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61章 激愤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袁师弟你……”

  武莺莺感受到袁天生自身那股绝强的修为气息,也是一脸骇然,片刻过后,却是大喜过望地问道:“师尊,是你么!?”

  “没错,莺莺是我!”

  袁天生故意压低了声音,以示威严,还叫武莺莺的小名,这不仅让武莺莺有些迟疑,一是师尊说话从来不是这样的声音,二是师尊也从来不会叫自己莺莺的小名,因为在上个万古时代,武莺莺根本不叫武莺莺这个名字。

  因为武莺莺在这一世进入星炎宗就叫武莺莺,后来为了方便行走,武莺莺也就没有改回前世的名字,不像大师兄倚鹤君上一世就叫倚鹤君,这一世又叫倚鹤君,倒是无比奇特。

  “武师姐,你先别急,天生身上是发生了一些事,现在不好细说,等我先将这马超星打发走再说,你只要知道天生并不是袁……你师尊就对了。”

  袁天生却不知道这个中的缘由,还在继续装着炎宗宗主的身份,武莺莺正想细问袁天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夜轻寒就扯了扯武莺莺的衣袖,朝武莺莺传音起来。

  “夜师弟……”

  “你先别急,武师姐。”

  武莺莺还欲再向夜轻寒询问,夜轻寒便摆了摆手,示意让武莺莺先别着急,便朝马超星走了过去,到了马超星面前。

  “马超星,你也别说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了。我来问你,你刚才是准备如何对付我武师姐。”

  夜轻寒指着武莺莺询问马超星,武莺莺知道夜轻寒这是要替自己出气了,将心头的疑问暂且压下,也走到马超星面前,紧盯着马超星,想要看马超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我、我……”

  马超星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袁天生却面容一肃,喝道:“轻寒,退下!让本宗主来询问他!”顿时,又将马超星吓了个踉跄。

  马超星害怕自己袁天生被拷打收拾,立马回答夜轻寒道:“夜师兄,我刚才没准备对武师姐做什么,只是想要对武师姐小小惩戒一番,还请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那你就说说你原本对我武师姐如何小小惩戒一番的。”

  夜轻寒没理会袁天生在一旁无法伪装下去,开始叫喧,也对马超星字里行间里的推脱视而不见,只是抓住重点,追问马超星原本是准备如何想要对武莺莺进行惩戒的。

  “我、我、我……”

  马超星见夜轻寒铁了心要收拾自己,不由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勉强笑道:“我其实之前并没有想好……”

  “既然如此,我给你两个选择!”

  夜轻寒也懒得去追问马超星,竖起两根手指道:“一是你从这里爬出去,二是你受我一掌之后,我放你离开。”

  “爬出去!”

  马超星倒吸口气,强压怒气问道:“夜师兄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好,我受你一掌!”

  马超星问完以后,见夜轻寒不答,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马超星暗想自己绝不能从炎宗爬出去,那自己的一世英名和前途就尽毁了!而马超星也抱着夜轻寒不敢使出暗含那莫名真意,能够击杀他的一掌,所以马超星才会如此硬受夜轻寒一掌后,从炎宗离开。

  毕竟马超星知道,要是交手的话,自己绝不会是夜轻寒的对手。

  “那你接掌吧!”

  夜轻寒微微颔首,这马超星在明知自己有实力击杀他的情况下,还敢选择硬受自己一掌,的确是个汉子。

  夜轻寒平日里在炎宗深居简出,也与星炎宗的弟子没什么深交,自然也没有尔虞我诈,也不会有那么多坏心思时时刻刻想着要害别人,所以对在宗派内禁止弟子互相残杀的禁令不那么上心。

  就好像这个时候,夜轻寒就没想起这条禁令,会让自己不能击杀马超星,当然在潜意识里夜轻寒还是会被这条禁令,而不敢在炎宗内击杀马超星,所以这时候的夜轻寒只以为马超星欺软怕硬的性格是有,但那只是明哲保身的策略,骨子里还是条硬汉子,夜轻寒不由对马超星刮目相看。

  “事火咒龙!”

  马超星此时的修为距宗派大比结束以后没什么区别,夜轻寒已经看出来了,而夜轻寒此时的修为却是有了长足的长进,还突破到逐月法境成了奥义至圣者,所以这一掌夜轻寒只出了八分力,但没有使用星火真意和虚空破灭真意。

  不过在夜轻寒想来应该已经足够教训马超星了。

  “去!”

  袁天生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对着马超星一指,倒好像这‘事火咒龙’是他释放出来教训马超星的一样。

  武莺莺看到袁天生这么拽的样子,很想对着袁天生的后脑勺来一下子,不过考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袁天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武莺莺只好将想对袁天生后脑勺来这么一下子的冲动,先强压在心底。

  ‘吼!’

  夜轻寒暗自摇头一笑,也极为配合的指挥着‘事火咒龙’这时朝马超星扑去,倒好像真是袁天生释放出来的一样,让袁天生挺起了胸膛,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滋滋……”

  ‘事火咒龙’张牙舞爪地扑在马超星身上,将马超星再次被击得倒飞在地,身上的法衣被天火焚烧成灰烬,体表的奥义法宝铠甲也被烧得通红,马超星口中也不由溢出几口鲜血。

  “多谢夜师兄赐教!”

  马超星将口角的鲜血擦掉,强压住肉身的剧痛,开始用星力来扑灭天火之力。片刻后,马超星耗费了体内九成星力将‘事火咒龙’完全扑灭以后,才对着夜轻寒拱了拱手,准备离开,一面又在心头暗道,山水有相逢,日后自己总有报仇的机会。

  “以后不要再对宗派内的女弟子欲行不轨了,不然不止是武师姐,就是我夜轻寒也不放过你。”

  在马超星将要走出炎宗山门的瞬间,夜轻寒想起此事都是由马超星想要对漱玉师妹有邪念而引起,便开口警告了马超星一番。

  “夜师兄,你为人不要太过分了!”

  马超星乍然听到夜轻寒此话,突然回转过身来,虽然是一副虚弱的样子,但也难以脸上表情里的气愤,与之前在夜轻寒面前认怂的模样大相庭径。

  “难道我说得不对么?!”

  夜轻寒皱着眉头,指着真阳大殿方向说道:“刚才我在真阳大殿将你和武师姐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明明是你对漱玉师妹心存邪念,找人对漱玉师妹进行调戏,而你假装出来英雄救美,好对漱玉师妹欲行不轨……”

  “混账!”

  夜轻寒一挑眉,没想到马超星居然敢喝斥自己,想来之前自己那一掌还不够重,正想着要再教训一下马超星,只见马超星一脸气愤难当的样子,夜轻寒不由暂时压下想要教训马超星的情绪,看看马超星到底要说什么,却没见到身后的武莺莺吐了吐舌头,耸了耸肩,朝真阳大殿中溜去。

  “你别跑啊,武莺莺!”

  马超星嘴角无意识流出一丝血渍,指着武莺莺朝真阳大殿偷偷溜去地身影,怒道:“你炎宗的人这是要闭起们来踩人是么!?坏我好事,还要打我一掌才我离开,我技不如人也就不说了!但你们还要污蔑我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实在是我太过分了。”

  “你说我污蔑你!?”

  夜轻寒看着武莺莺偷偷溜进了真阳大殿,意识到不妙,不由暗暗思索看马超星一脸激愤的样子,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难道不是么!?”

  马超星一脸激愤道:“我马超星怎么会如此下作,找人去调戏漱玉师妹,那几个混蛋又都是宗派长老家中的后生晚辈,我马超星又如何指使得动,而且我为了救漱玉师妹,得罪了他们几人,现在还不知该如何是好,你们还要如此污我,如此太过分了!”

  “呵呵,马师弟你说真的……”

  夜轻寒听闻此话,也是无比尴尬的笑了起来,回头一看,只见武莺莺已经跑得没影了,不知道除了一尊祖师法像的真阳大殿,武莺莺在其中如何隐藏得连夜轻寒用奥义法识都找不到的。

  “当然是真的……”

  马超星还欲再说些什么,夜轻寒自知理亏,急急将他打断,“马师弟天色渐晚,你还是将走吧,免得夜深了害你摔跤!”

  说完,夜轻寒就拉着还在扮酷的袁天生连滚带爬地跑进了真阳大殿,满脸不悦地看着躲在门后的武莺莺。

  “哼!”

  马超星怒哼一声,恨恨地看了真阳大殿一眼,看捂着胸口朝炎宗外走去。

  “夜师弟,你可别怪我,你说的那些话,可不是我告诉你的,是你自己以为的。”

  武莺莺以为见夜轻寒满脸不悦,以为夜轻寒要向自己兴师问罪,不由急急忙忙地推脱自己的责任。

  “我不是说这个。”

  夜轻寒放开依然一脸酷酷的袁天生,摆了摆手询问道:“我是想问你,既然那马超星英雄救美的时候,不是他找的人去调戏漱玉师妹,那你为何要污蔑他呢!?”

  武莺莺讪讪道:“这不就是觉得他马超星的确是配不上漱玉师妹么!?而且他在登天台里那样羞辱你师姐我!我不得找他报复报复呀!”

  “这个解释很合理也很逻辑。”

  这女人的心思实在是有够小心眼的,夜轻寒听了武莺莺这个解释,无言以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