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46章 夙世玉璧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因为这‘释阴火’的‘释’是指消除、解脱,所以‘释阴火’被尊卑法则创造出来,就是为了惩戒对奥义境生命大不敬的凡俗生命的。会将凡俗生命的肉身直接烧毁,会将凡俗生命的修为全都消除,会将凡俗生命重新煅烧成如真灵一样的纯净。

  忘却前世今生所有夙世记忆,却又斩去所有的因果,看似无情,实则有情,变相也是将这些凡俗生命和奥义境生命的因果,也全都斩断了。算起来这尊卑法则,也算是给这些凡俗生命留有了一线生机。

  不过夜轻寒淡然的表情,在布老爹几人眼中却是看成了冷漠。再加上之前夜轻寒说要放了山马帮一群贼人,现在却食言而肥,布老爹几人更是觉得夜轻寒喜怒无常。

  所以就算是一直在心底对夜轻寒颇为感激的布展,此时也不敢上前去向夜轻寒道谢了。

  “快走!”

  剩下的四名山马帮当家当机立断,立时开始奔逃,不过还没逃出几米远,三当家和五当家也同时开始痛苦的嚎叫起来。只是没有像蛮锟三个当家那般被‘释阴火’燃烧成灰烬,所以被六当家、七当家抗在肩头带走。

  不过这六当家、七当家对三当家和五当家可是没安好心,这番将三当家、五当家抗在肩头带走,根本不是为了救三当家和五当家,而是贪图三当家和五当家的功法和宝物。

  如果三当家和五当家稍微伤势重点,恐怕不用尊卑法则再行惩戒,这六当家和七当家就会动手将三当家和五当家弄死的。

  这都是因为平日里六当家和七当家,就是七个山马帮贼首中最卑微的存在。有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二人在做,而有好处都是排位在前面的五个当家分得多,这样一来,六当家和七当家日积月累下自然不忿得很,对三当家和五当家下起手来,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在场布老爹几人的想法都瞒不过夜轻寒,布老爹几人心头在想什么,夜轻寒全部都一清二楚,不过布老爹几人的生命层次实在太过卑微,其中的最强者布老爹也不过是星球之子的修为,所以夜轻寒明知有人在心底对自己有不敬的想法,但只要没有明说出来,夜轻寒也懒得去理会。

  背对着布老爹几人一笑,夜轻寒就重新化为灰尘,附着在小布布的衣襟上,不过在布老爹几人看来夜轻寒的消失不见,应该是离开了,布老爹几人皆是在心头松了口气。

  “你们说刚才那位前辈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会不会是位面之子?”

  在认为夜轻寒已经离开以后,布老爹几人之间的气氛立时松弛下来,热烈地讨论起来。

  夜轻寒之前的表现虽然冷漠了一下,甚至还对布展有过恶言相向,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因为和山马帮有仇,才弄死了蛮锟等贼人,也算是变相救了布老爹几人的性命,所以这时步坤抢先开口,神情倒是异常兴奋,显然也是在幻想自己或许有一天能够成为夜轻寒那样的存在。

  “不一定是位面之子。”

  布老爹摇了摇头道:“星球之子、位面之子、法界之子、半步先驱这只是大境界的划分,这其中星球之子、位面之子、法界之子的实力相差极大,有的星球之子就如同那位前辈一样,可以轻易击杀数十个同境界的星球之子。

  而位面之子的境界中,也要分这个位面之子纵横的到底是大位面、中位面,还是小位面,其中还有微位面和巨位面。所以我观察那位前辈先杀二十个小喽偕绷寺?亢推溆嗉父龅奔遥?詈笕捶排芰怂母龅奔遥?匀皇窃谧詈笫笨塘t胁淮?!?/p>

  “好像真的是这样!”

  步坤心头对夜轻寒很是有些崇拜,但听完布老爹一份在情理之中的分析后,才发现那位虬须前辈原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步坤心头不禁微微有些失落。

  “我认为那位前辈应该只是星球之子的修为,所以才会在最后时刻力有不逮,放跑了四个山马帮的贼人。”

  布老爹对夜轻寒的修为下了结论,“当然,那位前辈的修为在星球之子应该已经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不然不可能轻易杀了山马帮三个贼人的。”

  “老爹你也是星球之子的修为,你如果和那位前辈交手……”

  布展和布洪不悦地看向步坤,步坤这句问话,在布展和布洪听起来,却是有些诛心之言而来。

  “我远不是那位前辈的对手!”

  布老爹倒是毫不在意,不过也没在继续对不可能解释什么,毕竟步坤不到星球之子的修为,自然不会知道星球之子与星球之子之间,有的实力也是相差极大的。

  ……

  半日过后,布老爹一行人终于在一处沙漠地带停了下来。

  布老爹从怀中取出一好像玉如意的物件儿,不过只有半截,双手持着举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不老族一行人面前的沙漠开始不断下陷,出现一个旋转的黑洞,那小布布却是高兴的跳了起来,“太好了,回家了,我们!”

  “原来长春不老山谷要这样进入。”

  附在小布布衣襟上的夜轻寒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一直遍寻不得长春不老山谷的所在,原来长春不老山谷根本不是被什么阵法所隐藏,而是存在于另一个空间中,只是在进入的位置是在夜轻寒现在所处的位置。

  而这片沙漠地,夜轻寒也曾经是来到这里找寻过长春不老山谷的。

  正在这时,那旋转的黑洞的后方,又出现了一块高七尺,宽一丈的玉质壁石,只是这壁石是灰色的,将布老爹一行人映照在玉璧中,显得有些模糊不太清楚。

  “来,步雨过来,这是夙世玉璧,如果有夙世重生之人想要混入咱们长春不老山谷中,那在夙世玉璧面前,就会无所遁形。”

  步坤一把拉过离得自己比较远的步雨,这是步雨第一次出长春不老山谷,步坤知道步雨不太懂规矩,便将拉到了夙世玉璧面前。

  而当步雨站到夙世玉璧面前时,布老爹一行人却是面色一变。

  因为就在此刻,抱着小布布的步雨在夙世玉璧中的形象,却是越来越清晰,如同在照镜子一般。这代表着步雨就是夙世重生之人,拥有着夙世记忆,才会在夙世玉璧中的星象如此清晰。

  虽说步雨是不老族的人,但如果拥有前世的记忆,往往不会被不老族的大能所承认,只会当步雨是前世之人,所以不老族往往在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让这类拥有夙世记忆的族人有什么好下场。

  布老爹、布展、布洪都是面色复杂的看着步雨,只有步坤双目通红的望着自己的妹妹,不管步雨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多年的陪伴,在步坤心里,妹妹就是妹妹,绝不是其他什么人!

  但只要一想到步雨在回到长春不老山谷的下场,步坤就心头一阵剧痛。只有步雨还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把小布布给我!”

  此时,布老爹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将小布布从步雨怀中抱起,接着将小布布放到夙世玉璧面前,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却是让布老爹、布展、布洪连同步坤,都皆是面色巨变。

  在小布布离开了步雨的怀抱后,独自站到夙世玉璧前,步雨的形象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而小布布独自一人的形象却是越发清晰。

  “原来之前夙世玉璧所照出来的夙世重生之人,不是步雨,而是小布布!”

  布老爹倒吸一口凉气,和这小孙子朝夕相对的相处,却是从来不曾想到自己疼爱的小孙子居然是夙世重生之人。

  布老爹一下明白了不老族里那些大能,为何要将夙世重生之人看做是前世之人,而不认同他们的不老族血脉。就如同此刻,布老爹不能接受小布布稚嫩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怪物的灵魂。

  一想到这老怪物在自己面前日日夜夜扮童真、装可爱,布老爹心头就是一阵发寒。

  正在这时,小布布一个人在夙世玉璧面前玩得不亦乐乎,对着自己做鬼脸,形象却渐渐模糊起来。

  布老爹和布展、布洪、步坤面面相觑,难道是在夙世玉璧出问题了?

  “我就说小布布不可能是夙世重生之人,肯定是夙世玉璧出问题了。”

  布展松了口气说道,怎么也不肯相信小布布会是个夙世重生的老怪物,平日里在自己等人面前装天真可爱活泼。

  “那是肯定的!”

  步坤连忙道:“没看现在小布布的形象,都已经重新归为模糊了,肯定是那夙世玉璧的问题!”

  步坤有些着急,是因为夙世玉璧之前照着步雨的时候,也将步雨的形象清晰出来,如果步坤不急着将责任推给夙世玉璧,那自己的妹妹步雨就可能会遭到族中大能的清算,被当做夙世重生来处理掉。

  “这件事,你们不要对任何提起。”

  片刻后,布老爹朝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说道。四人都是连连点头,既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害怕小布布和步雨会受到大能的处置,所以立马同意下来。

  而从小布布衣襟落下到一旁的夜轻寒,却是松了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