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58章 攻心计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夜轻寒立马洒出一道法界伟力在布展肉身上,布展直言步酉阳的不是,虽说口中所说的绝非虚言,但也犯了大不敬之罪,尊卑法则在极短的时间里,就降下了惩罚。

  一道‘释阴火’从布展体内升起,在夜轻寒将这道‘释阴火’扑灭后,又有一道‘鸹灵风’钻入布展的灵魂之中,夜轻寒再次将这道‘鸹灵风’打散后,又接连替布展挡下了三灾九劫,尊卑法则对布展大不敬之罪的惩戒才算完。

  布展呆立在原地,尊卑法则对布展降下的惩戒,就算夜轻寒替他挡下了三灾九劫,也不是布展这个凡俗生命的心理能够承受的。

  毕竟那样的无力感,对毫无修行经历的普通人来说还好,但对稍有修行经历的修行者来说,那巨大的冲击,对任何一个凡俗生命的修行者都足以形成强烈的无力感了。

  最重要的是布展不知道这是尊卑法则降下的惩罚,还以为自己刚才面对的无力感,乃是不老五老不满他为夜轻寒说话所降下的惩罚。所以此时的布展,心头满是对不老五老的不忿。

  不老五老自然不清楚布展心里对自己五个长老的不忿,听完布展的话,不老五老都有些吃惊了,便立时查看起夜轻寒和布展二人之间的因果,发现二人并没有太深的牵连,就是仅有的牵连,也都是在夜轻寒进入长春不老山谷前后发生的。

  这样一来,不老族五老就更是惊讶了!

  他们知道夜轻寒不是暗羧城的人,只道夜轻寒是从极远的地方过来长春不老山谷,所以并没有想到夜轻寒急在要回星炎宗,还以为夜轻寒急也不急在一时。

  步酉阳刁难布展的时候,可以说根本和夜轻寒毫无关系,那夜轻寒在那个时候出来现身相救,在不老族五老此时看来,就真的只能用心善来解释夜轻寒的行为了。

  “既然这位夜道友如此心善,那不妨我们也与他结个善缘吧!?”

  “可!”

  “善!”

  “妙!”

  “自无不可!”

  步中正向步东、步西、步南、步北四人询问,三千维度时空虽然不禁善恶,但不管是凡俗修行者,还是奥义境生命,都肯定是愿意和心善的人打交道,而不会愿意和心肠歹毒的人交往。

  像夜轻寒这样在不老族五老眼中的‘良善之辈’,不管放在哪个地方都是极为讨人喜欢的。更何况夜轻寒还愿意拿出与十多亿滴不老泉水价值相等的财物来交换,可谓是给足了不老族五老的面子。

  所以不老族五老此刻干脆借坡下驴,借着布展讲人情的机会答应下来,好及时回长春不老山谷处理步酉阳和布南天两个叛逆。

  毕竟要是真的论起来的话,在不老族五老心里,步酉阳和布南天这两个叛逆的危害,可远比夜轻寒大得多。因为就算夜轻寒是个十恶不赦之辈,来长春不老山谷盗取不老泉水,也是这一锤子的买卖。

  而步酉阳和布南天却不同,二人既是不老族人,又身处长春不老山谷,要真的让二人利用整个不老族的共产不老泉水,获得巨大的利益后,修为也更上一层楼,那时候不仅尾大甩不掉,不老族五老只怕稍有动作,恐怕二人会有颠覆整个长老院的大胆想法。

  所以在不老族五老心里,此刻的步酉阳和布南天二人的危害,肯定要比夜轻寒大得多。

  最重要的是夜轻寒之前替布展挡下三灾九劫之时,那副轻松写意的样子,不老族五老

  “夜道友,以后再到长春不老山谷做客,我们欢迎。”

  步中正代表不老五老给出了刚才五人商量好的决定,但其中也不乏警告意味,警告夜轻寒再来长春不老山谷做客可以,若是再图谋不老泉水,那可就没什么情面可讲了。

  夜轻寒自然听得明白步中正话里的意思,微微一笑,却也没多说什么,算是给足了不老族五老的面子。

  “中正长老,这是夜某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从布南天那里得知的收购不老泉水市价,十亿滴不老泉水市价大概是一千五百万时空币。不过夜轻寒知道纳兰肯定压低了布南天的价格,再加上夜轻寒收集的不老泉水不止十亿滴,于是多给了三层半的价钱,拿出了一只装着两千万时空币的空间戒指,交到步中正手里。

  “夜道友,客气了!”

  步中正收下空间戒指后,发现夜轻寒居然给了两千万时空币,这已经超出了市价许多,步中正微微心惊,又对夜轻寒客气了不少。

  步中正一是惊讶于夜轻寒的大方,两千万时空币起码有两百万时空币,是夜轻寒多给的。这两百万时空币却是被步中正看成是夜轻寒特意用来和不老族打交道的花费了。

  步中正二是惊讶于夜轻寒的大手笔,又是暗自庆幸之前没有向夜轻寒动手。毕竟能够随随便便拿出来两千万时空币的奥义境生命,在整个三千维度时空,虽不能说是屈指可数,但也能称得上为数不多了。

  就是普通的世家子弟和大宗派的精英弟子,其中也只有精英弟子比较顶尖的存在,才能拿得出两千万时空币,但也很难能像夜轻寒以一副随随便便的态度拿出来。

  至于普通的世家子弟,别说旁系的,就是主系的世家子弟,步中正也不相信能够拿得出来。除非是东胜州那些顶级世家的主系子弟,才能像夜轻寒这样以一副随随便便的态度拿出两千万时空币来吧!

  步中正这样想到,对夜轻寒的态度再次客气了不少。

  “告辞!”

  夜轻寒朝不老五老拱了拱手,便要告辞离去。双方交谈了一阵,不老五老也没撤去脚下布置的阵法,只是告诉了夜轻寒一个出阵的安全出口,想来这不老五老的性格也是极为谨慎。

  临走前,夜轻寒望着步中正,指了指布展三人,笑眯眯问道:“中正长老,不知……”

  “三人都是我不老族人,不劳夜道友费心了。”

  步中正面带不悦,说完以后才笑了起来,“开个玩笑,夜道友别当真,这三人都是我不老族的好男儿,在我们五个长老面前都敢直言不讳,回到长春不老山谷以后,我们自然要好好培养才是。”

  听闻此话,布展、布洪、步坤三人不由激动起来,看向夜轻寒的目光中,蕴含着深深的感激。

  能够得到五位长老的重视,布展、布洪、步坤三人相当于这一辈子都重生了,自然对夜轻寒感激得很,而且在上一次回长春不老山谷之前,夜轻寒的的确确是救过布展、布洪、步坤三人一命的。

  再加上这次让布展、布洪、步坤三人得到五位长老的重视,这就相当于夜轻寒赐予了布展、布洪、步坤三人两次新生了。

  在夜轻寒遁入虚空离开后,不老四老也像一阵风离开,场中只留下脾气火爆的步东。

  步东的面容早在凡俗生命时期,就用不老泉水帮助了青春,但还是上唇留了两撇胡子,这时步东气愤起来,不由将两撇胡子都气得吹得站立了起来。

  “这几个老混蛋跑得可真快,每次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扔给我!”

  步东怒归怒,还是朝布展、布洪、步坤三个吼道:“三个小东西事情办好以后,来长老院找我!”

  “是的,东长老!”

  说完以后,步东也化作一阵风回去了长春不老山谷,布展、布洪、步坤三人答应一声后,对望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中那难以掩饰的身份。

  ……

  炎宗。

  “大师兄,我回来了。”

  夜轻寒此去长春不老山谷,前后总共花费了近八日半时间,才回到炎宗,搜寻四周发现四下无人,夜轻寒知道倚鹤君肯定带着袁天生遁入不知名,自己又找寻不到的空间,夜轻寒立时放声呼喊起倚鹤君来。

  “夜师弟,我在这里!”

  果不其然,夜轻寒呼喊了一声过后,倚鹤君便带着袁天生现身了,看到夜轻寒以后,倚鹤君明显松了口气,“夜师弟,你终于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我可能就快要帮不了师尊了。”

  “对了,三生三世忘情水带回来了么!?”

  倚鹤君发问的时候,声音中带了些许颤抖,显然夜轻寒要是说没能将不老泉水带回来,倚鹤君会相当失望。

  “放心吧,大师兄,我幸不辱命!”

  夜轻寒将定宙葫芦取出来,在葫芦面上拍了拍,递给手微微有些颤抖的倚鹤君,便蹲下查看袁天生的情况,“对了,大师兄,袁宗主的情况怎么样了!?”

  “在你回来三日之前,师尊的情况就越来越危急了!”

  倚鹤君将不老泉水凝聚成一颗细小的水珠子,喂到袁天生的口中,有些后怕的说道:“前日师尊明显压制不住那魔头的记忆,突然神情狰狞地睁开了眼,差点将我吓个半死。”

  “要不是师尊的本尊突然出现,强力压制住魔头的念头,告诉我帮助他镇压住魔头的办法,恐怕此时后果已经不堪设想。”

  倚鹤君将不老泉水喂完以后,盘坐在袁天生一旁,依然是一脸后怕的表情,不过目光只落在刚服用完不老泉水的袁天生身上,倒好像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夜轻寒一样。

  若不是倚鹤君这番话是在向夜轻寒所说,恐怕连夜轻寒都会以为倚鹤君完全忽视了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