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57章 论罪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中正长老,我看他不会是有失心疯吧!?”

  步东上前一步,喝道:“一会儿说南天偷运不老泉水,一会儿说南天没有偷运不老泉水,差点糊弄得我都相信了,真是个疯子!”

  “东老,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急什么!”

  “你说!”

  步东指着夜轻寒怒道:“我看你说出个什么名堂来!”

  夜轻寒洒然一笑道:“我之所以说布南天没有偷运不老泉水,是因为迄今为止布南天还没有成功偷运出长春不老山谷一滴不老泉水,当然这并不只是布南天的一个构思,而是布南天已经在做这件事,只是还没有做成功而已!”

  “这又关系到他们三个小家伙了……”

  夜轻寒指着面色诧异的布展、布洪、步坤三人说道:“在我潜入长春不老山谷以后,明镜司的司任步酉阳便寻了个理由,将他们三人原本的尊长、展堂副堂主布孔抓走了。”

  布孔正是布老爹的本名,一听夜轻寒说到布老爹,布展、布洪、步坤立刻打起精神。

  “这步酉阳抓走布孔,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心腹布全能够继任副堂主之位,继而达到控制整个展堂的目的。”

  夜轻寒又解释道:“而这步酉阳对展堂有所图谋,皆是因为展堂的人可以自由出入长春不老山谷,这样一来,就可以轻易将不老泉水偷运出去贩卖掉了。”

  “没想到还有一粒老鼠屎!”

  步东愤然骂道,步东的脾气虽暴躁,但也不会蠢到询问夜轻寒不是说的布南天,为何又会突然说起步酉阳,自然知道夜轻寒这么说的用意,是因为布南天和步酉阳早就勾搭在一起,才会打起展堂的主意,好借助展堂自由出入长春不老山谷的机会,达到偷运不老泉水出谷贩卖的目的。

  “还有酉阳司任……”

  步中正喃喃念了一声,越发感到棘手,却不知道夜轻寒这么说,也存了误导五老的意思。

  实则步酉阳是在布南天送走纳兰以后,才参与进来的,但二人偷运贩卖不老泉水的事情还没成功,想以此事定二人的罪,却是不太可能。毕竟步中正这些长老院的长老,连那些‘逆种族人’的奥义境生命都没定过罪,又怎会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将步酉阳和布南天定罪呢!

  所以唯一能够将步酉阳和布南天定罪处置的方式,就只有私通外敌这一条罪名的,而放走外敌纳兰的实际上又只有布南天一个人,但在夜轻寒这样的误导下,步中正就以为私通外敌的是有两个人,一个是明镜司的司任步酉阳,一个是不老泉水山的龙头布南天。

  两个人都是新晋的奥义境生命,在长春不老山谷都是属于传说的存在,动一个就够惹人非议的,如果两人一起动,所有的不老族人知晓居然有两个传说的奥义境生命,偷运不老泉水,贩卖他们的生命源泉,那还不炸了窝!

  “夜道友,事到如今,我给你个机会,将你窃取的十三亿滴不老泉水交出来,我做主放你离开!”

  过了良久,步中正仿佛有了决断,抬头对夜轻寒说到,却绝口不提之前想让夜轻寒做出赔偿的事情。

  毕竟不老族里出了两个叛徒,已经足够让步中正焦头烂额的了。

  如果让夜轻寒做出赔偿,而夜轻寒又不肯答应的话,那就势必会引起争端,到时候如果自己五个长老里,有任何一个没能在夜轻寒手里讨到好的话,再想要回了长春不老山谷以后,处理步酉阳和布南天的事,那可就不好办了!

  当然,要是夜轻寒的修为只是个摘星法境的奥义尊行者的话,那步中正是肯定不会如此轻易就将夜轻寒放走的。

  “中正长老……”

  步东一抬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将手放下,显然是默认了步中正所做的决定。步东也知道夜轻寒这个看不穿法境的奥义境生命,多半连中正长老也觉得不好对付,不然不会如此轻易将此事揭过。

  “对不起了,中正长老,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夜轻寒朝步中正拱了拱手,解释道:“我知道有许多人盗取不老泉水是为了害人,但我夜轻寒拿你们的不老泉水,却是为了救人。关于这一点真实与否,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对着誓言法则发誓。”

  “所以不老泉水我不能还给你们!”

  夜轻寒续道:“虽说在收集不老泉水的时候,我也用生命原力替你们的不老族人做了补偿,但是现在五位长老如果肯让我将这些不老泉水带走,我夜某还是愿意用暗羧城收取不老泉水的价格,对你们长春不老山谷作出补偿。”

  说完以后,夜轻寒就定睛看着步中正、步东、步西、步南、步北五位不老族长老院的长老,静静的等着五老做决定。

  要打,夜轻寒绝不怕不老五老!

  夜轻寒自信单打独斗的话,不老五老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就算五人联手,夜轻寒也自信自己战胜五人的几率起码超过六成。

  唯一要小心的就是不老五老在此地若是布置了阵法,让五人的实力倍增,那夜轻寒折在这里的可能性就大了。不过即使如此,夜轻寒也自信就算是死,自己也能带走两三人。

  所以夜轻寒唯一的担心的就是……若是自己折在这里,那自己就不能带不老泉水回炎宗,袁天生化为魔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虽说袁天生不可能有涂炭生灵的机会,但在星炎宗也会造成巨大的混乱,起码为数过万的星炎宗弟子会死在袁天生手里。

  而夜轻寒同样也知道自己一番话说完以后,不老五老心头肯定也有非常大的顾虑,担心会腹背受敌,所以夜轻寒只是静静等着不老五老做决定,没有再说任何多余的话。

  不过夜轻寒不知道的是不老五老心头虽然有很大的顾虑,但也担心若因此为夜轻寒开了先例,那会不会有很多的人觉得不老族软弱可欺,打着救人的幌子,就来不老族讨要不老泉水,那样的话,整个不老族、整个长春不老山谷都恐怕再无宁日。

  想到这里,不老五老心头有了决断,五人对视一眼,正准备要向夜轻寒动手,一旁的布展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五位长老在上,请容许布展斗胆一言。”

  布展抱着对夜轻寒的救命之恩和提升修为之恩,拼了命不要也要为夜轻寒说话。

  “嗯!?”

  不老五老顿时将目光疑惑地转向布展,夜轻寒也饶有兴趣的望向布展。

  布展立时面红耳赤,舌头打起了结,不过却言辞恳切,“我曾听说不老泉水在离开接龙管一刻钟以后,就会失去原有的作用,五位长老就算将不老泉水收回来也没用了,我看还不如将不老泉水给这位夜前辈交换的好。”

  “你一个未领悟奥义的小东西懂什么!?”

  步东的性格虽然暴躁,但为人却傲上媚下,是不老五老中对凡俗生命最好的,此番虽说是对布展恶言相向,但真实的目的却是为了保护布展,让布展不再继续说下去,毕竟不老五老要和夜轻寒动手的真实原因太过复杂,也不可能和布展一个凡俗生命详细解释。

  “东长老,就算布展不懂,布展也要直言不讳!”

  布展一挺胸,鼓足勇气说道:“五位长老还不知道,在我们展堂的人采购了物资回长春不老山谷的时候,曾经被山马帮的贼人追杀,多亏夜前辈现身相救,我们几人才能安全回到展堂。”

  步中正暗自摇了摇头,心头暗道布展还是太年轻,阅历太浅,别人稍微施加点恩惠,就会对人感激涕零,殊不知这夜轻寒要不是为了尾随他们几人回长春不老山谷,又怎么会现身救下他们呢!

  转头一看,只见步东、步西、步南、步北四人,也是一副刚做完浮想的表情,想来也是与自己想的一样,觉得布展的阅历太浅。

  不过布展这种知道感恩的人,放在哪个地方都不会惹人讨厌,不老五老看布展的神色不由缓和了许多。

  步中正正想要叫布展退下,带着身旁二人离去,只听布展又开口说道:“我知道五位长老肯定会觉得我太年轻,不识人心险恶,以为夜前辈救下我们展堂的人,是为了尾随我们展堂的人进入长春不老山谷。”

  不老五老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己五个奥义境生命的心里想法,被布展一个凡俗生命窥破。

  “可是五位长老不知道的是夜前辈在布展被酉阳上使陷害的时候,也曾经挺身而出。我相信夜前辈之前救下我们展堂的人,肯定是有想要跟着我们进入长春不老山谷的原因。”

  布展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但是布展在被酉阳上使陷害的时候,夜前辈也现身相救了。这说明夜前辈的确是个心善之人,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冒出这么大的风险,在酉阳上使跟前露面,才导致今日被五位长老围在这里。所以我相信夜前辈说要用不老泉水去救人,肯定是真的,绝非虚言,所以布展在此斗胆请五位长老放夜前辈离开。”

  “哎……”

  夜轻寒听到这里,叹息口气,没想到布展的赤子之心居然如此坚毅,还为了自己直言步酉阳的不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