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799章 九伤锥心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邓杰和宋祖德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从麦鸿口中听起来,田海农这一招‘九伤锥心’,不管是攻敌的穿透劲力,还是追人的特性,都谈不上有多么独特的,只是再联想到‘奥义九伤拳’那独特的九种攻人劲力,就较为不得了的。

  所以此时邓杰和宋祖德看向夜轻寒的眼神中,不由多了几分担心。

  而且在邓杰和宋祖德不了解夜轻寒‘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的情况下,眼见夜轻寒化身为十万天火,还以为夜轻寒化身为十万天火已经是在极为危险的情况下了,才会使出‘十万天火’这样极为耗费天火之力的招式。

  邓杰和宋祖德殊不知夜轻寒这一招‘十万天火’早已炼至化境,在和田海农的战斗结束以后,这十万天火是绝对不会多耗费一丝一毫的天火之力的,全都会被夜轻寒收回肉身之中。

  “果然还是提升修为才是王道。”

  一名观战的奥义至圣者颇为惋惜地说道。

  “此话何解,钟圣者?”

  那语气颇为惋惜地钟圣者,一听这奥义至圣者的问话,就知道这奥义至圣者不是来自中极洲或是东神洲。

  因为中极洲的奥义至圣者都比较尊崇东神洲的修行文明,所以都同是奥义境生命的奥义修行者,往往都是口称道友,只有中极洲和东神洲以外的奥义境生命,才喜欢用敬称来称呼同是奥义境生命的奥义修行者。

  譬如你是奥义尊行者,就尊称为行者,你是奥义至圣者,就尊称为圣者,你是奥义先驱者,就尊称先驱,如此类推。

  而东神洲的奥义境生命,不管是对自己修为高的还是修为低的,都是口称道友,环境更开放兼容一些,除了奥义开道者这个已经是在奥义境生命中,被称之为大能的法境,开道法境以下的奥义境生命是不敢对奥义开道者口称道友。

  其余的奥义境生命只要是在摘星、逐月、吼天这三个法境以内的奥义境生命,都是互称道友的。

  而中极洲则是一个比较矛盾的区域,既想要学习东神洲开放兼容的环境,但同时又想要保留奥义境生命不同法境之间的隐性尊卑等级,所以才会让外洲的奥义境生命看起来觉得特别矛盾。

  中极洲的奥义境生命,两个法境之间有差距的奥义境生命,有的互称道友也可以,有的要分个前辈后辈也可以,在外洲的奥义境生命看起来矛盾的同时,又没有什么硬性区分的标准。

  好像唯一的区别,就是这称呼,基本上修为更高的奥义境生命所定的。

  在两个不同法境的奥义境生命遇到的时候,往往是法境更高的奥义境生命口称道友,那双方就是道友,法境更高的奥义境生命分了尊卑,那双方就是前辈后辈的关系。

  当然也有法境更低的奥义境生命,遇到个看起来就不好说话,又不得不上前招呼的奥义境前辈,那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先称呼一声‘前辈’总不会错。

  “你们仔细看场中……”

  那钟圣者指着化身十万天火的夜轻寒和田海农,“他们二人中,夜轻寒的实力的确不弱,但修为明显不如田海农。所以夜轻寒的实力再强,也被田海农压制在天火中,不得而出。”

  “的确是这样。”

  “夜轻寒现在明显被田海农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夜轻寒就会显露败象了。”

  身旁几名奥义至圣者也缓缓点头,认同了钟圣者的说法。

  在这几名奥义至圣者看来,夜轻寒与田海农单对单,都使用了化身十万天火这样耗费天火之力的招式,想来也是已经被田海农逼到墙角了,才会迫不得已使用化身十万天火这样耗费天火之力的招式的。

  这些个奥义至圣也知道夜轻寒使用化身十万天火这样的招式,田海农是攻击不到夜轻寒的,但他们不知道这十万天火是可以被夜轻寒丝毫不落的全都被收入体内,所以才会以为夜轻寒使用化身十万天火这样的招式,是极为耗费天火之力的。

  “夜道友的天火之力果然非比寻常,夜道友本尊能在十万天火中钻来钻去,让田某攻击不到,实在是好本事。”

  田海农的‘九伤锥心’九种劲力完全消融以后,田海农停下了继续进攻的动作,朝夜轻寒冷冷笑道。

  “田道友过奖了!”

  夜轻寒当然听得出田海农话里的弦外之音,是在说自己若不是仗着天火之力,恐怕现在早已经被他田海农击败或是击杀了。

  “既然夜道友能在天火之中钻来钻去,来去自如,田某也拿夜道友没办法,不如我们算个平手吧,就此作罢如何,夜道友?”

  田海农的话里虽然将夜轻寒形容得像个耗子一样,用了两次钻来钻去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夜轻寒,但乍然提议让二人的赌约就此作罢,算成平手,还是让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吃了一惊。

  在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看来,虽然田海农之前一直没有攻击到夜轻寒,但田海农还是将夜轻寒压制在十万天火之中,让夜轻寒在十万天火中冒不了头。

  所以田海农此时居然提议和夜轻寒算作平手,是在场诸多奥义至圣者所完全不能理解的。

  “田道友果真是个信人!”

  夜轻寒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同样没头没脑。只有田海农面色有些阴郁,倒是明白夜轻寒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夜轻寒真的同意了田海农的提议,将二人的赌约算作平手的话,那誓言法则只会将之前从田海农手上收取的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和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返还到田海农手上。

  而不是在夜轻寒和田海农分出了胜负以后,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和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两件奥义法宝,直接交付到胜者的手上。

  而在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和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回到了田海农的手上,田海农自然是不会将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拱手交给夜轻寒的。

  所以夜轻寒所说的‘田道友果真是个信人’,无疑是在当面嘲讽田海农。

  田海农也听出了夜轻寒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不过田海农面上的阴郁也只是在刹那,就转瞬消失不见了。

  “夜道友还是直说同不同意田某的提议吧!”

  田海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同意,我们就此停手,准备等会儿就要开始摘星法旗的争夺了,如果不同意,那也没关系,我们就继续打下去,大不了这摘星法旗我田海农不争夺就是了。”

  田海农这番话看似在向夜轻寒服软,实则却是在威胁夜轻寒,如果夜轻寒不同意他的提议,那他就会放弃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不再去抢夺摘星法旗,和夜轻寒死磕到底。

  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那田海农和夜轻寒就是完全撕破脸皮了,不杀对方誓不罢休了。

  田海农这番话倒不像是夜轻寒那句‘没头没脑’的话那般隐晦,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里,不少都听出了田海农对夜轻寒的威胁之意。

  这些奥义至圣者纷纷将头转向夜轻寒,想听听看夜轻寒会怎么回答。

  夜轻寒是会选择向田海农服软,还是会选择和田海农死磕到底。

  不过大部分奥义至圣者都是认为夜轻寒是会向田海农服软的,毕竟夜轻寒之前一直被田海农打得龟缩在十万天火之中,此时不服软更待何时?难道真要等到自己在十万天火之中,法界伟力全都耗尽了,要被田海农击杀之时,再来服软?

  在场的诸多奥义至圣者都将自己等人的看法,当做是常理,毕竟在诸多奥义至圣者看来,夜轻寒使用十万天火,虽然能使田海农一时半会儿攻击不到夜轻寒,但使用‘十万火急’这样极其耗费天火之力的招式,是绝对不可能长久坚持下去的。

  所以夜轻寒和田海农双方若是打持久战的话,一定是夜轻寒输的。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夜轻寒再想要认输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毕竟就算田海农再心善,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还放过夜轻寒的。

  所以在场的诸多奥义至圣者之中,不少心善的奥义至圣者此时也是非常希望夜轻寒能够干干脆脆的认输算了。毕竟田海农在明面上,还算是保全了夜轻寒的颜面,说的提议是让双方的对战算作平手,而不是让夜轻寒直接认输。

  “怎么说,夜道友?”

  田海农见夜轻寒不说话,开始步步紧逼,双目用冷冷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夜轻寒。

  “田海农这番语气有些太过分了!”

  邓杰看着田海农咄咄相逼的动作,不由蹙眉说道。

  这田海农在之前的战斗中,的确是占了些优势,但也不必像现在这样咄咄相逼吧?毕竟夜轻寒也是一名不逊于他多少的奥义至圣者。

  而且在邓杰看来,任何奥义境生命都是要颜面的,田海农如此咄咄相逼,就算夜轻寒同意和田海农平手收场,此时被田海农如此咄咄相逼,夜轻寒怕是也不肯轻易善罢甘休了。

  “的确这田海农做得有些过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