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59章 苏醒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没想到前日的情况居然那么危急!”

  夜轻寒惊呼一声,没想到在前日的时候,袁天生体内的魔头就快压制不住了。如果真的让那魔头控制了袁天生的身躯,再加上琉璃枯骨无限接近奥义掌控者的修为,那后果恐怕真的会不堪设想。

  夜轻寒早在离开星炎宗,去长春不老山谷的时候,就从倚鹤君口中得知了琉璃枯骨的修为,起码是相当于星炎宗十星长老的修为。

  而在星炎宗上一任宗主作古以后,此时的星炎宗还没有一个能够争夺宗主资格的十星长老,也就是说星炎宗上下实力最高者也不过是九星长老。

  如果袁天生体内的魔头真的窜了出来,那恐怕整个星炎宗都有遭殃,起码要付出几尊九星长老的性命,才能将袁天生体内的魔头封印住。

  “不好!”

  正在夜轻寒做这番思索的时候,身旁升起一个凌厉而又强大的气息,那气息越来越强,最后竟强到让夜轻寒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倚鹤君惊呼一声不好,拉着夜轻寒连连飞退。

  等退出老远以后,夜轻寒才看清那凌厉而又强大的气息,居然躺在地上的袁天生发出的,夜轻寒不由朝倚鹤君惊问道:“难道不老……三生三世忘情水没起作用!?”

  “不会的!三生三世忘情水就是通过定宙葫芦保存的,怎么可能不起租用呢!?”

  倚鹤君神情有些惶然,夜轻寒还是头一次看见身为奥义境大能的倚鹤君,脸上竟然出现了如此表情,“要不是服用方法不对,就是那……”

  倚鹤君说到这里,想起了月彩屏还被困在取定宙葫芦的洞府之中,一下噎住,没将剩下的话再说下去。

  “就是什么……”

  见倚鹤君摇了摇头,夜轻寒也没再追问下去,朝倚鹤君问道:“大师兄,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再观望一下!”

  想了想,倚鹤君咬着牙说道:“如果师尊他真的让魔头窜了出来,那我们就立即通知长老院!”

  夜轻寒震惊地看向倚鹤君,通知长老院就意味着完全放弃了袁天生,夜轻寒全然没想到,一向对袁天生敬如亲父的倚鹤君,居然能在袁天生化为魔头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断,实在令夜轻寒没想到。

  “袁宗主……他醒了!”

  夜轻寒看得仔细,躺在真阳大殿软塌地上的袁天生,此时右手食指微微一动,夜轻寒本想道一句小心,但见倚鹤君现在的神情既是凝重,又讳莫如深,夜轻寒便将那句小心,改成‘他醒了’!

  倚鹤君点了点头,依然神情凝重,没有说什么,在静静地关注着袁天生的动作。不过暗中却是将手掌抓在了夜轻寒的肩头,准备若是势头不对,便立马带着夜轻寒跑路。

  夜轻寒感受到倚鹤君的这份慎重,也不由捏紧了拳头,掌心中直冒冷汗。

  “咦,大师兄,夜师弟,你们为何这么看着我!?”

  就在倚鹤君和夜轻寒万分紧张的时候,躺在地上的袁天生猛然张开了眼睛,从真阳大殿里走了出来,惊奇地看着倚鹤君和夜轻寒,不明白二人为何看着自己的时候,一副万分紧张的表情。

  “你是天生,还是袁宗主!?”

  夜轻寒有些谨慎地向袁天生问道,袁天生立时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夜师弟,你终于叫我宗主了!你终于叫我宗主了!哈哈……”

  笑完以后,袁天生面容一整,故作严肃道:“怎么,夜师弟,见到本宗主在此,还不跪下请安!”

  袁天生这番姿态做出来,立时露出破绽,夜轻寒哪里还不知道现在站在自己二人面前,故作严肃的人,正是那不带琉璃枯骨记忆的炎宗袁师弟,既不是魔头,也不是炎宗宗主。

  不过夜轻寒和倚鹤君对望一眼,却是面面相觑,不是说‘三生三世忘情水’喝了以后,会却前两世和今生的记忆,为何袁天生还会记得自己是炎宗的袁师弟呢!?

  “我知道了!”

  夜轻寒突然想起炎宗宗主袁天生和自己说过的话,立时朝倚鹤君传音道:“袁宗主曾经和我说过,袁师弟是他剥离出来的一个分身,本身是没有袁宗主的记忆和修为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倚鹤君疑惑传音向夜轻寒问道。

  “这很简单!你可以将袁师弟看成是袁宗主的一个具有人格记忆的分身,本身并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是没有进行一世轮回的,而魔头则是袁宗主的前世记忆。”

  夜轻寒传音解答道:“所以‘三生三世忘情水’忘却的是袁宗主今生的记忆和魔头的前世记忆,还有前世魔头上一世的记忆,这样加起来,就忘却了三生三世的记忆。而袁师弟这个独立人格的记忆,则不会受到‘三生三世忘情水’的影响,而忘却自身的记忆。”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倚鹤君就明白了夜轻寒所说的话了,也想起师尊曾经对自己说过,袁师弟只是师尊复制了自己还是凡俗生命的一段记忆后,所分裂的出来分身。

  “你师弟你还好吧!?有没有觉得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话??!”

  “没有啊,我觉得现在自己没什么问题呀!?”

  袁天生故意甩了两下臂膀后,朝倚鹤君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倚鹤君不由朝夜轻寒望去,二人同时微微蹙起了眉头。

  袁天生此时的状态,就如同一柄出鞘的绝世宝剑,气息强大而又凌厉,可谓是盛气凌人,若是修为弱小的奥义境生命如奥义先驱者,恐怕袁天生离得他近些,都能将那奥义先驱者吓个半死!

  夜轻寒和倚鹤君都知道袁天生身上的强大修为气息,全是乃至炎宗宗主袁天生的琉璃枯骨。

  那琉璃枯骨上拥有袁天生近一成修为,相当于星炎宗十星长老的实力,而现在在整个星炎宗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九星长老,袁天生凭着琉璃枯骨的修为,完全可以在星炎宗横着走。

  但袁天生此时自己却没有半点自觉,不仅感应不到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凌厉而又强大的气息,连自身澎湃勃发的修为都毫无察觉,实在令夜轻寒、倚鹤君费解得很。

  “我们先进去再说!”

  不过袁天生将自身强大而又凌厉的气息,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可不是办法,倚鹤君道了一声后,首先架着袁天生的左臂朝真阳大殿中走去。

  夜轻寒暗赞倚鹤君艺高人胆大,也学着倚鹤君的动作,架着袁天生的右边臂膀朝真阳大殿中走去。

  “哎哟,我肚子疼!”

  刚走到真阳大殿门口,袁天生眼珠一转,就往地上一缩打起了滚来,抱着肚子痛呼起来,夜轻寒和倚鹤君又好气又好笑,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袁天生在醒来不久后,就发觉了自己身上的一样,那澎湃勃发的强大修为,让袁天生自己都为之一惊。

  不过袁天生在奥义先驱者的修为上徘徊了这么多年,乍然获得如此强大的修为,袁天生小孩儿心性作祟,却是想要散发着强大的修为气息,去四处炫耀一下,所以并不想照着夜轻寒和倚鹤君的意思,将强大的修为气息隐藏起来。

  “袁师弟,其实一个人想要别人害怕你,并不是拿着宝刀宝剑到处招摇。而是要将宝刀宝剑藏起来,在你……被别人威胁到的时候,再将宝刀宝剑拿出来,这样才能够将别人吓一大跳知道么!?”

  夜轻寒蹲到满地打滚的袁天生身旁,在袁天生耳边低声说道,顿时让袁天生眼前一亮,停下了打滚的动作,从地上一跃而起。

  夜轻寒本是想说,在袁天生想要对付人的时候,再将宝刀宝剑亮出来,不过夜轻寒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这样说的话,只怕这番告诫形同虚设,反而助长了袁天生的嚣张气焰,让袁天生时时都能遇到想要对付的人,所以夜轻寒才会改口说让袁天生再被人威胁的时候,再将强大修为亮出来。

  正在这时,真阳大殿外传来几声动静,立时将夜轻寒、倚鹤君、袁天生三人的注意力吸引住。夜轻寒、倚鹤君、袁天生三人,不由朝真阳大殿望去,只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落在了以前只有炎宗精英弟子,才能待的训诫广场上。

  “武莺莺,你倒是在跑呀!怎么不跑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神情狰狞地一步步逼近身材瘦弱的武莺莺。夜轻寒定睛一看,这男子是曾经和自己在宗派大比对赌过的马超星!

  “我告诉你别再过来了,这里可是炎宗的地盘,我袁师弟,还有夜师弟都在这里,你在过来我可要叫了!”

  武莺莺虚空一摄,一道由法界伟力形成针形大小的暗器,接连朝马超星当胸射去。

  马超星却不闪不避,任由这些针形大小的暗器射在自己胸膛上,不过却发出了如同石陷泥土中的闷声,显然在马超星身上有一件防御性的奥义法宝,可以无视武莺莺的攻击。

  “你放心吧,我又没说你要杀你!”

  武莺莺不说夜轻寒还好,一说到夜轻寒,马超星眼中顿时凶光大放,“不过你这次给我捣了这么大的乱,我出口气,怎么也谈不上过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