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801章 九伤震脑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2 15:43:3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所以不管是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还是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到底是属于夜轻寒,还是属于我师伯的,我想朱道友是不会看不出来的吧?”

  这时,陈亮再次冷冷一笑,“如果朱道友非要说自己看不出来,我想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都能猜得到,这是朱道友在故作不知。”

  “胜利,一定是属于我师伯的!”

  陈亮这时望着说不出话来的朱志春,鄙夷地说道:“至于不管是摘星等级奥义法宝‘定月珠’,还是逐月等级奥义法宝‘过万山’,都会是属于我师伯的,朱道友现在你明白了么?”

  朱志春张了张口,却有些说不上话来。

  朱志春最喜欢与人抬杠,这次却是头一次感觉在抬杠上,输给了陈亮。等朱志春再转头望了望夜轻寒,不由叹了口气,再与没了和陈亮争论下去的兴趣。

  在朱志春看来,夜轻寒和田海农的对战,赢面的确不大。

  当然换做一个奥义至圣者看了夜轻寒之前被田海农压着打的表现,也不会觉得夜轻寒的赢面有多大的。

  一旁的奥义至圣者看到朱志春头一次主动放弃与人抬杠,不由面面相觑,虽然从朱志春后续的表情,大概明白了朱志春心中所想,应该也是在心中认为夜轻寒是绝对会输在田海农手里的,但见到朱志春头一次主动放弃与人抬杠,这些奥义至圣者还是觉得颇为诧异。

  而之前被朱志春抬杠,气得说不出话来的钟圣者,此时却是长舒了一口心中闷气,看向朱志春的眼神中更是颇为解气,接着还故意上前与陈亮交谈,对陈亮连道了几声感谢。

  至于在向陈亮感谢什么,那就让人不得而知了,或是人人都心中所知,只是没有人将钟圣者对陈亮的感谢公之于众。

  不远处的宋祖德却是面色不虞。

  朱志春和陈亮、钟圣者的争执,动静那么大,不止是宋祖德,还有邓杰、麦鸿全都听见了。

  邓杰、麦鸿倒还好,虽然心头不愉,但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宋祖德却是觉得夜轻寒的输赢,还关乎着自己的生死,被陈亮这样一口笃定夜轻寒必输无疑,而朱志春无奈叹气,也算是变相默认了。

  争吵的双方,都认为夜轻寒输定了,那也代表宋祖德很可能会死定了,宋祖德心头当然恼怒了。

  其实宋祖德心中早就有了潜逃的打算,以免田海农在赢了夜轻寒以后,会清算自己之前对他的不敬。这个时候不管是摘星法旗,还是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之位,在宋祖德心里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只有性命,才是最值得宋祖德看重的。

  但想归想,真到做决定的时候,宋祖德又难以取舍自己之前为了投靠夜轻寒,而做了那么多的努力。

  想着万一赢面特别小的夜轻寒走了狗屎运赢了田海农,而自己又因为害怕田海农的报复,而选择逃了,那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可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此刻,夜轻寒与田海农战成了一团。

  “隔岸观火!”

  夜轻寒眼见田海农一拳袭来,不慌不忙伸掌一拍,顿时身形一转,使出了‘隔岸观火’避开了田海农这一拳‘九伤震脑’,还在面前竖起一道天火墙,将抢攻过来的田海农挡在了天火墙之外。

  这一次,夜轻寒倒是没有再使出‘十万火急’,召唤出十万天火。

  “破!”

  见夜轻寒没有再使用‘十万火急’那让自己无可奈何的一招,田海农立时将面前的天火墙震破,突袭到夜轻寒身前。

  虽然田海农这一拳震破天火墙,耗费了不少法界伟力,但在田海农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够突袭到夜轻寒身前,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田海农这一招‘九伤震脑’虽说之前曾经一击落空,但力量未散,在打破了夜轻寒‘隔岸观火’的天火墙以后,依然威势不减地朝夜轻寒轰去。

  只是那被金色鲜血染成金色的拳头,表面上看依然是平平无奇,或许只有夜轻寒被这金色的拳头击中了以后,才能知晓这‘九伤震脑’的厉害。

  “‘九伤震脑’这一招我只是大致听过,被奥义境生命具体研究过的释义我倒是不知。”

  见邓杰和宋祖德此刻转头望向自己,麦鸿解释道:“据闻田海农的这一招‘九伤震脑’,比较之前的‘九伤裂肝’和‘九伤锥心’,威势更是上一层楼。这一招‘九伤震脑’乃是直接攻人灵台的一招,端的是厉害无比。”

  “如果夜道友被田海农这一招‘九伤震脑’攻击到的话,恐怕整个灵台都会被震散……”

  这时,麦鸿指着场中的夜轻寒说道:“到时候夜道友的法界伟力和天火之力,都会在一瞬间被震散,震得不能控制没了回应,仅凭肉身上的防御,恐怕夜道友在田海农手下撑不了几个回合。”

  邓杰和宋祖德顿时神色凝重。

  麦鸿他还有句话没有说完,就是这‘九伤震脑’依然蕴含着九种威力巨大的劲力,不过邓杰和宋祖德显然也想起了这个可能,所以才会神色凝重。这九种攻人的劲力,在攻击到夜轻寒的肉身递进去,和攻击到夜轻寒的灵台递进去完全是两回事。

  毕竟在整个三千维度时空,不管是邓杰还是宋祖德、麦鸿,可都不曾听过有防御灵台的奥义法宝,倒是防御灵魂和肉身的奥义法宝有不少,种类也不少。

  “姓朱的那位道友,看来你之前一直支持的夜道友好像快要获胜了,相信你下一刻就该扬眉吐气了。”

  这时,陈亮停止了与钟圣者的攀谈,朝不远处默不作声,紧盯着夜轻寒和田海农动作的朱志春说道。

  陈亮的话中,故意将场中的形势反过来说,明明说夜轻寒被田海农追得四处逃窜,但偏偏却说夜轻寒快要获胜了,还让朱志春赶紧准备准备,好在夜轻寒获胜之后,开始扬眉吐气,自然让朱志春面色更是难看了。

  “哼!”

  朱志春不由冷哼一声,背负双手远离了陈亮这一方空中区域。

  陈亮和钟圣者,见到朱志春逃离的这一幕,对望一眼,不由更是解气地大笑起来。

  “夜轻寒你个孬种,就只会像狗一样四处逃窜么?有本事就与我堂堂正正,不要又是想要我田海农的奥义法宝,又不肯认输。”

  田海农的‘九伤震脑’劲力一直凝聚在拳头,金色的鲜血都已经开始在拳头上褪去,但田海农的这一招‘九伤震脑’还是没有攻击出去,不由让田海农感觉得憋屈的难受,开始用言语刺激起夜轻寒来。

  即使不能刺激得夜轻寒真的堂堂正正与自己一战,也要让夜轻寒愤怒起来,心神大乱。

  “好吧,田道友既然你强烈要求,那夜某就应了你这次!”

  夜轻寒的声音有些飘忽,声音中也没有半点愤怒,语气颇为淡然,田海农也不知道夜轻寒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见夜轻寒的身形真的站定了,在一处空中区域站立不动,也朝自己一拳迎来,田海农顿时大喜过望,心道:“夜轻寒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

  田海农倒是仿佛已经忘记了,刚才是自己一直在用刺激夜轻寒,才使得夜轻寒会停下来,放弃自己的优势速度,和自己对拼一记的。

  “夜道友,他……”

  宋祖德见到这一幕不由大感焦急,指着夜轻寒有些说不出话,神色有些惶然无助地看向邓杰和麦鸿。

  邓杰和麦鸿当然明白宋祖德的意思,也知道宋祖德面上表情的焦急,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之后的下场所表现出来的,而不是为夜轻寒可能会被田海农击杀所表现出来的。

  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夜轻寒放弃了比田海农身法速度更快的优势,而选择了田海农对拼呢。

  要知道田海农的‘奥义九伤拳’可是能用九种劲力攻人,而且这一招‘九伤震脑’还能攻人灵台……

  邓杰和麦鸿对望一眼,无奈摇头,在他们看来,夜轻寒这一下怕是凶多吉少了。

  “哈哈,夜轻寒这个蠢货,居然敢和我师伯对拼,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哈哈……”

  陈亮见到夜轻寒居然蠢到和自己师伯田海农对拼一拳,不由猖狂地大笑起来,笑声之大之刺耳,不由让陈亮身周的不少奥义至圣者都微微蹙起了眉头。

  一旁的钟圣者虽然也很讨厌陈亮这猖狂的笑声,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选择了配合陈亮对夜轻寒嘲笑起来。

  因为钟圣者在见识到田海农的神威以后,已经对自己能否获得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不报什么希望了。

  倒是听说田海农财雄势大,让钟圣者起了投靠田海农的心思,所以才会一直和陈亮虚与委蛇的,就是想听到田海农战胜了夜轻寒以后,让陈亮替自己引荐引荐,顺带在田海农面前美言几句。

  “打到了!”

  终于,田海农为防夜轻寒逃跑,不仅使出了自己一直的极限五倍流速身法,还悄无声息地将自己身前的空间板块搬离,就是为了这一刻,一拳轰到夜轻寒脸上。

  那一拳到肉的感觉,让田海农知道自己这一次终于打中了夜轻寒,田海农心头不由大喜过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