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89章 敌友之分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田道友说笑了,如果只是切磋的话,程道友又哪里需要连续使出两次杀招,运足了十成的法界伟力,想要将夜某一击必杀呢?”

  夜轻寒不屑一笑,看着田海农如同看着一个小丑,接着又扫视那些暗暗附和田海农的奥义至圣者,如同在看一群蠢货,看得这些奥义至圣者个个面色涨得通红。

  “是啊,之前程峰连续几次想要击杀夜轻寒,他田海农都没有现身将程峰拦下,说那只是切磋。而在夜轻寒要杀程峰的时候,田海农就立刻出面阻止了……”

  “这不过是田海农所划分的敌友之分,是敌他就贬,是友他就救,还偏偏要拿话来诓我们这些奥义至圣者,实在是太可恶了。”

  一听到夜轻寒的话,刚才还在附和田海农的奥义至圣者,顿时掉转枪头开始暗讽田海农。

  当然,这些奥义至圣者并不是在为夜轻寒道不平,而是对田海农引导了自己这些奥义至圣者的思维,而感到不满。

  “那夜道友的意思,是说田某在故意针对你了?”

  听到身旁不远处的奥义至圣者对自己议论纷纷,好像都是自己不利的言语,田海农不由有些恼怒,神色阴冷的看向夜轻寒。

  “我不是说了么?田道友是在说笑,不信你问问在场的道友,肯定所有人都会认为田道友你是在说笑。”

  夜轻寒话音刚落,宋祖德就捧场地高喝道:“对,没错,田道友,宋某也是认为你刚才是在说笑,否则又怎么能够解释得了程道友对夜道友下杀手时,田道友你没有像刚才那样,跳出来说是‘切磋’呢?”

  宋祖德修为虽然不高,但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能够看出夜轻寒使用的是超越流速数倍的身法,知道夜轻寒起码是不弱于田海农、朱往生的存在,立时帮着夜轻寒开始嘲讽起田海农来。

  宋祖德心头有两个猜测,一是夜轻寒隐藏了修为,这倒是不稀奇。但夜轻寒若是没有隐藏修为,中了宋祖德心头第二个猜测,那可就真是太让宋祖德惊讶了。

  在宋祖德心头想着,本来自己获得摘星法旗的机会就很低,但若是没有隐藏修为的夜轻寒交好,那对于宋祖德来说,也是有极大的好处的,所以宋祖德才会帮着夜轻寒怼田海农的。

  因为如果夜轻寒是宋祖德心头的第二个猜测,夜轻寒的的确确是一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而夜轻寒这个修为低下的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既是能够使用超越流速的数倍身法,又能轻易斩杀数名奥义尊行者,还能轻易战胜四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的程峰。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夜轻寒是出自那些大宗派大势力的精英弟子或是世家子弟,否则又怎么可能以一段修为奥义至圣者之力,轻易击杀数名奥义至圣者,轻易战胜程峰,还将田海农一掌击败,施展出超越流速数倍的身法呢?

  “又关你什么事?”

  宋祖德这番话,将田海农气得眼皮直跳,身旁的师侄陈亮立时出言怒声喝斥宋祖德。

  “我自己的感觉不关我的事,关谁的事情?”

  宋祖德眼皮一翻,却是不对陈亮买账,宋祖德自认自己的修为虽然低于陈亮,但陈亮若是想要杀死自己,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宋祖德丝毫不惧怕陈亮对自己的喝斥,要是换成是发了火的田海农对宋祖德喝斥,那宋祖德还可能会在田海农面前退让。

  田海农扫视全场,只见在场的奥义至圣者虽然明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双目中的戏谑却是人人都能看得出的。

  而此时虽然夜轻寒掌下逃得一命的程峰,却是受了不轻的伤,此时正在恢复自己的伤势。田海农看了眼正在恢复伤势的程峰,眼珠一转有了定计。

  “田某记得之前曾经和夜道友打了个赌……”

  田海农说到这里,扫视在场所有奥义至圣者,目光从这些奥义至圣者脸上一一掠过,“那打赌的彩头是一件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不知道夜道友还记不记得。”

  “居然拿一件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来打赌,这田海农和夜轻寒太奢侈了。”

  “是呀,我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听到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的大名,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呢!”

  在场的奥义至圣者一听田海农和夜轻寒二人的赌注居然这么大,瞬间就转移了注意力,才没人关注田海农刚才故意耍手段蒙骗众人的事情。

  “记得,田道友如此慷慨,夜某当然记得。”

  夜轻寒也没想过要再刚才的事多下文章,和田海农纠缠下去,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毕竟也不可能通过在场众多奥义至圣者的指责,就能将田海农杀死的。

  不过夜轻寒也预料到田海农接下来想要所说什么,却是不准备给田海农机会,让田海农有机会带偏在场奥义至圣者的思维。

  于是夜轻寒朗声说出事情原委,“当时,田道友拿出一件名为‘定月珠’的法宝,和夜某赌赛,要是夜某杀的奥义尊行者多,田道友就将那件摘星法宝‘定月珠’送给夜某。而夜某输了的话,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这田海农没搞错吧,要是那夜轻寒杀的奥义尊行者真的比他多,不是相当于将这摘星法宝‘定月珠’白送给夜轻寒么?”

  “是啊,这田海农还真是财大气粗!”

  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顿时一片哗然,没想到田海农居然如此慷慨,要是夜轻寒真的胜了田海农,那就相当于将一件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白送给夜轻寒了。

  听到夜轻寒的话和在场奥义至圣者的议论,田海农一脸自得,正要说些什么,自谦几句,却见夜轻寒话还没说完,又开始说了起来,田海农不由止住话头,准备先听听夜轻寒还要说些什么,自己再从容应对。

  在田海农看来,自己愿意送处摘星法宝‘定月珠’的话一说出口,肯定是瞬间扭转了自己在诸多奥义至圣者心内的印象。

  “所以夜某也要感谢田道友的慷慨大气!”

  听到夜轻寒的感谢,田海农更是自得,却不料夜轻寒话锋一转,接下来所说的话,将田海农气得半死。

  “夜某要多谢田道友在看出夜某的修为只是一段奥义至圣者的时候,就如此慷慨大方的拿出摘星法宝‘定月珠’和夜某打赌。”

  夜轻寒微微一笑,倒好像真是在感谢田海农一般,“若是田道友是诚心要将摘星法宝‘定月珠’送给夜某,那想必田道友一定是慧眼识珠,所以才能认为夜某这个区区只有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能够在赌赛上赢得田道友,将田道友执意要送给夜某的摘星法宝‘定月珠’带走。”

  “怎么样,我就说吧,这田海农绝对不会如此好心的,你们还不信……”

  一些自认为看透田海农是个奸人的奥义至圣者,在田海农表示自己慷慨大方,愿意拿出摘星法宝‘定月珠’来和夜轻寒赌赛的时候,也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特点,可惜身边的奥义至圣者却没有一个听得进去。

  这时之前一直不信田海农没安好心的奥义至圣者,听到夜轻寒的解释,也是豁然开朗,立时想明白了田海农为何愿意拿出一件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去和夜轻寒赌赛。

  这些奥义至圣者这时才想起夜轻寒一直以来表现出的修为,只是个修为低下的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而田海农居然拿出一件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来和夜轻寒赌赛,输了还不用夜轻寒付出什么代价,明显是不安好心的。

  “这是要诓之前只表现出一段奥义至圣者修为的夜轻寒去送死啊!”

  一些奥义至圣者心惊地想到,这夜轻寒之前的表现,说难听点在田海农面前只是个修为低下的小人物,可就是这样一个修为低下的小人物,田海农都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害死夜轻寒,这田海农的用心还真是够狠毒的!

  “现在信了也不晚!”

  一些奥义至圣者异常警惕地面容平和,实则心思异常狠毒的田海农低声说道。

  “哼,无耻!”

  邓杰冷哼一声,看向田海农的眼神,不由异常不屑。

  一旁的宋祖德和麦鸿,却是在暗暗叫好,他们也想象邓杰这样骂一声田海农无耻,不过他俩也知道自己的修为太低,若是得罪的田海农太狠,怕是夜轻寒也保不住他们,所以他们两个此时也只能暗暗叫好了。

  “不好!”

  田海农心头暗道不好,看着身周的奥义至圣者神情的转变,和眼神中透露出的警惕,自然清楚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田海农也没料到自己一时之差,让夜轻寒多说了一句话,就让事情转变成这样,而自己在诸多奥义至圣者心里的印象,怕是从之前的敌友不分变得更为不堪了。

  “夜道友记得就好。”

  不过事到如今,田海农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既然夜道友还记得与田某的赌约,那我们就说道说道,看看到底是谁胜谁负。”

  “好。”

  夜轻寒微微一笑,点头示意让田海农先说。

  他知道田海农这是最后的挣扎,打的什么主意,这是想要在杀的奥义尊行者的数量上胜过夜轻寒,接着凭借自身高强的修为继续压服全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