚辈一臂之力。”

  “星火真意?”

  骑大能讪讪地摸了摸鼻头,心头暗道:“这小子该不会是在甩自己吧?还是领悟能力真的那么低,还是说自己之前说得太过隐晦,导致这小子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这星火真意……老夫还真是不太了解……”

  骑大能表情讪讪,神色中的尴尬换成任何一个没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更遑论是夜轻寒了。

  于是,夜轻寒立时退让道:“没关系,既然如此,那晚辈就不劳烦骑大能了,告辞!”

  “等等!”

  骑大能拦住正要离开的夜轻寒,急道:“我这人最不喜欢欠人人情,你换一个条件,让老夫帮你办。”

  夜轻寒见骑大能表情郑重,知道自己不提另一个条件,恐怕这骑大能还真不会放自己离开,只好无奈道:“晚辈还在领悟两门法则真意,想将这两门法则真意的领悟,提升到……掌握层次……”

  “这两门规则真意分别是……”

  夜轻寒小心翼翼地提着另一个条件,本想说将两门法则真意提升到掌控层次,但一想到这样的条件,恐怕会让骑大能觉得自己太过得寸进尺,于是只说成是提升到掌握层次。

  “等等,你再换另一个条件给我说。”

  哪知道夜轻寒话还没有说完,骑大能就将夜轻寒的话打断,眼神中暗藏几丝恼怒,“又是规则真意!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法则真意又岂能是别人能帮着领悟的?该不会是这小子变着法想要刁难自己吧?”

  骑大能又暗暗想着,“按理说这小子应该不敢刁难我这个大能,但这小子又说得那么玄乎,好像真的同时有三门法则真意在领悟,从这一点上就好像是在刁难自己了。”

  骑大能有些不相信夜轻寒能同时接触到三门法则真意,就算是那些世家子弟,大宗派的精英弟子,能够接触到一门法则真意都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三门法则真意,在骑大能看来,却是觉得夜轻寒有些异想天开了。

  “这……?”

  夜轻寒也为难起来了,好像自己除了这些就真没什么想要骑大能帮忙的了,想了片刻后,夜轻寒又想到‘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于是朝骑大能问道:“骑大能,可知道石之金是什么?”

  “这个?”

  骑大能手中显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伸指一划,石块飞速旋转起来,接着外表的石质纷纷掉落,中间显现出一块金色的黄金出来。

  “呃……”

  夜轻寒只能直说道:“前辈,可知道何处有龙吟石?”

  “你……再换个条件……”

  骑大能面色阴晴不定,良久过后,才恨恨地盯着夜轻寒。

  “那晚辈就真没什么事情,需要劳烦前辈了。”

  骑大能的连番让夜轻寒换条件,也让夜轻寒以为骑大能是在存心推脱,便拱了拱手,准备告辞离开。

  “不行,你必须再说一个。”

  骑大能急切的拦住夜轻寒,让夜轻寒觉得这骑大能有些胡搅蛮缠,“那前辈就给我一万时空币做报酬吧。”

  见骑大能面色犹疑,夜轻寒心下暗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骑大能根本无心报答自己,但偏偏不知为何要这样拼命拦住自己,弄不清楚这骑大能到底想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