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70章 实在想死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麦鸿不由这样想到,“难道是因为那泰谷实在是想死的很了,才故意送死的!?实际上,夜轻寒真实的实力并没有这么强!”

  这般想着,麦鸿望向夜轻寒的眼神,竟是非常难以置信。

  “麦道友,你这副表情是怎么了!?”

  夜轻寒见麦鸿瞪大了眼珠,看着自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夜轻寒不由疑惑发问。

  “夜道友,你干嘛将自己的修为隐藏成一段奥义至圣者啊!?这不是坑人么!”

  麦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望着夜轻寒眼神中带着一丝讨好,心内暗自庆幸,“幸好自己之前没有冲动到和夜道友动手,否则现在自己就该永不超生了。”

  奥义尊行者虽然比麦鸿要低一个法境的修为,但在远古万古时代以前,奥义尊行者和奥义至圣者本身是同一个法境的奥义境生命。

  所以像麦鸿这类在三千维度时空属于是最普通的奥义境生命,想要杀比自己低一个法境的奥义尊行者,可谓是千难万难的事情。

  首先麦鸿在对敌奥义尊行者不能做到一招制敌,其次在三千维度时空没有根脚、没有背景的奥义至圣者,起码要修为达到三段奥义至圣以上,才能将肉身凝练到可以流速穿梭的程度。

  如果遇到个打不过麦鸿的奥义尊行者,那奥义尊行者只需转身就逃,麦鸿还真不一定能追得上。

  所以麦鸿看到泰谷被夜轻寒一掌击杀,才会如此惊讶。

  “麦道友别误会,我真的是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

  夜轻寒说完以后,麦鸿一脸不信,邓杰拍了拍麦鸿的肩头,“算了,别再追问了,夜道友既然隐藏修为,那就肯定有他的理由。”

  夜轻寒不由苦笑着摇摇头,“自己可真的是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根本没有隐藏过!”

  不过这个中的缘由夜轻寒去不可能和邓杰、麦鸿二人解释,所以夜轻寒也只能任由邓杰、麦鸿二人误会下去了。

  “原来是你们!”

  正在这时,田海农带着三才小队的两个队友瞬时降临在夜轻寒三人面前,一见是夜轻寒三人,田海农就瞬间松了口气,想来田海农也是在高空探查到奥义境生命的气息,所以才会降下来查看的。

  “怎么样,你们从神象墓地出来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收获!?”

  田海农心头责怪夜轻寒修为太低,所以才会让自己误以为下方有奥义尊行者的,开口的时候,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倒好像是在质问夜轻寒三人一般。

  田海农扫视着夜轻寒、麦鸿、邓杰三人,最后指着夜轻寒道:“你来说!”

  “不知道田道友所说的收获,到底什么才能算是收获!?”

  听到田海农这股质问的语气,麦鸿、邓杰二人心头不悦,顿时蹙起了眉头。夜轻寒却不恼,笑眯眯地向田海农询问。

  “蠢货,连什么是收获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修行到逐月法境的。”

  田海农正眯着眼打量夜轻寒,心头还在思索夜轻寒是不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傻,待见到自己的师侄直接对夜轻寒恶言相向,出口嘲讽起夜轻寒,田海农就收起了心头的猜测。

  不管夜轻寒是真傻,还是装傻,现在田海农的师侄已经对夜轻寒口出恶言,田海农心头的恶气,也就算出掉了。

  “我师伯就是问你从神象大陆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有没有发现那些与我们敌对的奥义尊行者。”

  田海农自持身份,自然不会和夜轻寒争论,使了个眼神,田海农的师侄陈亮就面带不屑的出来对夜轻寒说道:“至于问你有没有什么收获,就是在问你们若是遇到了那些与我们敌对的奥义尊行者,是否将他们斩杀,有没有放跑他们。”

  陈亮现在看着夜轻寒的眼神,就如同在看待一个傻子一样。

  “原来如此!”

  夜轻寒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刚才我们遇到了两个奥义尊行者,一个被我们击杀了,一个跑了。”

  “跑了,跑哪里去了!?”

  陈亮立时急切对夜轻寒询问。

  “不太清楚。”

  夜轻寒摇摇头道:“怕是现在已经出了神象位面了。”

  “蠢货!”

  陈亮怒其不争道:“让人给跑了不说,还蠢到以为那些奥义尊行者会主动退出这次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自己从神象位面出去,真是蠢到家了。”

  陈亮平日里在人后被田海农也是这么训斥的,如今陈亮在人前,拿出田海农那一套来训斥夜轻寒,心里却是畅快极了。

  “你想干什么!?”

  正在陈亮心头十分畅快的时候,夜轻寒眼中闪过一道未加掩饰的精光,将陈亮双目刺得发痛,吓得陈亮不由惊叫一声,还以为夜轻寒要对自己不利,等那阵痛感一闪即逝之后,陈亮才看清夜轻寒依然是一副笑眯眯人畜无害的模样,才知道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行了,陈亮。”

  田海农这时摆了摆手,一副大度的模样说道:“邓道友、麦道友与夜道友一个小队,能够击杀一名奥义尊行者,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你千万不要再怪罪夜道友他们了。”

  田海农虽是一副大度的模样,但话语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明显是说夜轻寒拖了邓杰和麦鸿的后腿,才会跑了一名奥义尊行者的。

  邓杰和麦鸿不由面面相觑,田海农这话他们倒不敢当,要真算起来,也只能是他俩拖了夜轻寒的后腿,可不敢说是夜轻寒拖了他俩的后腿。

  “咳咳。”

  田海农见自己特意为邓杰、麦鸿开脱,也没得到邓杰、麦鸿二人的回应,田海农不由有些讪讪,还以为邓杰、麦鸿二人是在顾忌夜轻寒的颜面,所以才没有回应自己的。

  田海农有些尴尬地开始给自己解围,“希望夜道友、邓道友、麦道友再接再厉,多击杀几个奥义尊行者。我们也要去寻找奥义尊行者,就不与你们多聊了。”

  “田道友,这就要离开了么!?”

  夜轻寒这时笑眯眯地朝田海农问道,田海农疑惑回过头来,朝夜轻寒问道:“未知夜道友还有何指教!?”

  “我记得田道友从神象墓地离开的时候,好像还走在夜某之前,不知道田道友又有什么收获呢!?”

  夜轻寒这话不仅让田海农一愣,也让邓杰、麦鸿一呆,从田海农的七段奥义至圣者修为展现出来以后,二人就一直习惯听从于田海农的安排,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像夜轻寒这样质问田海农。

  夜轻寒这样的质问,在邓杰、麦鸿二人看来无疑是在向田海农挑衅。

  不过夜轻寒的修为,邓杰、麦鸿二人看不清,一掌能够单杀一名奥义尊行者,这在邓杰、麦鸿二人看来,就是很多七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都做不到。所以在夜轻寒这样对田海农质问以后,邓杰、麦鸿二人保持了缄默。

  “你问我有什么收获!?”

  田海农一愣,倒是根本未曾想过自己会被夜轻寒这样质问。

  夜轻寒这样一问,不由让田海农响起,自己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奥义尊行者。当然,田海农有自信若是真被自己找到了那些奥义尊行者,肯定一个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不过现在田海农对夜轻寒笑眯眯的质问,还真回答不出个子丑寅卯。

  “是呀。”

  夜轻寒一脸人畜无害的笑道:“刚才田道友的师侄陈道友对夜某指点那么多,想来一定是在这‘收获’上有很高的建树吧!?”

  “夜轻寒,你什么意思!?”

  这时,听夜轻寒提到自己,陈亮面色也难看起来,心头暗道:“这夜轻寒一定是故意的!是个人都能看得出自己和师伯三人,现在还一无所获,这夜轻寒反而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肯定是故意的!”

  “退下,陈亮。”

  陈亮越想越气,正想要对夜轻寒动手,田海农伸手将陈亮拦下,对夜轻寒说道:“夜道友,我们这个小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收获,倒是让夜道友见笑了。”

  “师伯……”

  陈亮大急,师伯怎么向这夜轻寒说起实话来了,岂不是会被这夜轻寒耻笑么!?

  “无妨。”

  田海农摆了摆手,却笑了起来,“虽然田某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收获,不过夜道友若是愿意的话,田某愿意与夜道友赌赛一番。”

  “赌赛!?”

  夜轻寒一挑眉,“你说!”

  “这是摘星法宝‘定月珠’,夜道友以后若是有机会去到一些古地,又担心其中是否有奥义境的异兽在内时,就可以用这‘定月珠’去古地中探测一番,只要在开道法境以下的异兽,这‘定月珠’都是能够轻易探测出来的。”

  田海农再次笑了笑,一伸手,掌中出现一颗墨绿色的珠子,一口一个夜轻寒以后拿着如何如何,好像这摘星法宝‘定月珠’已经是属于夜轻寒的一样。

  “师伯,你……”

  陈亮不由大感焦急,师伯今日是失心疯了,还是怎么的?刚才在夜轻寒主动道出没有什么收获也就算了,自己三人的修为远比夜轻寒三人高强,还不怕他夜轻寒说三道四,但下一刻田海农又拿出摘星法宝‘定月珠’,就不由让陈亮诧异的同时又大感焦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