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52章 抢夺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你们这是要处理谁的尸体呀!?”

  展堂因为要负责外出长春不老山谷采购物资,再加上要与贸迁堂、外商会等一切物资轮转置换的沟通,所以地处偏僻,很少有外人到来,此时听到这一声喝问,布展几人同时吃了一惊。

  朝门外望去,一个面容英俊身姿挺拔的青年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此时面色稍冷,让人觉得不容易那么亲近,正是之前让长老院的人押走布老爹的步酉阳。

  “酉阳上使!”

  “见过酉阳上使!”

  布展四人立时上前向步酉阳见礼,各自对望一眼,心头却是暗道不妙。虽说是布全自己上门挑衅,被杀了也是活该,但步酉阳这个时候到来,绝对不会是抱着好意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步酉阳因为没抓到外敌,肯定会迁怒展堂的人。

  “难道……”

  布展却是想到一个不好的可能,朝夜轻寒询问道:“前辈,难道这步酉阳就是布全背后的主使之人!?”

  “没错。”

  想了想,夜轻寒还是将实话告诉了布展。

  在布全求见的瞬间,夜轻寒通过布全发出的求救信号,便发现布全求救的人是步酉阳这个奥义境生命。

  这就让夜轻寒觉得事有蹊跷了,按理说展堂采购的物资,全都是凡俗生命所使用的,而且还是只有一两年修行经历的凡俗生命,或者直接是没有半点修行经历的凡俗生命所使用的物资,步酉阳这个奥义境生命肯定不会对这些物资感兴趣。

  毕竟就连位面之子这个层次的修行者,都不再需要吃喝,身上穿的也是可以御寒避暑的法衣,出行也是御空飞行,点石成屋,更别说步酉阳这样已经能够创造出法界的奥义境生命了。

  所以夜轻寒认为步酉阳图谋展堂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图谋展堂可以自由出入长春不老山谷的机会了。因为展堂的人是除了长春不老山谷长老院里的长老外,唯一能够变相算是自由的出入长春不老山谷的人了。

  “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布展的惊讶程度和夜轻寒最初的想法如出一辙,只是夜轻寒远没有布展这样吃惊。

  “他这样做当然是有他的好处的,不过他到底在图谋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夜轻寒没细说自己对步酉阳这番举动的猜测,免得布展又追问自己,那步酉阳想要自由出入长春不老山谷又是因为什么。夜轻寒又不是步酉阳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尽知步酉阳心底在想什么呢?

  夜轻寒此时思虑的却是如何解决这步酉阳!

  现在让夜轻寒头疼的情况,和之前面对布全时一样,如果是夜轻寒出手,别说你布全修行的是‘续头术’,就算是修行的重生法则里的断续规则真意,夜轻寒也能轻易将布全的肉身斩得稀巴烂,而无法重新生长出来。

  但要是布展出手,那就非常麻烦了,夜轻寒不仅告诉了布展要如何杀死布全的办法,还要布展掌握好出手的时机和力道,最重要的是夜轻寒还在布展的力量中,借用一丝制裁规则真意的力量,融入到布展的力量当中,才能让布展能够成功杀了布全。

  这皆是因为布展在斩断布全四肢的时候,力道虽然掌握得还可以,但时机却差了分毫,所以夜轻寒才会迫不得已出手,为布展的力量中加入了制裁规则真意的力量,不然布展就不能成功击杀布全。

  再来一次,恐怕这步酉阳就已经赶到了,会拦下布展,将布全救下。

  步酉阳生生受了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一礼,才傲然说道:“说呀,你们要处理谁的尸体呀?咱们不老族的人什么时候可以随意击杀别的族人了?”

  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对望一眼,暗道这步酉阳果然是来者不善,都名表了各自心头的想法,布展才往前一步,指着布全答道:“回禀酉阳上使,这布全本是我们展堂的一名叛徒……”

  “叛徒?”

  还没等布展把话说完,步酉阳就喝斥道:“叛徒就可以随意击杀了么?我只听说你们展堂的人都是自雇人士,什么叫叛徒?你说给我听听!”

  布展没想到步酉阳会抓着自己的口误错失,顿时有些哑然。

  展堂中真正的负责人,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堂主。而像其余几名副堂主,例如布老爹这样的副堂主,都是为了照顾布老爹星球之子的修为和面子,而给了一个好听的称号,说是副堂主,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

  不过为了减轻自身的负担,像布老爹这样的副堂主都雇了些许像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这样的下手。所以步酉阳说展堂的人,除了副堂主以外,都是自雇人士,是一点没错。

  自雇人士自古以来都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毕竟这些自雇人士的待遇福利差很多,你不可能要求这些自雇人士和这些副堂主一样负责,还要扎根在展堂里。

  所以当初布全叛出展堂,布老爹也没有想过要因此惩戒布全,不然是会落人口实的,自然也就谈不上叛徒一说。

  “不好意思,酉阳上使是我口误了,这布全曾经在展堂做过事,不过他今天来却是想趁着副堂主不在,想要抢夺展堂的财物,我们屡次规劝不果,才会迫不得已将他击杀的。”

  布展这番话出自夜轻寒的授意,虽然并非夜轻寒一字一顿教授布展,但夜轻寒也告诉了布展完全无须惧怕步酉阳,让布展心头一震的同时,也惊讶于这位一直在给自己撑腰的前辈,居然也是一名奥义境生命。

  激动的同时,布展就不卑不亢的说出了为何会击杀布全的理由,只是在措词上,还是极为尊重步酉阳奥义境生命的身份,免得不被长老院抓到把柄,也要被尊卑法则严惩。

  “抢夺展堂的财物,你有何证据!?”

  步酉阳眼皮一跳,展堂的物资可以说是是属于整个不老族的财物,如果布全真被坐实了是想要抢夺展堂的财物,那步酉阳就再没有借着布全的死插手展堂事务的理由了。

  “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布展环指自己、步坤、布洪、步雨四人,步酉阳喝问道:“就你们四个展堂自己人,也能相互作证?这布全就是你们几个杀的,那还有一点公正性么?”

  “我听说像酉阳上使这样的奥义境生命,可以回溯时光,酉阳上使只需将时光回溯到布全死之前,就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了,也能得知布展可否在酉阳上使面前说谎了。”

  步酉阳听到布展这话,又是心头一震,回溯凡俗生命的时光,那是奥义境生命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就如同法则大能回溯奥义境生命的时光那样轻易。

  不过这样的辛密,只存在于奥义境生命中,这布展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这番话自然又是出自夜轻寒的授意,若不是有夜轻寒告诉布展,布展又怎么能够得知奥义境生命才知道的辛密呢!?

  “这点小事,我也用得着回溯时光来查探么!?”

  步酉阳的样子看似要退却,正当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步酉阳却突然脸色一冷,探掌抓向布展的肩头,“你跟我去明镜司走一趟,就知道事情真相如何了!”

  步酉阳的掌还没到身前,布展就感觉一股掌风袭来,自己顿时不能动弹了,布展立时脸色一变,那明镜司乃是不老族十恶不赦的人关押、拷问、定罪之地,听说现在正是由着步酉阳掌管,要是自己随步酉阳进去了,还有命可活么?

  布展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步酉阳故意要弄死自己,只不过自己一个大星子修为的人物,在步酉阳这个奥义境生命就如同一颗芥子一样渺小,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一时间,布展心头不由有些绝望。

  布展虽然有颗赤子之心,但修行的天赋实属一般,再加上气运也并非多好,所以修为一直进境得不是很快,直到被夜轻寒注入了一丝分解过后的法界伟力,布展才重新燃起了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的希望。

  不过如今布展刚建立了要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的希望,就要被步酉阳抓到明镜司去,布展心头自然绝望得很。

  “我想不用去明镜司了,就在这里看就行了。”

  步酉阳心头已经想好了将布展抓到明镜司,就安排手下随意添个罪名,就将布展弄死,岂料等到步酉阳抓实了布展肩头以后,一扯之下居然扯不动,抬头一看,居然是个看不穿法境的虬须大汉,步酉阳不由心里一惊,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瞪大了眼睛,这虬须大汉不就是在奇谭古国救了自己几人一命的前辈!

  “看到了么!?”

  夜轻寒却不回答步酉阳的问题,挥手洒出一道法界伟力,落到布全身周,立时调动了那片空间的时光,一一回溯,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经过全都呈现在步酉阳面前。

  换做平时,步酉阳肯定会强词夺理,说布全来抢夺的是‘不老如意’,属于是展堂的权利之争,并非是要抢夺展堂的财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