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92章 豪赌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果然不出宋祖德所料,在将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拿出来以后,田海农并没有将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交给夜轻寒,而是将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拿在手上,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夜轻寒。

  实则,田海农此时对夜轻寒心底恼怒的很,面上的戏谑只是用来伪装自己心底恼怒的而已。

  以夜轻寒之前表现出的两倍流速身法,田海农估摸着夜轻寒的修为大概是六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不过夜轻寒肯定掌握着什么秘法,对付那些修为比自己低的奥义境生命时,会产生神奇的效果,所以夜轻寒才能以一己之力击杀十二个奥义尊行者。

  不过田海农也相信夜轻寒掌握的这个秘法,肯定是不能用在比自己修为高的奥义至圣者身上,不然夜轻寒也不至于对程峰这些四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忍让了多次,甚至还对宋祖德、麦鸿这些二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的虾兵蟹将都进行忍让。

  所以田海农认为六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的夜轻寒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想到这里,田海农不由阴恻恻的看着夜轻寒。

  “果然……”

  宋祖德朝夜轻寒传音暗道:“果然田海农这老小子,不会将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老老实实地交给我们!”

  “无妨!”

  夜轻寒笑着朝宋祖德摆了摆手,也没对宋祖德解释这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在自己眼里还算不得什么,夜轻寒也从来没有将这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放在眼里过,田海农输了以后,肯不肯将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交出来,夜轻寒也从来没有在意过。

  在三千维度时空,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在普通的奥义至圣者眼中,那是属于天价的宝物,而在夜轻寒、田海农这些富有财力的奥义至圣者眼里,却是算不得什么的。

  一件制式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例如仙道修行文明、魔道修行文明大批量炼制出来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不管是攻击类的还是防御类的,大概相当于夜轻寒在新月城府邸的价值。

  而对于普通的奥义至圣者来说,想要在一座城池购买府邸都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这些制式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就要一座府邸的价钱才能买到,对于这些背景普通的奥义至圣者来说,自然是属于天价的宝物。

  而对于夜轻寒来说,每年买上几十上百件这样的制式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来玩,也是算不得什么的事情。

  倒是灵魂防御类、灵魂攻击类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要比这些制式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贵上几倍,至于一些功效独特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则就要更贵一点了。

  但像田海农手中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虽然是也算得上是功效独特的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不过这‘定月珠’的功效,实在太过鸡肋,就算是奥义尊行者拿着这‘定月珠’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所以这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的价值,还不如仙道修行文明、魔道修行文明大批量炼制出来的制式摘星等级奥义法宝。

  如果仙道修行文明、魔道修行文明大批量炼制出来的制式摘星等级奥义法宝,价值是在一百万万时空币左右的话,那这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定月珠’,价值也就只在五十万时空币左右了。

  所以这只值五十万时空币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不被夜轻寒放在眼里,也实属正常。

  “按照赌约内容来说,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现在应该是属于夜道友你了,不过我现在只是将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拿出来,并没有交给夜道友你,难道夜道友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田海农隐去了双目中的恼怒,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放在五指上,戏谑地望着夜轻寒来回挑动着把玩。

  “没什么想问的?”

  夜轻寒淡淡一笑,仿佛对田海农手中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一点也不在意。

  “哦,难道我输了与你的赌赛,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不给夜道友你也没关系么?”

  田海农脸上的表情不由更加戏谑。

  “当然没关系。”

  夜轻寒摆摆手,见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大多脸上都呈现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夜轻寒不由笑道:“夜某并非是说自己是多么大度的人,而这赌约本来就对田道友不公平,夜某输了不需要付出任何赌注,田道友输了却是要付出一件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

  “这对田道友来说,本来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就算田道友愿意将你手中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夜某也不好意思讨要呢!”

  听完夜轻寒的话,在场的奥义至圣者纷纷高叹夜轻寒仁义,连田海农也不由高看一眼。

  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唯有宋祖德和麦鸿,看着众多奥义至圣者的表情,和对夜轻寒的赞叹,而感到莫名其妙。

  对于这件事的认知,连夜轻寒都没有反应过来,其他在场的奥义至圣者自然更不会可能知道宋祖德和麦鸿的想法,而田海农的初衷,本来是想要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引诱夜轻寒去送死,但在夜轻寒展露出不弱于自己的实力以后,也连这关键的一点忘记了。

  这并不是田海农选择性忘记,而是在夜轻寒的实力影响下,确确实实的忘记了。

  原来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里,也就只有宋祖德和麦鸿修为低下,实力低微,又和夜轻寒关系密切,所以才能这件事上有如此清晰的认知。

  在宋祖德和麦鸿看来,夜轻寒和田海农的赌约,虽然要是夜轻寒输了,的确是不用付出什么,但要是夜轻寒没有解决那些个奥义尊行者的实力,输掉的就可能是自己的性命。

  这就是田海农最初想要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去引诱夜轻寒送死的初衷,但在夜轻寒表现出能够轻易击败程峰的实力以后,田海农却是也没想到这一点,理所当然地认为夜轻寒这样的一个强者,若是不付出任何赌注与自己对赌,是对自己不公平的事情。

  田海农也是全然忘了当初自己只是想要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去诓夜轻寒送死而已。

  连夜轻寒自己都没有注意的认知,也是被定向思维给束缚住了。

  夜轻寒也清楚田海农是想要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来引诱自己去送死,但就是在这样的定向思维下,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若是输了赌约,会失去什么。

  这或许也是因为在夜轻寒心里,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的关系。

  “夜道友高义!”

  田海农不由对夜轻寒赞叹一声,口中却是说道:“不过田某为人一向说到做到,说了要是输了与夜道友的赌约,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就会对夜道友双手奉上,田某自然不能食言而肥。”

  不过田海农口中好听的话说归说,始终没有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交给夜道友,宋祖德不由看着田海农鄙夷地撇了撇嘴,一些看见宋祖德鄙夷田海农神情的奥义至圣者不由哑然失笑。

  “田某现在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留在手中,其实是为了和夜道友你再赌一赌。”

  田海农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下来,微笑望着夜轻寒。

  “再赌一赌?”

  夜轻寒一挑眉,看来这田海农还是不死心啊?

  在田海农说话转弯抹角的时候,夜轻寒就知道田海农肯定还要什么幺蛾子没出,夜轻寒只是想着摘星法旗即将现身,摘星法旗的争夺马上就要开始,所以夜轻寒一是不愿意多生事端,二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得太过突出。

  毕竟之前夜轻寒战胜四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的程峰,已经引起了不少在场奥义至圣者的注意,甚至是警惕。

  如果夜轻寒还将七段修为奥义至圣者的田海农击败,那恐怕在摘星法旗现身以后,所有的奥义至圣者不会做别的,肯定会将夜轻寒这个远远超过在场所有奥义至圣者实力的人给击杀掉,或是驱逐出神象位面,丧失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权利,才能后续的对摘星法旗进行争抢。

  “我看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夜轻寒考虑到这件事对自己有害无益,不由断然拒绝了田海农的提议。

  “夜道友别急,你还是先听听我的条件再做定论如何?”

  田海农自信一笑,不相信在自己说出了对赌的赌注以后,夜轻寒还会如此无动于衷。

  夜轻寒不由眉头微微蹙起,听田海农这话的意思,似乎是不准备放过和自己了,不将自己纠缠到和他对赌一场,田海农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好,田道友你说。”

  夜轻寒定睛看着田海农,想听田海农能再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

  在场的诸多奥义至圣者也纷纷将目光转向田海农,田海农的目的他们大概都能猜到,这番将注意力放在田海农身上,也是想听听田海农还能拿出什么好的奥义法宝来和夜轻寒对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