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29章 十年参悟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每一个使用‘八品莲台’的迦家子弟,都会有专人告诉他们,只能在上面领悟和整合奥义。只有特别优秀的迦家子弟或是立下功劳的迦家子弟,才会破例允许在‘八品莲台’之上参悟规则真意。

  像夜轻寒这样在‘八品莲台’上参悟法则真意,却是连迦家子弟都没有这个待遇。而且若是在‘八品莲台’上参悟法则真意十年,那‘八品莲台’上的八颗‘悟空莲子’能量,机会在这十年时间里挥霍一空。

  这‘悟空莲子’培育一个都极为不容易,迦大能自然恼怒得很,却不好在夜轻寒这个小辈面前发作,只能痛骂一阵骑大能后,强忍下来。不过在迦大能心里,却是已经对夜轻寒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

  择天城,聚香楼。

  盘皇、李察佩奇、福伦三人在一华丽包厢中推杯换盏,桌上山珍海味,还有琳琅满目的各式点心、瓜果。时不时还有小厮见礼后,捧过头顶,高举着新菜送入包厢。

  “盘兄弟,李察门主,你说你俩这么破费干什么?我早说了这件事,我是不能和你们两个透露的,你两就别追问了。”

  盘皇和李察佩奇连连给自己灌酒,福伦又怎么会知道两人的心思,打得什么主意。这将近十年时间以来,盘皇和李察佩奇就一直住在择天城没有离开过,经常找理由宴请福伦。

  不过宴无好宴,每次盘皇和李察佩奇宴请福伦,都是为了打听夜轻寒的下落,连续十年的追问,已经快将福伦逼疯了。不过一想到十年前,自己的神识刚一进入到丸?谷,就被骑大能扔了出来,福伦又怎敢当着盘皇和李察佩奇说出实情呢。

  “福伦门主,我们也算打了十年交道,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兄弟二人是什么样的人了。不管是夜兄弟还是任何一个我们认定了的兄弟朋友,只要有事,我们二人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帮助对方。”

  李察佩奇放下手中的酒杯,一脸郑重,福伦连连附和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连夜轻寒这样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李察佩奇和盘皇都甘愿为了夜轻寒在择天城蹉跎十年,自然是重情重义之辈,福伦若是二人认定的朋友,那日后有什么困难,朝二人开了口,二人也一定竭尽自己所能去帮助自己的。

  所以福伦也知道李察佩奇是在暗示自己和他们二人,在这十年建立起的交情,不过一想到李察佩奇肯定下一句又是开口询问自己夜轻寒的下落,福伦的头就开始隐隐作痛了。

  “我也不瞒福伦门主。我们已经打听到了,那日在摘星世界是骑大能将我兄弟的带走。不过我那兄弟虽然与我因果未断,但却始终查不出下落所在。”

  这时却是甚少开口的盘皇说话道:“福伦门主你也曾经说过我那兄弟现在所经历的是好事,对于这一点我也相信,我就是想问清楚这件事到底是如何个好法,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福伦门主你如实告知,我发誓以后绝对不来烦你。”

  “原来你们都打听出来了!”

  福伦苦笑一声,“既然你们都打听到是骑大能将夜轻寒带走了,那我就不瞒你们了。那夜轻寒被骑大能带走,是因为夜轻寒无意间救了丸?,所以骑大能允许夜轻寒对自己提一个要求,好回报夜轻寒。至于之后夜轻寒被骑大能带到哪里去了,我就不太清楚了。”

  李察佩奇用手肘碰了碰盘皇,低声道:“夜兄弟被骑大能带走,这是好事,现在你不用担心了。”

  盘皇默默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福伦的说法。

  正在这时,盘皇的机械族传讯器响起,盘皇取出来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只见上面正是夜轻寒传来的讯息:“大哥,我在东神洲一切安好,不日便归,切勿担心。”

  夜轻寒有感上次自己到了西炎洲无法与盘皇联系,所以在去到星炎宗以后,就与盘皇商量换了开道级的机械族传讯器,可以在东神洲、中极洲、西炎洲等五洲随意联系,而不受距离的限制。只是在一些神秘古地,这开道级的机械族传讯器还是会有一定的限制。

  不过即使如此,这开道级的机械族传讯器,也远比夜轻寒、盘皇之前所用的摘星级的机械族传讯器强大得多。

  同时也昂贵得多,购买时,就一人花了夜轻寒和盘皇百万时空币,之后每百年就需要十万时空币的养护费用给机械族,才能继续使用。

  而且像夜轻寒这样从东神洲传讯给盘皇,费用都是单次结算的,这短短十多个字,就花费了夜轻寒一万多时空币,可以说是一字千金了。所以盘皇在收到夜轻寒的传讯,也没再给夜轻寒回复,只要确认了夜轻寒的安全就行了。

  “盘兄弟如此高兴,是你那小兄弟有消息了?”

  李察佩奇和盘皇坐着相邻的位子,而福伦却是坐在盘皇对面的位置,所以盘皇在取出机械族传讯器以后,李察佩奇也看到了夜轻寒的传讯,与盘皇欣喜对望一眼,立时让福伦看出端倪。

  不过福伦却不好偷看盘皇的机械族传讯器,只能直接开口向盘皇询问。

  “对,没错。”

  盘皇一脸欣喜道:“的确是我那兄弟传讯来了,他现在人在东神洲,应该有了不错的际遇,这段时间倒是叨扰福伦门主你了。”

  “盘兄弟,说得哪里话,能够结识二位,也是我福伦的荣幸。来,干杯!”

  福伦的话完全出自真心,不过盘皇有了夜轻寒的消息,自然不会再来骚扰自己,福伦心底也是极为高兴的。

  ……

  东神洲,南珊岛,山顶。

  盘坐在‘八品莲台’上的夜轻寒,已经在此修行了十年时间。

  这十年时间里,除了最开始,夜轻寒参悟半日不到的奥义,其余时间全用来参悟星火真意,连星子真意和星占真意夜轻寒都没有花费丁点时间去领悟,一门心思放在了参悟星火真意上。

  因为夜轻寒自身对于星子真意和星占真意的修行领悟,还是比较有把握的。至少能够确定自己在星子真意和星占真意两门法则真意上,达到初悟层次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经过这十年的修行,夜轻寒对星火真意的领悟,已经达到了初悟层次。相当于普通的奥义境生命参悟法则真意三千年时间,这确实可以说是夜轻寒因祸得福了。

  当然如果极具修行天赋,又是与法则真意契合度极高的奥义境生命,那这三千年的时间,自然是会大大的缩短了。

  不过当夜轻寒刚从修行状态中醒来,还没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睁眼一看,正是十年前被骑大能赶走的迦罗。迦罗身旁还站在一名相貌与迦罗与四五分相似的青年,面容看上去却是要比迦罗大两三岁,不过眉宇间较为凝重,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觉得此人的性格有些阴沉。

  夜轻寒能够感应到二人都是逐月法境,再加上这是在迦大能的地盘,这两个明显都是迦大能家族里的晚辈,夜轻寒不想惹事,从‘八品莲台’上下来,便准备从另一边,避开二人离开。

  “小子,你用了我兄弟二人各自五年,在八品莲台上修行的机缘,就准备这样走了?”

  夜轻寒刚起身,就看到‘八品莲台’的八片莲叶从三色变为了单纯的白色,正自疑惑,就听到迦罗身旁的青年阻拦自己离开。

  “夜某在八品莲台上修行是经过迦大能允许的,你若是有什么疑问,还是自行去问迦大能吧。”

  夜轻寒知道这迦罗二人找自己寻衅滋事的可能性极大,不过身在南珊岛迦家地盘,夜轻寒却是不能与这迦罗二人唇枪舌剑,以免触了迦大能的禁忌,那到时候就连神灵都救不了,怕是只有法则大能开口,才能让夜轻寒有继续活命的机会。

  “想用迦老祖老压我们?”

  这时,那对夜轻寒极为仇视的迦罗却是开口道:“迦申,迦老祖在半年就外出云游了,至今未归。今日这小子不补偿我们兄弟这十年的损失,就别想安然离开。”

  说到最后,迦罗满面恶狠狠的对夜轻寒说道,双目中更是放出神光,制造出尸山血海的恐怖环境,恐吓着夜轻寒。

  “我说了,你们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自行去向迦大能请教。若是再对夜某胡搅蛮缠,就别怪夜某不再对二位退让了。”

  夜轻寒微微眯起眼睛,吹出口气,便将迦罗制造出的尸山血海恐怖环境,一口气吹散了。

  “我迦罗兄弟说了迦老祖他至今云游未归,你是耳朵聋的,还是怎的?”

  那迦申一抖身躯,也化作和迦老祖一样的丈高巨人,体表浮现出一件逐月法境的奥义盔甲,表面纹理复杂,加持了不少阵法在上面,让这奥义盔甲坚不可摧,在面对普通的奥义境生命时,光凭这奥义盔甲,就足以让这迦申立于不败之地了。

  “今日你若是不赔偿我兄弟二人,一人两千万时空币,或是价值两千万时空币的宝物,那我迦申就在这里告诉你,不管是带你来的,你都别想安全离开这南珊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