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94章 我的法宝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没关系,我允了!夜道友只管将你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拿出来,咱们俩的切磋就可以开始了!”

  田海农摆着手,一副大气的样子,好像不管是摘星等级的奥义法宝,还是逐月等级的奥义法宝,都全然不被田海农放在眼里。

  “真的可以?田道友,你确定?”

  夜轻寒的表情有些迟疑,田海农顿时不悦道:“怎么,夜道友,你还是不相信我田某人?”

  “田某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在奥义境生命里也谈不上是大能,但说过的话就自然会算数。”

  田海农这时又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亮了出来,对夜轻寒说道:“就好像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田某说了输给夜道友这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就是夜道友你的了,也自然会算数的。”

  “那好吧,那我就和田道友赌上一赌吧!”

  好像沉思了许久,夜轻寒才终于下定了决心,咬着牙用一副为难的样子,答应了田海农的要求。

  “好!”

  田海农见夜轻寒终于答应下来,心头大喜过望,“既然夜道友答应,那就请夜道友将你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拿出来吧,只等我俩对着誓言法则起誓将赌约内容立下,就可以正式开始切磋了。”

  “还要对着誓言法则起誓?”

  夜轻寒对田海农心里打得什么算盘非常清楚,却是没想到自己刚答应下来,话还没说完,田海农就开始诓自己对誓言法则起誓,要将赌约内容立下来,实则是有些饥不择食。

  要知道之前田海农拿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和夜轻寒对赌的时候,一口大方说夜轻寒输了可以不必付出任何代价,但根本没有对契约法识起过誓,也就是说到时候田海农想要反悔,也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

  而此刻,田海农同样是对夜轻寒不怀好意,但听到有利可图就立马怂恿夜轻寒将誓言立下,田海农这饥不择食模样,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又有哪个看不出来。

  “当然!”

  田海农听出夜轻寒话语里的迟疑,以为夜轻寒想要反悔,立时出言激夜轻寒道:“对誓言法则立下契约,是对我们双方都公平的事情,夜道友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也谈不上是想反悔,只是我想在场有这么多至圣者道友在,应该用不着再向誓言法则起什么誓了吧?”

  夜轻寒一脸为难。

  “这夜轻寒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在陈亮看来,夜轻寒这番作态,完全就是打着想要空手套白狼的想法,来和自己师伯田海农打赌,等输了以后,绝对不肯将自己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拿出来的。

  陈亮不由朝田海农传音道:“师伯,别理会他,一定要让那夜轻寒向誓言法则起誓才行。”

  田海农没有理会陈亮的传音,好不容易抓住这个对赌的机会,田海农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而且在田海农心里,已经下了决定,要对夜轻寒下杀手。

  只要将夜轻寒诓得向誓言法则起誓以后,誓言法则将彼此双方的赌注全都收走,田海农才能放心将夜轻寒击杀。那样一来,不管是将夜轻寒击杀了,还是夜轻寒怕死想要逃走,田海农都能将夜轻寒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不费吹灰之力的占为己有。

  “夜道友为何执意不肯向誓言法则合理合情的立下誓言呢?”

  田海农对夜轻寒激道:“难道是打定了主意,在夜道友输了以后,想要赖账的么?”

  “怪不得这夜轻寒不肯答应田海农一起向誓言法则立下誓言的要求,看来是打定主意想要赖账了。”

  “我看也是。”

  一些奥义至圣者用鄙夷地目光看向夜轻寒。

  这些奥义至圣者并不是亲近田海农的奥义至圣者,也知道田海农曾经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想引诱夜轻寒去送死,但在这些奥义至圣者心里,却是夜轻寒若是不贪心的话,也不会明知道田海农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引诱自己去送死,还答应下田海农的赌约。

  所以在这些奥义至圣者心里,夜轻寒就算真的被田海农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引诱着去送了死,那也只能怪夜轻寒自己,怪不了别人。

  “田道友说得哪里的话,夜某怎么会想着赖账呢?”

  夜轻寒故作不悦,实则是在戏谑田海农,“就好像之前田道友拿出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来和夜某对赌,夜某也不曾要求田道友立下赌约,难道夜某会和田道友一样,担心田道友在输给夜某以后,会赌夜某赖账么?”

  “田道友你说是不是?”

  田海农这时已经看清了夜轻寒眼中深藏的戏谑,心底一阵无名火起,不过本身却是气息一窒,有些说不出来话。

  田海农又怎么能明着说,之前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拿出来和夜轻寒对赌,就是为了诓夜轻寒去送死,又怎么可能会和夜轻寒一道向誓言法则立下誓言呢?

  或许在田海农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夜轻寒能够活下来,所以才没有和夜轻寒一道向誓言法则立下誓言。

  “原来田海农之前和夜轻寒的赌约,并没有向誓言法则呀,那些说夜轻寒贪心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的道友,却是说错了!”

  “怎么说错了!?”

  一名一直认为是夜轻寒自己贪心的奥义至圣者,满脸不服气地朝那最早开口的奥义至圣者说道。

  “夜轻寒之前表现出的实力只是一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在面对田海农强行要求要对赌的时候,夜轻寒答应下来,如果是贪心的话,又怎么可能不让田海农向誓言法则立下誓言,就开始进行对赌了呢?”

  那名奥义至圣者淡淡开口,心头却是对那不服气的奥义至圣者满心不屑,“再加上夜轻寒之前主动让田海农不想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交出来,也是可以的。所以这些理由加起来,十成十可以证明夜轻寒对田海农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并没有窥觑之心。”

  “这……”

  那本身心底非常不服气的奥义至圣者,听完这番解释,一时间哑口无言。

  ‘是啊,如果夜轻寒真的贪心田海农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在答应和田海农的第一次对赌的时候,就应该让田海农向誓言法则立下誓言契约的。现在看来,这更多的是当时不想表现出自己真实修为的夜轻寒,为了摆脱田海农的纠缠,而随口答应下与田海农的赌约的。’

  “夜道友误会了!”

  田海农思索良久,终于思索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朝夜轻寒强笑道:“其实之前田某没有主动与夜道友立下誓言契约,是因为田某本身对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还不太看重,就算是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输给夜道友,田某也觉得不值一提。”

  “而这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则不一样了,不仅跟随田某多年,还具有双重功效,不止可以载着人以七倍流速的速度穿梭虚空,还能抵御奥义开道者以下的奥义境生命全力攻击。所以……”

  田海农说到这里,将手中的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再次举起,“所以田某这次非要和夜道友立下誓言契约,只是因为田某害怕在输给夜道友以后,会舍不得将这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输给夜道友,所以田某才想着要和夜道友一道向誓言法则立下一誓言契约,以免田某在输给夜道友以后,会舍得将这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交给夜道友。”

  “原来如此!”

  “现在看来,这田海农人品还不赖,至少是一输得起的人。”

  “嗯,没错!”

  田海农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不少奥义至圣者都相信了田海农的鬼话。

  “原来是这样!”

  夜轻寒也作出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倒是我误会田道友,还请田道友原谅。”

  “无妨。”

  花花轿子众人抬,田海农也懒得拆穿夜轻寒拙劣的演技,只是摆了摆手,也懒得再作出之前异常大度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就请田道友先行立下誓言契约吧!”

  田海农暗自冷笑,订立誓言期约自己非常在行,可不相信夜轻寒还能搞出什么花样儿。

  “今日,我田海农在此向誓言法则起誓,与夜轻寒道友达成一致,我以一件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夜道友以一件摘星等级奥义法宝,以作彩头,双方交手切磋,胜者将会获得两件奥义法宝!”

  田海农起誓以后,誓言法则立时响应,降下一道无形法则之力,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里,只有田海农和夜轻寒两个奥义至圣者能够感受到这道无形法则之力,田海农自信万分,只要夜轻寒立下誓言契约,那夜轻寒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看,可就得属于自己了。

  田海农想到这里,不由朝夜轻寒笑道:“该你了,夜道友。”

  “该我了?”

  夜轻寒反应过来,笑着点点头,立马开始沟通誓言法则,建立誓言通道。

  田海农见此情形,更是心中大喜,只是见夜轻寒语速不快,心头着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